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叫哥哥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酒店经理连忙笑着欠了欠身,然后转身退到了不远处,巡视工作。

    聂欢在看到严以枫的时候,有那么片刻失神,毕竟长得好看的男人总是容易勾人。

    她的心还不自觉地扑通扑通跳了几下。

    可转念又想到厉少爵跟叶倾心的事情,狂跳的心瞬间恢复了平静。

    严以枫跟厉少爵可是好兄弟,好朋友,他一定知道厉少爵跟叶倾心的事情。

    可他居然什么都没有跟她说。

    想到此,聂欢莫名恼怒,于是她无视严以枫,转身走人。

    严以枫见状,毫不犹豫地拽住她:“我说小丫头,你看到我就走是什么意思?你要去哪里呀?”

    聂欢眼神一冷,回头斜睨他一眼:“你放开我,我要去哪里为什么要告诉你啊!”

    “为什么不能告诉我?”严以枫倒是问得理所应当。

    聂欢简直被气笑了:“严以枫,你这人真奇怪,你没事就去找你的叶倾心。”

    “找她干什么呀?”严以枫不解地皱了皱眉,怎么感觉今天的小丫头就跟吃了火药似的。

    聂欢一听,却想到了别处:“也是,叶倾心现在都爬到厉少爵的床上去了,哪里还有时间搭理你。”

    所以,这家伙是被人甩了,现在来缠着她?

    还真是特别的讨厌……

    聂欢咬牙,不客气地用力一把推开严以枫。

    严以枫没想到她会如此,一时不备,被她这么一推连连后退了好几步,险些摔倒,好不容易才稳住身体,没有让自己丢人。

    不过,心里倒是有些火了,不可置信的眸光瞪着聂欢。

    这小丫头居然玩真的?

    聂欢对上严以枫的目光,心里莫名发虚。

    生气归生气,推开他是因为他抓着她。

    可她没有想到要把他推倒,用力似乎稍稍过了。

    幸好,严以枫没有摔倒,不然……

    “小丫头,我到底怎么惹你了,你竟敢这样对我?”严以枫俊脸沉了沉。

    聂欢抿唇,也稍稍地平静下来,有些心虚地回道:“你……你没有惹我。”

    确切来说,她是因为厉少爵,所以才不想见到他。

    其实仔细想想,整件事跟他无关,刚才她是被怒气冲昏了头。

    咳咳,我们无辜的严三少啊。

    此时的聂欢心里烦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严以枫。

    纠结再三后,她咬牙打算直接转身走人。

    严以枫瞧着顿时火大,不过这次他没有冒然地去拽她,而是冷冷说道:“你走,走了就永远别想知道,珠宝秀上夏七夕穿的鞋子是谁的!”

    哼,不知好歹的丫头。

    “你说什么?”聂欢不由一惊,快速地回头看向严以枫:“你、你查到了?”

    “哼!”严以枫傲娇地仰起头,学着聂欢的样子,直接转身走人。

    “呃,严三少……”聂欢见状,忍不住黑线:“等一下,严三少!”

    无奈,她只好认命地追上去。

    “你快告诉我,高跟鞋是谁的?”

    两人一前一后,走入了电梯。

    而此刻,站在大堂巡视工作的酒店经理,带着疑惑的目光朝两人看了一眼。

    没过一会儿,郑美丽从另一部电梯走出来。

    酒店经理见到郑美丽,连忙笑着迎了上去,亲自送她离开酒店。

    直到走到酒店门口,酒店经理才犹豫着将刚才严以枫和聂欢的谈话告诉了郑美丽。

    郑美丽微微一怔,面色瞬间变了变。

    。。。。

    聂欢跟着严以枫来到他的房间,一直缠着他给个答案。

    严以枫很记仇,刚才的气还没有消,所以就是不告诉她,自个儿往沙发上那么一躺。

    “严以枫,你倒是说呀。”聂欢见他慵懒的模样,很是着急:“那双高跟鞋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他刚才的口气,似乎不是那么简单。

    “你求我呀!”严以枫瞥聂欢一眼,一脸得意的样儿。

    聂欢嘴角直抽抽,真后悔刚才没有将他推倒:“严以枫?严三少?严大爷?严大叔?”

    “叫哥哥!”严以枫不满,他有那么老?

    聂欢简直不能忍了,没好气地斜睨着他:“严三少,其实……你根本就不知道,故意骗我的吧?”

    “本少爷用得着骗你一个小丫头?”严以枫不服气地坐起身,怒视着聂欢:“那双高跟鞋就是叶倾心的……”

    靠,上当了!

    严以枫磨牙,瞪着聂欢:“臭丫头,你竟敢用激将法!”

    胆儿是越来越大了!

    “叶倾心?”聂欢眉头微拧,没有心思跟他斗嘴,直接坐在了沙发上,一脸的疑惑不解:“你是说……那双被人动过手脚的鞋子是叶倾心的?可叶倾心的鞋子怎么穿在了七夕的脚伤?”

    真是奇怪!

    “其实也不奇怪。”严以枫说都说了,也懒得再计较,重新躺回床上:“珠宝秀的时候,后台人多复杂,兴许是谁搞错了也不一定。”

    “会有那么巧?”聂欢总觉得不是那么简单:“你不是说那双鞋子被人动了手脚,那么动手脚的人会是谁?目的又是什么?”

    “谁知道呢!”严以枫不以为然:“反正事情也过去了,查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当时,他还以为是夏七夕搞的鬼,想查出结果,让夏七夕滚蛋。

    但是,现在夏七夕都跟厉少爵离婚了,还有这个必要?

    若是说跟叶倾心有关,那就更没必要查了,人家叶倾心现在都成厉少爵的未婚妻了。

    更可气的是,这件事都没有知会他这个好兄弟,想想都觉得心寒。

    他凭什么还要去替他操心那么多破事?

    哼,他堂堂严三少是有骨气的!

    “什么叫事情过去了呀。”聂欢瞥嘴,盯着严以枫:“这件事还没有过去,七夕因为这件事可受委屈了,我们应该将那个搞鬼的人抓出来!”

    “啧!”严以枫不耐烦地扫聂欢一眼:“夏七夕是跟你下了什么咒语,你脑袋里一天到晚都在为她着想!”

    她怎么就不替他着想着想啊?

    亏他对她那好!

    没良心的小丫头!

    聂欢可没有注意到我们严三少的不满,而是仔仔细细地将事情前前后后想了一遍:“叶倾心的鞋子被人动了手脚,然后鞋子被七夕穿上了t台,最后七夕摔倒了,摔倒的时候,正巧叶倾心也在台上……严以枫,你说会不会就是叶倾心搞的鬼?”

    她的小说里,女二就是这么干的,故意陷害!

    而且看上越无辜,就越可疑!

    “叶倾心怎么招你了?”

    “我……”

    “从刚才到现在,你似乎都提到了叶倾心,她欺负你了?”

    “没有!”聂欢瞥嘴,她现在对叶倾心就是不太满意。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