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厉曜天见状,顿时怒了,一掌拍在桌上,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你敢走出大门试试!”

    “曜天,你别生气。”郑美丽习惯地当解语花:“厉少一定是急着去公司处理重要的事情,所以……”

    “不用替他说好话。”厉曜天生气地冷哼一声:“我看他是想气死我!”

    说着,他再次瞪向厉少爵,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我已经替你选好了日子,明天就跟叶小姐订婚。”

    厉少爵俊脸上的表情,顷刻间变得更加阴沉起来:“我不记得答应过您什么。”

    丢下一句话,他无心理会闹剧,直接迈步走出客厅。

    “厉少爵!”厉曜天震怒,气不打一处来。

    “伯父!”叶倾心忍不住开了口,她脸上的笑容依旧存在,并没有因为刚才厉少爵的态度而有所变化,反而很体贴地安慰厉曜天:“请您别生气,让我跟厉少谈吧。”

    说完,她朝厉曜天还有郑美丽欠了欠身,然后迈步朝厉少爵追去。

    郑美丽皱眉,瞧着刚才厉少爵的态度,心里有些不放心。

    然而,她却不能跟着出去。

    于是,她的目光只好移向厉曜天。

    “曜天,厉少万一不愿订婚可怎么办,媒体已经通知了。”在厉曜天允许后,她便急速处理这件事,并且今天邀请叶倾心来到了厉家,为的就是让厉曜天不能后悔自己的决定。

    至于厉少爵……

    “他敢!”厉曜天的气还没有发泄出来,拗脾气也上来了:“这一次,我绝对不允许他向上次一样胡来。”

    结婚的对象,必须过他这一关!

    横竖看来,叶倾心都比那个夏七夕适合。

    原先,想着陆廷深说夏七夕可以帮自己的儿子改变睡眠,于是也没有急着赶她走。

    现在,他们自己离了,那丫头也跟威廉走了。

    不管他这个逆子有什么想法,都得给他掐断了!

    其实,知子莫若父,之父莫若子。

    厉少爵有一点说的没错,厉曜天是赞成夏七夕跟着楚威廉走的。

    在厉曜天看来,楚威廉在乎夏七夕甚至多过股份,由此可见夏七夕在楚威廉心中的份量。

    既然夏七夕跟自己的儿子有缘无分,那就让她好好待在楚威廉身边。

    他挺心疼威廉的,就跟自己的儿子一样,暗暗的也想弥补。

    然而,厉曜天现在才发现,他这个儿子大概对夏七夕也不是完全没有感情。

    如此一来,就担心三人会理不清。

    事已至此,他也只好想办法避免一些不必要的事情发生。

    所以,他的态度才越发的坚定。

    郑美丽见厉曜天摆明了态度,心下倒是放心不少,不过还是忍不住说了两句:“这关乎着不仅是我们厉家的颜面,还有叶小姐的面子,如果这件事出现什么差池,我们也不好跟叶小姐交代。她好好的姑娘,名誉毁在我们厉少手上,让外面的人知道也影响不好,他们指不定怎么看我们厉少!”

    “说的在理。”厉曜天半眯着双眼,他虽然很气自己这个儿子,可关乎着他的声誉,他还是在乎的。

    “就这么说定了,明天就让他们订婚。”

    郑美丽一听,笑意更浓了:“是……”

    “老爷。”管家在此刻急匆匆走进来。

    厉曜天一脸怒意,随口问道:“什么事?”

    管家把电话奉上:“楚先生的电话。”

    “威廉?”厉曜天眉头一挑,脸上的怒意消失了

    一半。

    随即,接过了电话。

    郑美丽瞧着,忍不住皱眉。

    这个楚威廉走了还阴魂不散,真是烦人。

    想到他拿走东矅集团的股份,她就很是不满。

    楚威廉他凭什么!!!

    不过虽然不满,她也知道厉曜天接听电话不喜欢有人打扰。

    因此,最后也识趣地回避了。

    。。。。

    厉少爵走出大厅,司机就将车子行驶过来,停在他的面前。

    然而,就在他打算上车的时候,叶倾心追上来挡在车门口,急着抓住厉少爵的胳膊。

    “厉少,我想我们有必要谈谈。”叶倾心微微喘息着,可表情却很坚定。

    “让开!”厉少爵却没有理会她,语气颇有几分不耐。

    此时此刻,他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她。

    “厉少是不愿意谈,还是不敢谈?”叶倾心挑眉一笑,并没有因为厉少爵冷漠的态度而退缩,反而心里有种东西蠢蠢欲动。

    她知道,那是她的征服欲。

    在她看来,这是一次不错的挑战。

    她叶倾心只能赢,不能输!!

    “厉少莫非想跟其他的男人一样,当做酒后乱xing,推脱责任?”

    挑衅,绝对的挑衅!

    厉少爵俊脸一沉,手用力一把抓住叶倾心的手腕,将她的手从自己身上挪开,目光阴鸷逼人,像一把刀子戳向叶倾心:“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叶倾心吃痛地皱了皱眉:“厉少,你的话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是不明白,还是不想说?”厉少爵厉声质问:“那晚你到底动了什么手脚?”

    竟然能爬到他的床上……

    他不是第一次醉酒,所以他敢肯定那晚他不是单纯喝醉了。

    只是,他想不明白究竟哪个环节出了错。

    更可气的是,没有线索可查,仿佛一切都是顺其自然发生的。

    唯一的破绽就是眼前这个女人,就算他喝醉了,她应该没有醉才是。

    “厉少,你的话太可笑了,明明是你莫名其妙对我做了不该做的事情,现在怎么能把罪名扣在我的头上。”叶倾心冷静地与厉少爵对质。

    她自然知道,那晚厉少爵是被人下了药,否则自己也没有理由站在这里。

    但是,的的确确不是她做的,想必应该跟夏七夕有关。

    不过,她没有必要去解释什么。

    反正不是她做的,她便不会心虚。

    至于后面的事情……事已至此也由不得他不认。

    叶倾心眼神微闪,表情带着几分受伤:“厉少如果不想负责任,大可直接说,我叶倾心虽不是什么名门千金,可自尊还是要的。我今天之所以来厉家,也是受邀而来。是你的父亲厉曜天先生告诉我,你愿意负责,愿意与我订婚。然而此刻厉少却如此态度对我,让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羞辱,我不明白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要在这里接受你的质问,冷漠对待?”

    厉少爵眉头微皱,深邃的眸子审视着叶倾心,见她眼神里没有慌乱,反而受尽委屈的模样,不免有些心烦意乱。

    难道,真的不是她做的手脚?

    叶倾心看不透厉少爵的心思,却仍然不甘心地质问道:“你堂堂厉少,难道连一个男人最基本的担当都没有吗?”

    厉少爵锐利的目光瞬间射向她,随即一把甩开她的手:“别把蠢得要命的激将法用到我身上,没用!”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