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5章 厉曜天接受夏七夕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夏七夕听到厉少爵的话,心间莫名一暖,继而情不自禁地回了一句:“厉少爵,我很想你。”

    虽然只是分开一夜,但是她真的真的好想他。

    原来,早已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习惯依赖着他,习惯他陪伴左右。

    闻言,厉少爵再次在夏七夕额头上亲了一下。

    接着,他轻轻松开她,转而握紧了她的双手。

    “我们回家……”

    “嗯!”夏七夕抿唇,微微点了点头。

    然后,她与厉少爵并肩打算离开。

    而此时,她不经意间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厉曜天。

    夏七夕不觉一顿,旋即心中升起了一抹浓浓的歉疚感。

    她眼神一黯,松开了厉少爵的手。

    接着,她迈步朝厉曜天走去。

    其实从夏七夕出来那一刻起,厉曜天便一直注视着她。

    此刻,看到夏七夕朝他走来,他的眼中更是异光闪过。

    仿佛,眼前的夏七夕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正如当年的午后,心里的那个人走向他的模样。

    往事浮现,牵动着他的情绪。

    一时间,他竟不知不觉红了眼眶。

    心里诸多遗憾,无法弥补。

    “伯父!”就在厉曜天走神之际,夏七夕已经来到他面前,并且恭敬地朝他鞠了一躬:“对不起,让您担心了。”

    她没想到厉曜天会亲自来这里,心里的内疚更甚。

    厉曜天因她的话而回神,收回思绪的他,复杂的目光看着夏七夕,接着颤抖的声音回道:“你的确让我担心了。”

    “对不起,伯父……”

    “你叫我什么?”厉曜天因她的称呼而皱了一下眉头。

    “……”夏七夕眨眼,呆萌的眼神望着厉曜天。

    厉曜天见她如此,严肃的脸上忽然露出一抹慈爱的笑:“你既然已经跟少爵结婚,那么就应该跟他一样,称呼我一声‘爸爸’,不是吗?”

    夏七夕一听,整个人呆住了。

    她有没有听错?

    称呼他……爸爸?

    他……他不讨厌她了吗?

    因为知道一直不被喜欢,所以她都不敢如此称呼他,害怕他生气。

    即便,她重新跟厉少爵领证,也依然不敢。

    可没想到,此时此刻他竟然让她叫他爸爸!

    忽然间,夏七夕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划过,触碰着内心最柔软处。

    对此,厉少爵倒是并不惊讶,反而上前提醒着夏七夕。

    “怎么愣着了,还不叫爸!”

    “呃……哦哦!”夏七夕这才回过神,颇有些紧张地握紧了双手,笑着注视着厉曜天,腼腆地喊了一声:“爸爸!”

    厉曜天听着,竟莫名地红了眼眶,神情也变得激动:“好……很好。”

    闻言,夏七夕与厉少爵互看了一眼,接着也不觉地扬起了嘴角。

    楚威廉瞧着,也满心的感动。

    他的目光看向夏七夕与厉少爵,旋即默默地点了点头。

    最后,他们一行人走出了警局。

    然而,就在他们刚走到警局外时,竟有黑色轿车停了过来。

    唐鸾突然从车上走下来……

    “咦?”夏七夕见到唐鸾,微微有些惊讶。

    唐鸾见到她,也着实愣了一下。

    不过,很快他便反应过来,恢复平时谈定从容的模样,继而迈步走了过来。

    他摘下墨镜,朝厉曜天微微点了点头,接着才笑着看向夏七夕:“昨晚威廉告诉我关于你的事,所以过来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现在看来,你已经没事了。”

    夏七夕抿唇,很是感激:“谢谢你的关心。”

    “不谢。”唐鸾勾起唇角,看向众人:“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辞了。”

    话落,他便重新戴上墨镜,转身走回到了车上。

    很快,车子发动,开离了警局。

    夏七夕目送他离开,就在车子开走时,她仿佛看到副驾驶位上坐着一人。

    可就在她想仔细看清楚时,车子已经离开了。

    莫名的,心里有些失望。

    “走吧!”厉少爵倒是没有注意,在保镖的开路下,直接牵着她的手朝他们的车子走去。

    ……

    回到别墅的时候,吴妈已经做好了一桌子的菜。

    正好楚威廉与陆廷深在,厉少爵便将严以枫也一起叫来。

    这是离开度假小岛回来后,第一次他们所有人一起同桌吃饭。

    气氛十分的温馨,像是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只有欢声笑语。

    明天会怎么样,他们都不想去管,只想好好享受这一刻的宁静。

    饭后,厉少爵与陆廷深以及严以枫陪着厉曜天下棋。

    而夏七夕便与威廉到花园散步。

    虽然,他们兄妹已经相处几年,但是现在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楚威廉注视着夏七夕,不由地握紧了她的手:“明天我们一起去祭拜爸妈。”

    夏七夕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好。”

    其实之前夏若影带他们去拜祭过,只是那个时候,夏七夕竟不知道他们就是自己的父母。

    现在想来,颇多感触。

    两人在花园又待了一会儿,然后才慢慢走回到客厅。

    而此时,厉曜天已经累了在客房休息。

    陆廷深跟严以枫也起身告辞离开。

    楚威廉也随着他们一起走了。

    最后,诺大的客厅,只剩下夏七夕与厉少爵两人。

    夏七夕目送威廉离开后,回头便看到厉少爵站在她身后。

    她什么也没有想,直接走过去,依偎在了厉少爵的怀中,双手轻轻抱住了他的腰。

    厉少爵不由轻叹了一声,旋即有力的双手也环抱着夏七夕,将她紧紧的圈在自己怀中。

    那种对某人的珍爱,任谁都能看出来。

    在如此安静而温馨的气氛中,他们什么都不想说,因为都懂彼此的心。

    只想就这样,彼此倚靠着,互相取暖着。

    ……

    翌日,清晨。

    夏七夕很早便从厉少爵的怀中醒来,然后下楼亲手准备了丰富的早餐。

    没过一会儿,厉少爵与厉曜天一前一后来到饭厅。

    厉少爵吃习惯了夏七夕准备的早餐,所以很从容地拉开椅子坐下,并且示意夏七夕坐到他身边。

    厉曜天也知道夏七夕厨艺了得,不过在看到眼前的早餐时,还是忍不住夸赞了夏七夕几句。

    我们厉老爷子就是如此直爽,不喜欢你的时候,分分钟钟给你脸色看。

    当接受你以后,那叫一个和蔼可亲。

    夏七夕简直受宠若惊……

    厉曜天夸完后,笑着坐下用早餐,随口又朝两人说道:“我真想每天早上都能吃到七夕做的早餐,你们搬回老宅住吧!”

    “不行!”

    “行!”

    两人异口同声地回答着……

    然后,不孝子厉少爵拒绝了,反而夏七夕笑着答应了。

    随即,两人彼此对视了一眼,仿佛都不能理解彼此的回答。

    厉曜天听着,脸上的笑也收起了,接着不满地斜睨着厉少爵:“七夕都答应了,你为什么不答应?”

    这是亲儿子吗?

    厉少爵的目光移向厉曜天,不以为然地回道:“七夕是我的妻子,不是佣人。”

    让她天天准备早餐,她自己愿意,他还不愿意。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