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总裁给的赡养费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厉少爵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为什么要给她钱?

    明明她害他失去了酒店,还欠了他那么多钱。

    他不但没有讨债,反而给她钱。

    赡养费……他究竟是怎么想出来的?

    这样的事情,明明不像是他可以做出来的事情。

    他骂她,瞪她,无视她,她才不会意外。

    夏七夕抿唇,心里面顿时五味杂陈:“他那么讨厌我,却给我赡养费……”

    他知不知道,她根本就不是他的妻子!

    秦漠瞧着她的表情,眼神中有着一抹意味深长:“夫人,总裁说……”

    “他、他说什么?”夏七夕黝黑的眸子盯着秦漠,眼中的期待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

    秦漠犹豫片刻,终是说道:“总裁说就算夫人以后不再是厉家的人,不再是他厉少爵的妻子,可也不能是没有钱,养不起自己的穷光蛋,那样他会没有面子。”

    当时厉少爵把东西交给秦漠,让他转交的时候,秦漠也好奇,所以问了跟夏七夕同样的问题。

    他为什么要给赡养费?

    好歹两人也算是不欢而散。

    厉少爵在瞥他一眼后,冷冷回道:“就她那么蠢的女人,难道还指望她挣钱养活自己?她变成穷光蛋,饿死了,让别人来戳我的脊梁骨,说我厉少爵养一个……前妻都养不起?”

    听完后,秦漠简直风中凌乱了。

    他们总裁是考虑得多远啊?

    都已经是前妻了,那还担心那么多?

    还有,就算人家不能挣钱养活自己,不是还有一个著名的音乐制作人当靠山吗?

    人家会饿着?会冻着?

    当然,秦漠胆儿再肥也不敢把话明说给厉少爵听。

    他们总裁此刻的眼神本就跟要灭了谁似的!

    不过,他们总裁的原话,他也不好意思跟夏七夕说,所以稍稍委婉地修饰了一下。

    想到此,他的目光再次移向夏七夕,打量着她此刻的表情。

    当看到她一副难过的样子,他莫名有些担心。

    “总裁夫人,你……你没事吧?”

    “……有事!”夏七夕低眸,挡住眼中的悲伤。

    她怎么可能没事?

    此时此刻,她的心仿佛被一只手狠狠抓住,难受得不能呼吸。

    不管厉少爵的用意是什么,到底是不是只为了他的面子,她都忍不住因他的行为而感动。

    怎么办?

    她的心里好想越来越放不下他了……

    “七夕!”就在夏七夕难受得想哭的时候,聂欢拿着一杯开水走向她。

    无意间,也打断了她与秦漠的谈话。

    夏七夕揉了揉眼睛,然后才抬眸寻声而去。

    当看到来人是聂欢,她再也坚持不下去,一滴泪从眼睛滚落而下。

    聂欢见她哭,心里莫名慌乱,毫不犹豫在她身旁坐下,担忧地注视着:“七夕,你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了难受?”

    说着,她将手中已经加了药的开水递给了她。

    “喝杯水,一会儿就不难受了。”

    夏七夕握住杯子,可心里难受地她怎么也喝不下去。

    在潸然泪下的那一刻,顺手将被子放在了桌上。

    聂欢担心夏七夕,所以也没有在意,注意力全在她的泪水上。

    她心疼地替七夕擦拭眼泪,目光却移向对面的秦漠:“秦先生,到底怎么了?”

    “呃……”秦漠摸了摸鼻子,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聂欢寻不到答案,只能将目光转回到夏七夕身上:“你是怎么了,你向来不爱哭的啊?”

    难道,真的是感冒太严重,很难受?

    还是……喝酒了?

    “欢欢!”夏七夕难过地一把抱住了聂欢,接着嘟着小嘴,委屈地说道:“厉少爵他、他……”

    “他怎么了?他欺负你了?”

    “他……他居然给我赡养费!”夏七夕说着,呜呜地低声哭了起来。

    “哈?”聂欢简直以为自己听错了。

    不过转念一想,厉少爵那么有钱,两人离婚给点赡养费似乎也是可以的。

    这一点,她站在七夕这边,她比厉少爵更担心夏七夕会没钱花。

    可是,瞧着夏七夕哭得伤心,她就想不明白了。

    “七夕,他给,你就收着,哭什么?你不是最喜欢钱了吗?”

    “呜呜……”夏七夕哭得不知怎么解释,她哪有资格拿他的钱呀。

    “难道,你是觉得赡养费太少了?”

    夏七夕:“……”

    “咳咳!”秦漠忍不住笑了,不得不为他们总裁解释一下:“聂欢小姐放心,我们总裁给的赡养费绝不是小数目。”

    至少,他没见过那个男人离婚后,会给前妻这么多赡养费。

    闻言,聂欢有些尴尬,朝秦漠笑了笑。

    “嘿嘿,我开个欢笑,缓解一下气氛。”

    “呃,聂小姐真幽默。”秦漠浅笑着站起来,朝两人欠了欠身:“我的事情完成了,那就不打扰两位了。”

    话落,他转身准备回去交差了。

    “等……等一下!”夏七夕见秦漠离开,连忙喊住他。

    秦漠脚步一顿,疑惑地看向夏七夕:“总裁夫人……”

    “这个我不能收。”夏七夕松开抱着聂欢的手,从沙发上站起来,双手拿着资料递给秦漠:“麻烦你帮我还给厉少爵。”

    “这……”秦漠为难摸了摸鼻梁,他若是拿回去,岂不是没有完成任务?

    不行!

    秦漠眸光微眯,随即瞄了一眼,远在宴厅另一个角落喝酒的某人,继而小声朝夏七夕说道:“夫人若是不想收下,那就请亲自还给总裁吧!”

    说着,他伸手指了指他们总裁所在的位置。

    夏七夕微愣,接着目光跟随秦漠手指的方向看去。

    果然,原本在与严以枫聊天的厉少爵,此刻正坐在另一个角落的沙发上,与某个老板喝着酒说着话。

    “总裁看上去喝了不少!”秦漠微微摇头,故意叹息一声:“真是担心他的胃……”

    “他的胃?”夏七夕不由一震,她记得厉少爵的胃不好,他怎么能把酒当水喝?

    不知觉间,她皱起了眉头。

    然后,她没有多想,直接拿起刚才聂欢给她的水杯,迈步朝厉少爵走去。

    “唉,七夕……”

    “丫头!”

    聂欢见夏七夕拿着水杯离开,本想喊住她,提醒她喝药。

    却不想,严以枫突然出现,抓住了她的手。

    严以枫打量她一眼,质问道:“怎么才来?”

    聂欢对上严以枫的目光,不由地紧张起来:“我……关你什么事。”

    言罢,一把推开了严以枫。

    严以枫的双眸瞬间危险地半眯着,死死盯着聂欢:“胆儿肥了,谁给你的勇气敢推本少爷?”

    聂欢皱眉,不耐地一挥手:“梁静茹!”

    严以枫:“……”

    秦漠:“……”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