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091 意墨初见闵御尘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回程的飞机上,第五念带着眼罩睡得醉生梦死的,若不是脑袋歪在别人肩膀上的时间太久了,导致脖子有点累,要不然还不能醒过来,她不由得晃了晃脑袋,扯下了眼罩,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怎么是你?”

    白昭昭死哪里去了?

    闵御尘问道,“为什么不能是我?”

    “那只死狐狸呢?”

    “他见我来了,主动与我换了位置。”

    第五念不由得在心里咒骂了一句,狗奴才,这么容易就叛变了!

    闵御尘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给她使了一个眼神,看的第五念莫名其妙的,“干嘛?”

    “不是困了吗?借你个肩膀靠靠。”

    第五念瞪了他一眼,没做声,决定换个姿势继续睡觉,才不想理会他。

    闵御尘绝对是不蹬鼻子都能上脸的那种人,再给他点好脸色,说不定下飞机就能直接拉着她去结婚了。

    面对第五念的冷漠,闵御尘很显然已经习惯了,见她换了一个姿势,像一只小狗一样蜷缩在椅子上,那模样倒是多了几分可怜巴巴,招呼空姐拿了一条毛毯,然后轻轻的为她盖上了毯子,随后拿出一旁的军事杂志看了起来。

    猎豹中队的人到现在还有些回过神来,宋阳拉着乔挚亚,小声的说道,“你说老大是不是认真的?”

    乔挚亚抿了抿唇,思考了片刻,“你那么八卦做什么?”

    “我这还不是替老大担心吗?闵家门槛多高啊,未必能够看得上第五小姐。”

    “那是老大该操心的事情。”

    宋雨霏轻叹了一口气,“只是我怎么觉得咱们老大好像用热脸贴着人家的冷屁股呢?”

    洛河哼笑了一声,“你这眼睛可够瞎的了,你是现在才看见吗?”

    “洛河,你这嘴巴是不是有点欠欠的?”

    “好歹也算是咱们老大的私事,你们过度关心只会给他带来更多的麻烦,顺其自然不是更好吗?”有的时候,沈谦然的冷静比乔挚亚更可怕。

    宋阳拍拍好友的肩膀,“还是咱们沈兄弟说话在理。”

    宋雨霏看了后座闭目养神的白昭昭,并没有看见他狐狸大变身样子,自然也不知道他是一只千年的狐仙。

    “嗨,帅哥,问你几个问题呗!”

    白昭昭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深邃迷离的眼睛泛着盈盈的水光,怔怔的看着宋雨霏,那模样好似在说,你是与我说话吗?

    畜生无害的样子令宋雨霏心底一阵哀嚎,果真是个尤物,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好看的男人,端是这么看着,都觉得异常的赏心悦目。

    见宋雨霏久久的不说话,队友不由得看向了她,发现这个铁骨铮铮的女汉子竟然犯花痴,集体吓得浑身冒了虚汗。

    此起彼伏的轻咳了起来,吓得宋雨霏立刻回过了神,尴尬的笑了两声,“帅哥,我们是闵御尘的同事,能问你几个关于第五念的问题吗?”

    “什么?”他的声音轻柔的好似羽毛拂过宋雨霏的胸口,那种感觉充满了诱惑,会令人骨头都酥了。

    哎呀我去,这个世界上不仅有男人帅到人神共愤,声音还好听到不行。

    “第五念有男朋友吗?”

    “没有。”

    “那你和第五念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

    主仆关系他自然是说不出口,所以斟酌了半天,总算是想到了比较恰当的词汇,“雇用关系。”

    对于这个关系,猎豹中队所有的人都表示非常的满意。

    “那她的家庭情况呢?”

    “爸爸,弟弟,儿子。”

    “儿子?”猎豹中队异口同声的叫了起来?

    意识到他们几个人给别人带来了困扰,纷纷点头示意,小声的道歉。闵御尘回眸,狠瞪了他们一眼,好似再说别吵醒了第五念,见他如此的维护第五念,众人不由得心酸,他们老大的情路是不是有点太坎坷了?

    不对,他们肯定是耳朵出错了,要不然怎么会听见第五念还有一个儿子?

    就连一开始主张顺其自然的沈谦然都不够淡定了,急迫的问道,“你的意思是说,第五念已经嫁人了?”

    白昭昭很不客气的白了他一眼,“谁告诉你嫁人了才能有儿子?”迂腐的人类,还比不上自己这个活了千年的老古董。

    未婚生子?

    宋阳已经抚摸着额头,表示自己无法接受了。

    洛河惋惜的叹了一口气,“闵家是断然不会接受第五念的。”

    宋雨霏很是纠结,“怎么就变成了未婚妈妈,我们老大也不能做后爹吧!”太憋屈了。

    乔挚亚看了看斜对面的闵御尘,虽然在看着军事杂志,眼角的余光却时不时的打量着第五念,已然是把第五念当成了自己的未婚妻看待,真不知道这件事情是好是坏?

    一时之间,大家很有默契的沉默了,不知在想着什么?

    唯有白昭昭一人,依旧能够闭目养神的心安理得。

    出了飞机场,深感家乡的空气都是香甜的。

    袁起开着第五念的浅粉色跑车来接机,见她久久不出来,倚着小骚粉张望他们boss的身影,惹来路过的小姑娘频频回眸,他顺便送去自己的香吻,那模样多少有些欠扁。

    第五念见到这个画面,有点牙疼。

    “我不是让以萝来接机吗?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第五念没好气的踹了他后屁股一脚。

    袁起捂着自己的屁股,痛呼,“boss,你未免也太狠了,今天方姐加班,有人来接机就不错了,你还挑剔。”看着第五年身旁的狐仙大哥,袁起可谓是异常的热情,“嗨,狐仙大哥,好久不见!”

    “我宁愿没人来接我,也好过一出飞机场就看你搔首弄姿强。”简直就是太丢人了。

    狐狸就不是个热情的人,面对袁起就能想起他闯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祸,有点头疼。“我有事情先走一步了。”说罢挥挥手便打了个车就走了。

    “妈妈?”

    第五念一怔,随即欣喜的问道,“意墨,你怎么来了?”

    “妈妈,你是不是忘了今天是星期六?”

    “是,是吗?我还真不记得了。”第五念不好意思搔搔头,一般意墨都是以萝在照顾,她有时候忙起来,经常不分黑天白夜的。

    如此想来,还真的有点对不起意墨。

    第五意墨按下车窗,趴在车窗前看着第五念,颇为无奈的说道,“妈妈,别总是欺负袁叔叔。”

    本来就不待见袁起,现在更是拉起仇恨值,连自己的儿子都护着他?

    “没有,这是妈妈和你袁叔叔的相处模式,对他太好了,他根本接受不了。”

    袁起不由得撇了撇嘴巴,他又不是贱皮子,非得让人抽打着才舒服。干巴巴的解释道,“意墨,叫哥哥,别叫叔叔,显得生分。”

    第五意墨扑哧一笑,甜甜的点点头。

    “乖!”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可能是他们boss这样的女人生的,真是日了方圆百里的狗了,打死他也不会相信。

    第五念若是知道袁起在想什么,一定会把他打成猪头,看他还敢不敢随意猜测别人的私事。

    “念念?”由远而近的呼唤,对方沉稳的步伐彰显着他从容不迫的性格。

    第五念浑身一僵,招呼着袁起帮自己拿行李,想到之前儿子很渴望见到闵御尘,她就不由得打怵,根本不想让他们两个人见面。

    第五意墨探头望去,“妈妈好像有人喊你的名字。”

    第五念一把搂住了儿子的小脑袋,“别瞎说,你听错了,大庭广众之下认错人很丢脸的,我们快回家。”

    “妈妈,我快不能呼吸了,你抱我抱的太紧了。”

    立刻松开了儿子,好一顿的检查,确定他没有事儿了,正准备上车,却是被某人拉住了皓腕。

    第五意墨看着陌生俊朗的男子,瞬间就激动了,朝着对方挥挥白嫩的小手,“请问你是闵叔叔吗?”

    竟意外的听到奶声奶气的声音,闵御尘侧目,看向了第五意墨,粉嫩雪白的小脸,扑闪扑闪的大眼睛,最令人嫉妒的该属他的眼睫毛,好似两把黑漆漆的小刷子,眨眼之间能够感觉到浓黑的一片,映衬着他的小脸,就像是娃娃一样可爱,仔细一看,还真是有点像第五念。

    没来由的升起了几分好感,他哈腰,与第五意墨平视,声音绝对是有史以来的柔和,“你好,我叫闵御尘,你可以叫我闵叔叔,认识你很高兴。”

    第五意墨激动的从车上跑了下来,然后与他玩儿起了拥抱,“你好,闵叔叔,我是第五意墨,我也非常开心能够认识你。”

    被小小的意墨拥抱,闵御尘说不出自己心里的滋味儿,只觉得这个孩子太单薄了,渴求他的回抱是那么的小心翼翼。

    蓦地,他的心被什么扯通了,一把将第五意墨抱在了怀中。

    第五意墨的小脸闪过一丝惊诧,随即扯着小嘴笑的格外灿烂,“闵叔叔,我觉得我已经喜欢你的热情了。”

    “谢谢你的喜欢。”

    猎豹中队的人默默的站在身后,心里特不是滋味儿,他们老大好像还挺乐意给别人当后爹的。

    宋阳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嘴角起了一个超大的水泡,这闵妈妈若是知道这件事情,肯定要怪他知情不报了。

    第五念轻咳了两声,“意墨,下来,我们该回家了。”

    第五意墨即使舍不得,也会在外人面前乖乖的听妈妈话,这是一个小绅士该有的行为。

    “闵叔叔,虽然我很舍不得你,甚至想和你,还有我妈妈共进晚餐,但是你刚从机场出来,肯定旅途劳累,应该要好好的休息才对。”

    闵御尘勾起了唇角,面对聪明的第五意墨点拨,他岂能无动于衷。

    第五念傻眼了,这个臭小子是在给她约男人共进晚餐吗?

    “意墨,叔叔等一会儿还有别的工作,我们不能打扰他工作。”

    闵御尘深知有些事情不能逼的太急了,顺势而下,“意墨真是一个乖孩子,我是真的还有点别的事情,不过我们可以约在下个星期六,或者星期五我也可以和你妈妈去接你放学。”

    “真的吗?”第五意墨惊喜的反问。

    “怎么可能是真的,闵叔叔很忙的。”第五念真是要被闵御尘气死,竟然随随便便承诺意墨。

    “大丈夫一言九鼎,我从来不骗人。”

    第五意墨开心的拉着妈妈的手,甚至开心,“妈妈,下个星期五你和闵叔叔一起来接我放学吧!别的小朋友肯定会羡慕意墨的。”

    第五念怔然,意墨这么说,肯定是幼儿园里的小朋友说了什么?要不然意墨不会这么说。

    胸口溢满了苦涩,眼眶微红,那一刻不知自己怎么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他。

    将儿子抱了起来,她不想让别人随随便便就看见了她的脆弱,“下个星期五就麻烦你了,我先走了。”说罢,拉开车门上了车。

    第五意墨朝着闵御尘眨眨眼睛,那架势好似在说,路我已经给你铺好了,就看你的了。

    闵御尘抿了抿唇,嘴角映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朝着他比量了一个‘ok’的手势。

    作为一个女孩子,不管宋雨霏有没有做妈妈,对于小孩子都是充满着母爱,见到意墨小小年纪就这么懂事,早就被收服的服服帖帖的。“其实我们老大给意墨小朋友做后爹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至少第五意墨就很喜欢老大。

    她倒是看的开,却不想自己的哥哥都快愁白了头发,依照闵家在京城脚下的势力,军门大户,怎么可能允许闵御尘这样星光闪闪的红三代,富二代去娶一个未婚生子的女人,还要接受一个拖油瓶,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乔挚亚拍拍宋阳,“静观其变,暂时先别说,我相信老大会有分寸的。”

    闵御尘目送着第五念他们离开,脸上淡然柔和的光芒瞬间消失,立刻换成了一副冰冷沉静的俊脸,只需要一秒钟的转换。“我们走吧!回去将报告写好交给我。”

    回程的路上,袁起说起了李西西好像就是这几日临盆,由于之前已经住院待产了,所以询问第五念去不去看看?

    第五念点点头,“明天我们两个人去看看吧!”

    “boss,你包个大的红包,顺道把我的那份也算进去。”

    第五念狠狠的鄙视了袁起n+1次,“我看你找我去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吧?”

    袁起呵呵的笑了,“我爸最近又断我信用卡,又没到开工资的日子,我能怎么办?”

    “当着我家意墨的面,我真不想骂你。”

    *

    得知第五念成功让朱雀归位了,姑姑早就在家里殷殷切切的盼着她回去了。

    打开门,一眼就看见了姑姑不停的徘徊,第五念使了个眼神,示意她有事情回房说,“袁起,红包给你出了,但是今天必须买菜做饭,给我看孩子。”

    如此简单的事情,袁起自然是乐意,“没问题!”

    “妈妈,你快去好好的休息,我和袁叔叔给你做好吃的。”

    第五姗姗跟着第五念回房间,趁着她不注意,还朝着第五意墨眨眨眼,换来那个小家伙伸出可爱的小手指头‘嘘’了一声。

    第五姗姗的心都跟着融化了,这孩子懂事的让人心疼。

    看着念念孤单坚强的背影,第五家的女人也能结婚生子该有多好啊?

    第五念关上房门,指了指第五姗姗,“有时候意墨会来,你就不知道避开点?”虽然第五家的女人异于凡人,死后没有什么阴气这回事,可怎么都算是鬼了,吓到小孩子怎么办?

    第五姗姗挑挑眉,很想告诉自己的侄女,你给人家意墨封上的阴阳眼又打开了。

    瞧瞧这功力,让她好好学习法术,就是不听,每天心不在焉的混日子,哪里像他们第五家的女人了。

    不过这事儿意墨不让说,而他们之前早就成为了好朋友,这个秘密还是不要让念念知道的比较好。

    “行了,我下次小心一点,朱雀现如今情况如何?”

    “离开载体的时间太久了,耗尽了灵力,恐怕已经昏迷的状态吧!”第五念拿下四方手链,然后找了一个透明的容器,拿出了一旁自备的一次性针头,手法熟练的插进了自己的血管里,进行抽血。

    第五姗姗到底心疼自己的侄女,“你回来那么累,就少抽点吧!”

    “朱雀耗尽灵力太多,必须由我的血温养着,太少了都不够青龙喝的,朱雀更是分不了多少。”

    说起这个青龙,第五姗姗就恨得咬牙切齿的,“整天拿一缕精魂才糊弄我们,关键时刻倒是一点也不吃亏啊!”

    “姑姑,你别说,这回青龙还帮了大忙,现的是真身。”

    “你给他什么好处了?”

    第五念露出一抹奸笑来,“给他好处我肉疼,我自然是威胁了,让他以后有不举的可能,他是个公的,岂能不害怕。”

    第五姗姗纤纤手指轻点,“你这个鬼丫头。姑姑看见你平安回来就放心了,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将针头拔掉,输入的血液倒入准备好的透明容器之中,蘸着自己的血,在容器上空化了一个聚灵符,符咒闪了闪,没入容器的上空便消失不见了,将四方手链放进去,第五念才去洗澡,然后躺在床上沉沉的睡了。

    起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黑了,第五念伸了一个懒腰,拿出手机一看,竟然有一条闵御尘发的微信。

    想到他答应的事情,第五念不得不承认,有那么一瞬间是感动的。

    第五念点开微信,好好休息,好好吃饭。她不由得轻笑了起来,自言自语的说道,“我还天天向上呢?”

    没有回他,直接推开了房门,嗅了嗅空气中飘着牛肉的香味儿,“今天还有以萝做了我爱吃的原汁牛肉。”

    方以萝回眸,清秀柔美的小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你醒了?”

    “嗯,睡得有点久,浑身都疼。”

    “锅里有我给你做的红糖雪蛤,补血补气。”她的眼睛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第五念的手背,果然发现了针眼。

    第五念抱着方以萝,像个孩子一样撒娇,“以萝,你说我怎么会这么幸运,有你这么一个好朋友?”

    “我怎么觉得我才是最幸运的那一个。”

    袁起叼着一个鸡腿走进了厨房,看见这两个人腻腻歪歪的,“拜托,你们两个能不能别这么腻歪?会让人嫉妒的。”

    “只有没朋友的你才会嫉妒。”

    袁起一窒,boss这个女人嘴巴太毒了,朋友这种东西以前交过几个,可是每一个人都是带着目的性,他也就懒的敷衍了,还不如和阿南来的相处愉快,虽然经常吵嘴,但是最起码他那个人比较真实。

    “我决定为了今天的晚餐不与你计较。”

    今日晚餐的桌子上,有以萝,意墨,袁起,总的来说比往常要热闹许多,对于她这种孤家寡人来说,已经算是团圆饭了。

    “boss,你少吃点牛肉,我都没吃几块。”

    “这是我家,我为什么要少吃,你只是来我家做客的,我看你应该少吃一点才对。”

    “妈妈,袁哥哥你们不要吵了,意墨那份不吃了,全部留给你们。”

    “不行,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你袁哥哥都长惨了,不用吃牛肉,太浪费了。”

    方以萝抿唇而笑,一群人围在桌子前一边吃饭一边拌嘴,这才有家的味道。

    翌日,袁起早早的开着车来接第五念去医院。

    “我怎么觉得,我的车库现在变成了你的私有物品了。”

    袁起嘿嘿一笑,“我们男人的天堂。”

    “你上我的车库里来找天堂啊!”

    “boss,不要那么小气,你的那些豪车不开出来炫耀一下,都对不起这么好的车。”

    “懒得听你在废话。”

    说话的功夫,妇幼医院就到了,第五念和袁起下了车,朝着病房走去。

    袁起看着空空如也的病床,“这人呢?”

    第五念正好问完小护士,“袁起,他们在待产室了,正准备要生了,我们去那边看看。”

    远远的就看见了阿南急的来回徘徊,还有李家夫妇正不安的站在了手术室门口,担忧的看着‘手术中’这三个字。

    袁起指了指,“boss,他们在那里!”回眸,见第五念正对着一团空气不知说着什么,大概又是见鬼了。

    “恭喜你,小云,也许这是上天安排的缘分。”第五念也没有想到阿南两口子会和李家夫妇这么有缘分。

    “谢谢你,念念姐姐。”

    “希望来世,你是一个坚强,快乐,开朗的孩子,去投胎吧!”

    李小云与第五念挥挥手,然后转身没入了手术室。

    袁起指了指第五念看向的手术室,瞬间激动了,“老大,你看见李小云了?”

    第五念颔首,“嗯,一会儿不许多嘴,若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小心我缝了你的嘴巴!”

    “哦!”

    阿南看见了第五念和袁起,连忙上前打招呼,“你们怎么来了?”

    袁起轻哼了一声,“我还以为我们合作了一次,就已经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你老婆生孩子,我还是看她前两天发朋友圈才知道的。”

    阿南怔了怔,脸上闪过一丝不好意思。

    袁起早先的时候,作为市高官的儿子,两人就是云泥之差。

    如今作为市长的儿子,他更加不敢高攀,只是没有想到他会把自己当成了朋友。

    “今天这事儿算我错了,孩子满月一定叫你们来。”

    第五念安抚了李家夫妻,然后送上了自己的红包给阿南,“这是我和袁起的。”

    阿南摸了摸厚度,顿时好沉重,日后这个礼可真是没法还了。

    手术室的大门打开了,医生抱着孩子说道,“李西西的家属。”

    阿南激动的冲了过去,“在,在这里。”

    “女孩,六斤八两,上午十点整出生,母女平安。爸爸跟着我去给宝宝洗澡,其他的人在这里等着产妇出来。”

    阿南连连点头,李妈妈挥挥手,“你快去吧,这里有我和你爸呢,放心吧!”

    “好!”阿南屁颠屁颠的跟着护士走了,惹来袁起一阵羡慕,阿南都有闺女了,她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上天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只是,他也没有想到,李小云会投胎做西西的孩子,缘分真的是很玄妙的东西。

    没过一会儿,产妇就出来了,他们四个人又七手八脚的忙着给孕妇抬换到病床上,李妈妈忙着照顾西西,李爸爸更离谱,拿着小本子正在记医嘱,西西感动的直掉眼泪,吓得李妈妈拉着她的手问道,“你怎么还哭了?”

    李西西伸出虚弱的手臂,抱了抱李妈妈,哽咽的说道,“有妈的孩子是个宝,以前没有体会,现在我真是太幸福了。”

    李妈妈一怔,泪眼朦胧,抱着西西道,“好孩子,别哭了,你都是当妈妈的人了。”

    “嗯!”她擦了擦眼泪,不好意思的看了看第五念,“对不起啊,让你看笑话了。”

    第五念笑着摇摇头,“没事儿。我下午还有点事情,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诶?就这么走了?”boss是不是还有什么重要的话没说?

    “难不成你还想在这里吃午饭啊?”说罢,狠瞪了一眼袁起。

    跟在boss身边这么久,他岂会不懂这个眼神代表着什么,快跟着老娘滚蛋。

    他尴尬的笑了笑,摸了摸鼻子,“我就寻思想和阿南打个招呼。”巧妙的接触了尴尬,李家夫妇还真有点为难他要留在这里吃饭,毕竟忙的都抬不起头了,哪里有时间招呼袁起。

    听到他这么一说,就放宽了心,怕招待不周。

    “你下次再来看吧!”

    两人走出了医院,回程的路上,袁起有些不懂,“李小云投胎做了西西的孩子,这对于他们两家来说,都是一件喜事儿,只是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呢?”

    第五念纤纤食指一伸,重重的戳了戳他不开窍的脑袋,“惊喜只是暂时的,以后相处的日子长着呢,面对孩子,李家夫妻过度关心,会给阿南他们夫妻带来很多的不方便,时间久了,因为孩子的问题,会产生许许多多的问题,对于他们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儿。”

    “你说的也挺有道理的,亲生母女为了孩子教养问题吵架的大有人在。”

    “西西一直抱着一颗感恩的心来面对这一切,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一件好事儿,毕竟李小云是上辈子的事情,不该再牵扯到这辈子了,要不然孟婆汤喝不喝有什么意义呢?”

    “你说的没错。”

    第五念闭目养神,“我们回缘起。”

    袁起将车子平稳的行驶到了缘起,店门口听了一辆超级豪车,劳斯莱斯幻影,他最喜欢这辆车子的线条,流畅大气,是成功人士的标配。

    第五念下车,看了一眼豪车,抿了抿唇。

    缘起挑眉笑道,“boss,你好像又有生意了。”每天大把大把的钞票赚着,他是打从心底的羡慕啊!

    “我们进去吧!”

    推开门,就能听到单晓婷高声喊着,“欢迎光……boss,你终于回来了,你不在的这一个星期,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第五念轻笑,“我看你是惦记那辆宝马吧?”

    单晓婷尴尬的笑了笑,“一下子就捅破了别人的心事儿,有点不厚道啊!”

    “放心吧,你的宝马跑不了,下个月就让你美梦成真了。”

    袁起指着自己,“boss,那我呢,我呢?”

    第五念故作恍然大悟的说道,“今天给阿南的红包,你是不是该还给我了?”

    没趣的摸了摸鼻子,转了个方向,哼着小曲,“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还是那个地铁那条街……”

    小样!

    单晓婷不客气的笑了,然后指了指楼上,“boss,来了一个有钱的富婆,来这里等你三天了,你若是再不回来,我可就要被折磨死了。”

    第五念眨眨眼,“什么来头?”

    “听说是隔壁市的女首富,家里的公司在国外都上市了,最不差的就是钱。”

    “我去见见她再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