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9章 别来不及拥抱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呃……”夏七夕猛然反应过来,表情一下子僵住了,闪烁的目光看向厉少爵与陆廷深。

    那什么,刚才她是不是说错话了。

    “七夕?”厉少爵眉头微挑,打量着夏七夕,觉得她的反应更加有问题:“你是不是瞒着什么?”

    “当然……当然没有。”夏七夕嘴角抽了抽,接着连忙移开目光不与厉少爵对视,就怕他看出她的心虚:“我的意思是……严以枫怎么会见到聂欢,聂欢……聂欢不是不在东城吗?”

    不在二字,她咬得特别重!

    像是这样,就能让厉少爵他们相信那般。

    可了解她的厉少爵,听她如此说,更加怀疑了。

    只是,她不愿意说的,他也不勉强她说。

    然而,陆廷深却没有那么多顾及,他见夏七夕目光闪躲,总觉得有问题。

    有些人就是如此,心里想什么很容易表露在外面。

    夏七夕或许就是其中一个……

    陆廷深双眸微眯,故作随意地说道:“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他们在医院门口见到,缘分还真是奇怪。”

    “医院门口?”夏七夕表情微变,聂欢来医院了?难道是知道她受伤?

    这几天她都在照顾厉少爵,没有能抽时间去见聂欢,想必让她担心了。

    “七夕,严三少见到聂小姐,难道你不高兴?”

    “我当然不会,可是聂欢告诉我,她并不想再见到严以枫……”

    “所以,聂小姐的确回了东城。”

    “……”夏七夕怔住,随即反应过来的她,惊讶的目光看向陆廷深。

    这这这是在套她的话?

    “看来是了。”陆廷深从夏七夕的表情中判断,自己或许并没有猜错。

    “严以枫并没有见到聂欢?”厉少爵回问了一句陆廷深。

    陆廷深抿唇点头:“我和他都以为那是看错了。”

    “他也许并没有看错。”厉少爵说着,与陆廷深同时看向了夏七夕。

    夏七夕嘴角一抽:“……”

    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七夕,聂小姐现在哪里?”陆廷深忍不住替严以枫问了一句。

    夏七夕咬唇,抬手扶额,一时不知怎么应对。

    她答应过来聂欢不说,怎么就一不小心说了。

    思及此,她的手轻轻拍了自己的嘴巴。

    厉少爵瞧着她幼稚的举动,有些哭笑不得,继而伸手握住了她的手,不让她自己打自己,即便不疼,他也不舍:“他们之间避而不见并非解决问题的方法。”

    “是啊,你别看严三少表面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其实心里一直对聂小姐感到愧疚,也期待着可以与聂小姐重遇。既然聂小姐回到了东城,我们作为他们的朋友,为何不帮他们重聚?”陆廷深向来不多管闲事,可这些年严以枫也是够让他同情的了。

    所以,难得开口帮严以枫说着情。

    夏七夕听到两人如此说,有些动容!

    其实,她内心深处也是希望聂欢与严以枫可以幸福的。

    “给我一点时间吧!”她可以再劝劝聂欢。

    若聂欢答应,一切都没有问题。

    若是聂欢不答应,那……她也没有办法。

    厉少爵与陆廷深听到她的回答,也没有再多说。

    该做的他们都做了,该说的他们也说了。

    至于结果如何,那就不是他们可以掌控的了。

    夏七夕抿唇,陷入了深思,纠结着该如何劝说聂欢。

    ……

    第二天,夏七夕便来到唐鸾家中看聂欢。

    聂欢见到夏七夕,很是激动,直接握住了夏七夕的双手:“听说你受伤了,我都快担心死了。”

    “我没事。”夏七夕连忙安慰着聂欢:“你看,我不是好好站在这里?”

    聂欢打量着夏七夕,随即才点了点头:“没事就好!”

    两人坐在一起,佣人送来了小吃甜点。

    夏七夕复杂的目光注视着聂欢,犹豫着说道:“我听说你前几天去过医院?”

    聂欢怔住,惊讶的目光看向夏七夕:“你……你怎么知道?”

    “我听说严以枫见到了你,所以……”

    “严以枫?”聂欢眼神一黯,面色变得有些复杂:“他认出我了吗?”

    唉,她不该去医院。

    不去医院,也就不会遇见严以枫。

    “我……我应该离开东城!”聂欢的心忽然无法平静,甚至想起身,只是她的双腿限制了她的行动。

    “欢欢!”夏七夕握住了她的手,阻止着她:“你真的打算一辈子不见严以枫?”

    “我……”

    “欢欢,你真的能放得下吗?”夏七夕语气颇为沉重,目光注视着聂欢:“你若是真的放下了,或许就并不会畏惧见到他,而会坦然地面对他。”

    闻言,聂欢不觉地握紧了双手。

    “七夕,我在努力……”

    “我知道。”夏七夕听到聂欢的话,很是心疼,忍不住上前抱住她:“我知道你在努力避着严以枫,可是你这样该有多累?”

    聂欢:“……”

    “你知道吗,我与厉少爵刚经历了一场生死,我真的……好怕好怕失去他。”

    “七夕……”

    “如果没有了厉少爵,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走下去。庆幸的是,我们都平安活着,能够再次拥抱真的是一件幸运的事情。很多时候,我们最怕就是来不及拥抱,因此而留下无数的遗憾。所以欢欢,我希望你不要选择逃避,不要等到将来有一天后悔。”

    聂欢微怔,被夏七夕的话触动。

    她……有一天真的会后悔吗?

    忽然间,她又想到了在医院见到严以枫的画面。

    其实这几天,她的脑中又再次时常出现严以枫的模样。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对他是多么的想念。

    即便只是一面,她的心都再也无法平静。

    严以枫总是有本事,让她一次次沦陷。

    她多么想冲动一次,跑到他面前……

    可是……她没有办法跑过去。

    思及此,聂欢一把抓住了自己的腿。

    不能动弹的双腿,瞬间将她拉回到现实。

    “不,我不能见他。”

    严以枫在她心里是那么的好,她不能拖累他。

    他们之间就应该停留在过去,让时间慢慢抚平一切。

    “我一定可以忘记他。”

    “欢欢……”夏七夕低眸看向聂欢,聂欢突然坚定的眼神,让她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了。

    总而言之,夏七夕的劝说终是以失败告终。

    ……

    夏七夕将结果告诉了厉少爵与陆廷深,两人同时在心里同情了严以枫一把。

    情、爱最是磨人!

    看来,严三少的爱情路还得慢慢走。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