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四人一桌,囧事多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多么熟悉又好看的眼睛啊……

    咳咳,不对,不是犯花痴的时候。

    就在夏七夕自我鄙视的时候,对方居然突然朝她伸手过来。

    她睁大了双眼,身体下意识地向后退去。

    然而,地方就那么大一点,她退也退不了多远。

    而且,对方的手还很长,一下就握住了她的手。

    “你……”夏七夕潜意识地想问。

    可就在她开口之际,对方握住她的手拽向了他。

    夏七夕彻底傻住,他要干嘛?

    在她疑惑的目光注视下,只见对方将她手中切牛排的刀拿走,递给了身后的侍者。

    夏七夕不可置信地眨了眨眼:“呃……我、我还没有吃饱。”

    呃,不对,还没有吃呢!

    为什么撤她的餐具?

    “没有人叫你不吃!”厉少爵沉着脸,盯着她,冷冷地开了口。

    当然,他不会告诉她,他撤走她的餐具是因为不想看到刚才的画面。

    她咬着刀子的表演,让他心有不悦。

    夏七夕被厉少爵的话噎住,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应对。

    这几天,她的反应都很迟钝。

    若是换做以前,她怕是已经跳起来了。

    “厉少!”同样心情复杂的聂欢,不敢看严以枫,因此只能客气地朝厉少爵点了点头:“好巧,你也来用餐。”

    “不巧!”说话的不是我们厉少,而是严三少。

    他笑眯着双眼,自然地在聂欢身边坐下:“知道你们在这里用餐,所以过来了。”

    闻言,聂欢不由地咽了咽口水。

    她怎么就给忘了,某人替她订单位子。

    原本,她理应说一声谢谢。

    可经过刚才的事情,她发现自己完全不能坦然地面对严以枫了。

    聂欢简直郁闷无泪,她该不是真的对严以枫有感觉吧?

    不应该啊?

    她明明喜欢胖乎乎的……

    “丫头,你干嘛一副见鬼的样子?”严以枫瞧着她的表情,随口一问。

    “噗……”聂欢喷了,大概真的是见鬼了。

    她哭笑不得,唯有悄悄地挪动身体,想远离严以枫。

    可他们选的就是四人位,怎么挪也距离很近。

    严以枫自然不知道聂欢心里的挣扎,笑着朝站着的厉少爵说道:“既然都是用餐,又正好认识,那就一起坐吧。”

    夏七夕与聂欢同时瞥严以枫一眼,他知不知道客气二字怎么写?

    “先生,请!”侍者也在此时笑着示意厉少爵坐。

    厉少爵沉默了几秒,最后从容地在夏七夕身旁坐下。

    气氛,顿时变得不一样了。

    夏七夕感受到他的气息,不由地坐直身体,目视前方,心跳再次失控。

    她真怀疑,自己的心脏会不会突然跳出来?

    想到此,她不由地抿了抿唇。

    幸好,服务员在此刻将食物端上桌,缓和了一下怪异的气氛。

    可不到一分钟,夏七夕又觉得尴尬了。

    聂欢居然点了四人份的食物!

    这一刻,她真怀疑聂欢跟严以枫是商量好的。

    “咦?”严以枫扫了一眼摆上桌的没事,又瞥了一眼聂欢跟夏七夕,笑道:“没看出来,你们的胃口不小啊,可以比得上男人了。”

    嘎嘎嘎……

    夏七夕与聂欢互看一眼,只感觉一群无语从头顶飞过去。

    她们怎么就遇到一个不会说话的人?

    随即,两人同时瞪了严以枫一眼。

    严以枫却完全不知,打量着美食:“不错,全是这儿的招牌菜!”

    夏七夕:“……”

    聂欢:“……”

    “来点酒吗?”严以枫抬眸询问对面的厉少爵。

    厉少爵切着牛排,低沉的嗓音回道:“不喝!”

    “怪了!”严以枫以为自己听错了:“你什么时候戒酒了?”

    这一次,厉少爵没有回答,继续优雅地切牛排。

    反倒是夏七夕不淡定了,她忽然想到厉少爵房间的酒,间接想到他失眠的事情。

    看来,他借酒助眠是真的。

    他……一定是因为当年的事情吧?

    如此一想,夏七夕的心一抽一抽的痛。

    带着浓浓忧伤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凝视着厉少爵的侧颜。

    为什么……会是她爸爸害死了他的哥哥?

    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她做错了什么?

    突然,那完美的侧颜转过来,整张美颜盛世面对着她。

    夏七夕的伤心硬生生被打断……

    只见,厉少爵正用疑惑的目光注视着她,仿佛在问她为何看着他。

    夏七夕的心再次狂跳,尴尬地扯了扯自己的头发,快速掩去眼中的忧伤:“我……我只是想说,其实我……我胃口很小的,只能吃一点点。”

    她没有说真话的勇气……

    噗嗤!!!

    坐在对面的两人忍不住笑了!

    他们不厚道的笑声,拉回了夏七夕的思绪。

    她眨了眨双眼,半响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说了什么。

    一瞬间,小脸涨红。

    夏七夕,你傻啊,你在解释什么?

    呜呜呜,丢脸死了。

    咬着唇角对她,偷偷瞄了一眼厉少爵。

    没想到,他居然没有笑,就看了她一眼后,继续地切牛排,像是没有听见那般。

    见状,夏七夕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可是,对面两人还在笑。

    她咬牙,怒目瞪了过去。

    聂欢反应极快,止住笑,立马跟夏七夕站在同一条战线,瞪向严以枫。

    严以枫接收到她们的目光,嘴角抽了抽:“看我做什么,我一句话也没说。”

    夏七夕瞥嘴,一句话没说还那么让人讨厌!!!

    “七夕,别理他,快吃吧!”聂欢心虚地瞧着夏七夕,催促着她:“几天不见,感觉你憔悴了好多,多吃一点。”

    夏七夕:“……”

    人家刚才说了只能吃一点点!

    打脸啊!

    夏七夕心虚地低下头,决定将心思放在美食上。

    这几天,她一直没什么胃口。

    现在,倒是突然感觉有些饿了。

    不知道是不是压力反弹……

    只是,当她盯着牛排,准备拿起刀叉切割的时候,赫然发现自己没有刀。

    刚才,厉少爵把刀具给了侍者。

    夏七夕嘴角抽搐,傻眼了……

    她抬眸看了看聂欢,发现她心不在焉地吃着美食。

    目光移向严以枫,瞧见他居然笑得阴险地打量着聂欢。

    夏七夕咬着唇角,犹豫着要不要麻烦服务员重新给她餐具。

    岂料,就在这时,一盘切好的牛排忽然间放在了她的面前,而她面前没有切的牛排被端走了。

    夏七夕微微一怔,诧异的目光盯着眼前切好的牛排,竟一阵恍惚。

    桌子不大,此举也被聂欢和严以枫注意到。

    他们的反应比夏七夕好不到哪里去,除了惊讶还是惊讶。

    接着,同时将目光移向端牛排的人。

    他们之所以惊讶,那是因为端牛排的人是向来冷漠的厉少爵。

    到底是不是他们眼花?

    厉少爵居然会帮人切牛排?

    严以枫的眼珠子都险些掉下来,片刻回过神来的他,直接端着自己的牛排递给对面的某人:“帮我也切切!”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