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严三少的抱怨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夏七夕连鞋子都没有来得及换,就那样冲出了厉少爵的别墅。

    此刻,华灯初上。

    在路灯的照耀下,她也好几次险些摔倒。

    最后,连脚上的拖鞋也不知掉哪儿去了。

    赤着的双脚被地上的东西划伤,她也完全没有感觉。

    她像是被抽去了灵魂,呆愣着表情没有目的地前行。

    走着走着,她的眼前模糊一片。

    走着走着,泪夺眶而出。

    走着走着,她泪如雨下。

    走着走着,痛哭出声……

    最后在十字路口,她顿住了脚步,像是迷路的小孩,无视周围的一切,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放声大哭!

    心,很痛!

    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痛!

    怎么办?

    该怎么办?

    。。。。。

    魅夜。

    豪华包厢里安静得不像是在娱乐场所,反而像是在严肃的会议室。

    对别墅里发生的一切毫不知情的厉少爵,此刻正从容地坐在包厢的沙发上。

    他身旁不远处坐着陆廷深,而另一个角落坐着的是秦漠。

    三人皆是看着坐在他们对面的严以枫!

    严以枫从走进包厢后,就用一种非常奇怪的眼神盯着厉少爵看。

    就跟看杀父仇人似的……

    厉少爵品着酒,斜睨他一眼:“有事说事!”

    “要说的那个人不是我!”严以枫双眸微眯,总算有了一点反应,不过仍然继续盯着厉少爵:“该说事的人是你!”

    “我说严三少,你阴阳怪气的干什么?”陆廷深都受不了他了。

    就他这样盯着大男人看,像什么样子?

    若是被外人瞧见,指不定怎么想。

    “你叫我们来到底有什么事儿?”

    “对啊,不是说过生日吗?”秦漠也补上一句,他可是很想下班。

    总裁不回家,叫他怎么下班。

    咳咳,有个路痴总裁,很是操心啊。

    严以枫挑眉,斜睨两人一眼:“老陆,秦漠,你们是不是都知道了?”

    就他一人不知道,都瞒着他!

    “知道什么?”陆廷深不解地反问。

    严以枫一听,特激动,嗖地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伸手指向淡定从容的厉少爵:“当然是知道他干的那些好事呀!”

    陆廷深勾唇一笑,转而看向厉少爵:“你干好事了?”

    厉少爵瞥他一眼,淡淡道:“你还是替他检查检查脑子吧!”

    莫名其妙……

    “靠!”严以枫不满了,瞪着厉少爵,话彻底打开了来说:“我脑子可没有问题,问题是你,你干的那些事,我都不想说你。你说你订个婚,居然不告诉我们,这就罢了,我也就不跟你计较了,可你到底是什么时候跟那个叶倾心勾搭上的?”

    “严以枫!”厉少爵眉头微拧,警告的眼神盯着他。

    严以枫撞上他的目光,不由地哆嗦了一下,可他还是忍不住说道:“你生个什么气,我说错了?”

    “严三少,适可而止!”陆廷深觉得他今天特无聊。

    人家怎么勾搭上的还需要跟他交代?

    “我止不住啊!”严以枫啧啧地惊叹两声,朝陆廷深说道:“这家伙就没有把我们当兄弟,订婚也没有通知你不是?”

    陆廷深:“这很重要?”

    “当然重要!”严以枫就跟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似的,再次指向厉少爵:“知道我为他操了多少心吗?”

    厉少爵:“……”

    陆廷深:“……”

    秦漠“……”

    “想当初,我都怀疑他有问题,从不肯让女人靠近。”严以枫大手一挥:“我魅夜里的女人可是个个姿色上等,我费尽心思将那些女人送他身边,他连看都不愿看一眼。后来我就当他对女人不感兴趣,也就不再费心安排了。可现在倒好,他转身就跟那个叶倾心勾搭上,跑去酒店开房了……”

    “噗!!!”陆廷深跟秦漠同时喷了!

    随即,两人不约而同地看向厉少爵。

    此刻的厉少爵,面色阴沉,正瞪着严以枫。

    这表情……

    陆廷深嘴角一抽,开房的事情莫非是真的?

    这可是稀奇了!

    秦漠却是一脸的意外,这件事怎么就被严三少知道了?

    糟了,总裁不会削了他吧?

    明明消息都封锁着……

    “厉少,你说说,你在兄弟们面前装什么装呀,这些年你装的不累吗?”严以枫上前拍了拍厉少爵的肩膀:“你之前装得一辈子都不碰女人似的,害我在你面前跟女人卿卿我我都觉得内疚,现在想想我多冤啊!”

    厉少爵不客气地一脚踹向他!

    他连忙闪躲开,继续抱怨:“你这是不把我们当兄弟,在我们面前也装模作样,我们还愚蠢地被你牵着鼻子走,真以为你还洁身自好,守身如玉的,原来也跟我们一样……”

    “谁跟你一样了?”陆廷深好笑地打断严以枫的话:“人家厉少跟人开房怎么了,不也负责地订婚了吗?再瞅瞅你自己,到现在也没有一个订婚的女人!”

    “切,说得好像你有似的!”严以枫不屑地瞥陆廷深一眼,随即又将目光移向厉少爵:“我还好奇,之前我让你跟那个夏七夕离婚,你说什么都不肯,非得守着那可笑的承诺不可。后来,你却又果断地跟夏七夕离婚了,你这么做是不是早就看上了叶倾心,故意拿那个楚威廉做借口?”

    如果是这样,楚威廉可就比他们还冤。

    此刻,严以枫质问的表情,已经变成八怪的表情。

    厉少爵听到叶倾心三个字,表情沉重了几分,冰眸扫向严以枫:“你废话真多!”

    “诶,你别有了未婚妻,就嫌弃兄弟!”

    “找抽是吧?”

    “得,我就是很震惊,她到底哪里吸引了你?”严以枫一脸的不解:“叶倾心长相虽然不错,可那个夏七夕长得也还可以啊,你怎么就……”

    嘀嘀嘀!

    突然,桌上的手机响起,无意间打断了严以枫的话。

    手机是厉少爵的,厉少爵无视严以枫,直接接起了电话。

    电话是别墅吴妈打来的,在电话接通那一瞬间,吴妈着急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少爷,不好了……”

    厉少爵闻言,不由一震,随即微眯了双眼。

    在听到吴妈接下来说的话后,他额头青筋瞬间暴起,眼神骤然变暗,浑身顿时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严以枫跟陆廷深以及秦漠都明显感觉到了他身上的寒意!

    随即互看了一眼,神情随之变得严肃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

    碰咚!!!

    突然,厉少爵将手中的手机用力砸了出去!

    三人再次震住!!!

    这可是发生大事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