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你有吻痕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叶倾心打量郑美丽一眼,眼神里的笑意更加深不可测。

    她没有再询问郑美丽,确切来说她不需要知道她要做什么。

    这时,佣人走了过来传达厉曜天的话,请她们进屋。

    郑美丽与叶倾心互看一眼,然后带着不一样的表情迈步走近客厅。

    此时,厉曜天跟楚威廉的通话结束,正在对管家吩咐道。

    “你去通知律师,让他安排一下。”

    “是。”管家颔首,接着快速地退了下去。

    郑美丽隐约听到点什么,好奇地走向厉曜天:“发生什么事了,居然动用律师?”

    厉曜天心情不错,随意地挥了挥手:“没什么大事,威廉现在也是东矅集团的股东,说是也想尽一份力,但是他工作繁忙无法时常来东城,因此安排了一人代替他到东矅集团工作,让我替他安排一下。”

    “这楚先生还真是……”郑美丽笑不达眼底,对方该不是又想拿什么好处吧?

    “他介绍的什么人呀,我们东矅集团又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进去的……”

    “你胡说什么!”厉曜天面色顿时变了,淡淡的瞥郑美丽一眼:“威廉介绍的人,岂能是随便的人?”

    他没有问对方是谁,因为他相信威廉。

    因此,他也不希望任何人质疑。

    郑美丽的话着实让他不满……

    “你最近说话越发的没个分寸!”

    “我……”郑美丽的气焰瞬间消了一大截:“曜天,你别生气,我知错了还不行吗?”

    厉曜天没有搭理她,显然还有不满。

    郑美丽心里很是郁闷,却不敢表现出来,反而继续哄着他。

    从她跟在厉曜天身边开始,她就时常想办法哄他开心。

    他高兴的时候,能把你宠上天。

    不高兴的时候,就能狠狠把你从天上摔下来。

    阴晴不定,喜怒无常的男人!

    “伯父!”叶倾心此刻走了过来,扬起一抹苦涩的笑:“刚才我被厉少拒绝了,我无父无母,就连养父母也已经去世,在东城更是无依无靠,你可一定要替我做主。”

    闻言,厉曜天脸上的怒气消失了,反而透着一种让人看不懂的表情。

    他抬眸看向了叶倾心,片刻才缓缓说道:“你放心,我一定替你做主。”

    “那就谢谢伯父了。”叶倾心与厉曜天对视,脸上又露出一抹得体的微笑。

    郑美丽在一旁瞧着,不免怔了一下。

    她不明白厉曜天的怒火为何就突然消失了。

    意味深长的目光转而看向了叶倾心。

    对方似乎又让她感到了一些意外。

    不过,只要厉曜天不生气就好。

    对此,她还得感谢叶倾心。

    看来,让她尽快来厉家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到时候,她们两人联手,厉家所拥有的迟早是她们的。

    不,她的!

    话说回来,楚威廉到底又在打什么注意?

    他也盯上了厉家?也想分一杯羹?

    。。。。。

    夏七夕再次醒来,已经是翌日中午。

    好好睡了一晚的她,身体已经恢复,精神也好了起来。

    不过,她还是忍不住感叹。

    她现在拥有的身体似乎比过去虚弱啊!

    果然,年纪不一样,身体状况也会随着变化。

    “这位大小姐的身体,过去肯定不怎么锻炼。”

    &nbs

    p;  聂欢听到夏七夕感叹,不由地笑了:“一夕之间变成大美女已经很不错了,你还计较身体体质,小心老天不悦。”

    闻言,夏七夕浅浅一笑。

    “说得也是……”

    “话说回来,我倒是想到一件事。”聂欢眉头微挑,打量着起床的夏七夕:“昨晚我替你盖被子的时候,发现你锁骨处有奇怪的痕迹,怎么弄的?”

    “痕迹?”夏七夕不解,随手拿起床头柜上的一面镜子,对着自己的锁骨照了照。

    还别说,真有……

    奇怪,怎么会有痕迹?

    夏七夕一时间有些迷糊起来,难道是摔倒弄得?

    “看来看去,怎么都像是……吻痕。”聂欢抚摸着下巴,意味深长的语气说着。

    夏七夕一听,手中的镜子险些忍不住:“吻痕,开什么玩笑,我怎么会有……”

    呃,厉少爵!!!

    夏七夕顿住,脑中自然地浮现出那晚的激情画面。

    那个……该不是厉少爵留下的?

    囧!!!

    “七夕,你脸怎么红了?”聂欢走近夏七夕,越来越觉得事情很有问题:“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瞒着我呀?”

    “我我我……我没有。”夏七夕险些咬掉自己的舌头,好姐妹什么都可以说,可说到这种事情上,叫她如何说出口:“咳咳,欢欢,你居然偷看我。”

    夏七夕故作镇定,摆出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盯着聂欢。

    聂欢轻轻一笑,非常配合地抬抬下巴,用着笔下男主常说的话回道:“小样儿,我们在一起多年,你上上下下,那个地方我没瞧见过?”

    “你、你讨厌!”夏七夕也很快入戏,一副害羞的模样。

    聂欢瞧着,啧啧感叹,美人害羞的样子果然是美得让人忍不住惊叹,幸好她不是男人,所以……

    “别岔开话题,到底是不是吻痕?”

    夏七夕嘴角一抽,转移话题失败:“咳咳,那个其实……”

    嘀嘀嘀!!!

    就在夏七夕不好意思回答时,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她顿时松了一口气,眼睛一亮:“欢欢,你的电话。”

    聂欢在电话响起的瞬间,已经皱起了眉头,随即走过去拿起手机,直接切断电话。

    “咦?”夏七夕奇怪地看了聂欢一眼,向来温和的聂欢居然直接撂人电话,稀奇了。

    “欢欢,谁的电话呀?”

    聂欢面对夏七夕也没有多想,直接回道:“严以枫那个疯子的电话!”

    这两天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她都告诉他有事去不了酒店。

    为了照顾生病的夏七夕,所以她已经请假。

    可那家伙非要问缘由,还逼着她去酒店。

    她真是烦死了,更不想见他了。

    “严三少?”夏七夕眉头微皱:“他经常缠着你?”

    “呃……”聂欢语塞,角色对换,现在轮到她回答不上来了。

    “欢欢,你跟严以枫……”

    “我跟他什么关系也没有。”聂欢想到严以枫讨好叶倾心的嘴脸,连忙澄清!

    夏七夕却并没有因此而放心,如果真的没有关系,她认识的聂欢不会如此激动,会很平静地对待。

    如此一想,她就担心起来了。

    “欢欢,既然没有关系,严以枫为什么总是缠着你,是不是因为上次我……”

    “七夕,真的没事。”聂欢眼神微闪:“那个严以枫是太无聊了,过段时间他就不会缠着我了,他要缠也是缠着那个叶倾心,呃……”

    她是不是说太多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