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被赶出厉家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叶倾心顿时面色一白,忍不住想过去阻止。

    可是,管家已经拿起了电话。

    叶倾心的好心情,瞬间消失,反而开始紧张起来。

    厉家的家庭医生是陆廷深,只要他来,她假怀孕的事情就会被拆穿!

    这下……该怎么办?

    “倾心丫头!”厉曜天突然回头,看向了叶倾心。

    叶倾心再次惊了一下,连忙收起心思,朝厉曜天浅浅一笑:“是……”

    厉曜天见她反应有些奇怪,但是也当她是刚才被吓到了,于是也没有在意。

    “我让人替你准备房间,从现在开始,你就住在老宅!”

    今天的事情,他可不想再发生。

    就算不为了叶倾心,也得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着想。

    叶倾心一听,心中又是一喜,旋即点了点头:“好,谢谢伯父。”

    住在厉家老宅,总比回去被软禁得好。

    而且不管发生什么事,至少还有厉曜天这个护身符!

    现在,她该想想怎么应付陆廷深。

    假孕的事情还得演下去。

    ……

    这一边,叶倾心绞尽脑汁地想着应付陆廷深的方法。

    岂不知,陆廷深不到半个小时就来到厉家门口,但是却没有机会能走进老宅。

    因为,他看到了坐在门口附近石阶上的夏七夕。

    夏七夕身体有些难受,无法回厉家老宅,也没有力气去找厉少爵,手机又掉在了车上,司机又被喊回了老宅。

    所以,她就坐在一旁歇着,想等自己好受一点儿再想办法。

    可没想到,陆廷深竟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夏七夕见到陆廷深,苦涩地笑了:“陆医生,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七夕,你这是怎么了?”陆廷深倍感疑惑:“怎么在门口坐着?”

    说着,他打量了夏七夕一眼。

    见她面色有些苍白,他不觉地皱了皱眉,连忙在她面前蹲下。

    “你到底怎么了?”

    “我……”夏七夕抿唇,冰冷的手一下子抓住了陆廷深的衣袖,颇有些艰难地说道:“我好难受,可能……可能要麻烦你了。”

    话落,她便支撑不住地晕了过去。

    陆廷深着实被吓了一跳,双手一下子接住了她:“七夕!”

    夏七夕此刻已经毫无感觉,就那样倒在了陆廷深的怀中。

    陆廷深眸光一沉,随即连忙将夏七夕抱上了车,然后调头朝医院开去。

    不仅如此,他还拨打了厉少爵的电话。

    此刻,厉少爵正在集团开会。

    在得知消息后,他毫不犹豫地走出了会议室,留下一群高管傻愣愣地看着彼此。

    发生什么大事了?

    居然让他们总裁如此激动?

    ……

    当厉少爵在秦漠的陪同下,赶到医院的时候,夏七夕刚好被送到病房。

    陆廷深正站在病床前,跟另一个医生在讨论着。

    厉少爵深邃的眸子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夏七夕,接着带着几分怒意,一把抓住了陆廷深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事儿我也不清楚。”陆廷深慢条斯理地挪开厉少爵的手:“我接到老宅的电话,让我去一趟。可是没想到,居然在门口遇到了七夕。然后,她就在我面前晕到了。”

    可比他吓了一跳!

    厉少爵越听,眉头皱得越紧:“她的身体怎么样了?”

    “你放心,孩子没事。只是头三个月,本就不稳定,所以也得多多注意。”

    “……谢了!”

    陆廷深:“……”

    他没听错吧?

    这人怎么如此客气起来了?

    啧啧,爱情真是有魔力!

    厉少爵没有再理会陆廷深,转而在床边坐下,极轻地握住了夏七夕的手。

    随即,朝一旁的秦漠吩咐道;

    “查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是!”秦漠应着,然后便转身离开了病房。

    厉少爵的目光始终注视着夏七夕,不曾移开,瞧着她脸色那么苍白,他就心疼得紧!

    陆廷深顿时觉得自己多余了,于是沉默地带着护士离去。

    最后,诺大的病房里就只剩下夏七夕与厉少爵两人。

    一时间,病房里外像是两个世界。

    厉少爵凝视着夏七夕,情不自禁地低下头,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

    而他的吻像是有魔力那般,让紧闭双眼的夏七夕慢慢睁开了双眼。

    清醒过来的夏七夕,没想到刚睁开眼睛就看到厉少爵,心下一暖,自然而然地露出一抹微笑。

    “你怎么在?”她还不知在自己身在何处,可是仿佛有厉少爵在,她就没有丝毫紧张,也不去计较自己在哪里。

    “你在这里,我当然也在这里。”厉少爵握着她的手,倾身向前,能离她多近,就有多近:“不过是几个小时没有守着你,你就把自己折腾到了医院。以后,我是不是应该寸步不离地守着你?”

    闻言,夏七夕怔了怔。

    这才忽然间想起了晕倒前的事情。

    接着,她下意识地伸手放在了自己的腹部。

    “孩子……”

    “放心,孩子没事。”厉少爵想到她晕倒的事,就忍不住皱了皱:“既然身体不舒服,为何不在家休息,跑外面做什么?”

    “我……”夏七夕清澈的双瞳,注视眼前厉少爵放大的俊脸。

    此刻,她的心里其实很委屈,也很想任性地告诉厉少爵,叶倾心的所作所为。

    可是……她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提到叶倾心,势必要说到厉曜天。

    厉曜天毕竟是厉少爵的父亲,她不希望因为自己的缘故,让他们父子产生矛盾。

    所以,她只能将所有的委屈都咽了下去。

    “我没事,大概昨晚没有休息好。”夏七夕随便找了一个理由,为了让厉少爵放心,她始终带着一抹浅笑:“听说怀孕都会如此,你也不必为我担心。”

    厉少爵眸光微眯,眼中异光闪过:“若是怀孕太辛苦,我们就不吃这个苦……”

    “你、你说什么呀!”夏七夕因厉少爵的话,险些从床上坐起来。

    幸好,厉少爵及时按住了她。

    见她如此激动,厉少爵将未说完的话咽了下去,转而说道:“我只是随口说说,你不必当真!”

    “……”夏七夕一听,这才松了一口气,眨巴着双眼盯厉少爵:“你吓到我了,我以为……以为你不喜欢这个孩子!”

    厉少爵眸光微眯,握着夏七夕的手微微用了一点力:“你的孩子,我怎么可能不喜欢。我是不想看你为了他吃苦!”

    她在他心里,越发的重要了。

    重要到似乎可以让他舍弃一切……

    这一点,厉少爵自己都很吃惊。

    可又觉得那么理所应当!

    他变得连他自己都不认识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