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闷骚男神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陆医生!”夏七夕见厉少爵没有开口,以为他是不好意思说,于是她主动替他说道:“厉少爵似乎经常做恶梦,最近有一次还被吓醒了,你有没有办法帮帮他?”

    会不会是什么心里疾病啊?

    “最近……呃!”陆廷深刚一副惊讶的模样,就被厉少爵不留痕迹地捅了一下腰。

    陆廷深嘴角一抽,意味深长的目光看向厉少爵。

    厉少爵薄唇微扬,也看向了他。

    看似一脸的平静,眼神却带着浓浓的警告味道。

    仿佛在对陆廷深说,好好说话……

    陆廷深简直秒懂,在某人的目光威迫下,很是淡定地看向不远处的夏七夕。

    “厉少奶奶,像做恶梦这样的事儿,没有办法用药物完全控制,所以……”

    “所以什么?”夏七夕仔细听着。

    “所以只能尽量有人陪着,多多帮助对方减压!”陆廷深认认真真地说道:“人会做恶梦的原因有很多种,有的是受了什么刺激,所以精神紧张,才会在睡觉的时候做恶梦!”

    说着,他挑眉看向刚才捅他腰的厉少爵。

    “厉少,你莫非受什么刺激了?”居然用做恶梦的事儿来骗人。

    他做恶梦是常事,可最近他不是挺好?

    厉少爵:“……”

    他是不是应该考虑换医生?

    “受了刺激?”夏七夕怔住,把这话当了真,难道是因为当年绑架所造成的阴影?

    好几次,她听到厉少爵说梦话,都是因为……他的哥哥。

    他哥哥死在那场绑架中,厉少爵当然是受了不少的刺激。

    夏七夕抿唇,心里的愧疚更深了。

    虽说,绑架的是事情发生的时候,她还没有出生。

    可导致这一切的人终究是她的父亲,与她有着割不掉的血缘关系人。

    夏七夕思及此,难受地将目光移厉少爵,默默地注视着他。

    她到底做什么,才能真正弥补……

    “夏七夕,你去哪里了,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厉少爵对上夏七夕的目光,只觉得她是在同情他。

    天知道,他需要的可不是她的同情。

    于是,他冷声质问,转移了话题。

    “我……”夏七夕心里还是很难过,所以也就没有心情去告诉他自己做什么去了,因此随口回道:“我跟聂欢吃饭去了。”

    厉少爵听她说是去见聂欢,表情便缓和了几分,没有继续追问,而是将幽深的目光移向她的手:“你的手是怎么回事?”

    夏七夕微怔,随即下意识将手往身后放去:“……小伤而已,过两天就好了。”

    “既然是伤,那么就应该让医生处理。”厉少爵见她没有将受伤原因告诉他的打算,心里莫名有些不舒坦,不过他还是朝陆廷深看了一眼:“陆医生,你还愣着干什么?”

    陆廷深一听,嘴角抽了抽,对某人的阴阳怪气也是醉了。

    但是想到夏七夕的伤,他便恢复了平时的严肃,朝夏七夕说道:“厉少奶奶,我是医生,若是看到伤口不帮人处理,我会很不舒服,甚至可能晚上睡不着觉。所以,请你让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吧!”

    夏七夕听他这么一说,想拒绝的话全都咽了回去,无奈地抿了抿:“那就麻烦陆医生了。”

    “不麻烦,你太客气了。”陆廷深忽然发现,某人并不是没事把他喊到这里来。

    某人真是典型的闷骚!!!

    厉少爵见夏七夕没有拒绝,心里才舒坦了几分,随即率先迈步朝客厅走去。

    夏七夕跟陆廷深自然是跟上……

    吴妈见到他们回来,便迎了上来。

    在知道夏七夕的手被烫伤后,她们一个个为之心疼,毫不犹豫地守在夏七夕身旁,看着陆廷深替她处理伤口。

    此时,手背上被开水烫了地方,比其他地方明显要红很多。

    陆廷深替她处理时,眉头也下意识地皱了皱。

    厉少爵看似很淡定地坐在沙发上,其实心里早已经怒火翻腾。

    该死的叶倾心!!!

    此刻,恐怕只有夏七夕整个人比较放松。

    这都痛了一个晚上了,她也没有在意,还在想着学做蛋糕。

    只是,蛋糕师说什么都不愿意教她,该怎么办呢?

    眼看婚礼都没几天了……

    “可以了。”陆廷深这时在夏七夕的手上上好了药。

    随着他的声音,拉回了所有人的思绪。

    夏七夕瞬间感觉手上凉凉地,比之前舒服多了,于是不觉地扬起了嘴角:“谢谢你,陆医生。”

    “厉少奶奶,你太客气了。”陆廷深朝她浅浅一笑,然后来到厉少爵面前,顺手将一支药膏塞他手中,别有深意的嘱咐道:“你早晚帮少奶奶擦一次,会恢复得快一些。”

    厉少爵双眸微眯,盯着手中的药膏,心情瞬间变得十分微妙。

    起先打算换掉某人的想法,也瞬间打消了。

    夏七夕听到陆廷深的话,却是囧了囧,让厉少爵帮她擦药?

    太……大材小用了吧?

    她咬住唇角,不好意思地跑过去,将药膏从厉少爵手中拿了过来:“我……还是我自己擦吧!”

    话落,她不觉地红了小脸,微微低下了头。

    吴妈跟女佣都是过来人,瞧着她的反应,都忍不住偷笑。

    她们少奶奶是害羞了。

    “这药膏给你们了,你们想怎么擦,你们自己决定吧!”陆廷深只觉得自己说了一句废话,可他知道坐在沙发上的某人,愿意听他的废话!

    话落,他便告辞离开。

    吴妈等人很识趣,连忙主动去送陆廷深,而且之后就没有再出现在客厅。

    客厅里就只剩下夏七夕跟厉少爵两人!

    刚才热闹的客厅,也顷刻间安静下来。

    这样的安静让夏七夕莫名紧张……

    她咽了咽口水,朝坐在沙发上的厉少爵说道:“我……我累了,先回房……啊!”

    话没有来得及说完,就突然被厉少爵抓住手,一把拽到他身旁的沙发上坐下,紧挨着他。

    夏七夕不由一惊,猛地抬头望向厉少爵。

    而此时,厉少爵目光也锁定着她。

    对上他那双漆黑的双瞳,夏七夕只觉得心跳又一次乱了。

    似乎总是如此……

    “夏七夕!”厉少爵不仅注视着夏七夕,抓着夏七夕的手也没有松开:“你的伤怎么回事?”

    “我自己不小心……”

    “我不喜欢听谎话!”

    “你……”夏七夕怔了怔,稍稍坐直了身体,目光打量着厉少爵的表情:“你已经知道了?”

    不然,他为何如此执意地问?

    厉少爵微眯着双眼:“是我在问你!”

    “哦……”夏七夕抿了抿唇,微微低下了头:“在茶水间的时候,叶倾心小姐不小心撞了我一下,然后就成这样了……”

    至于叶倾心说的那些话,她可没有办法一字一句说出来告诉他。

    她说不出口……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