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 他期待过偶遇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片刻,慵懒躺着的人猛地坐起身,豪爽地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旋即把杯子放在桌上,目光扫向两人,认真严肃道;

    “厉伯父这次是下了死命令,非要我们结婚不可,咋整?”

    正调着酒的人,笑着斜睨他一眼:“严三少,你算是问了一个好问题,说来说去我觉得自己倒是冤得慌,不幸被牵连……”

    “老陆,我说你够了,若不是你被骗去老宅,老爷子哪有机会找我们说这事儿,我都怀疑你是诚心的,到底是谁牵连了谁?”

    陆廷深将调好的酒递给严以枫:“这只能说明,厉伯父太精明了。”

    “我看是你太蠢了!”严以枫眉头一挑,意味深长的目光打量着陆廷深:“听说你最近跟一名护士缠上了,这是被她迷得晕头转向,智商也没有了?”

    闻言,陆廷深习惯性地皱了皱眉,一本正经地回道;

    “严三少,注意你的措辞,什么叫缠上了,有你这样形容的吗?”

    “不是缠上那是什么?勾搭上了?”

    “……”陆廷深嘴角抽搐,随手拿起纸巾盒扔给了他:“没文化,真可怕。”

    “得得得,谁稀罕知道你那些事儿。”严以枫一脸嫌弃,随即目光移向了沉默不语的厉少爵:“我忽然有个想法,也许可以解决此事。”

    厉少爵抬眸,很给面子地看向了他:“说!”

    得到允许的严以枫顿时来了精神,非常严肃地说道:“我仔细分析了一下,老爷子之所以关注我们的婚事,一是为我们担心,二是日子太过于无聊了,这我完全可以理解。所以我觉得我们首先应该转移老爷子的注意力,不要让他总把心思放在我们的婚事身上。这样,我们才能得道真正的解脱。”

    “转移注意力?”陆廷深浅笑出声:“还有什么能比厉少的婚事更引起他的注意?”

    “有啊。”严以枫瞬间打了一个响指:“那就是他自己的婚事。”

    “噗……”陆廷深刚喝到嘴里的酒,一口喷了出来,难得的失态。

    厉少爵更是冷眼射向了严以枫……

    “你们别这样的反应!”严以枫觉得他们的反应也太夸张了:“难道这不是好办法?厉伯父现在悠闲在家,连个说心里话的人都没有,多寂寞呀!这一寂寞,就竟琢磨给我们安排相亲。我想了想,我们可以化被动为主动,替他安排相亲,找一个知心老伴。到时候,我们也就解脱了。”

    “我看你是想彻底解脱……不要命了。”陆廷深真是佩服他,竟想出这样的主意:“厉伯父若是要找伴儿,还会等到现在?就连之前的郑女士,也只能陪在他左右,可曾听说他要与郑女士结婚?”

    “呃……”

    “若是被他老人家知道你的想法,你可算彻底完蛋了。”陆廷深说着,看了一眼腕表,继而起身:“总而言之,这并不是万全之策。我看最好的解决办法,还是你们……尽早找个人结婚吧。过去的事,都已经过去,走了的人,也许……不会再回来。”

    此话一出,不仅厉少爵沉默,就连严以枫都忽然正经脸,陷入了沉默。

    陆廷深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两人一眼,接着故作什么事儿也没有,笑道:“医院还有事,先告辞了,账记我名下。”

    话落,他不带一丝犹豫,迈步走出了包厢。

    最后,包厢里就剩下厉少爵与严以枫。

    厉少爵摇曳着手中的高脚杯,微微垂着眸,让人看不透他的眼神。

    倒是严以枫,像是慢慢回过神来那般,撑起一抹笑,故作轻松地说道;

    “这家伙……医院有事不过是借口,又去找他的小护士去了吧,以为谁不知道……”严以枫说着说着,像是忽然间说不下去,面色瞬间严肃了几分,转而再次看向厉少爵,终是忍不住开口询问道:“有她的消息吗?”

    厉少爵拿着酒杯的手微微一僵,片刻才低声回道:“……没有。”

    “你没想过去找她?”严以枫其实很好奇,厉少爵为何没有去找夏七夕。

    对此,厉少爵并没有回道,而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严以枫见他如此,倒是亲自为他也为自己,再次倒满酒:“算了,就当我什么都没有问,喝酒!!!”

    厉少爵复杂的眼神此刻却看向了他:“我以为,你已经忘记了。”

    这两年,严以枫的生活像是恢复了正常。

    往返于灯红酒绿的地方,身边来来去去不是的女人……

    “我也以为我可以忘记的。”严以枫像是突然疲惫,整个人靠着椅背,喝着酒,眸中划过一抹痛:“可是……那么多女人,那么多女人……却没有一个像她。”

    每当他下定决心忘记,任由别的女人靠近。

    可到头来,却因不能在对方身上找到属于聂欢的影子而厌恶,将其推开!

    “厉少,我……发现我中毒了,而且,中毒很深!怎么……怎么也解不了的毒。”严以枫说着,又不断地喝着酒,最后晕晕乎乎地睡了过去:“……丫头!”

    怎么就是不能忘记?

    为什么无法忘记?

    而她,忘记了他吗?

    为何音讯全无?

    为何还不回来?

    厉少爵低眸注视着喝趴下的严以枫,深邃的眸子闪过一抹异样。

    中毒了吗?

    而他也是中毒了吗?

    是的,爱情的毒,相思的毒!

    即便痛苦,即便为此受尽折磨,都让他无怨无悔的毒。

    这个毒,唯有……夏七夕可解。

    两年了。

    她已经走了整整两年了。

    两年时间里,他没有敢去找她,因为她说不想见他了。

    他害怕,是的,他厉少爵也会害怕。

    害怕再见,给她带来的是痛苦。

    如果离开他,她就可以开心幸福,那么他有什么资格去找她回来?

    然而,即便理智如此告诉他,可没人知道他这两年里,也有无数次的冲动想把她找回来。

    只是,最后都被他硬生生压制住了。

    他只能用着看似不明显的方式,比如借着工作为由,四处走走,期待着与她偶遇。

    可一次次,他都失望而归。

    没有她,没有她,她就像是从他的世界彻底消失了那般。

    他多么希望,有一天可以跟她在某个街角相遇。

    这样,他就可以告诉自己,这都是天意。

    然后,他便可以名正言顺将她留在自己身边。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