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1章 你痛,我陪你痛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谁准你进来?”严以枫像是感觉不到痛那般,讳莫如深的眼神盯着聂欢:“出去!”

    聂欢的心抽疼了一下,随即忍着痛,慢慢站直了身体。

    本想走近严以枫的她,此刻是走不过去了。

    她只能抬眸注视着严以枫……

    “我有话想对你说……”

    “我不想听你说任何话。”严以枫拒绝得十分果断,甚至有些急切的吼道:“立刻滚出去!”

    “不,我不走。”聂欢的态度也很坚决,甚至转身甩上了包厢的门。

    顷刻间,隔绝了外面的声音。

    诺大的包厢里,只有严以枫与聂欢两人。

    灯光很暗,从聂欢的角度看去,根本看不清严以枫的表情。

    她真的很想走过去,可是脚一抬,就有疼痛感朝她袭来。

    为了不让严以枫发现,她便咬紧牙关,将痛给忍了下去,也放弃了靠近严以枫的想法。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浅声开了口:“严以枫,我们之间是你先开始的,是你说要做我的男朋友,是你一直出现在我的身边,是你……扰乱了我的心,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你而起。现在又是你喊着要结束,你对我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严以枫眸光微眯,昏暗灯光下,他的表情冷到了极致,只是语气有着从未有过的沉重:“那你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样,我只想告诉你严以枫,我……不会伤害你。”她是真的喜欢他,真的很喜欢。

    “请你相信我,我真的不会伤害你,也请你……不要放弃我,可以吗?”聂欢紧盯着严以枫,此刻的她已经将所有的自尊放下,只希望可以挽回他,挽回这段感情。

    严以枫听着聂欢的话,心随之一紧。

    他忽然想起身,想过去,可身体刚动,却无意间看到从他手上滴下的鲜血。

    妖艳的红,刹那间刺痛了他的眼睛。

    让他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当年,看到了当年躺在血泊中的姐姐。

    他面色瞬间一白,颇有几分狼狈地跌坐回地上,重重地喘息了一声。

    “严以枫?”聂欢察觉到他的异样,忍不住喊了一声。

    严以枫听到她的声音,却是戾气徒生:“出去,你给我出去,我不想看到你,你和你母亲一样,让我觉得恶心,滚!!!”

    “……”聂欢的心猛地一抽,眼泪瞬间夺眶而出:“不要这样……”

    她用力摇了摇头:“严以枫,请你别这样,我妈妈她不是坏人,她只是……”

    “够了!”严以枫一声怒吼,打断了聂欢的话:“我不想再听你说一个字,你不走是吗?行,我走!”

    说着,严以枫便再次起身,带着几分醉意,阔步朝外走来。

    聂欢看着他过来,不由地咬紧了唇角。

    当严以枫与她擦肩而过时,她忍不住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严以枫,你真的不喜欢我了吗?”

    他明明说过很喜欢她的。

    因为她的身份,就可以抹去这份喜欢吗?

    严以枫脚步一顿,眉头瞬间拧紧。

    不过,他并没有看向聂欢。

    聂欢却紧紧抱着他的胳膊,泪眼婆娑地望着他:“严以枫,我很抱歉。我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出生,就像没有办法选择不喜欢你那般,我也没有办法抹去你心里的伤痛,但是……我会永远陪着你,你痛,我就陪你痛。”

    闻言,严以枫的身体微微一颤,紧握的手再次用力,甚至可以听到骨头摩擦的声音……

    最后,他终于看向了聂欢,与她四目相对。

    此时的聂欢,早已泪流满面。

    严以枫瞧着她脸上的泪,忽然感觉心脏像是被人用手狠狠抓着那般。

    这种感觉,他从未有过,也让他多了几分慌乱。

    于是,他急忙地甩开了聂欢的手。

    聂欢毫无防备,被他这么一甩,身体猛地退后了两步,整个人险些摔倒。

    她的脚因为移动,痛更加清晰。

    可她第一反应却是咬紧牙关,不让自己痛呼出声。

    然而,就算她掩饰着自己的痛,严以枫还是察觉到了。

    其实,甩开她手的瞬间,严以枫便后悔了。

    她受了伤,他是知道的。

    她在忍着,他也知道。

    他眼神不觉一暗,忽然不想看她在自己面前伪装,因此他强迫自己移开了视线,像是什么也没有看到,什么也不知道,直接伸手拉开了包厢的门。

    接着,快步走出了包厢。

    他在心里不断不断告诉自己,不要回头,不要再给对方靠近自己的机会。

    他们……不应该再在一起。

    “严以枫!”聂欢见他就这样走了,心瞬间沉入了谷底,突来的冷落深深的伤到了她。

    可她仍然不愿就这样放手,她不甘心!

    因此,她不顾脚伤,朝严以枫追了出去。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包厢,包厢外的夏七夕与方瑜正跟保镖僵持着。

    严以枫无视他们,目不斜视地朝魅夜外走去。

    夏七夕无意间看到严以枫,不由愣了愣,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待反应过来后,她想喊住严以枫,询问个究竟。

    却不想,聂欢此时紧跟着朝严以枫追去。

    夏七夕再次怔住,打量着两人,这是什么情况呀?

    严以枫走,聂欢追?

    聂欢好不容易才追上严以枫,她试着抓住严以枫的衣袖:“过去的事情,早已经过去,我们无法换回什么。所以严以枫,别用过去来抹杀我们之前的感情好吗?”

    严以枫不言不语,只管离开,像是什么也没有听到了那般。

    聂欢从未见过他如此冷漠,心里特别的难受:“严以枫,你别这样……”

    叮咚!!

    电梯门此刻缓缓打开。

    严以枫推开聂欢,独自走进了电梯。

    夏七夕将这一幕尽收眼底,面色顿时一冷。

    严以枫居然推聂欢?

    真是……可恶!

    “严以枫,你给我站住!”夏七夕说着就想冲过去。

    岂料,方瑜伸手拽住了她。

    夏七夕蹙眉,不解地目光移向方瑜:“您……”

    “让聂欢去求求三少,指不定三少就心软了,我们别去坏事!”方瑜也看到了刚才的一幕,也瞧见了聂欢求严以枫的样子。

    正因为如此,她才不愿上前。

    女人的眼泪是对付男人的武器。

    她觉得聂欢这一招很好,说不定严三少很快就心软了。

    夏七夕听了方瑜的话,倒是疑惑了,为什么要让聂欢去求严以枫?

    她眉头微微皱了皱,接着再次朝聂欢看了去。

    只见,聂欢也步入了电梯,电梯门已经关上。

    夏七夕抿唇,莫名有些纠结,她现在到底是跟上去还是不跟上去?

    她忍不住眨了眨眼睛……

    突然,她看到眼前的地上有血迹。

    沿着血迹一路看过来,竟然连包厢门口都有。

    夏七夕震住了,连忙上前细细查看。

    赫然发现,包厢里的碎玻璃片上也有血迹。

    有人受伤了?

    是严以枫还是聂欢?

    夏七夕蹙额,最后还是不放心地跟了去。

    “诶,你……”方瑜想拦,却没能拦下夏七夕。

    不过,见夏七夕都跟去了,她也只能跟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