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漫长的等待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欢儿!”

    赶来的方瑜先是看到夏七夕坐在地上落泪,接着才看到躺在血泊中的聂欢。

    她猛地一惊,眼前的画面让她犹如晴天霹雳,面色瞬间变得苍白,她完全无法接受自己所看到的。

    她的女儿,她的欢儿。

    明明刚才好好的。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方瑜来到聂欢面前,猛地一下跪在地上,伸手去握住了聂欢的手:“欢欢,你……你别吓妈妈,你快起来呀。”

    聂欢的脸上没有血色,整个人像是毫无生气了那般。

    方瑜彻底慌了,豆大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救……救救我的欢儿。”她使劲地抓住聂欢的手,泪眼婆娑地四处看去,颤抖的声音急忙喊道:“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女儿,救救我的女儿……”

    “快,快叫救护车!”围过来的旁人,这才反应过来,帮忙吼了一声。

    接着,周围的人都纷纷拿出了手机,拨打急救电话。

    方瑜见他们打电话,失魂落魄的她,连忙低头看向聂欢,朝她说道:“欢儿别怕,医生马上来了,你不会有事的,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欢儿,听妈妈的话,好好的,一定要好好的!”

    “……对不起,妈妈没有照顾好你。”

    “欢儿,只要你没事,妈妈什么都依着你,你想离开聂家,妈妈就陪你离开,妈妈什么都答应你好不好,欢儿……啊啊啊!!!”方瑜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彻底崩溃地哭吼。

    这一刻,她觉得她的整个人世界都坍塌了。

    她伸手过去想抱聂欢,却见严以枫正亲吻着聂欢。

    突然间,她的怒火涌了上来。

    接着,毫不犹豫地伸手过去,用力推开了严以枫。

    “我不准你碰我的女儿,都是你,都是因为你!”

    “……”严以枫无从反驳,他此刻已经恨死了自己。

    他没有在意方瑜的怒骂,悲痛的目光始终看着聂欢。

    他伸手想抱聂欢……

    方瑜却不允许,手握成拳,朝严以枫挥去。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的欢儿,是你害了我的欢儿……”

    一拳接着一拳,毫不客气地打在严以枫的身上。

    严以枫仍然默默承受着……

    夏七夕看到这一幕,无力阻止!

    此刻的她,完完全全被聂欢倒下的画面吓呆了。

    除了落泪,还是落泪。

    她盯着躺在地上的聂欢,心如刀绞。

    最后,救护车来了,带走了聂欢。

    而她也不知是被谁扶起,同聂欢一起上了救护车。

    眼前是面无血色的聂欢,耳边是方瑜痛哭的声音。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找回一点点思绪。

    接着,颤抖的手下意识地伸过去,抓住了聂欢的手。

    她带泪的双眼注视着聂欢,她想对聂欢说话。

    可心仿佛提在了嗓子口,堵得她发不出一点儿声音。

    因此,她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

    祈祷聂欢平安!!!

    幸好离医院不远,因此很快便到了医院。

    夏七夕恍恍惚惚地跟着医生,还有严以枫以及方瑜,一起将聂欢送到了急救室。

    当急救室的门关上,夏七夕便整个傻呆在了原地。

    她望着急救室的大门,泪犹如断线的珍珠,一颗颗地滚落而下。

    这时,赶来的医生从她身边走过,准备步入急救室。

    岂料,双手染满鲜血的严以枫突然冲过来抓住了对方。

    对方着实吓了一跳:“先生,请别妨碍我们救治伤者。”

    “陆廷深在哪里?”严以枫不跟对方废话,直接朝对方吼道:“我要陆廷深,马上把他给我叫来。”

    “呃,是是是!”医生听严以枫直呼陆廷深大名,心里自然明白对方身份定然不一般。

    于是,他不敢怠慢,连忙让护士去叫陆廷深。

    陆廷深正好从国外回来,刚到医院不久就接到消息。

    作为医生的他,不问缘由直接赶了过来。

    可怎么也没有想到,站在急救室门口的是夏七夕以及满身鲜血的严以枫。

    他眉头微拧,看了落泪的夏七夕一眼,又急忙来到严以枫身边,询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救她!”严以枫见到陆廷深,连忙激动地伸手按住了陆廷深的肩膀,眼睛布满了血丝,紧盯着陆廷深:“她……她不可以有事。我现在可以相信的只有你了,你一定要帮我把她治好!一定不可以让她有事!”

    陆廷深瞧着严以枫的反应,心里已然猜到了几分:“你别着急,我现在就去。”

    话落,他便不再耽误一分一秒,火速地进到了急救室。

    严以枫不由地握紧了双手,有护士上前替他处理伤口,他也挥手拒绝了。

    他转身,一拳狠狠砸在了身后的墙上。

    接着,整个人趴在墙上,身体不断地颤抖。

    而他身旁的方瑜,失魂落魄地上前,碰地一声跪在了急救室的门前。

    她的泪不曾停止……

    “老天爷,请你救救我的欢儿,她是那么那么的善良……有错的人是我。”

    忽然间,她像是看了聂欢小时候的模样,心中有着从未有过的懊悔。

    这一切……

    是不是上苍对她的惩罚?

    夏七夕见方瑜跪下,微微怔了怔,随即潜意识地想过去扶她起来。

    方瑜是聂欢的妈妈,聂欢受伤了,夏七夕觉得自己应该帮聂欢照顾她的妈妈。

    这样,聂欢才能什么都不用担心,只管用力地好好活着。

    只要聂欢活着,让她做什么都好。

    夏七夕抿唇,迈步朝方瑜走去。

    岂料,刚走出一步,就突然有一阵眩晕感朝她袭来。

    她眉头微拧,身体不由地朝一旁倒去。

    然而就在她要倒下的瞬间,一双有力的大手扶住了她。

    夏七夕一惊,抬眸望去。

    只见,扶住她的人不是别人,而是接到保镖通知赶来的厉少爵。

    厉少爵面色凝重,深邃的目光注视着眼前满脸泪痕的夏七夕,心疼不已:“你没事吧?”

    “厉……厉少爵!”夏七夕看到突然出现的厉少爵,所有的强撑顷刻间瓦解。

    她的泪再次夺眶而出,颤抖的双手一下子抱住了厉少爵:“我应该拦着她,如果我拦着她……她就不会出事。该怎么办,厉少爵,我要怎么做才能帮欢欢,欢欢她……”

    “我都知道了。”厉少爵也抱紧了夏七夕,其实在接到保镖电话的第一时间,他所有的担心都是夏七夕。

    后来才听闻是聂欢出了车祸……

    厉少爵深呼吸了一口气,伸手拍着夏七夕的肩膀,安慰着她:“你放心,聂欢不会有事。”

    说着,他抬眸朝急救室看了去。

    “她还很年轻,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她一定会坚强地活着。”

    “嗯嗯,她说过会永远陪着我,她一定不会食言的。”夏七夕拼命地点头,愿意去相信,相信聂欢会平安无事。

    虽然如此,可她的眼泪却流个不停。

    在厉少爵的陪同下,她守在手术室门口,哪里也不愿去。

    手术时间很长,这是漫长的等待。

    对他们每一个人来说,也是漫长的煎熬。

    不知过了多久,聂政跟聂薰儿也赶来了。

    只是,无人愿意理会他们。

    就连方瑜,都不愿看他们一眼。

    不管聂政如何询问,她都沉默以对。

    聂政瞧着,眉头顿时拧紧。

    再后来又是漫长的等待……

    又好像过了许久,手术室的门才终于再次打开。,精彩!( =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