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章 两年后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电话被挂断,厉少爵的心顿时揪在了一起。

    他再次拨打电话回去,然而夏七夕已经直接关了机。

    厉少爵心一痛,将手机扔了。

    这一刻,他恨不得可以飞到夏七夕面前,拥她入怀。

    她怎么可以离开他?

    怎么可以!!!

    一瞬间,厉少爵红了眼眶,颤抖的手握成拳,用力地按在了嘴上,重重地呼吸着,像是在极力忍耐着……

    严以枫与陆廷深看了他一眼,表情颇有几分复杂。

    尤其是开车的陆廷深,毫不犹豫地加快了车速。

    ……

    挂断电话的夏七夕,像是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整个人也仿佛被忧伤包围着。

    楚威廉眉头微拧,走了过来:“其实,你可以告诉他,这一切是厉伯父的安排。”

    夏七夕抿唇,流着泪摇了摇头:“不可以。当年因为我父亲,厉少爵与厉伯父之间就有着隔阂。不能再因为我,让他们再生矛盾。”

    这样,她真的是做什么都无法弥补了。

    其实,她能理解厉曜天的做法。

    若是换做她,她想必也会如此。

    没有什么比保护亲人更重要……

    他保护着厉少爵,所以撵她走。

    她愿意离开,亦是如此。

    “傻瓜!”楚威廉忍不住伸手揉揉夏七夕头发,对她真是心疼得紧,为什么总是想着别人,情愿自己痛苦,情愿让厉少爵觉得是她放弃了这段感情,也不愿让他知道是他父亲斩断了这段感情。情愿背负一切,也不愿厉少爵活在痛苦挣扎中。

    厉少爵,他其实是幸运的。

    可惜……

    “为什么不对自己好一点?”他倒是突然希望她可以自私一点。

    只要,她不再流泪,不再哭泣。

    “哥哥,我们走吧。”夏七夕抹去眼泪,不想再去讨论这个问题,不想去痛苦纠结,咬牙挺着,再次迈步朝里走去。

    这一次,她不再回头。

    当夏七夕登机后在位置上坐下,厉少爵便赶到了机场门口。

    当厉少爵带伤走进机场,夏七夕乘坐的飞机便已起飞。

    当飞机冲上云霄,厉少爵支撑不住,整个人跌倒在地。

    当夏七夕在飞机上失声痛哭,厉少爵绝望地望向了登机口。

    最后,他嘶声力竭地大吼;

    “夏七夕,你回来!!!”

    只可惜……

    夏七夕已经完全听不见。

    随后赶来的陆廷深与严以枫,在瞧见倒下的厉少爵时,不由一惊。

    继而冲了过来,伸手去扶他。

    然而就在他们的手触碰到厉少爵的时候,厉少爵却因为疼痛翻身仰躺着。

    他的眼神顿时黯淡无光,渐渐失去了焦距……

    夏七夕……走了!

    她走了。

    “厉少!!!”陆廷深与严以枫见他如此,十分着急地喊着他。

    可是,厉少爵却像是听不见那般,忽然间闭上了双眼。

    这一场分别,他终是没有能来得及阻止。

    即便,他耗尽了所有的力气。

    可惜,还是没有将她留下。

    夏七夕,再也不见吗?

    真的再也不见了吗?

    。。。。

    两年后。

    东城,深秋。

    一辆黑色轿车缓缓行驶进厉家老宅,老宅的管家此刻迎了出来。

    在车子停下那一刻,他便示意佣人上前打开了车门。

    随即,车子的人从容而优雅地走下车。

    管家见到对方,连忙客气地欠了欠身:“早上好,陆医生。”

    来人正是陆廷深,身着剪裁合体浅灰色西服他,顾盼神飞,俊逸不凡。

    他站在管家面前,表情有着一丝严肃,白皙修长的手,轻轻推了推俊脸上的眼镜:“管家,厉先生到底怎么了,为何如此着急叫我过来?”

    说着,他将带来的药箱交给了佣人。

    他依然是厉家的家庭医生,所以来厉家的时候,时刻带着医疗箱。

    “老爷,他……”管家嘴角僵了僵,想说又不知怎么说,最后只能笑道:“陆医生还是进屋再说吧,老爷正等着你。”

    “……好。”陆廷深眸光微眯,从管家的表情中看出了一些猫腻。

    可是尽管如此,他还是走进了客厅。

    这老爷子,该不是又为了……

    “廷深,你来了。”就在陆廷深刚迈步走进大厅,一道威严的声音就从里传了出来。

    陆廷深连忙抬眸看去,瞬间看到喊他的人,也就是这座宅子的主人厉曜天。

    厉曜天神采奕奕地从沙发上站起来,主动朝陆廷深招了招手:“来来来,快过来。”

    陆廷深不由地咽了咽口水,这……怎么感觉在唤宠物狗?

    而且,老爷子看上去身体不错啊。

    “咳咳……”陆廷深虽感不妙,可也不得不走过去:“厉先生精神看上去比我还好,想必今天就不用做检查,我正好有个手术,我就……”

    “我不好,我一点都不好。”厉曜天直接打断了陆廷深的话,坐回到沙发上,锤了锤胸口:“我这里堵得慌!”

    陆廷深嘴角一抽:“呃,心里堵,大概是因为……”

    厉曜天:“因为你啊!”

    陆廷深:“我?”

    厉曜天:“还有严以枫那小子,当然……还有我那不孝子。”

    陆廷深:“我们……”

    厉曜天:“对,就是因为你们,你说说你们都是怎么了,老大不小了,为何就不考虑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人有几个黄金时段,怎么就不知道好好把握,早点娶妻生子,阖家美满,不是挺好的吗?”

    陆廷深莫名地汗,他就知道会是这样。

    这到底是第几次来着?

    “伯父,我……我其实也想早点脱单,可医院的事情实在是太多,所以……”

    “工作做不完,钱也挣不完,结婚生子才是对大事。”厉曜天理直气壮地打断了陆廷深的话:“你们都三十好几的人了,莫非要等到退休后才有时间考虑结婚?”

    “当然不是……”

    “你不结婚,严以枫那小子也单着,我那不孝子就像是找到了组织,死活不考虑结婚的事……”

    “所以,伯父这是想让我跟严以枫都赶紧结婚,然后好让厉少没有了不结婚的理由?”他这被牵连得……

    “咳咳,这样不是很好吗?”厉曜天觉得特别完美:“你父亲不也想早点抱孙……”

    “伯父,其实这并没有用。”陆廷深都不想打击他老人家:“您应该很清楚,即便我跟严以枫都结婚了,厉少他……也不可能结婚,除非……”

    “唉,我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固执儿子。”厉曜天蹙眉,心知肚明,热情一下子被浇灭了:“都过去两年了,他怎么就是放不下,不就是一个女人……”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