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4章 他在发泄心中的恨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夏七夕的不安,并非毫无道理。

    在秦漠来了厉家的第二天,东矅集团的其他股东也纷纷来到厉家找厉少爵。

    厉少爵为了不惊动厉曜天,所以并没有见他们。

    但是,这足以说明东矅集团的情况有多糟糕。

    夏七夕心里很是担心,可正在这个阶段,她的身体出现了不少的妊娠反应,导致她根本无法太分心在这件事上。

    厉少爵全心全意照顾他,东矅集团的事情也像是跟他无关了那般。

    老宅的一切风平浪静,而东矅集团却陷入了水深火热。

    身为总裁的厉少阎,在某些项目决策上频频出错,导致客源流失等恶劣现象,以至于媒体都忍不住报道,并且间接让不少合作商退出了合作。

    有关东矅集团的事情,终是纸包不住火,在某一天早上被厉曜天知道了。

    看到新闻的厉曜天,像是挨了一记闷棍,当场晕了过去。

    管家发现后,赶紧打电话通知了医生陆廷深。

    正在楼上休息的厉少爵与夏七夕,在听到动静后,也急忙地来到了楼下。

    厉少爵见晕倒的厉曜天,瞬间蹙紧了眉头,连忙上前扶着他回屋。

    夏七夕却在不经意间,看到电视上的新闻报道,全是有关东矅集团的报道,而且都是负面新闻,心里不免咯噔一声,随即担忧的目光看向了厉曜天:“爸爸……”

    ……

    不到半小时,陆廷深便赶到了老宅。

    在他替厉曜天检查的时候,厉曜天慢慢转醒了过来。

    他蹙着眉,拒绝了陆廷深的继续检查,而是抬眸看向了站在一旁的厉少爵,带着几分怒意地质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爸……”

    “你、你还知道有我这个爸?”厉曜天的手捂在心脏,特别的难受的样子。

    夏七夕见状,莫名担忧:“爸爸,您别生气,有什么话好好说,您千万不要动怒。”

    “你们为什么要瞒着我?”厉曜天失望的眼神望向夏七夕与厉少爵,最后目光停在厉少爵的身上:“到底是谁……是谁让你自作主张交出东矅集团总裁的位置?”

    “……”厉少爵面色凝重,无从回答。

    厉曜天对此更是生气:“你就那么不稀罕东矅集团?”

    “爸,东矅集团对我很重要。”厉少爵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厉曜天却并没有因此而气消,反而更生气:“那你为何要这么做?为什么要让东矅集团陷入现在的境地?”

    “……对不起!”厉少爵低眸,眼中闪过一抹复杂。

    此时此刻,他只能说对不起三个字。

    “我要的是你的解释,不是对不起!”厉曜天震怒,随即不由地咳嗽起来。

    夏七夕见状,连忙上前替他顺着气:“爸爸,身体要紧,您千万别激动。厉少爵之所以交出东矅集团,是因为……因为我。”

    “你……你说什么?”厉曜天皱眉,神情更加的复杂,接着一把抓住了夏七夕的手:“七夕丫头,你说……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夏七夕抿唇,犹豫着说道:“因为我……我怀孕了,少爵为了照顾我,所以才将东矅集团交由大哥打理。”

    不管是什么理由都好,都不能让爸爸知道一切都是大哥设计好的。

    这是夏七夕此刻唯一的想法,因此她撒了这样一个谎。

    然而,厉曜天虽然生病了,却没有完全病糊涂。

    他瞧着夏七夕目光闪躲,就对她的话产生了质疑,但是他没有直接逼问,而是看向厉少爵,直接朝他命令道。

    “我会安排人照顾七夕,你、明天……不,现在立刻回集团!”

    闻言,夏七夕怔住了。

    就连陆廷深也微微愣了愣,随即目光看向了厉少爵。

    事情发展的一切,他是知道的。

    只是,他并没有说话的立场,不过他支持厉曜天的决定。

    东矅集团现在一团乱,厉少爵必须回去维护才是。

    否则,东矅集团很可能面临更严重的问题。

    厉少爵面对厉曜天的吩咐,却握紧了双手,并没有一口答应下来。

    他看向厉曜天,顿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东矅集团本就应该属于大哥,他是您的长子……”

    “是,他的确是我的长子,你的大哥!”厉曜天蹙眉,激动地打断了厉少爵的话:“可是他刚回来,并不熟悉东矅集团的一切。现在让他接手,后果就是现在这般,难道这就是你想看到的结果?你、立刻回集团,让少阎回来……”

    “爸!”厉少爵伸手揉了揉眉心,一脸的疲惫,事已至此,想隐瞒却已经无法隐瞒:“哥他不会放手东矅集团!”

    “你……”厉曜天震住:“你说什么?”

    厉少爵抬眸看向厉曜天,不打算继续期满他:“他心里有恨,对我,对您,都有着浓浓的恨意!”

    “你……你在说些什么?”坐在床上的厉曜天,身体一晃,险些倒下,幸而陆廷深扶着他。

    厉曜天好半响才缓过来,复杂的眼神望着站在床头的厉少爵:“恨?你说……他恨我?少阎他……恨我?”

    不,这怎么可能?

    “他是我的儿子,他怎么可能……”

    “若不是恨,这么多年,他明明活着,为何不回来?”厉少爵不想告诉厉曜天如此残忍的事情。

    只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隐瞒已经无用。

    “如果我没有猜错,他现在正是在发泄心中的恨!”

    “发泄?”厉曜天眸光微闪:“你是说东矅集团……”

    “他要我交出东矅集团,我本以为他是想拿回属于他的一切。”

    然而,东矅集团现在的状况,让厉少爵明白,厉少阎的目的并不止于此。

    “我让秦漠查过君临集团,从大哥开始管理君临集团开始,君临集团的发展远胜于过去。能将一个止步不前的集团拯救过来的人,又怎么会管理不了东矅集团?”

    东矅集团如今之所以会面临这一切,只有一个原因,那便是管理者不想它有所发展。

    更甚至,希望它倒下。

    厉少爵的话一出,整个房间的气氛瞬间变得凝重。

    夏七夕眨了眨双眼,完全不敢相信厉少爵的猜测。

    若真是这样,厉少阎的行为,该让爸爸厉曜天多么伤心?

    思及此,她的目光移向了厉曜天。

    只见,厉曜天的面色瞬间一白。

    接着,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