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093 说不定会他成为我的爸爸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五念将支票收好,送走了付蕾蕾这个女财神爷,然后招呼着袁起看店,“晓婷,我们走。”

    “boss,我们去哪里啊?”

    第五念露出狐狸一般狡猾的笑容,“给你买宝马去?”

    袁起立刻愤怒的拍着桌子,“boss,你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我的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要你管?”

    “我也跟着你出生入死这么多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凭什么单晓婷有宝马,我没有?”

    “我乐意。”

    单晓婷捂着小嘴偷偷的笑了,临走之前,还特意气了气袁起,“小袁子,你要好好的看店,我和boss出去看车了。”

    袁起火大的挥挥手,“快走,别在本少爷面前嘚瑟。”

    第五念开了一辆算是比较普通一点的车,奥迪q7,至少行驶在路上没有那么的张扬。

    当车子真的停在了宝马4s店时,单晓婷怔了怔,“boss,你真的要给我买宝马?”

    “那你以为呢?我什么时候拿这样的事情开玩笑?”

    “boss,你花钱也太大手大脚的,你说你赚的也不少,怎么不存起来,你弟弟上大学也要用钱,将来意墨要花销的地方更多。”据她所知,第五念上头好像没有什么长辈可以依靠了,毕竟这么多年也没有听见她提起过谁,所以单晓婷就以为她的亲人只剩下弟弟和儿子了。

    “放心吧,意墨我已经为他准备了一大笔信托基金,至于小绝……”说到自己唯一的亲弟弟,第五念内心充满了苦涩,记得上一次见面,他回来陪自己过圣诞节,那单生意不是很顺利,回去的很晚所以错过了小绝为她准备的圣诞派对,他们还因为这件事情吵嘴了,不,更正确的来说,是小绝一直在批评教育她,而她老老实实的吃着蛋糕,连屁都没敢放一声。

    第五绝永远不理解,她姐姐花样年华,搞什么封建迷信,利用鬼神去骗取他人钱财。

    而第五念也从来不想解释事情的真相,她不是没有想过要改变这一切,只是她太清楚了,小绝若是活的明白一点,就会变成第二个爸爸。

    而她不想让自己唯一的弟弟活的那么辛苦!

    “boss,你以后的日子长着呢,你不懂存钱有多么重要?”

    第五念被单晓婷的话逗笑了,轻咳了几声,“你这丫头怎么废话那么多?我的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而她的日子,不长,很短暂。

    单晓婷搔搔头,小声的问道,“我真的可以要吗?”

    “当然了,作为我的员工,出门不配备宝马这样的交通工具,都不要说是我的员工,掉价!”

    单晓婷忙不迭的点点头,“boss,我已经爱上你了。”

    “别,姐,喜欢的是男人。”

    “我可以为你变成男人。”

    第五念不由得恶俗了一回,抖落了浑身的鸡皮疙瘩,“别恶心我,赶快给我去挑辆车,顺道再给袁起那个臭小子挑一辆,省的总开我的车。”

    “boss,你让我无以为报。”

    “别,你马上就能报答了。”

    单晓婷一怔,突然就觉得自己太单纯了,原来boss是在这个地方等着自己的。“你想让我做什么?”

    “你爸不是爱好钓鱼,你让你爸把他的宝贝工具借我用用。”

    闻言,单晓婷立刻哭丧着小脸,“boss,你太狠了,那些可是比我还重要的命根子,你的目的好阴险,你又不缺钱,自己买一套呗!”

    “不行,那个人是个垂钓的爱好者,我拿新的去,一定会被识破我有所企图,最好还是旧一点。”

    “可是……”

    “哎呀,你可能是觉得宝马不太适合你,不想买就算了!”

    “boss,别啊,我又没说别的。”随即,单晓婷小声的咕哝着,“真是个阴险邪恶的女人!”

    “你说什么?”

    “没,没有。”

    “既然没有,那还不赶快挑一挑,有没有你喜欢的。”第五念抿唇而笑,对于她来说,钱真的只是身外之物,而她花钱不过是为了证明自己还活着。

    x

    不知单晓婷用了什么方法,总之是扛来了自家老爸的宝贝,然后教第五念怎么使用。

    总之她也听得迷迷糊糊的,就记了几个主要的。

    天还不亮,就驱车来到了海边,早上的海风已经颇具一些凉意,她将自己裹在长款白衬衫里,露出一截黑色小短裤,脚上穿了一双小白鞋,如此放松的架势,还真挺像一个爱好垂钓的人!

    第五念哈气连连,没一会儿,眼睛都能挤出一两滴眼泪来了。

    这阵子,她一直都没有睡好,这个case结束以后,她一定要给自己放一个长长的假期,坚决不能把自己搞的那么累。

    虽说死了以后,她就能卸下重担了。

    可是第五家女人就是个可怜虫,死后也要为子孙后代操心,所以有假期,就绝对不能放弃。

    很快,就听见后面有车子停下的声音,第五念回眸看了看,发现有两个男人下车了,一个人正在准备垂钓的东西,另一个男人不到四十岁,坚毅刚硬的面上挂着淡漠与疏离,与付蕾蕾给她资料上沈骏的照片完全吻合,看来她等的人到了。她淡淡的收回了自己的眼睛,这种时候尽量保持自己的矜持,万一把人吓跑了,可就真的要去部队堵人了。

    “政……沈先生,这里还有别人。”放佛是在征求领导的意见,是否决定换地方?

    沈骏淡淡的说道,“无妨,将我的东西都放过去吧!”

    拿起了一个以前用的很顺手的鱼竿,从细到粗依次抽出,抽出时每节间都会适当抽紧,全部抽出后持竿动手检查,沈骏旁边的小根本立刻上前一步,“沈先生我来检查吧!”

    沈骏点点头,将其余的事情交给了身边的侦查小兵。

    他的眼睛不经意的看了一眼第五念,眼底划过一丝森冷的幽光。

    第五念握紧鱼竿,内心一片尴尬,她还真没有想到钓鱼这么多的步骤,她本来还想在这里装作一个偶遇的高人,如今看来,人家看了她第一眼就被识破了。

    得了,她也不打算在这里吹冷风,直接奔入主题。

    伸出白嫩的小手,朝着沈骏挥挥手,“嗨,帅哥,你也来钓鱼啊!”

    沈骏连瞄都没瞄她一眼,直接坐在了自己的小板凳上,开始静静的垂钓了起来。

    话说第五念就是一个闲不住的个性,立刻拉着自己的小板凳凑向了沈骏,“这位小姐,你钓你的,别打扰我们。”侦查小兵的态度不是很好,可谓疾言厉色。

    第五念是何许厚脸皮的人,面对这点小挫折,想想支票上那张空白处随意可填的零,这点冷脸子,她还是能忍受的。“这位小哥,别吵,我和你的这位朋友有点事情。”丝毫不理会那位侦查小哥气呼呼的表情,第五念继续露出谄媚的笑容,“帅哥,我看的出你印堂发黑,有冤魂总是入梦,你最近是不是总睡不好,精神不济?”

    沈骏神情不动,手一直握着鱼竿,眼神坚定的目视着前方。

    这个雷打不动的闷葫芦,真怀疑付蕾蕾到底喜欢他什么?

    “小姐,你再搞封建迷信,小心我们报警抓你。”侦查小兵恶狠狠的警告着第五念,还没见过哪个人敢这么胆大的打扰他们政委垂钓的?

    最令人无法忍受的是,对方还是个女神棍。

    她轻咳了两声,以此缓解自己的尴尬,继续抛下重担,“两个人,大的就不说了,至于那个小的太可怜了,死的时候还不一岁。”鬼魂肯定是没看见,但是她知道沈骏的故事。

    沈骏终于不再保持沉默了,震惊的看向了第五念,眼底划过一丝冷意。

    第五念收起自己的鱼竿,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也不准备恋战,拿出自己的名片,放到了他们备用的小桌子上,“若是你真的需要我的帮助,大可以打我的电话,来缘起找我。”

    说罢,正提着东西准备离开,却发现了一抹由远而近的高大身影,下意识的就想找个地方躲一躲,四处张望,码头一片空荡荡的,竟然连可以躲避的地方都没有。

    真要命,她未免也太倒霉了。

    无处可逃之时,只能捂着自己的小脸,顺便再把超大的墨镜戴上,企图这厮认不出自己来。

    她默默的移的远一点,乞求上天他眼瞎看不见自己。

    沈骏身旁的小兵见到闵御尘来了,下意识行了一个军礼,正想与他说话,却见他拐了个弯,直接走向不远处那个女神棍,一把将对方拉进自己的怀中,惹来他倒抽了一口凉气。

    完了,完了,他的眼睛要瞎了,要不然怎么会看见这么恐怖的画面?

    据说那个冷面无私的闵团长是个不近女色的人?

    沈骏侧目,不由得挑了挑眉,没表现出多少的吃惊。

    “念念,你说我们是不是特别有缘,有缘到我现在已经有一种错觉,我走到哪里都会遇见你!”

    第五念不自在的推开了闵御尘,轻咳了两声,大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口气说道,“你别误会,我可是完全为了公事,要跟踪也是你跟踪我。”

    闵御尘抿唇而笑,别过她耳边的碎发,“成,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第五念一窒,和这个男人说话真是太憋屈了,明明就是巧合,他说出口的话就好像她是一个变态跟踪狂似的。

    一把打掉了他的大手,“我得回家了。”

    “我送你。”

    “不方便。”

    “那好,我星期五找你一起接意墨放学。”

    说起意墨,第五念很没骨气的点了点头,“嗯。”

    “到家给我电话,微信,短信都行。”

    第五念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了。”说罢,提着自己的渔具就气冲冲的离开了。

    小兵已经为闵御尘准备好了小板凳,还有保温杯,再拿出他习惯用的鱼竿,“团长,你今天想钓什么鱼?”

    闵御尘看了一眼鱼竿,“给我挑一个海竿。”

    “好嘞!”

    沈骏侧目看了他一眼,“你今天心情好像不错?”

    能够在这里意外的看见第五念,他的心情还真是不错。

    “还不错。”

    “上头说你打了结婚报告,就是她吗?”

    闵御尘接过海竿,一个潇洒的抛竿,只见一条长长的抛物线甩了出去,随即没入了平静的海面上,动作行云流水般流畅,他虽然不是特别喜欢钓鱼,可是偶尔来陪陪沈骏,也只是为了陪他过来发呆罢了。

    但是第五念能够出现在这里,绝对不是个偶然。

    “嗯。”

    闵御尘算是承认了,跟在身后忙活的小兵不由得嘴角一抽,他们团长挺牛逼的一个人,怎么就喜欢上一个女神棍呢?

    “她是来找你的?”

    沈骏没做声,算是默认了。

    闵御尘与沈骏一起参军,他的事情,他知道的比任何人都清楚,以前不知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有多么的玄乎,与第五念一起见识过了那么多的大风大浪,他不禁开始怀疑,能够出现在沈骏身边的灵异事件,除了他的亡妻和儿子,恐怕再就没有别的。

    “沈骏,若是心中已经开始摇摆不定,何不如找她试试?”

    沈骏手握鱼竿颤了颤,不可思议的看向了闵御尘,不太能理解好友话中的额意思,是让他去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想到这种可能,他不禁哑然失笑,“你小子是为了鼓励我带头去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世界上有鬼这件事情,的确是有点匪夷所思。

    闵御尘笑了笑,没接话,“过段日子,我要去一个地方执行一个秘密任务,下次可能不会陪你钓鱼了。”

    猎豹中队是直属国家的,经常完成一些不可能的任务,所以富有神秘感。

    沈骏也从来不问,只是嘱咐他,“你要注意安全。”

    “好”

    “什么时候走?”

    “大概这个月下旬。”

    “有要交代的事情吗?”

    “猎豹中队所有的人我都会带走,部队的事情就全靠你了,严律军纪,给我查出每一个关系户,聘请最权威的心理医生,给每一个人做一份问卷调查,有问题立刻解决,有些事情不需要等我批准,你可以自己拿主意。”

    沈骏挑眉道,“你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周文的事情在各大部队闹的沸沸扬扬的,还不等上面有所判定,他却自降军职。“我听说陈团长家的儿子判死刑了?”

    “嗯!”

    “其他人呢?”

    “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终身监禁。”

    “陈团长没有上诉,这事儿你必须处理好了,免不得了你与他之间生了嫌隙。”

    闵御尘没说话,沈骏却是叹了口气,恐怕这嫌隙已经有了。

    “行吧,你去执行你的任务,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吧!”

    “谢谢!”

    沈骏哼了哼,两人便没有再说话。侦查小兵板板整整的站在后面,庄严的目视着前方,一动不动。

    看了一眼时间尚早,通知以萝今日她去接意墨回家。

    想到明天就是星期五了,心情没来由的沉重了起来。

    也就这个空档,从对面马路跑出了一个慌慌张张的女人,她吓得紧急刹车,一张小脸真是吓得惨白惨白,许是刹车的声音过大,引来了其他过路人注视。

    第五念急忙的解开安全带下车,上前扶起了吓得跌坐在地上的女人,定睛一看,竟然是陈轩奇的妈妈?“轩奇妈妈?”

    “是意墨妈妈,你瞧我,我太着急接孩子了,所以就走路没有看红灯,我也吓到你了吧!”

    “你有没哟偶哪里受伤啊?”

    “没有,我没事儿。”

    “要不然我们去医院看看吧!”

    “放心吧,意墨妈妈,我真的没事儿,用不到去医院。”

    “那你坐我的车吧,我们一起去接孩子放学。”

    陈尤嘉连忙点点头,“太好了。”

    “我看你的脸色不太好。”难道是上次的给的符咒不好用?

    “我妈身体有点不太好,明天要做一个小手术,有些检查必须有家属跟着,我每天又要接送轩奇去幼儿园,我这两天的确是有点焦头烂额了。”

    第五念抿了抿唇,“那明天你妈妈做手术,轩奇怎么办?”

    “不行,请一天假吧,我只能带着去。”

    “小孩子没病最好不要去医院。”那个地方,不太干净,容易沾染一些脏东西。

    “可是我家真的没有人看着他了。”说到这里,尽管再坚强如陈尤嘉也红了眼眶。

    第五念想到了前两年以萝的苦日子,她和以萝两个人都忙活不过来一个孩子都累到虚脱,更何况是陈尤嘉这样的单亲妈妈。“你若是信得过我,明天我去接他们两个人,你忙的过来就接他回家,若是忙不过来,我就帮你带两天,我家搭把手的人多,照顾两个小孩子不算是什么大事儿。”

    陈尤嘉怔了怔,“太麻烦你们了。”

    “我就怕你不放心我。”

    “不,不会,我这个时候也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那你今天就和老师说一声。”

    “意墨妈妈,真的是太谢谢你。”

    两个小家伙听说明天一起放学,一起玩儿,说不定还能一起睡觉,开心的不得了。

    意墨还炫耀的对着轩奇说,“明天,接我们的人不是只有我妈妈一个人哦!”

    “还有谁?”

    “说不定他会成为我的爸爸!”

    “哇,我好羡慕你!”

    第五念满脸尴尬,“意墨,别胡说。”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