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不是我的,我不稀罕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啊?”秦漠彻底石化了。

    那么严肃的事情,确定现在就要办吗?

    然而,厉少爵没有跟他继续废话,早已经走向一旁,正好被几个老板围住问候。

    此时,威廉也看到了厉少爵。

    他眸光微眯,视线从厉少爵身上有移回到夏七夕的小脸上。

    夏七夕看到厉少爵收回冰冷的目光,转身离开了,心里不免失落,因此微微低着头。

    他们现在似乎成了陌生人!

    “七夕!”威廉看到夏七夕眼中的失落,无奈地在心里叹息一声,然后在她耳边用两人可听的声音说道:“他来了,去和他道个别吧!”

    “我……”夏七夕怔了怔,有些犹豫。

    现在的她,似乎靠近厉少爵需要很大的勇气。

    楚威廉知道她的心思,本想劝说她几句,岂料厉曜天的人过来,请他过去,无意间打断了他的话。

    他只好拍了拍夏七夕的肩膀,说道:“去吧,哥哥永远都是你最强的后盾,永远会支持着你。”

    闻言,夏七夕像是一下子多了十倍的勇气。

    她感激地望向楚威廉,挤出一抹笑,微微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不用担心我。”

    说着,她看了一眼厉曜天派过来的人。

    接着,轻轻推了推威廉。

    “厉……厉先生找你,你先过去吧!”

    楚威廉的目光朝厉曜天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瞧他正示意他过去,于是他朝夏七夕点了点头:“我待会儿来找你。”

    说完,再次轻轻拍了拍七夕的肩膀,像是跟她打气加油那般。

    然后,他才转身朝厉曜天走去。

    夏七夕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深深地呼吸了一下。

    最后,看着厉曜天在郑美丽的陪同下,带着威廉一起走上宴厅的台上。

    台下的宾客以及媒体朋友,都自然而然地围了过去。

    厉曜天对之前发生的事情,以及与威廉父亲之前的过去都用聊家常的方式,聊给了在场的每一位听,当然关于那些悲剧并没有提及。

    夏七夕对此倒是松了一口气,不过此刻她很佩服厉曜天。

    不愧是创立东矅集团的大人物,他并没有很刻意地去澄清什么,就像是和老朋友聊天那般,讲了讲与威廉之前引起的误会,仿佛一切都是一件小事。

    他如此态度,任那些记者多么的想钻空子问一些惊人的料,都不好意思直接地问了。

    夏七夕瞧着那些记者的表情,想必他们已经相信厉曜天所说。

    她又看了一眼威廉,他虽然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但是却带着非常坦然的目光,注视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不慌乱,不辩解,很是大气。

    夏七夕抿唇叹息一声,相信今天过后,那些误解威廉的声音会变得很小声了。

    想到此,她放下了一桩心事。

    继而,眸光不觉地寻找厉少爵的身影。

    刚才围着他的老板们已经离开,前去听厉曜天讲故事去了。

    夏七夕盯着厉少爵,忍不住咬了咬唇角,手握紧了又松开,眼神里全是纠结。

    正在此时,服务员从她面前走过。

    她猛地回神,目光锁住了服务员手中托盘里的酒:“等一下。”

    服务员停下脚步,转而面对着夏七夕,微微颔首:“总裁夫人。”

    因为夏七夕酒店工作过一段时间,所以认识夏七夕的人不少。

    夏七夕听到总裁夫人的称呼时,她心一揪,隐隐发痛。

    接着,她倒像是有了勇气,目光一下变得坚定。

    并且,伸手拿过托盘里的酒,一饮而尽,豪爽无比。

    喝完一杯,又拿起了另外一杯。

    服务员对此惊得瞪大了双眼,他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他们总裁夫人将他手中的六杯酒全喝了。

    他不由地咽了咽口水,着实佩服他们总裁夫人的酒量!

    夏七夕没有在意服务员的惊讶,喝完酒后的她,一鼓作气,迈步朝远处的厉少爵走去。

    不就是一个道别,她有什么好怕?

    如此一想,她的目光便锁定着厉少爵,执意地朝他走去。

    然而就在此刻,她居然瞧见严以枫不知从哪儿冒出来,先她一步走到了厉少爵面前。

    夏七夕蹙眉,不由地加快步伐!

    岂料,突然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她。

    她一愣,头一抬!

    只见,挡着她的不是别人,而是厉少爵的助理秦漠。

    夏七夕忽然觉得他太高,望着才能看清他的样子,而这望着的姿势让她有些头晕。

    她微微摇头,揉着额头说道:“秦助理,你挡我道了。”

    “总裁夫人,我正要找你!”秦漠干笑着回答。

    夏七夕却疑惑地挑了挑眉:“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是的,很重要的事情。”秦漠无奈地抿了抿,眸光扫视周围一圈:“确切来说,是总裁让我来的。”

    “厉少爵?”夏七夕微微一愣,他让秦漠找她?

    她疑惑的眸光自然地穿过他的肩膀,看向正在与严以枫交谈的厉少爵。

    他此时背对着她……

    片刻,夏七夕恍惚地朝秦漠点了点头:“好。”

    话落,秦漠便带路,两人走到宴厅角落的沙发坐下。

    这一幕被严以枫无意间看到!

    严以枫冷冷一笑,瞥了厉少爵一眼:“夏七夕真的要跟台上那家伙一起离开?”

    这几天他那小丫头因为夏七夕要离开的事情,心情似乎很忧郁。

    他就觉得,夏七夕是个害人精!

    哼……走了好。

    “她要跟谁离开,与我无关。”厉少爵淡漠地回答着,随即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微微抬头时,眼中乌云翻滚!!

    严以枫听他这么说,眉头皱了皱,意味深长的目光打量厉少爵。

    既然无关,这几天心情郁闷个什么劲?

    既然无关,还为她切牛排?

    既然无关,现在一副借酒消愁的样子干什么?

    别人不了解,他可是对某人很是了解。

    向来喜怒不形于色,可只要遇到夏七夕的事情就破功。

    比如现在,夏七夕要走了,他嘴上说无所谓,可表情就是一副不满的样子,表现得已经明显到不能再明显。

    这还是过去那个喜怒都隐藏极好的厉少爵?

    严以枫再次摇头,颇为无语,随口说道:“如果不爽她走,当时就别闹离婚那一出啊!”

    之前他死活劝他把夏七夕送走,他怎么都不肯。

    这一次,他倒是爽快!

    如果他的女人敢闹着跟别的男人离开,他拧断她脖子,也不会成全她。

    “不属于我的东西,我不稀罕。”厉少爵眸光一沉,放下杯子,语气冰冷至极。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