第219章 糟了,他会迷路的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楚威廉其实也不赞同自己父亲的做法,可事已至此,说什么也都无济于事。

    而且,终究是他父亲,他又能说什么?

    唯有……替他承担一切。

    虽然,父亲是为了阻止厉曜天拿钱离开,所以才会发生车祸。

    可也因为父亲,厉曜天失去了一个儿子。

    这笔账,注定是算不清的。

    不但如此,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楚威廉想到这儿,面色瞬间变得凝重,继而反握住夏七夕手,想也没想直接说道:“七夕,我们离开东城吧!”

    夏七夕怔住,从刚才那些惊心动魄的事情中回过神来,愣愣地看着楚威廉。

    他怎么突然把话题转移到这上面了?

    “哥哥,你、你该不是又想骗我吧?”

    不怪她怀疑,谁叫他已经骗了她一次。

    闻言,带着沉重心情的楚威廉笑了。

    他无奈地伸手,捏了捏夏七夕的俏鼻:“还记仇呢?”

    夏七夕见他笑,也自然跟着笑:“当然,我可是爱记仇的!”

    “行,是哥哥不对!”楚威廉道歉,接着还是不放弃地说道:“既然现在事情真相大白了,我跟厉家也没有什么可算的了,所以想离开东城。你是我的妹妹,我自然也要把你带在身边照顾,跟我一起离开吧。这一次,哥哥绝不骗你。”

    没有被亲人放弃,夏七夕很是感动。

    可是离开……

    脑中竟忽然出现厉少爵生气的那张脸。

    夏七夕想到厉少爵,突然一惊,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糟了!”

    “怎么了?”楚威廉被她的反应吓了一跳。

    夏七夕却皱起了眉头,急忙地说道:“厉少爵居然一个人开车离开医院!”

    楚威廉愣住,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竟突然提起厉少爵。

    这转移话题的本事,令人惊叹!

    他故作淡定地端起茶杯,问道:“一个人开车离开有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夏七夕不知道自己的样子看上去有多激动:“厉少爵是个路痴,他会迷路的。”

    “噗!”楚威廉刚喝的一口茶,喷了!

    夏七夕见状,着实愣住了。

    而我们的厉少爵,此刻真的迷路了!

    至于夏七夕与楚威廉,两人的话题被夏七夕直接带偏了。

    楚威廉也没有继续提起离开的话题,可心下已经做出决定。

    为了这个妹妹,必须带她离开!

    夏七夕此刻完全处于懊恼的状态,她好端端的提厉少爵干什么?

    他们可是已经离婚了!

    他迷不迷路,也是他的事情。

    她瞎操什么心呀!

    真是的……

    尴尬了吧!

    接下来,夏七夕就处在尴尬中,不好意思再开口。

    楚威廉很是体贴,也装作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最后,楚威廉结账,两人一起回到之前所住的别墅。

    。

    当两人刚走进客厅,吉米就不知从哪儿跳了出来,一把抱住了楚威廉。

    夏七夕着实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躲开一步。

    瞧着拥抱中的两人,她嘴角抽搐了一下。

    怎么感觉两人……

    “威廉,你总算回来了。”吉米这几天都的担心死了。

    他看着有关楚威廉的新闻,简

    直心急如焚。

    但是,他的能力在东城完全施展不开来。

    毕竟,他们的敌人还是厉家。

    本来还以为楚威廉这才彻底完了。

    现在,竟看到他平安归来,所以他能不激动吗?

    “吉米,松手!”楚威廉黑线,完全没有跟男人拥抱的兴趣。

    “再让我抱抱,感觉就跟做梦一样。”吉米就跟小女人似的:“看到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我这两天都快崩溃了。”

    夏七夕忍不住扶额,两位还真是好有爱呀!

    “咳咳!”她环视四周,随口问道:“吉米,我妈妈呢?”

    刚才还挺激动的吉米,瞬间安静下来。

    随着他的安静,气氛也变了一个样。

    夏七夕隐约觉得奇怪,眸光自然地看向吉米:“怎么了?”

    吉米嘴角一僵,慢慢松开威廉,目光闪躲地移向夏七夕:“那个……”

    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夏七夕见状,眉头瞬间拧紧,激动地上前一把抓住吉米的手:“我妈妈到底怎么了?”

    “七夕,你别紧张。”楚威廉见夏七夕着急,连忙安抚她,随即询问着吉米:“你支支吾吾干什么,有什么话快说!”

    闻言,吉米不由地苦着一张脸。

    “抱歉,我没有照顾好夏女士。那天七夕在机场离开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夏女士,她就在机场消失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什么?”夏七夕与楚威廉同时惊呼,表情带着几分惊讶。

    吉米也豁出去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机场找了许久,可就是不见人。”

    “妈妈……”夏七夕听完后,身体一软,险些摔倒。

    幸好,楚威廉及时扶着她,并且扶着她到沙发坐下。

    “七夕,你先别着急。”楚威廉眼眸中闪过一丝异样,不过很快就被他遮掩得干干净净:“姑姑又不是小孩,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可是,好端端的怎么就不见了?”夏七夕陷入了慌乱。

    楚威廉倒是冷静几分,仔细想了想:“或许姑姑不愿意离开东城,所以悄悄地离开了机场。”

    想来想去,这应该是最合理的解释。

    夏七夕却不这么想,六神无主的她,坚信自己的母亲是不会丢下自己的,所以不会一个躲起来:“妈妈一定是出事了,会不是厉曜天……或者是厉少爵对她做了什么。”

    “七夕,你怎么会这么想?”楚威廉蹙眉,若是换做之前,他兴许也会这样怀疑。

    但是,已经知道真相的他不会!

    而且,厉少爵他们没有理由抓走夏若影。

    “整件事,姑姑并没有被牵扯进来,所以厉少爵是不可能为难她的。”

    “不是的!”夏七夕微微摇头,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妈妈曾经绑架过厉少爵,他们是不是发现了……”

    “绑架?”楚威廉蹙眉,惊讶之余,隐约感觉事情的复杂:“姑姑也真是冲动……”

    她怎么可以去绑架厉少爵,岂不是找死吗?

    “当时,妈妈还把爸爸送给她的怀表落下了,厉曜天好像知道那怀表,他是不是查出来了,所以……”夏七夕想到这儿就头皮发麻。

    “七夕……“

    “我……我怎么忘记了。”夏七夕忽然又是一震:“厉曜天不是害死你父亲的凶手,可他……可他却是害死我父亲的凶手啊。”

    她只顾着楚威廉与厉家的恩怨,险些把自己与厉家的恩怨给忘记了。

    厉少爵所说的那些事情,似乎没有提起有关她父亲。

    除了可以证明他不是害死威廉父亲的凶手,并不能能明她爸爸的死跟他无关呀。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