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 度假夫妇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即便是答应了与唐鸾的合作,夏七夕也没有急着离开小岛。

    厉少爵决定的半个月假期,还有一半的时间。

    因此,他们依然在岛上度着假。

    在这段时间里,夏七夕很放松。

    每天就是吃吃喝喝,聊聊天,在厉少爵的陪同下四处走走,欣赏岛上的风景。

    自从她买了小女孩的花后,小女孩每天都会路过,将鲜花卖给她。

    不过,都是厉少爵接手,然后转送给了夏七夕。

    每天收到一束鲜花,也让夏七夕的心情变得极好。

    当然,两人时刻不忘撒狗粮,虐单身狗。

    而厉少爵除了陪着夏七夕,便是每天与远在的东城的秦漠开视频会议,了解公司的事情。

    往往这个时候,夏七夕便独自一人来到沙滩上,看着不远处的大海,静静的发呆。

    就在这时,陆廷深突然走来,在她的身边坐下。

    闻声,夏七夕转头看了去。

    见到来人是陆廷深,她朝对方浅浅一笑。

    陆廷深也看向了夏七夕,同时也扬起了一抹微笑:“你的精神状态恢复得很不错。”

    “谢谢你陆医生。”夏七夕真心很感谢。

    这段时间,作为医生的陆廷深,对她也开导了不少。

    陆廷深笑而不语,旋即拿出一个信封,递给了夏夏七夕。

    夏七夕微微一怔,疑惑的目光看向信封:“这是……”

    “夏若影女士去世后,护士在病房里找到的,应该是她留下的。”

    “她……”夏七夕怔住!

    陆廷深微微点头,继而缓缓开口,解释道:“原本应该在夏若影女士葬礼时给你,可是那个时候的你过于伤心,身体状况不太好,作为你的主治医生,所以我擅自做主没有将信交给你。现在,我想是时候交给你了。不过,还是希望你节哀顺变,不要再被夏若影女士所影响,而伤到自己的身体。你应该知道,厉少很担心你。”

    “……谢谢。”夏七夕低眸,掩去了眼中浮现的悲伤。

    她微微颤抖的手,慢慢地接过信封。

    然而,并没有急着打开。

    也可以说,没有打开的勇气。

    夏若影留给她太多太多伤痛……

    而这信封里,又会是什么呢?

    “女儿七夕,收。”

    看到这几个字,夏七夕忽然间隐隐作痛。

    女儿……

    在她心目中,真的有她这个女儿吗?

    还是说,在她去世的那一刻,才记起她这个女儿?

    夏七夕抿唇,忍受着心里的疼痛,拿着信封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陆廷深瞧着,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并没有再多言。

    因为很多时候,沉默是最好的安慰。

    随即,他起身离开,没有再继续打扰夏七夕,将空间留给了她。

    夏七夕一个人在沙滩上坐了许久,直到厉少爵找她的电话打来,才唤回了她的思绪。

    她自始至终都没有打开信封,拿着信回到了房间。

    在房间里纠结了一会儿,最后打开箱子,顺手将信封放在了一件外套的口袋里。

    接着合上箱子,当什么事都没有。

    此刻,厉少爵从里间走出来,来到夏七夕身边,从她身后圈住了她的脖子,下巴放在了她的肩上,低声道;

    “去哪里了,嗯?”

    会议结束,才发现她没有在房间,当即便忍不住拨打了她的电话。

    夏七夕抿唇,什么也没有说,咬着唇,转身抱住了厉少爵,小脸埋在了他的胸膛。

    当感受到厉少爵的心跳时,夏七夕才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不管在什么时候,厉少爵的怀抱都能把她治愈。

    而厉少爵见她如此,不由地皱了皱眉。

    他知道,她在难过。

    可是,为何难过?

    还是因为夏若影?

    他没有问,在心里叹息一声,随即紧紧抱住了她。

    想让她知道,无论何时,他都会陪着她。

    ……

    到了晚上,夏七夕的心情才慢慢好起来。

    他们一行人围着一张大桌子而坐,悠闲地用着晚餐。

    厉少爵习惯地为夏七夕夹菜,照顾着她用餐。

    这一幕被厉曜天看到,不由地瞥了两人一眼,并且不满地抱怨了一句。

    “养儿有什么用!”

    有了老婆,忘了爹。

    闻言,夏七夕不好意思地将目光移向了他。

    接着,连忙起身为厉曜天盛汤。

    厉少爵瞧着,无奈地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倒是没有说什么。

    夏七夕坐回到位置上后,厉少爵又为她夹菜。

    “不用了。”夏七夕连忙制止了他,并且很认真地对他说道:“没关系,我自己可以的,不要把我当小孩伺候。”

    厉少爵一听,浅浅地勾起了嘴角,回道:“我乐意。”

    照顾自己的妻子,有什么不对?

    对此,夏七夕真不知该说什么了,颇有些无奈地朝他笑了笑。

    厉少爵向来固执,认定的事情便不会轻易动摇。

    夏七夕了解他,所以也便没有再多说什么。

    其实,被他照顾着,她心里也很暖。

    只是,顾忌着厉曜天的感受。

    思及此,她转而替厉曜天夹菜。

    “伯父,多吃一点。”

    对此,厉曜天并没有搭理,态度淡淡的,气氛也有些怪异。

    严以枫见状,连忙打圆场,笑着朝厉曜天说道:“伯父说得很对,儿子不贴心。所以,我以后一定要生个女儿。”

    “是吗?”厉曜天挑眉看向严以枫,继而打趣地又说道:“那你倒是结婚呀!”

    严以枫:……

    这也太伤人了,他难道不想结婚吗?

    “有的人结婚都快成家常便饭了,而你跟廷深还有威廉,你们怎么也不知道抓紧呀?”厉曜天的目光同时扫向三人。

    严以枫:……

    楚威廉:……

    陆廷深:……

    这是催婚的节奏?

    汗哒哒。

    陆廷深与楚威廉嘴角同时一抽,目光瞥向了严以枫。

    眼神仿佛在告诉严以枫,你不说话没有人当你是哑巴。

    严以枫抿唇,随后拿起酒杯,喝了一大口红酒。

    好吧,都是他的错。

    不过,谁叫某人总是结婚?

    思及此,严以枫的目光嗖地一下射向对面的厉少爵。

    然而,我们厉少仿佛毫无察觉,伸手将不远处的甜点拿到了面前。

    随即,柔和的目光注视着夏七夕。

    “老婆,吃甜点。”

    严以枫:噗……

    楚威廉:……

    陆廷深:……

    厉曜天:……

    。。。

    晚餐后,厉少爵牵着夏七夕的手,走在沙滩上散步。

    严以枫等人也随后跟着,都享受着夜晚的海风。

    此时的沙滩上,其实很热闹。

    除了来这儿的游客,不少附近的居民都在散步,所以欢声笑语一片。

    忽然,不知从哪里吹来了可爱的泡泡。

    夏七夕看见后,不由地伸手去接。

    可接到泡泡的瞬间,泡泡就破了。

    “哎……”夏七夕有些失望地叹息了一声。

    厉少爵听到她的叹息声,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秀发,深邃的眸子注视着她:“还说不是小孩子!”

    让他不要把她当小孩子照顾。

    夏七夕听他这么说,突然又不觉失笑。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