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 你吓到我了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闻声,夏七夕抬眸朝手术室望去。

    只见,陆廷深带着一丝疲惫,在医生护士的拥簇下,从手术室中走出来。

    在不经意间,她对上了陆廷深的目光。

    此时的陆廷深,摘下了口罩,面色十分的凝重。

    夏七夕的心顿时一紧,旋即从厉少爵的怀中挣脱出来,迈步想朝陆廷深而去,想询问聂欢的情况。

    然而不料,身体竟难受不已,起初的眩晕感越发的强烈。

    眼看就要走近陆廷深,她却突然眼前一黑,身体不由地瘫软了下去。

    “七夕……”

    在她倒下的瞬间,像是听到有人在喊她。

    可她张了张嘴,怎么也说不出一个字。

    漫长的等待,让她终是没有坚持住,整个人晕了过去。

    ……

    夏七夕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在梦里,她回到了过去,变回了过去的模样。

    然后与聂欢手牵着手,走在校园的枫树下。

    她们有说有笑,仿佛不曾有一丝忧伤。

    那个时候的她们,真的很快乐……

    却不想,画面突然转换,一下子变成了聂欢躺在血泊中的样子。

    “欢欢!!”夏七夕顿时吓得尖叫,猛地坐起身,不觉地睁开了双眼。

    忽然间,眼前又像是另一面天地。

    陌生又熟悉的房间,熟悉又难闻的消毒水味道。

    她下意识地皱了皱眉……

    “你醒了!”低沉而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紧接着,一双手有力的大手搂住了她,将她带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夏七夕微微一怔,侧头看去,竟见厉少爵正低眸打量着她。

    两人的目光对上……

    厉少爵看着夏七夕,眉头不觉一拧:“你吓到我了。”

    我们厉少难得地直白!

    不过,他的确是被吓到了,在夏七夕倒下的瞬间。

    所以,此刻他抱着她一点儿也不想松手。

    “……对不起!”夏七夕还有些迷糊,所以不太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但是却下意识地回了他一句。

    仿佛只有这一句,才能接上厉少爵的话。

    厉少爵听到她的道歉,突然间有些哭笑不得。

    随即俯身向前,用自己的额头抵着夏七夕的额头。

    “我已经让医生安排,替你做一个详细检查,怎么能动不动就晕倒!”让他如何能放心。

    “检查?”夏七夕恍惚,不觉地眨了眨双眼,转而一下子想起了重要的事情。

    她顿时瞪大了双眼,从厉少爵怀中坐起身,旋即一把抓住了厉少爵的手,担忧的目光紧盯着他:“欢欢怎么样了?她没事吧?她……”

    “你冷静一点!”厉少爵的表情自然地严肃了几分,双手扣住了夏七夕的肩膀,幽深的目光注视着她:“不管怎么样,你都要先顾好你自己,这样才能顾得了别人。”

    “我知道,你快告诉我,欢欢怎么样了?”夏七夕此刻满心担忧的就是聂欢。

    厉少爵抿唇,蹙眉回答:“她的情况不太好……”

    轰!!!

    一句话像是无比的重,顷刻间压得夏七夕喘不过气来。

    夏七夕浑身轻颤,眼泪不觉地落下,目光紧盯着眼前的厉少爵:“什么叫情况不太好,到底怎么样了?不是有陆廷深吗?陆廷深是很厉害很厉害的医生,他一定可以治好聂欢的对不对?厉少爵,聂欢不可以有事……”

    “你听我说!”厉少爵见夏七夕过于激动,连忙安抚着她,再次将哭泣中的她带入怀中:“陆廷深已经做了医生该做的,现在……只有靠聂小姐自己了。”

    夏七夕的心瞬间一凉:“欢欢她……”

    “聂小姐她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被送往了重症监护室。但是我相信,她一定可以坚强活下来。”

    “……欢欢。”夏七夕难受至极,顷刻间闭上了双眼,却也挡不住泪水肆意地流淌:“厉少爵,我想去陪着欢欢。”

    “好,我带你去。”厉少爵懂得夏七夕的难过,所以什么也没有再说,替她穿上外套,扶着她走出病房。

    然后在秦漠的带路下,两人一起前往重症监护室。

    只是,刚来到重症监护室门口,就听到了吵闹声。

    夏七夕眉头瞬间拧紧,依偎着厉少爵的她,有些虚弱地抬眸朝声音来源处看了去。

    这一看才发现,争吵的人竟然是聂欢的母亲和严以枫。

    不,确切来说是聂欢的母亲方瑜。

    方瑜直接坐在了地上,哭泣着,任由聂政怎么拉都拉不走。

    严以枫就站在她的面前……

    从夏七夕的角度看去,只能看到严以枫的背影。

    而此时严以枫的背影,竟有着说不出的落寞。

    他微微低着头,朝方瑜说道:“我只想陪着聂欢!”

    “不可能!”方瑜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泪如雨下:“我不会让你再接近我的欢儿,不会让你有机会伤害她!”

    方瑜说什么都不会让严以枫去见聂欢。

    于是,两人陷入了僵持中。

    若是换做过去,严以枫会直接让人把方瑜拖走,更不屑与她这样的人多说一句。

    可眼下,他却做不到了。

    他满脑子都是聂欢,而眼前之人是聂欢的母亲。

    所以,他做不到!

    同时,他也不会轻易离开。

    聂欢在这里,他也必须在这里。

    他要陪着她……

    因此,他直接绕道想绕过方瑜过去。

    然而,方瑜却彻底地撒泼,朝他挥拳相向。

    “你走开,你不要靠近我的女儿,我的女儿会被你害死的。你是坏人,你是害了我女儿的坏人……”

    “方瑜,你给我闭嘴。”聂政听到方瑜骂严以枫,当即黑了脸,随手去拽方瑜:“欢儿是自己不小心被车撞了,你怪得了谁,谁叫你不看好她!”

    “你、你说什么?”方瑜瞬间瞪向聂政,泪哗哗落下:“我们的欢儿现在就躺在里面,你居然还说这样的话,你还责备她,你到底有没有把她当你的女儿,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聂政,我是瞎了眼吗,才会跟在你身边这么多年……”

    “你够了!”聂政气结,随手一巴掌甩在了方瑜的脸上。

    啪地一声响,众人皆是一震!

    方瑜也彻底傻住了,更确切来说是不可置信。

    就在这时,严以枫却上前抓住了聂政的手,冷声质问:“你干什么?”

    聂政微怔,其实他也觉得自己刚才冲动了,可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说。

    不过面对严以枫的质问,他还是应付得很小心。

    “抱歉三少,让你看笑话了。你若是想见聂欢,就请进去吧。”十足的讨好语气。

    严以枫不由地拧了拧眉……

    被打的方瑜却呆滞地站在了重症监护室的门口,心如死灰,不肯移动脚步:“谁也不准见我的欢儿,谁也不准……”

    欢儿……是她一个人的女儿。

    严以枫再次被拒之门外!

    夏七将这一幕看在眼中,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她之前很讨厌聂欢的母亲,可此刻她才知道,聂欢的母亲是真正爱着聂欢的。

    按理说,她应该站在聂欢母亲这边。

    可是……

    她的目光移向了严以枫!

    记忆中,她从未见过严以枫向谁如此低声下气过。

    这是不是代表,他心里其实真的有聂欢?

    夏七夕抿唇,心里堵得慌。

    犹豫着,她终是走了过去,来到方瑜面前。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