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醉酒放声哭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楚威廉在夏七夕答应之后,便开始着手办理出国的事情。

    他希望,这次可以顺利地带着七夕离开。

    夏七夕从答应楚威廉一起离开后,整个人就过得浑浑噩噩的,做什么事情都要人提醒。

    当听到吉米说机票已经订好,过几天就可以离开。

    她才想到应该收拾收拾,准备准备。

    当接到聂欢慰问的电话,她才想应该跟聂欢好好的道别。

    不能再想之前那样,匆匆忙忙地准备离开。

    想到这儿,夏七夕又忍不住苦涩一笑。

    兜兜转转那么多次,她还是要离开东城了。

    早知道,当初厉曜天让她走的时候,她就该听话离开。

    如果当时离开了,她就不会像现在这般难受了吧?

    她不会知道自己父亲的所作所为。

    更不会看透……自己的心!

    夏七夕缓缓地闭上了双眼,仿佛这样就可以压住心里那些悲伤。

    可就在她闭上眼睛的瞬间,厉少爵的模样就毫无预兆地出现她的脑中。

    其实,这已经不是第一次。

    从那天的晚餐后,她睡觉会梦到厉少爵,做饭会想到厉少爵,他们过去的点点滴滴仿佛变得很清晰,总在她脑中回放。

    她忽略心间泛起的疼痛,努力也试着不去想,不去想……

    在和聂欢道别的时候,她也没有勇气讲自己父亲跟厉家的恩怨,只是告诉聂欢,自己跟厉少爵已经离婚了,所以决定带妈妈出国养身体。

    聂欢之前听说夏若影身体不好,因此也就相信了。

    她舍不得夏七夕,可又找不到什么理由留下她。

    想到两人将分开,她就忍不住哭了。

    夏七夕见聂欢哭,心里也难受:“傻瓜,等你有时间的时候,你也可以来看我。”

    “好,我一定会去看你的!”聂欢勉强好受了一些,随即拿了自己的银行卡塞给七夕:“留着,备用。”

    夏七夕看着手中的银行卡,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下来了。

    最后,她与聂欢分开后,悄悄地把银行卡放回到了她的抱里。

    。。。。

    夏七夕回到住处后,难过的心情还没有得到平复。

    威廉与吉米没有回来,而妈妈时不时地大吵大闹,佣人在房间劝哄着。

    她突然觉得头痛,迈步朝厨房走去,想为自己烧一杯开水。

    然而,路过餐厅的时候,眼角无意间看到搁在不远处的酒瓶。

    夏七夕下意识地顿住了脚步,如果没记错,那是妈妈那天没有喝完的酒。

    犹豫着,她最终还是忍不住走过去,为自己开了一瓶。

    她就喝一小瓶就好!

    有的时候,我们想克制自己,可往往有的时候,事与愿违。

    此刻的夏七夕,完全就是一个典型的列子。

    说好的一瓶,结果一瓶接着一瓶。

    最后,醉得一塌糊涂,完全数不清自己喝了多少瓶。

    她嘟着红润的小嘴,抱着酒瓶,跌跌撞撞地从客厅来到餐厅。

    整个人无力地坐在地毯上,却不小心坐到了掉地上的遥控器。

    电视的屏幕随之一亮,画面清晰出现,伴随着不大不小的声音。

    夏七夕起初没有在意,只顾着将酒往肚里倒去。

    这时,电视里一个广告接着一个广告,最后开始播放本城新闻。

    忽然间,厉少爵的采访出现在了屏幕上。

    主持人更是详细地解说着,一次一次提起厉少爵三个字。

    夏七夕晕晕乎乎好像听到了厉少爵的名字,她本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可一次,接着一次。

    她终于忍不住寻声而去,望向了电视屏幕。

    顷刻间,厉少爵俊逸的五官就闯入她的眼帘。

    “咦!”夏七夕惊叹一声,眨了眨双眼。

    随即,呆愣一秒后的她,连滚带爬地来到电视面前。

    她一手拿着酒瓶,一手抚摸着电视上的那熟悉的五官。

    “厉……厉少爵,你怎么来了?”她皱着眉,盯着尽在眼前的厉少爵:“你是不是知道我要走了,所以……所以来跟我道别的?”

    话落,她仰头喝了一口酒。

    而这时,电视屏幕上的画面转开了,正对着其他的人。

    夏七夕见厉少爵忽然消失,心情瞬间变得不悦,连忙伸手指向电视屏幕上的某个不知名认识:“你谁呀,你走开,不要挡着!”

    “厉少爵,你去哪里了?”夏七夕嘟着小嘴,上下左右地张望,寻找着某人的身影。

    可东找西找,都没有看到。

    夏七夕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厉少爵,你躲起来了吗?”

    “嗝,你为什么躲我呀?”夏七夕一脸委屈:“是不是讨厌我,是不是恨我……我知道,都是我爸爸害死了你哥哥……呜呜,我也好难过。”

    说都伤心处,泪水便止不住!

    不过幸好,电视上的镜头又对准了厉少爵。

    夏七夕泪眼朦胧地看到再次出现的厉少爵,又惊喜地笑了,再次伸手按在他晃动的脸上:“你终于出来了,你是不是不生我的气了,对不起……厉少爵,我替我爸爸向你说对不起。”

    话落,她还敬了一个礼。

    可提起自己的爸爸,她失望又心痛,眼泪又止不住了。

    这又哭又笑的,完全失控了。

    当楚威廉跟吉米走近客厅,就瞧见这样特别的画面。

    楚威廉看着对着电视机哭泣的人儿,浓眉不由深皱。

    “七夕?”吉米呆了呆,好半响才反应过来,那个哭得像小孩子的人,竟然是夏七夕。

    她坐在地上,望着电视,哭得那叫一个伤心欲绝。

    吉米挠了挠后脑勺,瞄了电视一眼。

    明明是温馨广告啊!

    不过,看着夏七夕哭,他心里也挺难过。

    他的目光也不禁地移向楚威廉,叹息道:“七夕看上去很伤心。”

    楚威廉眼眸一敛,谁说不是,若不是伤心,又岂会哭泣。

    只是,她到底喝了多少?

    楚威廉黝黑的双眸扫了一眼随地摆放到空酒瓶,接着无奈地摇了摇头。

    然后,迈步走了过去,在夏七夕面前蹲下。

    “七夕!”他柔声喊了一声,将她手中已经解决一大半的酒拿走:“别喝了,你醉了。”

    原本哭泣的人儿愣了一下,随即泪眼婆娑地望向突然出现的威廉。

    恍惚间,她竟将威廉看成了厉少爵。

    于是,她小嘴一撇,眼泪再次滚落,毫不犹豫地伸手抱住了楚威廉。

    “我喜欢你,厉少爵……”

    楚威廉:“……”

    吉米:“……”

    夏七夕:“我真的好喜欢你,我该怎么办?”

    那种喜欢,她从没有对谁有过。

    像是说出心里不敢说的话后,夏七夕竟忽然间感觉轻松了。

    抱着楚威廉的双手,紧了紧,不愿松开。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