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 他们到底该怎么办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可是厉少爵下的死命令!

    夏七夕是谁也碰不得的!

    聂薰儿听到保镖的话,忍不住跺了跺脚:“这里是聂家……”

    “够了,薰儿!”聂政看到了刚才的一幕,却并没有阻止,反而喊住了聂薰儿不让她乱来。

    所谓姜还是老的辣……

    不用查也知道,来人是厉少爵的人。

    他不给夏七夕面子,自然是要给厉少爵面子的。

    聂欢离开不要紧,只要是聂家的人,终究是要回来的。

    “爸!”聂薰儿倒是不服气了,狠狠地跺了跺脚:“那还送不送聂欢出国了?”

    她好不容易才把聂欢母女赶走,怎么能半途而废?

    “当然!”聂政回答得很干脆,完全没有改变要将聂欢送出国的想法。

    聂薰儿听到他的回答,这才满意地压下了心中的怒火。

    而站在楼道口的方瑜,见聂欢被夏七夕带走,不由地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她暗暗咬唇,幽深的目光又看了看谈话的聂政与聂薰儿。

    有人处心积虑想赶她走,她得想个办法留下才是!

    ……

    夏七夕将聂欢带出聂家后,一时间也想不到去哪里,便来到了附近的公园。

    两人一起坐在长椅上,看着人来人往……

    夏七夕注视着聂欢,见她好像一点儿精神都没有,眉头不觉地皱了皱,再次握紧了她的手:“欢欢……”

    “七夕,我该怎么办?”聂欢目视前方,眼睛空洞得不像话:“我……居然舍不得严以枫。”

    “你……”夏七夕怔住了,被聂欢此刻的模样给怔住了。

    以至于,好多年好多年后,她都会偶尔想起聂欢此刻的样子。

    但是为何那么深刻,她却说不出理由。

    就觉得此刻的聂欢,不再像是过去的聂欢,不像她所认识的聂欢。

    聂欢很文静,熟悉她的人会觉得她其实也挺活泼的。

    可是不熟悉她的人,总会觉得她外表冷冷的,让人不易靠近。

    而这一刻的聂欢,没有了活泼的模样,也没有了冷漠的外表,完完全全是陷入了情网,为情所困的女孩。

    同样懂得了爱情的夏七夕,瞧着她此刻的模样,忽然间完全相信了,相信她是真的喜欢严以枫的。

    聂欢是真的动心了……

    “爸爸让我出国,我第一反应竟然是想到了严以枫。”聂欢本以为自己其实可以放下,可她似乎高估自己了:“我竟然不想离开,不想以后见不到严以枫。”

    她说着,颇有几分着急地转过来,望着夏七夕:“我真的以为没有严以枫也没关系的,不过是一场恋爱,分手了也就分手了。他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他就好,但是七夕……我的心为什么那么痛?”

    “欢欢……”夏七夕抿唇,惊讶聂政的决定,可看着聂欢,忽然间不知道该怎么劝慰。

    不愿意离开?

    不舍得?

    当初,她打算跟哥哥威廉离开东城的时候,她也是这样的感觉,一模一样。

    不舍得离开,不舍得离开厉少爵。

    害怕再也见不到他!

    那个时候,她已经深深爱上了厉少爵,爱到不可自拔。

    所以……

    “欢欢!”夏七夕眉头深锁,本不想问,却又不想看到聂欢那般纠结难受:“你对严以枫的爱,早已超出了你的想象对吗?”

    正如她对厉少爵的爱……

    “我……”聂欢哑言,不知该怎么回答。

    从一开始,严以枫一直缠着她。

    &

    nbsp;  后来,她像是习惯了,对他也动了心,便在一起了。

    可是她清楚知道自己与严以枫之间的距离,所以她并没有期待有什么结果。

    她也以为,就算有一天结束了,她也可以放得下。

    而现在她才恍悟过来,自己是太高估自己了。

    她……居然放不下!

    完完全全的放不下!

    “七夕,我该怎么办?”聂欢瞬间泪如雨下,感到了深深的无力感:“爸爸一定会让我出国,以后……我是不是再也见不到严以枫了?”

    夏七夕见聂欢哭得伤心,心里也难受得紧,忍不住伸手抱住了她,安慰着她:“不愿意离开,那就不要走。”

    她也舍不得她走。

    “如果……你真的放不下严以枫,那就留在东城!”夏七夕虽然不待见严以枫,可聂欢喜欢他,她懂喜欢不能在一起是什么感受,正因为懂,所以此刻她没有办法像之前一样,劝说聂欢离开严以枫。

    “欢欢,不要害怕。无论你如何选择,我都会在你身边,陪着你一起面对。”

    就像每次她痛苦的时候,聂欢陪着她一样!

    聂欢听到夏七夕的话,也用力抱紧了夏七夕。

    她心里很是感动,可也仍然难过。

    “严以枫他……不喜欢我了,他……介意我的身份。”这才是聂欢最难过的地方。

    她可以想到很多很多严以枫跟她提出分手的画面,却独独没有想到会以昨晚那样的方式。

    一切毫无预兆,来得太突然,让她措手不及,不知该如何应对。

    夏七夕闻言,眼神微闪,轻轻松开了聂欢,替她擦拭着眼泪。

    严以枫不接受聂欢身份的缘由,她已经知道。

    突然间,不知该怎么去评判这件事。

    她思索着,终是忍不住说道;

    “欢欢,其实……严以枫会如此,完全是因为他的过去。”

    “……”聂欢微愣,带泪的眼中透着几分不解,疑惑地注视着夏七夕,像是无声的询问。

    夏七夕咬唇,既然决定告诉聂欢,她便不再遮遮掩掩,将从厉少爵哪儿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在严以枫小的时候,他的父亲带回了一个女人,因为这个女人,严以枫的母亲抛弃了他和他的姐姐。而这个女人总是趁着严以枫的父亲不在家的时候,虐待严以枫跟他的姐姐。有一次,那个女人突然发疯地打严以枫,他姐姐为了保护他……被那个女人失手从二楼推了下去,当场死亡……”

    轰!!!

    聂欢听到夏七夕的诉说,就好像刹那间被人用重锤狠狠敲了一记,浑身都在发痛。

    她怔怔地看着夏七夕,一瞬间竟说不出一个字。

    怎么……会是这样?

    夏七夕沉重地呼吸了一口气,继而又说道:“年龄还小的严以枫,亲眼看到自己的姐姐死在眼前,躺在血泊中,却无能为力,没有人可以感受他当时的悲痛与无助,而那件事……也成了他心里永远无法抹去的伤痛。所以……”

    “所以……他恨那个害死他姐姐的女人!”聂欢忽然感觉像是坐在冰窖里那般,冷得全身骨头都在痛,她的泪一颗接着一颗滚落落下,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可她却仿佛看到了当时的画面,看到了严以枫痛苦绝望的模样,也看透了一切:“他恨……恨那个以第三者身份住进他家的恶魔!”

    是啊,恶魔!

    那样的女人跟恶魔有什么区别?

    在严以枫的心里,所有的第三者都应该是恶魔吧!

    所以,他介意她妈妈的身份。

    介意……她的身份。

    聂欢仰起头,悲伤地望向天空,被这样一个认知给彻底击垮了。

    老天爷,她现在该怎么办?

    她跟严以枫该怎么办?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