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 残酷现实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医生被问及,犹豫地皱了皱眉,继而才注视着夏七夕与方瑜,缓缓说道:“陆医生将病人的情况告知了病人的父亲,你们难道不知道?”

    “你说什么?”方瑜顷刻间紧张起来,目光紧锁着医生:“到底怎么回事?”

    聂欢也在瞬间怔住,双手下意识地抓紧了薄被:“医生,请你……告诉我!”

    她到底怎么了?

    为什么爸爸选择隐瞒?

    就连妈妈都不知道!

    医生见聂欢与夏七夕以及方瑜的反应,也确定了她们的确不知。

    不过她也能理解,当时的情况,病人的父亲大概是不希望所有人都担心。

    现在聂欢既然问起,她也不得不说出实情。

    “病人的伤非常的严重,其实能保住性命已经是奇迹。至于她的脚……怕是需要一些时间才能站起来。”

    轰!!!

    医生的话就像一颗定时炸弹,突然间在病房里炸开。

    聂欢面色瞬间苍白得犹如白纸,耳边嗡地一声,铮铮作响。

    她的手更加死死地抓住了被子,眼泪顷刻间从眼角滚落而下,喉咙处像是被什么堵住,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怎么……怎么会这样?”夏七夕震惊得双腿一软,整个人险些瘫软在坐在地上。

    她白皙的手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嘴,眼神里除了震惊还有震惊。

    最后,她的目光停留在了聂欢的双腿上,身体不由地瑟瑟发抖!

    聂欢……

    “这不可能,你在胡说!”作为聂欢母亲的方瑜,更加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她盯着医生,使劲地摇了摇头:“这都不是真的,我的欢儿一定可以活蹦乱跳,像过去一样……”

    “家属不必过于激动,相信配合医院的治疗,病人一定可以重新站起来,而且……”

    “医生!”聂欢突然开口,无比沉重的声音打断了医生的话。

    夏七夕与都惊了一下,转而看向了聂欢。

    只见聂欢闭上眼睛,又转瞬睁开了双眼,悲痛的目光盯着医生:“我不想要模糊的答案,请你告诉我……我能站起来的几率是多少?”

    “欢欢!”夏七夕心一紧,上前握住了聂欢的手:“你、你别担心,你一定可以好起来的,一定可以!”

    “是啊,欢儿,没事的,妈妈陪着你,妈妈相信你可以站起来。”方瑜也忍着眼泪上前,反而替聂欢擦拭着眼泪。

    可聂欢并没有因此而放弃,依旧坚持朝医生说道:“请你告诉我,我、有权知道不是吗?”

    医生蹙眉,终是回了一句:“百分之十五吧!”

    聂欢一听,眼泪瞬间决堤:“不、不要!!”

    她非常非常激动,激动到想立刻站起来。

    “欢欢!”

    “欢儿!”

    夏七夕与方瑜连忙按住了她,不让她动!

    “你的伤还没有好,你不能乱动。”夏七夕泪如雨下,她此刻的心也十分的痛,为聂欢而痛。

    居然不到一半的机会,那和判了死刑有什么区别?

    聂欢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老天爷为何要对欢欢如此残忍?

    “欢儿,你别难过,别伤了自己。”方瑜也哭得伤心欲绝,可她却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因为她的欢儿需要她:“你先养好身体,你的身体还很虚弱,不可太过于伤心知道吗?”

    然而,她与夏七夕的话,聂欢都无法听进去。

    聂欢使劲挣扎着,哭泣着,想要站起来。

    只可惜,任由她如何折腾都无济于事。

    她感到了绝望,深深的绝望!

    泪,转瞬间打湿了她的脸颊!

    当挣扎到无力的时候,她像是失去了生气那般,双眼空洞地躺在了床上。

    她想放肆大哭,她想撕心裂肺地大喊!

    然而,她提起一口气,像是一下子堵在了喉咙处。

    让她哭喊不得……

    夏七夕了解她的悲痛,忍不住紧紧抱住了她:“别这样,欢欢!”

    聂欢绝望的目光让她害怕!

    她哭了,帮聂欢哭了。

    方瑜看着,也用手捂住了嘴,泪流不止!

    医生跟护士都为之动容,表情里透着一丝对聂欢的同情。

    过了好一会儿,聂欢才像是将那口气咽了下去,任由眼泪涌了出来。

    最后,夏七夕与方瑜抱着她,哭做了一团!

    医生同护士本来应该离开,可瞧着她们如此难过,不由地上前劝说!

    时间一点点过去,在用眼泪发现中,聂欢渐渐接受了这个残酷的事实。

    又或许说,这是她不得不让自己接受的事实。

    只是……

    聂欢一双泪眸朝病房门口看了去!

    此刻,严以枫守在外面吧?

    以后,她是不是都不能像过去那样,站在严以枫的身边,与他并肩了?

    这一切是天意吗?

    她与严以枫注定无缘?

    就算她拼了命挽留住他,可他们还是不能回到过去。

    思及此,聂欢心如刀割!

    夏七夕瞧着她难受的表情,连忙劝慰道:“不要伤心欢欢,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也相信你的脚总有一天可以站起来,现在的医疗很发达的,如果国内不能医治你的腿,我们就去国外。只要你不放弃,我想你很快就会再站起来。”

    “是的欢欢,七夕说的没错,妈妈也会守着你,扶着你,以后再也不离开你。”

    “……”聂欢怔了怔,一双泪眸看了看夏七夕,又看了看自己的母亲。

    刚才方瑜的话,或许对她来说是最大的安慰。

    从小大的,她这个妈妈都没有像现在这般伤心过。

    一切都是为了她!

    其实,她的妈妈是爱她的吧!

    “对不起……妈妈!”聂欢硬咽着,缓慢地朝方瑜说道:“我、我让您担心了。”

    方瑜一听,眼泪再次滚落而下,她朝聂欢摇了摇头,试着露出一抹慈爱的笑:“傻瓜,你是妈妈的女儿,妈妈不担心你,还能担心谁?无论什么时候,妈妈最牵挂的人都是你。所以,你一定要好起来,知道吗?”

    “……嗯!”聂欢抿紧着唇,努力地点了点头。

    还好,她没有全部都失去。

    她有妈妈的爱……

    还有,七夕!

    “七夕……”

    “我在这里。”夏七夕紧握着聂欢的手,也朝聂欢微微笑着,哪怕眼中全是泪。

    聂欢像是一下子想通了那般,脸上的痛苦渐渐淡了下去,也试着朝七夕露出微笑:“有你真好,谢谢你!”

    “傻瓜!”夏七夕努力地笑,可是鼻尖却酸的难受:“我们是好姐妹,干嘛要道谢。如果你真要谢,那就快快好起来,请我去吃大餐!哦,还有哦,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要跟厉少爵要结婚了,我一个人会很紧张的,我等你陪我,我还要把我的捧花给你,不给别人,谁都不给,只给你!”

    她希望聂欢可以幸福,跟她一样幸福。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