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被教训的郑美丽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件事很快惊动了厉曜天,厉曜天是了解自己的儿子的。

    从把公司交给他开始,他在工作上向来都很认真,责任感极强,不可能无缘无故缺席会议。

    厉曜天眸光微沉,心思瞬间变得沉重起来。

    他连忙让管家联系厉少爵其他的住处,查询厉少爵是否去了别的住处。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管家都一一致电询问清楚了,答案都是不在。

    这一刻,厉曜天再也坐不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一直安静坐在他身旁的郑美丽,见他如此,也跟着起身。

    “曜天,你先别着急。”郑美丽靠近厉曜天,很是贴心的样子:“厉少不过是一夜未归而已,他又不是小孩子,难不成还会被谁绑架了去不成,瞧把你急得……”

    “住嘴!”厉曜天瞪了郑美丽一眼,面色很是不好,就连目光也犀利了几分。

    郑美丽着实愣住了,不可置信的眼神望着厉曜天。

    她跟在他身边多年,他不高兴的时候会跟她脸色看,但是从没有用这样的眼神看过她。

    莫名的,看得她心里直发寒。

    “曜天,你别生气,我只是怕你太着急,对你的心脏不好。”郑美丽虽然不满厉曜天刚才的语气,但是向来懂得察言观色的她,清楚此刻的厉曜天惹不得。

    于是,她快速地摆出一副委屈样儿,希望消去厉曜天的怒意。

    然而,这次厉曜天并没有像往常那般,笑笑了事。

    他眼神依然犀利,别有深意的目光盯着郑美丽,冷冷警告道:“少爵是我的儿子,你最好注意你的言辞。”

    竟敢说绑架……

    厉曜天眸光微眯,倒是想到一件事,盯着郑美丽的目光锐利了几分:“我厉曜天的儿子,无论是谁敢对他不利,我定然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闻言,郑美丽浑身一僵,不觉地打了一个寒颤,接着脸上的表情一阵青一阵白。

    威胁,警告?

    不知道的人以为两父子不和,其实不然……

    郑美丽凄凉地发现,无论她浪费青春陪在厉曜天身边多少年,或许都比不上他那个儿子。

    厉曜天是严父,也是慈父,而且很护短。

    哪怕他很气厉少爵,都不准任何人伤了厉少爵一分一毫。

    她时常想,如果自己也为他生个儿子,是不是一样很得他宠。

    可偏偏她肚子又不争气,这么多年也没有生个一儿半女。

    现在厉曜天的身体……更是不可能了。

    她之所以努力想得到更多,也是为以后做打算。

    刚才厉曜天的态度,她更加觉得自己的做法没有错。

    男人是薄情的东西,钱才是最实在的。

    她尽心尽力伺候厉曜天多年,厉家也该有属于她的一份。

    当然,这些心思她从没有敢在厉曜天面前表现出来。

    但是,他刚才的警告让她忽然感到了不安。

    他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

    不、不可能。

    郑美丽自信地抛开刚才的想法,厉曜天这些年还是对她挺好,甚至没有像其他的男人一样,养着无数的情人,他一直就她一个人,应该不会……

    可,他的警告又是那么的直接。

    郑美丽纠结地皱眉,忽然又想到上次藏绑匪的信的事。

    她心里更加忐忑了……

    若是被厉曜天知道这件事,依着他现在的态度,她不就彻底完蛋了?

    忽然间,郑美丽都没有跟厉曜天站在一起的勇气了

    。

    她闪躲的目光看了表情严肃的厉曜天一眼,继而努力让自己扬起一抹从容的笑:“曜天,瞧你说得,谁敢……谁敢对我们厉少不利,那岂不是找死吗?”

    “哼!”厉曜天淡淡一哼,显然怒气未消。

    郑美丽只能厚着脸皮,继续劝哄:“我刚才只是开个玩笑,你还真生气了?曜天,你别生气,我以后一定注意自己的言辞,不再随口胡说。不如这样,我现在就去酒店帮忙找厉少。厉少昨晚也出席了宴会,只要调出酒店的监控记录,或许能知道厉少昨晚离开后所去的方向。”

    厉曜天听她这么说,面色才稍稍缓和了几分,随即瞥她一眼:“既然如此,那就赶紧去。”

    “好!”郑美丽见他消气,也跟着松口气,只是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但尽管如此,她还是很积极地换了衣服,前往酒店。

    在郑美丽离开老宅后,厉曜天的表情又变得凝重起来。

    刚才郑美丽的话虽然不中听,可绑架二字倒是像跟他提了一个醒。

    商场上的事情也是很难说得清楚的,自己的儿子自己了解,处理事情向来雷厉风行,不念情面,得罪的人也不少,到底有没有不怕死的人会对自己的儿子不利可很难说。

    再者,人联系不上也叫人不放心。

    同时,厉曜天也想到昨晚宴会后,楚威廉跟他的谈话。

    在珠宝秀过后,他这个儿子也是一夜未归,后来也发生被绑架的事情。

    他一直怀疑这件事跟十八年前的事情有关,那怀表他记得清楚,不知秦释文如何得来的,世界上仅有两块同样的。

    后来,夏国栋帮助秦释文躲过一场灾难,所以秦释文就给了一块怀表给夏国栋表示感谢。

    因此两块同样的怀表,一块在沈家,一块在夏家。

    那天,秦漠给他怀表的时候,他着实惊了一下。

    第一时间,竟想到了死去的秦释文。

    待冷静下来后,他便想着肯定是跟秦释文有关的人。

    本来想细查一番,却被诸多事情耽搁。

    这好不容易有了时间,却不想威廉来找他坦白,说那晚的事情是他做的,和之前一样为了报复。

    现在事情已经理清楚,威廉也真诚地道了歉。

    想必怀表是威廉父亲给他的,所以他也没有再追究,将怀表还给了他,这件事也算过去了。

    既然误会解开,威廉也在今天离开东城,定然不会做之前那样的事情。

    除此之外,他一时间还想不出谁敢对自己的儿子不利。

    厉曜天想到此,心里的担忧少了几分,不过却还是有着担忧的。

    犹豫片刻,他终是忍不住吩咐管家替他备车。

    他得亲自去酒店看看!

    然而,郑美丽先他一步到了酒店。

    厉少爵是否遇到什么危险跟她无关,只是为了敷衍厉曜天,她还是挺尽责地调查。

    当然,这件事没有必要声张,于是她亲自来到监控室,让酒店的工作人员调出昨晚的监控录像。

    从厉少爵来到宴会开始,一直到他离开宴厅,一路询查下去。

    很快,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毫无意外,出现在了郑美丽的眼中。

    刚开始,郑美丽看到厉少爵与夏七夕亲吻着走进酒店房间,面色就不觉地沉了沉。

    为什么又是夏七夕,他们不是离婚了吗?

    这个夏七夕还想回到厉家?

    就在她诸多猜想和心里各种不满时,画面又跳到夏七夕慌忙离开房间,紧接着叶倾心走进房间的画面。

    郑美丽自然认得叶倾心,她在看到画面的一瞬间怔住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