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章 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夏七夕听到叶倾心的话,只当她是胡言乱语,不愿与她多言,因此再次迈步打算离开。

    然而,叶倾心却并没有打算就此放过她。

    “夏七夕,你不是消失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说着,她又忽然大笑出声。

    “你是舍不得厉少爵,还是舍不得夏若影啊?”

    夏七夕抿唇,仍然继续朝外走着,当做什么也没有听见。

    “看来厉少爵是不计较你的身份,执意要跟你在一起了。”叶倾心眼中布满了恨意。

    当初,她以为说出夏七夕是她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厉少爵便不会再跟夏七夕在一起。

    可谁想,厉少爵竟然那么执着。

    即便分开了几年,他还是将夏七夕带了回来。

    他为了夏七夕,竟然连仇恨都可以放下。

    为什么……夏七夕就能如此幸运?

    她恨……恨这一切!

    “夏七夕,我诅咒你,诅咒你跟厉少爵永远不能在一起,诅咒你们永远都活着痛苦中,不得善终,不结善果。即便你们将来会有孩子,也会像之前那样……”

    “叶倾心,你住嘴!”夏七夕终于忍无可忍,回头瞪向了叶倾心:“你、你竟敢提孩子……”

    那个失去的孩子,永远是她心里的最痛。

    而导致这一切的正是叶倾心,没想到她现在还敢提起……

    “叶倾心,我真的很好奇,每当午夜梦回,你就不会做噩梦吗?”夏七夕目光里有着深深的悲痛:“即便你恨我,即便你心里有着仇恨,可是我们毕竟身上流着同样的血脉,你为什么连一点亲情都可以不顾……”

    “哈哈哈!”叶倾心猖狂的笑声,一下子打断了夏七夕的话,她盯着夏七夕,不断笑着,像是在笑话她:“夏七夕,你可真是够天真的,亲情?血脉?你和我?简直笑话!你知道吗,这可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夏七夕一怔,拧眉注视着她:“你……你的话什么意思?”

    叶倾心缓缓站起身,随手拨弄了一下额前的刘海,将苍白的脸更加清楚地展现出来,接着朝夏七夕说道:“你看看我这张脸,你的脸和我的脸像吗?”

    夏七夕抿唇,依然注视着她。

    若是拿她以前的模样跟眼前的叶倾心比,的确没有丝毫相像的。

    可是……

    “你到底想说什么?”她很明显感觉到叶倾心话里有话。

    而且,让她有种非常不好的感觉。

    甚至,有些不想问下去……

    可,又有着一股冲动地问了出来。

    “我想说……”叶倾心笑容灿烂地看着夏七夕,接着才缓缓道:“不好意思,我忘记告诉你一件事,我的父亲只有我一个女儿。”

    “你、你说什么?”夏七夕不由地震了震,整个人忽然间有些恍惚:“你……你到底在胡说什么?”

    怎么可能就只要叶倾心一个女儿。

    那她算什么?

    “夏七夕,我说什么你还不明白吗?”叶倾心依然笑着,手指指了指夏七夕:“你根本就不是我父亲的女儿!”

    轰!!

    叶倾心的话,犹如一记惊雷在夏七夕耳边炸开。

    夏七夕猛地睁大了双眼,不可思议的目光盯着她:“你、你胡说!”

    这怎么可能?

    她若不是秦释文的女儿,那她又是谁的女儿?

    “叶倾心,你真是疯了,这样的胡话也敢乱说!”

    “到底是我在乱说,还是你在自欺欺人?”叶倾心不以为然,不屑地斜睨着夏七夕:“我可真是同情你,连自己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呵呵!”

    “不可能,你在撒谎!”

    “撒谎的人不是我,而是你最敬爱的母亲夏、若、影!”

    “你胡说……”

    “当年,我回来过东城。”叶倾心缓缓扬起头,脑中回想起了那一夜可怕的画面:“在他们逼死我父亲的时候,我就站在人群中,远远地看着那一场大火。”

    夏七夕猛然震住:“你……”

    “我还看到了厉曜天,还有很多警察,还有……厉少爵。”叶倾心的眼中有着狰狞的的恨意:“他们谁也没有救我的父亲。”

    夏七夕嘴角微颤,可以想到那样的画面。

    “不仅如此,我还见到了一人。”叶倾心说到此,眼神又变了变,意味深长的目光看向夏七夕:“那个人就是夏若影,你的母亲!她也一样站在人群中,傻傻地盯着那场大火。”

    夏七夕微怔,再次抬眸看向了叶倾心。

    叶倾心笑着摊了摊手:“那个时候,她的肚子可没有大起来。”

    轰!!!

    夏七夕震住,脚一软,身体不由地退后了两步:“不,不可能……”

    她是在那件事发生的时候出生的,按理说那个时候妈妈应该大着肚子。

    难道,她那个时候已经出生……

    “你一定在想,或许你已经出生了,所以夏若影没有大肚子很正常对吗?”叶倾心一眼看出了夏七夕的心思,食指微微摇了摇:“我可以肯定你是想太多了,夏若影根本就不可能怀孕。”

    “叶倾心,你……你别再胡说了。”夏七夕的面色瞬间苍白下来,她情愿相信叶倾心是故意要惹怒她,所以才会编制这样荒谬的谎言:“我不会相信你的话!”

    话落,她果断地转身,打算再次离开。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父亲就已经结扎,根本不可能再让女人怀孕。”叶倾心的话再次从夏七夕身后传来。

    夏七夕闻言,整个人再次被震惊到,惊讶的目光又一次射向了叶倾心,下意识地摇了摇头:“不、不可能……”

    叶倾心见她的反应,十分的满意,撩了一下头发继续说道:“想必夏若影没有告诉你,她是怎么与我父亲在一起的吧?她之所以选择帮我,而不帮你,那是因为她欠我的太多。当年,我父亲与我母亲本来也算恩爱,我们一家人很幸福。我母亲在生我的时候险些难缠,把我父亲吓得不轻,后来我父亲为了我母亲不再受难产的苦,就一时冲动去结扎了,我母亲也因此被感动得一塌糊涂。这样的男人,应该值得女人爱才是。可谁想,你母亲夏若影的出现,却让他变了心,让他不惜抛妻弃女。然而到头来,他与夏若影也没有能在一起,也算是对夏若影的报应。”

    “不,这不是真的……”夏七夕脑中突然嗡地一声,整个人险些跌坐在地上,她不愿接受这样的事实。

    “你母亲夏若影不过是一个小三,勾引别人的丈夫,破坏别人家庭的贱女人而已。”叶倾心不管夏七夕是否能接受,只管说着:“我告诉你这些,就是想让你别再自欺欺人。夏七夕,你、不过是野种罢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