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选好了礼物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厉少爵却没有再理会景贤,此刻他的眼神讳莫如深,想着的却是外面的夏七夕。

    这个女人是有多蠢,被人欺负了,为什么不来告诉他?

    还有,为什么要任人欺负?

    她当初咬人的劲儿去哪里了?

    ……

    而这时,已经到楼下的叶倾心并不知厉少爵已经下了命令,不准她再随意出现在东矅集团。

    她走出东矅集团,却回头望了一眼东矅集团这座在东城有着标志性的大楼,眼神里意味不明。

    直到她的助理开车过来,她才收起心思,转身上车。

    助理看到她,便笑着说道:“我向集团的工作人员打听了一下,厉少的秘书在下个周末即将举行婚礼,厉少也应邀参加。集团的工作人员都很激动,说是厉少第一次答应出席职员的婚礼。而且听说……”

    说着说着,助理有些犹豫了。

    叶倾心微眯着双眼,将深意的目光移向了助理……

    助理对上她的目光,心中不觉一震,旋即才继续说道:“听说,厉少之所以答应,全是因为夏七夕……”

    “夏七夕?”叶倾心微怔,随即勾起了嘴角,眼神冰冷至极:“又是她!”

    “可不就是她……”

    “替我备一份厚礼。”

    “咦?你是……打算也参加婚礼?”

    叶倾心冷笑:“东矅集团的秘书小姐结婚,我这个未来的东矅集团总裁夫人,岂有不参加的道理?”

    助理一听,随即笑了,然后连忙点了点头:“说的没错!”

    “记住,礼物务必比夏七夕的礼物贵重。

    “……好。”助理纠结了,夏七夕会送什么礼?

    夏七夕为了准备礼物,下班就早早的离开了,甚至没有等厉少爵。

    一是真的挺着急的,二来也真的是不知该怎么面对厉少爵。

    当厉少爵走出办公室,下意识地寻找夏七夕的身影,却不见其影,俊脸上的表情顿时沉了沉。

    而这时,他的电话突然响起。

    来电正是他的父亲厉曜天。

    厉曜天生气地命令他,让他立刻回老宅。

    厉少爵本不想理会,却听到厉曜天不断的咳嗽声。

    最后,他终是应了下来。

    接完电话,他再次朝夏七夕的办公桌看了一眼。

    这么着急走了,去哪儿了?

    ……

    夏七夕约上了聂欢,来到了中午与厉少爵吃饭的哪家餐厅。

    聂欢打量着餐厅,疑惑地询问身旁的夏七夕:“为何想到来这里用餐?”

    她知夏七夕向来节省,若是过去让她来这里用餐,她多少是会拒绝。

    夏七夕抿唇一笑:“这里的蛋糕不错,所以想带你来尝尝。”

    于是,她们将重点放在了蛋糕上。

    聂欢尝了尝几个口味的蛋糕,还真觉得不错:“好吃……”

    “太好了,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好吃。”夏七夕坐直身体,忽然一本严肃地朝聂欢说得:“厉少爵的秘书小姐邀请我参加她的婚礼,我正愁着该送她什么礼物,现在我决定了……”

    “送她蛋糕?”

    “yes,答对了!”

    “……”

    “欢欢,你的表情……是不是觉得我送的礼太简单了?”夏七夕担忧地询问道;

    聂欢吃着蛋糕,片刻才朝她摇了摇头:“不是,我觉得蛋糕挺好的,送礼最重要的是那份心意。”

    她懂夏七夕!

    东矅集团的秘书岂是一般的女孩子,高薪的她会缺什么?

    最重要还是那份心意!

    “其实,我也觉得送蛋糕挺简单的,可我现在真的没有多少钱可以买贵重的礼物。”夏七夕憨憨一笑:“希望这份礼物能让景贤喜欢。”

    “我想她一定会喜欢的。”聂欢说着,朝夏七夕玩笑道:“你让这里的蛋糕师将蛋糕做大一点儿送去,她一定更加喜欢了。”

    “不要蛋糕师做!”夏七夕连忙摇头。

    “咦?”

    “我打算亲自动手学做蛋糕,然后在婚礼那天做蛋糕送给景贤。”夏七夕说着,吃了一大口蛋糕。

    吃这里的蛋糕,让她觉得心里甜滋滋,暖暖的。

    也正如景贤带给她的感觉一样,所以她才决定送大蛋糕。

    虽然……蛋糕当礼物有些那啥。

    可她现在想到最好的礼物,就是这儿的蛋糕了。

    “我没听错吧?”聂欢的表情怔了怔,打量着夏七夕:“你要亲手做?”

    “你没听错。”夏七夕很认真地点了点头:“这样才能显出我的诚意不是?”

    “……的确很有诚意。”聂欢也懂她的用意,可是……

    “你能做出同样美味的蛋糕吗?”

    “所以,我打算找这里的蛋糕师,学手艺!”

    夏七夕坚定的语气说着,目光快速地朝不远处的蛋糕师看去。

    ……

    厉少爵回到了老宅,顺便带上了陆廷深 。

    厉曜天刚想借着微博热搜的事儿教训厉少爵,却被陆廷深制止了。

    心脏不好的人,火气不能太大。

    最后,厉曜天没有教训到厉少爵,反而做了不少检查。

    他瞥了一眼陆廷深,没好气地说道:“你既然是我的主治医生,是不是我叫你来,你才应该来?”

    他那个不孝子让他来,他居然也来得挺块。

    陆廷深哭笑不得:“我下周要出国一趟,所以想着走之前替您检查一下。而且您似乎忘记了,我也是厉少的主治医生。”

    厉曜天:“……”

    他想到了厉少爵失眠的事情,本想教训的话咽下去不少,故作不经意地问道:“他失眠的情况现在怎么样了?”

    “现在似乎还不错。”陆廷深意味深长的语气回道:“听说厉少奶奶回来了。”

    “……夏七夕!”厉曜天的眼神又深了几分,忽然间什么也不想说了。

    厉少爵并没有听到两人的谈话,在确定厉曜天身体没什么问题后,便同陆廷深一起离开了老宅。

    最后,又一起回到了厉少爵现在的住处。

    说来也巧,夏七夕刚走道别墅门口,厉少爵的车子也刚好抵达。

    车灯一亮,光线搭在夏七夕身上。

    夏七夕不得不停下脚步,下意识地用手挡着灯光,适应了好一会儿。

    厉少爵跟陆廷深一前一后走下车,然后任由司机将车子开走。

    夏七夕放下手的时候,就意外地见到两人,表情微微一愣,接着先礼貌地朝陆廷深点了点头:“晚上好,陆医生。”

    奇怪,陆廷深怎么跟厉少爵一起回来了?

    难道……

    夏七夕心一震,看向表情冷漠的厉少爵:“你……你是不是又做恶梦了?”

    陆廷深不仅是厉少爵的朋友,还是他的主治医生。

    这么晚还过来,指不定跟厉少爵的身体有关。

    “恶梦?”陆廷深挑眉,疑惑地看向厉少爵:“什么恶梦?”

    厉少爵:“……”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