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父子的心结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而坐在病床上的厉曜天,却是一脸的郁闷之色,一手还捂着耳朵,时不时地瞪夏七夕一眼。

    楚威廉先一步上前,来到夏七夕身边:“七夕,你怎么了?”

    夏七夕哭得眼睛通红,鼻子通红,可怜的紧。

    她抽泣着想回答,可怎么也止不住泪水,甚至说不出一个字,唯有朝楚威廉摇了摇头。

    楚威廉蹙眉,哪里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如果摇头代表她没事,那她哭那么伤心做什么?

    “究竟怎么回事?”厉少爵看不下去了,一脸冷漠地询问。

    当然,他没有问哭得快喘不过气的夏七夕,而是询问躺在病床上的父亲厉曜天。

    厉曜天蹙眉,不耐烦地回道:“我也想知道怎么回事,我还没死,她这是要给我哭丧吗?”

    “爸!”厉少爵语气严肃。

    厉曜天忍不住瞪他:“你吼我干什么,我可没有欺负她,不就是说点过往的事情,她倒是莫名其妙地哭了!”

    按理说,说起那些伤心事,该哭的人是他才对。

    “过往?”楚威廉怔住,眼中闪过一抹异样,已然猜到夏七夕难过的原因。

    他在心里无奈地叹息一声,接着朝厉曜天抱歉地颔首:“不好意思,她大概是太累了,我先送她回去休息。”

    话落,他伸手搭在夏七夕肩上,带着哭泣的她离开病房。

    站在病房门口的厉少爵,看着他们迎面走来,冷冽的目光不留痕迹地瞪了一眼楚威廉放在夏七夕肩上的手。

    不过这时,他更加清楚地瞧见夏七夕哭泣的模样。

    心莫名一抽……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她哭得如此伤心!

    本还以为她是铁石心肠的女人,没想到也会哭。

    只是那不断掉下的眼泪,看着着实碍眼。

    他的手微微一抬,很想伸手过去将那些泪抹去。

    可没等他伸出手,夏七夕就被楚威廉带着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而她一双泪眸注视着他,有着他看不懂的情绪在里面。

    厉少爵眼眸微沉,与她擦肩而过,最后看着她收回目光,走出病房。

    这女人,楚楚可怜地目光是为那般?

    现在的她,不是应该笑吗?

    他已经放过楚威廉,她还有什么不满?

    我们厉少不知,七夕心里没有不满,有的只是歉疚,歉疚到无法面对他。

    就连跟他说一句再见的勇气都没有。

    走到病房门口,哭泣的她强迫自己收回目光。

    “总算是清静了。”厉曜天见夏七夕离开,终于放松下来,舒畅地呼了一口气。

    哭哭啼啼的丫头,还真是让人心情郁闷。

    厉少爵因他的话而回过神来,随即收起心思,转而用冷淡的目光盯着厉曜天。

    厉曜天对上他的目光,眼神微闪:“你看着我做什么?”

    “谁让您骂她的?”厉少爵的语气里带着浓浓不满却不自知。

    厉曜天闻言却是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险些从床上跳起来。

    “我什么时候骂她了?”他真是冤得慌。

    “你要是没有骂她,她为什么哭?”

    “我怎么知道,你现在是在质问你老子?”不孝子,想气死他!

    厉少爵双眸微眯,暗想正因为是他父亲,他了解,所以怀疑:“那你为什么突然叫她来医院见你?”

    “为什么?”厉曜天没好气地瞥他一眼:“还不是因为你,你们既然已经离婚了,那就不要做出有**份的事情。昨晚出去溜达一圈,就听到护士在对你们议论纷纷,像什么话!”

    厉少爵蹙眉,自然想到昨天在医院发生的事情,不过他并没有解释,直接说道:“您只管养好自己的身体,其他的事情不需要您操心。”

    “行,我不操心!”厉曜天气得不想跟他多说:“我正好有件事要办,那你就替我去办了。”

    厉少爵注视着他:“您想做什么?”

    厉曜天坐直身体,表情也在瞬间变得严肃起来,黝黑的双眸看向厉少爵:“我决定将名下东矅集团的股份,让出百分之十给威廉,算是对他的弥补。”

    闻言,厉少爵的表情骤然一冷,连带着整个病房的气氛,也像是在顷刻间冻结成冰。

    “您、刚才说什么?”厉少爵低声询问,语气冷如冰窖。

    厉曜天自然知道,他生气了,不过自己既然决定的生气,那便是已经想清楚。

    “我知道,你因为当年的事情,所以不能原谅威廉的父亲,你怪他不应该报警。其实你心里也很清楚,威廉的父亲之所以那么做,并非是因为我拿走了钱,而是他担心我应付不了,所以才会报警已保我们的安全。”

    “我不管他是因为什么原因,我只知道如果不是他报警,事情就不会变得那么糟糕!”厉少爵低吼,忍不住反驳:“我不会原谅他,你也休想我可以接受他的儿子……”

    “少爵!”厉曜天蹙眉,面色沉郁地打断了他的话:“你不能接受的不是他们,而是我这个父亲!”

    “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厉少爵丢下一句话,气得转身就想离开。

    厉曜天盯着他的背影,眼中划过一抹悲痛:“你怨的人是我,一直都是我!”

    厉少爵面色一沉,顿住了脚步。

    “你跟你妈妈一样,怨我当时没有把你哥哥救出来,你也怨你自己,怨你连累了自己的哥哥,你哥哥若不是为了寻找迷路的你,也就不会跟你一起被绑架,所以你一直都在怨恨自己。”这是他们父子一直不愿面对的问题。

    “正因为你心里存在这些怨,你从不愿与我亲近,为了可以避开我,你甚至情愿搬出去住。”

    “你想太多了……”

    “你是我厉曜天的儿子,你心里想什么,我会不知道?”

    “……”

    “前些日子我才知道,你居然长期失眠,原来这些年你从来没有放下过对自己的怨。你怨你自己,所以用这样的方式惩罚自己。你怨我这个父亲,但你却无能为力,所以你只能将怨恨转移给威廉父子,我说得对吗?”

    “难道我不该怨吗?”厉少爵回头,深邃的眼眸中乌云密布:“该死的人应该是我,难道这些年您就没有怨恨过我?您难道不是也不愿见到我?”

    所以,他情愿搬出去!

    “少爵,我是你的父亲,我怎么可能恨你!”厉曜天没想到他居然对自己有这样的误会。

    厉少爵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动容,只是淡漠一笑,不达眼底的笑:“过去您每次看我的眼神都让我觉得,我的存在是多余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