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楚威廉离开了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厉少爵望着远去飞机,绷起了一张俊脸,没有再碰车子,而是迈步离开。

    他目光阴鸷逼人,双眸里还蕴藏着让人难以看清的复杂情绪。

    而他每走一步,周围仿佛凝结起彻骨冰寒。

    不过没走几步,秦漠领着保镖就突然出现在他身后。

    秦漠感受到浓浓的寒意,不由地打了一个寒颤,整个人也警醒不少。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大屏幕上正报道着一则新闻。

    今日东城的新闻报道,无疑都是关于东矅集团总裁厉少爵夫妇的新闻。

    感情破裂!

    第三者介入!

    婚姻早已名存实亡!

    总之,各种标签,各种猜测……

    新闻报道后,整个东城的姑娘们都沸腾了,嫁入豪门的机会又多了不是?

    然而此时看到新闻报道,甚至看到屏幕中照片破裂画面的厉少爵,眼眸里瞬间闪过一丝阴暗,随即一把抓住身旁的秦漠。

    秦漠突然被抓,着实惊得不轻:“总裁……”

    “砸了它!”厉少爵没有很他废话,直接命令,语气冰冷至极。

    闻言,秦漠简直傻眼了,随着他的目光望向远处的大屏幕。

    这个命令是不是太……太幼稚?

    秦漠嘴角一抽,从不知他们总裁居然能下达出这样的命令。

    “……是!”虽然震惊,可眼下他也只能恭敬地回答着,随即朝保镖使了一个眼色,让他们去处理。

    保镖们也是一脸懵,傻傻地转身跑去办事了。

    此时,厉少爵已经松开秦漠,带着凌人气势坐上了车。

    秦漠见状,连忙也跟着坐上副驾驶位。

    随即,回头看去,发现他们总裁竟靠着椅闭上了眼睛。

    生气,他在生气,并且是非常的生气。

    秦漠寻思着要不要直接吩咐司机回老宅……

    岂料,闭着双眼生气的某人突然开了口。

    “去魅夜!”

    “……是!”

    。。。。。

    夏七夕不知道望着天空多久,直到脖子撑不住了,她才慢慢低下头。

    忽然间,一阵眩晕向她袭来。

    她再也撑不住,眼前一黑,整个身体瘫软地倒在了地上。

    手中的手机,也在顷刻间掉落在地。

    周围的人看着她倒下,都惊讶地围了过来。

    “七夕……”

    倒在地上的夏七夕,隐约间听到熟悉的声音在喊着她。

    正因为声音太过熟悉,让她莫名安心,最后彻彻底底地放心下来,整个人昏睡了过去。

    她,好累好累……

    精神的疲惫,体力的透支。

    她需要恢复的时间。

    从白昼黑夜,从黑夜到白昼,整整一天过去……

    此刻,魅夜。

    豪华包厢里,没有往常那般热闹的音乐,没有欢笑声,显得格外的安静,甚至透着一股寒意。

    这里的主人严以枫,十分慵懒地靠在沙发上,性感的薄唇咬着一根烟,俊逸的五官无可挑剔。

    那狭长的眸子,盯着对面正喝着酒的某人,时不时地微眯着双眼。

    坐在他身旁的是温文儒雅的医生陆廷深,而此刻看上去倒是一脸的疲惫。

    他也盯着某个把酒当开水喝的人,终是忍不住用手肘撞了一下严以枫,低声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唉,离婚了。”严三少摇摇头,语重心长地回答着。

    陆廷深扶额,突然想笑:“这不是已经很旧的新闻了?”

    虽然,新闻昨天才报道。

    “你真的不知道他怎么?”陆廷深耐性极好地再次追问。

    严以枫刚才一脸平静的表情,此刻瞬间怒了:“靠,我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又不是三陪,居然陪在这里喝了一夜的酒,真是的……鬼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咳咳!”不远处的秦漠,被噎住了。

    他知道,所以他是鬼?

    黑线,黑线,黑线!

    严以枫跟陆廷深听到秦漠的咳嗽声,连忙将目光移向他。

    “小漠漠……”严以枫眼睛一眯,笑着朝秦漠挑了挑眉。

    秦漠见状,顿时感觉到一阵翻江倒海。

    随即,快速起身,冲向了洗手间。

    昨晚,他也喝了不少!

    严以枫瞧着秦漠的反应,好看的眉头瞬间蹙紧:“这家伙反应也太大了吧?”

    他的话还没有问呢!

    “看来事情很严重!”陆廷深没有理会严以枫,而是得出一个明确到不能再明确的结论。

    连严以枫都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废话。”

    “吵死了!”一直喝着酒的某人,突然不悦地低咒了一声。

    严以枫与陆廷深同时一怔,当他们的目光投过去时,竟看到他已经起身,跌跌撞撞地朝包厢外走去。

    “唉,我说厉少,你这是要去哪里呀?”严以枫追问。

    不能就这么走了呀,他们还没有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不是吊他们胃口吗?

    走到包厢门口的厉少爵,头也没回,冷漠地回了一句:“别跟着我!”

    陆廷深:“……”

    严以枫:“……”

    这被嫌弃得……也是没谁了。

    敢情他们还不如三陪女,陪了一晚上啥也没有捞着,笑话都没有看成。

    秦漠走出洗手间,见他们总裁已经离开,于是连忙追了出去。

    整整一夜啊,在这里待得也是快闷坏了。

    终于可以离开了。

    最后,秦漠按照厉曜天的吩咐,将醉得不轻的厉少爵送回了老宅。

    厉少爵醉后话更少,一直阴沉着一张脸,一副我不好惹,生人勿进的模样。

    哪怕看到厉曜天,也没有一个好脸色。

    不过,厉曜天早已经习惯,倒是不以为然。

    只是,瞧着他颇有几分颓废的样子,心情实在是不怎么好。

    就在佣人想去扶厉少爵的时候,他制止了,任由厉少爵摔倒在沙发前。

    厉少爵眉头一拧,哪怕醉了也潜意识地知道稳住自己的形象。

    这招也是多年下来积累的经验,大概只有在夏七夕面前的时候,他这招才破功……

    他慢慢移动身体,坐到身后的沙发,轻轻地靠着椅背,背挺得很直,一身的贵气,一脸的平静,就跟平时开会听着报告似的。

    秦漠瞧着,着实佩服!

    厉曜天此时走上前,指了指厉少爵,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瞧瞧你现在的样子,还是我的儿子?还是管理东矅集团的总裁?”

    “您把集团拿回去,酒店还我。”厉少爵冰眸瞥了厉曜天一眼,无所谓地回了一句。

    整个晚上喝喝停停,虽然醉了,但是却不是完全醉趴下。

    不过,这半醉半醒的,话变得比平时直接多了。

    厉曜天听到他这么说,险些没有一口气背过去。

    不孝子!!!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