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居然倒打一耙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群打扮妖艳的女人跟随着侍者鱼贯而入,她们笑靥如花,目光很快锁定住包厢的主人。

    也就是,此刻正坐在不远处沙发上的帅气男人。

    他不仅是今夜包厢的主人,也是整个魅夜的主人。

    俊逸不凡的他,潇洒自在地坐在沙发上,品尝着美酒,嘴角也勾起一抹邪魅的笑。

    女人一看,便舍不得移开目光。

    同时,在他身旁左右还坐着两位美颜盛世的男人,与他把酒言欢。

    一位温文儒雅,五官无可挑剔,举手抬足间都尽显高雅。

    而另一外,带着金丝边眼镜,却也丝毫不损他好看的俊颜。

    时不时抬手轻轻推一推眼镜,可见到他笑眯成线的双眼,同时也可瞧见他眼里时而闪烁一抹精光……

    总而言之,他们无时无刻都有着让女人为之心动的资本。

    而此时走进包厢的女人们,已经迫不及待地来到他们身边,柔软着身体坐在他们左右,主动而亲切地将手搭在他们身上。

    她们使出浑身解数,只为博得对方一次正眼对视。

    然,三人对这样的招数似乎早已经习以为常。

    任由她们靠近,却不为所动,不拒绝,不主动。

    仿佛她们不过是点缀,存在的意义就跟暖宝宝存在的价值一样,靠着就热了一点而已。

    同时,他们有着自己感兴趣的话题,甚至无心跟她们聊上一句。

    “你俩说,我们厉少心里到底装着谁?”

    “严三少,你确定消息无误?”

    “老陆,你不信我?”

    “我也觉得不太可能!”

    “哟,秦助理,我就该好好审审你,你整天跟着你们总裁,怎么会一无所知?”

    “严三少,我是助理,不是……妈!”

    “哈哈哈!”英俊的男人笑作一团。

    最后,我们严三少大手一挥。

    “不管,等他来一定问个清楚。”

    说完,便侧身跟身旁的女人打情骂俏。

    不过半小时的时间,包厢大门再次被推开。

    两位侍者先一步走进来,然后分别站在门的左右,做出一个请的手指。

    这一举动,顿时引起众人的目光。

    严以枫带头,都将好奇的目光移向大门口。

    只见,一身黑色着装的厉少爵,此刻步伐从容地走近包厢。

    他俊脸上的表情依旧冷漠,深邃的黑眸深不见底,让其他人看不出他心情的好坏。

    唯有了解他的严三少还有陆廷深他们知道,他心情不好,应该说是非常不好。

    单从他那身黑色的衣服裤子就可以看出……

    厉少爵经常穿黑色衣服,可这样从头到脚都黑,还接连几天,那就说明他心情欠佳。

    不过,严以枫他们自然地当不知道。

    见他走来,便笑着起身迎接。

    “你这家伙,看看现在都什么时间了,居然才来。”严以枫指了指手腕的金表,故作不满地说着。

    厉少爵瞥他一眼,没有搭理,直接在正中央的沙发坐下,慵懒的姿态,并且随手解开了两颗纽扣,结实的胸膛露出一些。

    最后,他的手移向额头,有意无意地揉着。

    其实,仔细一看,他表情略带疲惫。

    严以枫几人看着,微微摇头!

    能不累吗?

    最近几天竟跟工作过不去,从早忙到晚!

    秦漠跟随着厉少爵做事,自然也知道他有多累,因此连忙亲自为他倒酒,放置他面

    前。

    厉少爵什么也没说,端起酒杯慢慢喝着。

    而他此刻的模样,以及喝酒的动作,让在场的女人为之心动。

    有的女人已经起身,试图去接近……

    岂料,温文尔雅的陆医生突然开口。

    “你们都出去!”那个你们,代表除了他们几位少爷以为的所有人。

    一群女人的笑瞬间僵在唇边,心里大大的失望。

    不过,她们不敢任性逗留,全都起身,欠了欠身,退出了包厢。

    如果换做以前,严以枫一定会恼陆廷深。

    而眼下,他却完全没有反对,反而好奇的目光打量着厉少爵,整个心思都在我们厉少身上。

    厉少爵对上他闪闪放光的眸子,浓眉不由地皱了皱:“你干什么?”

    “嘿嘿!”严三少笑,走过去在厉少爵身旁坐下。

    厉少爵面色一冷,警告道:“离、我、远、点!”

    两个大男人有必要靠如此近?

    严以枫对此却不以为然,笑的那叫一个阴险:“厉大公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兄弟们?”

    说着,他伸手戳了戳厉少爵的心口。

    “我可是听说了,你这里藏了人?”严以枫又朝厉少爵挑了挑眉:“说说,那人是谁呀?”

    居然能让厉大少爷心动,一定是不得了的人。

    厉少爵眉头微拧,黑眸瞥了一眼严以枫。

    接着,在严以枫完全没有注意的情况下,快狠准地抓住他的手,用力一拧。

    “哎妈呀!”严以枫的尖叫声瞬间在包厢响起:“厉少爵,你tm松手!”

    靠!!!

    要废了他的手不成?

    至于吗?

    陆廷深与秦漠见状,嘴角同时抽搐了几下。

    某人,自求多福吧!

    厉少爵并没有放手,而是冷冷地盯着一脸痛苦表情的严以枫:“你刚才胡说八道些什么?再说一次?”

    多么淡定的语气,可却让人不寒而栗。

    严以枫更是背脊发凉,他的手啊啊啊!

    “那个,我……我是听说的,这不就随口问问嘛,你别激动!”严以枫试图安抚发怒的狮子:“这也不是我说的,你要生气……那就去找夏七夕,这话可是从她哪儿说出来的。”

    厉少爵眸光微眯,手放松了几分:“夏七夕?”

    那个女人……

    “没错,就是她!”严以枫乘此机会,用力甩开厉少爵的手,接着快速地躲到陆廷深身旁去,颇为不满地朝厉少爵嚷嚷:“她说你心里有别的女人,所以才跟你离婚,我这不是好奇,你心里有人我们都不知道,还是兄弟吗?”

    秦漠与陆廷深不由地瞥了严以枫一眼,怎感觉他像受委屈的小媳妇?

    再说了,人家心里是不是有人,有必要告诉他吗?

    咳咳,当然他们也好奇。

    可,他们不敢问!

    这时,三人同时看向厉少爵,期待着他能说点什么。

    岂料,厉少爵眼中明明酝酿着狂风暴雨,可就是克制不发。

    三人不免失望,知道是套不出答案了。

    当然,三人也不知,此时的厉少爵完全已经无视他们的存在。

    他心里的确有怒,可那些怒气都是针对夏七夕的。

    该死的女人,自己因为别的男人才与他离婚。

    现在居然倒打一耙,竟敢胡乱指责说他心里有女人!

    可恶至极!!!

    有本事,别让他看到她!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