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 我很想你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一夜,十分漫长。

    他们隔着一扇门,一起慢慢熬了过去。

    夏七夕哭了许久,后来或许是哭累了,趴在毛茸茸的地毯上休息了一会儿。

    她哭肿的双眼透过玻璃窗,看着外面黑暗的天空,渐渐变成白昼。

    狂乱的心,总是慢慢恢复了平静。

    有些事情,既然发生了,那便只能去面对。

    无论会有什么样的结局,她都不可以轻易地倒下。

    思及此,夏七夕的双眸渐渐清亮,随即慢慢站了起来。

    然后,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这时,厉少爵正紧闭着双眼,靠着一旁的墙壁。

    他就这样坐了一夜……

    夏七夕见到厉少爵,鼻子忽然间有些酸酸的。

    接着,她在他面前缓缓蹲下,黝黑的双瞳紧紧注视着他,白皙的手不由地朝他伸去,轻轻地抚摸着他深邃的轮廓。

    她其实很喜欢看他睡觉的模样,很安静,像小孩子那般。

    手指一点点在他俊脸上移动,多么想将他这张英俊的脸刻画在心上。

    不,他早已在她心上……

    就在此时,原本闭着双眼的厉少爵,突然睁开了双眼,深邃的眼眸看向了夏七夕,继而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夏七夕不由一怔!

    然而没等她反应过来,厉少爵另一只手已经揽住她的腰,将她带入了怀中,紧紧拥抱。

    一夜的担心,化作了一声叹息。

    “……我很想你。”厉少爵在夏七夕耳边低语,声音有些沙哑,却极好听。

    他是真的在想她,想了她整整一夜。

    此刻,拥她在怀中,才感觉到那么的踏实。

    夏七夕的鼻子本就酸酸的,在被他揽入怀中的时候,更是拨动了她的心弦,然而此刻又听到他如此说,浓浓的感情更是难以压抑:“厉少爵……”

    “我在。”厉少爵说着,抱着她的手再次紧了紧:“答应我,什么都不要想,也不要生我的气,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我,让我来处理。你要记得好好的吃饭,好好的睡觉,不要让我担心,知道吗?”

    “……好。”夏七夕回答着,闭上了双眼,可还是没有克制住落下的眼泪。

    没错,现在的她的确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件事,更不知道下次见到叶倾心,又该怎么应对。

    她唯一知道的是,她放不下厉少爵。

    所以,她答应了……

    哪怕被人说自私也好,她真的不想轻易松开他的手。

    如果可以,她真都希望时间可以在此刻停止。

    他们就这样彼此拥抱,地老天荒,没有谁可以来打扰他们。

    厉少爵听到夏七夕的回答,竟暗暗松了一口气。

    原来,他是那么的害怕,害怕她放开他的手。

    没想到,他厉少爵也有害怕的一天。

    厉少爵紧抿着唇,表情凝重地低下头,在夏七夕的发间落下了一吻。

    他怀中的小女人,让他彻底沦陷了。

    ……

    两人不知道拥抱了多久,谁也不舍得放开谁。

    直到秦漠的到来,佣人的提醒,他们才不得不回到现实,开始面对新的一天。

    夏七夕一脸的疲惫,厉少爵便让她在家休息。

    他本想留在家陪着她,守着她。

    可是,还有事情等着他去解决,也必须解决。

    所以,在秦漠的陪同下,他终是离开了老宅。

    然而,夏七夕也并没有乖乖听话地在家休息。

    叶倾心怀孕的事情,对她打击太大,让她根本没有办法好好的休息。

    她很茫然,心也很乱,所以也悄悄离开了老宅。

    无处可去的她,最终来到了医院,来到了聂欢的病房。

    聂欢伤得太重,虽然情况已经得到稳定,可也并没有力气睁开双眼。

    严以枫与方瑜都寸步不离地守着聂欢。

    夏七夕向他们打了招呼,然后来到了聂欢的病床边,默默地注视着聂欢。

    过去,她每当遇到伤心的事情,都会告诉聂欢,聂欢也会陪着她。

    而现在,她没有办法将难过的事情告诉聂欢。

    可是在聂欢身边,她还是觉得心里踏实了不少,紧绷的精神慢慢放松下来。

    所以的悲化作了泪,瞬间布满了她的双眸。

    最后,一颗颗滚落而下,犹如断线的珍珠。

    这一幕,正巧被严以枫瞧见。

    严以枫不由地皱了皱眉,疑惑的目光看了夏七夕一眼。

    难过中的夏七夕并不知,她就那样默默地流着泪,像是一场宣泄。

    过了许久,她的情绪才平稳下来。

    而这个时候,医生跟护士来聂欢的病房查房。

    夏七夕不想自己狼狈的样子被人看见,这才不得不起身走出了病房。

    站在一旁的严以枫见她离开,也随之离开病房。

    当来到病房外,严以枫才低声朝走在前面的夏七夕询问道;

    “你没事吧?”

    “……”夏七夕脚步一顿,有些惊讶地回头,红肿的双眼看向了严以枫。

    他在问她?

    严以枫一脸平静,也看向了夏七夕,不理会她的惊讶,直言道:“若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你尽快开口,不必客气。”

    “……”夏七夕微怔,严以枫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客气了?

    眼前的严以枫跟她认识的严以枫,简直像是判若两人。

    “聂欢一定不想看到你难过。”严以枫又忽然补了一句,表情十分的认真。

    闻言,夏七夕再次怔住了。

    她看向了严以枫,没想到他居然为了聂欢,改变对她的态度。

    也许……

    他对聂欢的确是真心的。

    “……谢谢!”夏七夕抿唇,对待严以枫的态度也随之改变:“放心吧,我……没事。”

    他帮不了她,谁也帮不了她!

    不过,她仍然感激。

    夏七夕说完,朝严以枫微微点了点头,接着迈步离开。

    然而刚走出两步,她又忍不住回头,复杂的目光再次看向严以枫。

    随即,她抿了抿唇,语气缓慢地说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无论是聂欢,还是她!

    她相信!

    严以枫双眸微眯,复杂的眼神注视着夏七夕。

    而夏七夕已不再多说,再次迈步离开。

    严以枫也没有阻止,最后回了聂欢的病房。

    ……

    夏七夕其实没走多远,就不知不觉地停下了脚步。

    她只觉得忽然有些头晕,于是随便找了一张椅子坐下。

    可安静地坐着,又让她不由地想起难过的事情。

    这一难过,眼泪就无法止住地夺眶而出。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擦拭着眼泪。

    其实,她不喜欢爱哭的自己。

    “夏小姐?”

    正在此时,一道温柔的男声突然传来。

    夏七夕微愣,随即疑惑地抬眸看了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