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他是真心喜欢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夏七夕直视着方瑜,也不拐弯抹角,直言道:“请您让严以枫进去见聂欢吧,聂欢一定也想见他。”

    聂欢执着地追严以枫的画面,夏七夕没有忘记。

    方瑜闻言,整个人一下子像是被掏空了力气那般,瘫软地坐在了地上。

    是啊,聂欢想见严以枫。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的欢儿才发生了车祸。

    想到此,方瑜再不甘心,也忽然间无力阻止了。

    坐在地上的她,微微低下了头。

    “你进去吧……”

    严以枫一听,悲痛的表情这才有了一丝缓解。

    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见到聂欢!

    哪怕只能远远地看一眼……

    不过,进去之前他也没忘朝夏七夕颔首点了点头。

    “谢谢你。”

    这一次,他必须得谢了。

    夏七夕抿唇,抬眸看向了严以枫,她并没有因为严以枫的道谢而改变什么,该说的话还是直接说了出来:“你不用向我道谢,我这么做只是为了聂欢。你与聂欢之间的一切,或许我没有资格说什么。但是你的的确确伤害了聂欢,害她……变成了现在这样。如果聂欢不能好好的活着,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严以枫微微一愣,接着自嘲了一声:“……我自己也不会放过我自己。”

    说完,他便转身朝病房去。

    陆廷深正在里面等着他,亲自带他去看了聂欢一眼。

    重症监护室是不可随便探望的,所以严以枫也不能靠近聂欢,只能远远地看着。

    此刻的聂欢带着氧气,躺在病床上,看上去毫无生气的样子。

    仿佛轻轻一碰,就会彻底碎掉那般。

    在看到她的瞬间,严以枫的心像是突然间被撕碎。

    痛,在他全身蔓延,两行泪从他眼角落下。

    他不由地握紧了双手……

    这一刻,他恨透了自己。

    如果可以,他愿意用一切去换回那个跟他斗嘴的聂欢,那个活蹦乱跳的聂欢。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安静地躺在那儿。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他而起。

    他严以枫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严以枫,我们之间是你先开始的,是你说要做我的男朋友……”

    聂欢的话在严以枫耳边回放,犹如一把利剑刺在了严以枫的身上。

    是啊,明明是他要开始的,最后凭什么责备她?

    “我不想怎样,我只想告诉你严以枫,我……不会伤害你。”

    她是那么的好,自然是不会伤害他的。

    可他却伤害了她……

    他怎么可以狠心让她难过?

    “严以枫,你真的不喜欢我了吗?”

    “不!”严以枫回想着,难以控制地摇头,眼泪完全失控,他望向病床上的聂欢,沙哑的声音朝她说道:“丫头,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你。”

    在这一瞬间,他才看懂了自己的心。

    他从来没有喜欢过谁,像喜欢她那样。

    恨不得将她捧在手心上,恨不得将所有好的东西都给她。

    明明说不要和她在一起了,可心里却始终不愿放下。

    过去的他,向来拿得起放得下,从不会对谁留恋。

    而他,打心里根本舍不得她……

    他……是真的喜欢上她了。

    严以枫很后悔,很懊恼,也很气愤自己的愚蠢。

    为什么他没有早点看清楚自己的心?

    为什么要因为自己的心结来伤害她?

    他真是该死!!!

    严以枫咬牙,追悔莫及,双手拍在了眼前的隔绝玻璃上。

    一旁的陆廷深瞧着,眉头微微皱了皱。

    这次严三少是彻底地陷下去了吧!

    作为朋友的他,在这样的情况下,还真不知该如何安慰他。

    因为一切安慰的话,此刻都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陆廷深无奈地叹息一声,只能上前拍了拍严以枫的肩膀。

    然后离开,将空间留给了他和里面的你聂欢。

    ……

    陆廷深走出病房,就瞧见面色苍白的夏七夕,正满心忧伤地依偎在厉少爵的怀中。

    想到她之前晕倒,他的表情顿时严肃了几分。

    接着,走了过去。

    “厉少!”陆廷深朝厉少爵微微颔首,继而目光移向夏七夕,轻声说道:“我已经安排了医生替你做检查,无论如何,你也得顾好自己的身体,别让厉少为你担心。”

    夏七夕眨了眨双眼,向陆廷深点了点头:“谢谢你陆医生。”

    “……”陆廷深表情忽然间有些复杂,他的目光在夏七夕与厉少爵之间来回看了一眼,继而诚恳地说道:“该说谢谢的,应该是我才是。”

    陆星宇做的事情,幸而他们没有怪罪陆家。

    这一点,他已然心存感激。

    只是,此刻的夏七夕无暇理会,也没有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反而不太放心地询问道;

    “欢欢不会有事的对不对,陆医生?”她多么希望有人可以向她保证,保证聂欢平安无事。

    “这……”陆廷深表情有些犹豫,复杂的眼神移向了厉少爵。

    厉少爵眸光微眯,不动声色地也看向了他。

    看似面无表情,实则有着让陆廷深秒懂的眼神。

    “咳咳!”陆廷深连忙梳理了一下言辞,回答道:“现在一切情况还不明,只有等……等聂欢小姐醒过来,做进一步观察,才能确切地知道她的状况。”

    首要条件便是她可以醒过来。

    “……这样啊!”夏七夕低眸,心情很是低落:“可是,欢欢什么时候可以醒过来?”

    她这一问,让陆廷深跟厉少爵都沉默了。

    就连方瑜跟聂政都露出了无力而悲痛的表情。

    厉少爵不喜欢夏七夕难过的样子,沉默片刻,便直接牵着她的手转身离开。

    夏七夕一怔,不解的目光看向厉少爵:“你这是干什么?”

    她现在哪里都不想去,只想守在这里等欢欢醒过来。

    厉少爵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低眸朝她说道:“既然陆廷深已经安排好医生替你做检查,那么就先去检查一下身体。”

    他想分散她的注意力,让她可以心情轻松一点。

    夏七夕却犹豫了:“可是……”

    “没有可是!”厉少爵打断了夏七夕的话:“你与聂小姐亲如姐妹,若是她醒过来,知道你因为她没有照顾好自己,她一定会难过。”

    夏七夕顿时默,竟无言以对。

    聂欢的确会如此,她还是那么的好……

    思及此,夏七夕便没有再拒绝。

    厉少爵这才松口气,紧握着她的手走向电梯。

    走在前面带路的秦漠,虽然从头到尾一句话也没说,可却把他们总裁的话都听进去了。

    他还以为他们总裁不会劝人,没想到劝起人来还挺能的。

    ……

    在厉少爵的要求下,陆廷深替夏七夕安排全面检查。

    只是,体力透支的陆廷深没有亲力亲为,交由了医院几位最好的医生。

    一项一项的检查,耗费了不是时间。

    夏七夕记挂着聂欢,就这样耗着时间,等着她醒来。

    而厉少爵放下了工作,始终守护在夏七夕身边。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