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055 我当真了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五念只觉得自己的人生充满了悲剧,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本来只是为了求一封休书,现如今休书没弄到,都快要被人拐到私定终身的地步了,第五念用力的掐了自己的大腿,锥心的刺痛感袭来,差点没有翻白眼死过去。

    真他娘的疼啊,这么疼就代表这一切都是真的。她打从心底升起了一抹深深的无力感。

    见她如此,闵御尘第一次有了又好气又好笑的感觉。

    “闵御尘,如果你实在想不起来,那就不要想了,你就当我是和你闹着玩儿,只要给我写封休书就成了。”她也不期盼这家伙能够想起自己的救命之恩了,更加不敢让他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了,现在能够保得住自己的清白就不错了。

    “你是闹着玩儿的?”他的声音突然压低了几分,害的第五念没来由的多了几分心慌,直到闵御尘的声音带着一丝异常的冷静,缓缓的说道,“可是我当真了。”

    “什,什么当真了?”第五念误以为说的是休书的事情,瞬间来了精神头。“休书是哪里不会写,你和我说,也就不过是个形式而已,我之前有些好的,你其实签个名字……”

    闵御尘直接打断了她的话,“就是对你负责的这件事情。”

    第五念眼角一抽,这男人好像痛扁他。深吸一口气道,“我不需要你负责,就是想求一封休书。”

    蓦地,闵御尘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小脑袋,声音低沉醇厚,“乖,我们别迷信。”

    此时有人敲起了办公室的大门,闵御尘泰然自若的收回了自己素白修长的大手,眼眸深处浮现出了淡然与薄凉,端的是身居高位者的高傲,面色凝重的乔挚亚走了进来,见到第五念还在,表情多了几分惊诧,抿了抿唇什么都没说,倒是第五念大大咧咧的坐在了闵御尘的办公桌前,懒洋洋的支撑着自己的下巴,“是不是查出周文死掉了?”

    乔挚亚凝眉,这个女人好像特别肯定周文死掉了?

    有关部队的事情,他没法当着外人的面说出这个结果,因为就连他自己都不满意这个答案。

    闵御尘的心倏然一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他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第五念,又闭紧了嘴巴。

    第五念朝着他不雅的翻了一个白眼,有什么可遮掩的,“通过他的生辰八字,我已经推算出他的葬身之地就是东南方位,结合我的推算,他肯定是死在了你们部队里。”

    乔挚亚怔怔的看了看第五念,那表情活似见到了什么震惊的物件似的,信封科学的年代,这个女人竟然敢在这里搞封建迷信,是不是胆子也太大了一点?

    再看看他们老大,竟然还是那副雷打不动的模样,好似已经习惯了。

    他怎么觉得自己的头都在疼了,老大这是纵容这个女人在自己的地盘搞封建迷信?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闵御尘一直微垂眼睑,没做声,第五念全当他们两个人在排斥自己了,也是,让他们这些军人相信这个世界有鬼,恐怕比登天还难,算了,这种情势强求不得,耸耸肩无奈的说道,“你们慢慢探讨,我出去外面等你们。”

    她站起身子,闵御尘下意识拉扯着她纤细的皓腕,“别走,哪里也不许去。”

    乔挚亚觉得自己的下巴掉了下来,都合不拢了,他们老大竟然主动抓着一个女人的手,如此不避讳,当真是爱的不要不要的地步了?他开始有些纠结了,难道老大看不出晴天那个丫头喜欢他吗?真想看一场本年度最精彩的三角大戏。

    第五念看了一眼拉着自己手腕的那只大手,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冷颤,闵军爷算是和自己耗上了,想到自己未来的休书之路,很有可能就会成为泡影,她就两眼泪汪汪,莫不是以前漫天要价,如今遭了报应。

    “我去看看那位周嫂子,你们两个先聊聊吧!”随即看向了闵御尘,“你们将人安排在哪里了?”

    闵御尘找来了猎豹中队的女队员宋雨霏,有她亲自带着第五念,多少能够看的住她。别跑出去看看周嫂子,回头她这个人也跟着跑没影了。

    第五念当他是好心,并没有想那么多,所以欣然接受了。

    宋雨霏初见第五念,就被她身上那种并未见识过的气质所吸引,是一种很矛盾的综合体,军区大院有不少英气飒爽的女兵,各个都是巾帼英雄,与眼前这个女子一相比,竟是硬生生的少了几分灵动,几分大气,几分凛然,几分张扬,和自家老大站在一起肯定配一脸,不禁替晴天有些惋惜,这么多年的守候算是完犊子了。

    宋雨霏身材高挑,穿着军绿色的军装煞是好看,“美女,你和我们老大是怎么认识的?”

    第五念抿唇,真的不太想回忆那段恨不得扭断自己脖子的梦,“忘了。”

    忘了?

    宋雨霏好惊恐,很少有女人能够忘记与闵御尘的任何相遇。“美女,你觉得我们老大这个人怎么样?”

    途径有些小士兵见到宋雨霏,都会恭敬的行一个军礼,她站直娇躯,回以一个军礼,随后又凑向了第五念,笑的异常谄媚,第五念怔了怔,这人变脸的速度可真快,“美女,你别看我们老大的颜值不错,但实际上他身边还真的连一个女人都没有。”光顾着为自家老大提高美好印象,宋雨霏说话可谓是没经过大脑思考,瞧见第五念瞅着自己好笑的眼神,瞬间回过神来,娇俏明艳的脸上浮现出了几许红晕,“我不一样,我们这些人一个军区大院长大的孩子,都是太了解了,所以根本不会朝着那个方面发展,我对我们老大那个冰块脸一点感觉都没有。”

    第五念笑了笑,没做声。

    一路上基本上都是宋雨霏在说,第五念在听,到达目的地,宋雨霏意外的发现自己竟然连半句有用的话都没有套取到。

    “谢谢你,宋教官,我到了。”依稀记得,有士兵行军礼的时候,是这么称呼她的。

    宋雨霏挑挑眉,这是准备将自己打发掉了?

    真有意思,以往那些觊觎他们老大的女人,莫不是拉着她称姐妹的,怎么到了第五念这里,隐隐有种被人排斥的错觉呢?

    她点点头含笑的将第五念送上楼去,嘴角边的笑容不由得为之一僵。

    嗯,她果然是被人排斥了,这么明显怎么就没有被发现呢?

    不过,她很好奇,老大从哪里找来这么特别且有个性的女人呢?

    闵御尘的办公室内,乔挚亚将自己调查的全部报告给他,“出入登记本上的确有周文的名字,并且是在三号那天,我也派人侧面打听了一下周文的为人,老实肯干,吃苦耐劳,是一个服从命令的好士兵,许是出身农村,家庭环境并不好,穿着老土,又不会处事儿,所以被他们六班的人很排斥,听说班长带头孤立他,为了能够融入这个班级,周文很努力,只是他的方法不对,帮助别人打扫卫生,站岗值夜,端茶倒水。”

    闵御尘听到这里,轻蹙了眉头,声音低沉迷人,“他们班长是谁?”

    “陈路风,西南军区陈团长的独生子。”

    西南军区陈团长或许是一个好的团长,但却不算是一个好父亲,听说他有一个众所周知的弱点,就是溺爱唯一的独生子。

    “继续。”对此,他并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

    “我找了几个信得过的小士兵去打听了一番,周文在离开部队不过十几分钟,实际上又坐了路过送菜的货车回来了,我找了当天拉他回来的炊事班班长询问过,事情属实,周文说他的孩子马上就要出生了,他攒钱买的小玩具忘记拿了,所以要回宿舍拿,之后再就没有人看见周文离开,他们六班的人都说他当天中午就离开了,所以根本没有人知道他曾经回来过。”

    闵御尘嘴角微微勾起,扯开一抹弧度,泛着冷冷的寒意,“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在部队消失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