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聂欢病倒,三少生气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欢儿!”方瑜突然的出现,才让聂欢渡过此劫!

    在诺大的聂家,不免有几个佣人是被方瑜养着的。

    佣人看到聂欢受罚,所以悄悄地打电话通知了方瑜。

    方瑜得知消息后,便一早拽着聂政乘坐飞机回来,当看着自己的女儿被人折磨得那么惨,她愤怒至极。

    于是,她发了疯似的在聂家以及聂政面前大闹了一场。

    她不过是聂政养着的情人,所以她认为自己光脚的不怕穿鞋,更不用像聂夫人那般注意自己的身份。

    一直以来的隐忍彻底爆发,搅得聂政一阵头疼。

    聂政不愿惩罚聂薰儿这个女儿,自然也不好严厉苛责方瑜。

    这折腾起来,聂家的佣人都看了不少笑话。

    最后,聂欢撑不住晕倒,一切才归于了平静。

    聂政瞧着面色苍白的聂欢,想着厉家少奶奶夏七夕对聂欢的态度,随即不悦地皱了皱,这才苛责了聂薰儿几句,命令她在家反省。

    然后,他与方瑜将聂欢送去医院。

    聂欢这些天陪着夏七夕东奔西走,过于疲累,然后又淋了一夜的雨,因此引发高烧不退。

    医生给她用了药,她整个人昏昏沉沉地躺在病床上。

    方瑜看到聂欢苍白的小脸,就恨得牙痒痒,忍不住再次朝聂政抱怨:“你看看你那个任性的女儿干的好事,心肠如此歹毒,居然连自己的妹妹也欺负!”

    “闭嘴!”聂政从早上到下午都没有休息一下,火气也不由地冒了上来,生气地瞪了方瑜一眼:“你闹也闹了,还想怎么样?”

    “我……”方瑜见聂政真的生气,也不敢再惹,只能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

    聂政扶额,疲惫地挥了挥手:“行了,这件事到此为止,我也累了,你陪我回去休息。”

    “欢儿还病着,我哪儿也不去。”方瑜说着,赌气地坐在病床边上。

    聂政蹙眉,一把将她拽了起来:“欢儿有佣人照顾,你照顾好你自己就得了。”

    他还不了解她,哪里会照顾病人!

    话落,他也不管方瑜同意不同意,直接拉着她离开了病房。

    病房外,有着忙碌的医生护士,还有不少家属,总之不少人。

    方瑜顿时愣了一下,随即甩开聂政的手:“我去洗手间补个妆!”

    她可是注重仪态仪容的人!

    说完,便不管聂政,急匆匆地朝洗手间走去。

    聂政像是习惯了那般,不耐地摇了摇头,转身独自下楼。

    说来也巧,当聂政乘坐电梯抵达一楼时,电梯门口站在一人,瞬间吸引住了他的注意。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的严三少。

    严以枫用过午餐,就过来探望厉少爵的父亲。

    电梯门打开,他便无视众人,打算迈步进电梯。

    岂料,突然一人挡住了他的路。

    “严三少,你好。”对方打着招呼,并且向他友好地伸出手。

    严以枫挑眉看向他,愣了片刻,没有握手,反而不咸不淡问道:“你是谁?”

    看着挺眼熟……

    聂政被他这么一问,也没有觉得尴尬,笑着回道:“之前与严三少有过一面之缘,我是聂氏企业的聂政!”

    “聂氏?”严以枫表情一顿,聂氏不就是那小丫头家的企业。

    聂政?

    咦,不就是聂欢的父亲?

    严以枫想到聂欢,连带着对聂政的态度也亲和了几分,并且勾起一抹笑,与聂政握手:“抱歉,昨晚的酒还没彻底清醒,刚才一时没能想起,望聂先生莫怪。”

    “三少,客气。”聂政哪里会怪他,反而对他此刻的态度受宠若惊。

    严以枫也没有纠结这个问题,随口客气问道:“聂先生怎么会来医院?”

    聂政面对严以枫也不好隐瞒,直接说道:“我女儿生病了,所以……”

    “你女儿?聂欢?”严以枫听到生病二字,顿时沉了沉脸。

    那小丫头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就生病了?

    难怪,她答应今天来酒店却没来。

    他还想着好好惩罚她!

    没想到,竟然生病了。

    严以枫越想,心里越是不痛快。

    聂家怎么回事,连一个女儿都养不好?

    “三少……”聂政看听严以枫提起聂欢的名字,颇为惊讶,所以没有注意到严以枫的表情:“三少认识我家小女?”

    当然认识……

    严以枫险些直接回了,可细想自己跟聂欢那点小恩怨,就不必跟她父亲告状了。

    如果聂欢知道三少此刻的想法,大概会吐血,病情加重。

    他们那里有什么恩怨,一直是他欺负她好吗?

    “聂欢在东矅酒店上班,我最近也正好也住在东矅酒店,加上她是厉少奶奶的朋友,所以……”

    不言透,你懂得。

    “原来如此!”聂政明了地点了点头,的确懂了。

    原来是因为厉少奶奶的缘故,所以聂欢才有机会认识严三少。

    “小女不懂事,如果有什么地方得罪三少,还望三少见谅。”

    “她挺懂事的。”严以枫想也不想,很顺口就回了一句,仿佛听不懂别人说她不懂事。

    可说完后,他又觉得有些不妥,连忙又补上一句:“聂欢小姐的身体无碍吧?”

    “哦,没事。”聂政总觉得严三少刚才的反应怪怪的:“医生说是疲劳所致,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家丑不能外扬,聂政自然不会说聂欢是被自己的姐姐欺负,所以才会病倒,因此随便找了一个理由。

    严以枫听了后,却面色不觉一冷。

    疲劳过度?

    一定是因为天天陪着夏七夕那个可恶的女人,所以才会那么累!

    我们严三少本就不待见夏七夕,这么一想,更是诸多不满。

    在与聂政虚以为蛇一番后,他找到一个安静的地方,查了夏七夕的手机号,直接给她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此刻,夏七夕正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寻找自己的母亲夏若影。

    手机响起,却是陌生号码。

    她愣了一下,然后才接起:“喂?”

    “夏七夕,你到底对聂欢做了什么?”严以枫带怒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响亮的声音,震痛了夏七夕的耳膜。

    夏七夕眉头一皱,吼了回去:“严以枫,你发什么疯?”

    莫名其妙打电话来!

    居然还莫名其妙质问她!

    她对聂欢做了什么?

    她能对聂欢做什么,聂欢可是她的好闺蜜……

    等等,严以枫为何如此问?

    夏七夕顿住,随即追问道:“欢欢怎么了?”

    “怎么了?你还好意思问!”严以枫怒哼一声,吼道:“她住院了!”

    都是因为她夏七夕!!!

    “住院?”夏七夕眉头瞬间拧紧!

    昨天她们分开的时候,欢欢明明好好的,怎么就突然住院了?

    夏七夕的心抽了一下,顾不得跟严以枫置气,连忙招来出租车,前往医院。

    而与此同时,楚威廉也接到了一通电话,也急匆匆赶往医院。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