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3章 东矅集团发生变动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严以枫出完牌,接着该夏七夕。

    夏七夕看了一眼严以枫丢出的牌,继而咬着唇,伸手准备去拿牌。

    厉少爵见状,直接抓住了她的手,然后提醒道:“你胡牌了。”

    “呃……是吗?”夏七夕嘴角一僵,然后低眸打量自己的牌,故意将牌乱排列,仿佛这样厉少爵就看不出来那般:“这……这哪有胡牌啦,没有啊!”

    话落,她憨笑着看向严以枫他们。

    “厉少爵看错了,你们别听他的。”

    说着,她赶紧挣开厉少爵的手,跑去拿牌。

    厉少爵面色一沉,忍不住扶额!

    某人今天很不正常!!

    “七条!”夏七夕笑着将牌打了出去。

    “胡牌!”陆廷深与严以枫同时倒牌!

    夏七夕:“……”

    厉少爵:“……”

    秦漠:“……”

    “再……再来!”夏七夕眨了眨双眼,将牌合了,然后浅笑着又喊着开始。

    接下来,严以枫像是转运了那般,手气极好,很快就赢了不少钱。

    而大输家变成了夏七夕……

    夏七夕面不改色,只管认真打牌。

    只要输钱了,她就老老实实地将筹码推到严以枫面前。

    严以枫眉头一挑,实在是没有往日赢钱那般开心。

    这全是因为夏七夕……

    最后,他忍不住了,在夏七夕将筹码推到他面前的时候,不解地向她问道;

    “我明明赢钱了,你怎么看我的眼神像是……可怜我?”

    “呃,有……有吗?”夏七夕顿时激动起来。

    糟了,难道严以枫看出什么了?

    其实,她也不想这样。

    可是,只要想到隐瞒严以枫有关聂欢回来的事,她就觉得特别的心虚!

    明明知道,严以枫多么想知道聂欢的消息……

    然而,她却答应了聂欢不说。

    “既然没有,你干嘛心虚?”严以枫越发觉得夏七夕很奇怪。

    夏七夕一听,手中的牌都掉了。

    这下子,不仅严以枫觉得奇怪,大家都觉得奇怪了。

    我们厉少当然早就察觉到她的不对劲。

    输钱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为何不断地对严以枫放水,故意输给严以枫!

    这难道不奇怪?

    “那什么……我没有心虚,我只是太累了。”夏七夕此刻只想逃,面对严以枫质问的眼神,她怕自己稳不住将聂欢的事情说出来。

    于是,她选择逃避,故作疲惫地看向厉少爵。

    厉少爵虽然不知她今天怎么回事,可一听她说累,便连忙从沙发椅上站起来:“既然累了,我们回家。”

    他带她来也只当散散心,太晚了也不成。

    现在不早不晚,时间刚好。

    夏七夕深呼吸一口气,也快速地站起身,接着朝严以枫他们挥了挥手:“你们继续,我们先走了。”

    说着,她便挽着厉少爵的手,有些逃似地拽着厉少爵离开。

    严以枫嘴角一僵,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怎么也想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啊?”

    秦漠与陆廷深不语,只是将目光移向他。

    严以枫对上他两的目光时,更是忍不住黑线:“看我干吗?”

    陆廷深:“瞧瞧你到底有什么值得可怜!”

    秦漠:“还别说,我也觉得我们总裁夫人似乎十分同情你的样子,你最近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严以枫斜睨两人一眼,在心里念三字经!!!

    ……

    厉少爵与夏七夕离开魅夜,便坐上回家的车。

    夏七夕下意识地拍了拍心口,还好忍住了没说。

    “你到底怎么了?”厉少爵却从头到尾注意着她,瞧着她的反应,便开口询问着。

    夏七夕手一顿,清澈的双瞳看向厉少爵。

    躲过来严以枫,还有厉少爵……

    “那个,我……”

    “不是说好,我们之间不再有隐瞒?”厉少爵握着夏七夕的手,认真的模样注视着她。

    夏七夕轻轻咬着唇角,觉得非常抱歉:“我不是想隐瞒,只是……只是现在不能说。对不起厉少爵,我……”

    “不愿意说就不必说了!”厉少爵无奈地叹息一声,打断了夏七夕的话:“我不会勉强你,所以不用对我说对不起。我们是夫妻,没有必要那么见外,知道吗?”

    “呃,知道。”夏七夕懂他的意思,也知道他对她的纵容,正因为如此,她更觉得挺抱歉的。

    她抿了抿唇,主动握住厉少爵的手:“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等聂欢回来的事情可以说的时候,她会主动告诉他的。

    “嗯!”厉少爵微微点头,并没有执意要知道,只是伸手将她搂在怀中。

    对他来说,其他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在他身边。

    ……

    翌日。

    秦漠一大早便来了老宅。

    夏七夕见到他,颇有几分意外。

    更重要的是,他的神情有些严肃。

    “发生什么事了吗?”夏七夕忍不住询问道;

    秦漠看向夏七夕,眉头微微皱了皱,犹豫着当讲不当讲。

    而此时,厉少爵正好从楼上下来,在看到秦漠的时候,也疑惑地挑了挑眉。

    “这个时间点,你怎么过来了?”

    虽然厉少爵不再是东矅集团的总裁,但是秦漠依然是东矅集团的总裁助理。

    这个时候,他应该在东矅集团工作才是。

    秦漠见到厉少爵,毫不犹豫地走近他,蹙眉回道:“集团发生了变动,所以……”

    “怎么回事?”厉少爵的表情瞬间严肃了几分,东矅集团毕竟是他的心血,他自然在意。

    “今天早上,几个部门的主管都被调动,他们对此表示不满,可……厉总不听他们说的任何话,执意让他们离开总部。同时,安排了新人接手他们的工作。重点是这些人,全是君临集团的人。不仅如此,集团还发布消息,会进行裁员,东矅集团的员工现在都惶惶不安,担心着随时会被裁掉。”

    “为什么要裁员啊?”夏七夕虽然不太懂集团发展,可她记得厉少爵在集团的时候,从未裁员!

    而且,这样强行进行人事调动,不是让集团的工作人员寒心吗?

    “不清楚!”秦漠眉头微拧:“我现在虽然还是东矅集团总裁助理,可是……完全变成了闲职。也许……下一个离开东矅集团的人就是我。”

    “……怎么会这样!”夏七夕瞬间蹙紧了眉头,厉少阎这是要干什么呀?

    不解的她,抬眸看向了身旁的厉少爵。

    只见,厉少爵的面色一点点沉了下去。

    夏七夕莫名紧张,下意识都握住了他的手。

    厉少爵回神,复杂的目光这才移向了夏七夕。

    见夏七夕眼中的担忧,他连忙露出了一抹浅浅的笑,安慰着她;

    “没事,不必担心!人事调动很寻常!”

    “是吗?”夏七夕微微咬着唇角,虽然厉少爵如此说,可她总觉得还是有些不安。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