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094 没听见妈妈唱歌吗(二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接送孩子这种事情,第五念一向是只负责接,送孩子去幼儿园,她是真心的爬不起来。

    懒懒的打了一个哈气,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下午一点钟了,再起不来,接孩子就要迟到了。

    她挣扎了几秒钟,然后又很没骨气的钻到了被窝里,心中默念着,就睡十分钟,就十分钟。

    很可惜,老天爷就是见不得某人过得太舒坦,电话铃声响个不停,第五念被烦的忍不住蹬了蹬腿,从床上来了个鲤鱼打挺,“他奶奶的,是哪个王八蛋连十分种都见不得我好?”

    气冲冲的拿起电话,一看到这个名字,就忍不住的牙疼。

    看见闵御尘三个字,顿时没了脾气。

    纠结了好半天,她按下了接听键,“这位兄台,幼儿园四点钟放学,现在才一点,你这么早找我做什么?”

    “第一次接意墨,我迟到了不好。”

    第五念深吸了一口气,“闵御尘,你赢了。”她用力的抓了抓头发,恨不能一把掐死闵御尘这个小王八羔子,他的存在就是为了考验自己的忍耐力。

    闵御尘看了一眼结束通话的标志,他不禁莞尔。

    今日他穿了一套白色衬衫,配搭九分黑色裤子,脚下穿了一双英伦风的休闲鞋,他今日这身装扮在楼下一站,就绝对的吸睛。

    坐在驾驶座上,开始闭目养神。

    第五念懒得化妆,但是却泡了一个多小时的澡。

    换了一件碎花的连衣裙,第五念披头撒发的走了出来,远远的看见一辆普通的车子按了几声喇叭,她急急的打开了车门,没好气的说道,“我觉得你就是个疯子,这么早催我做什么?我告诉你……”第五念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看了一眼前面两个正在打kiss的两个人,那个女人立刻回过神来,拉起了衣服,遮住了风凉的胸口,这个举动,不仅那个女人满面羞红,就连第五念的脸都经不住的红了,“不好意思,真的是太不好意思了。”擦,她竟然上错了车。

    安沛奕错愕的看向了突然出现在后座的女人,他只是和女朋友接个吻,不小心按了一下喇叭,却没有想到有人竟然冒冒失失的就冲到了车子里来。

    拉起自己的小包,遮住了一张俏红的小脸,“你们继续,继续,不用顾忌我。”气氛都凝固了,第五念灰溜溜的下了车,甩上车门就看见了双手环胸倚着车露出绝对称得上诡异笑容的闵御尘。

    她恨不能一巴掌拍死这个家伙,“你明明看见我上错了车,也不喊着我。”长这么大,就没这么丢人过?

    闵御尘从喉头之间滚动出了低沉的笑声,一把将她拥在了怀中,“没关系,再丢人也是我闵御尘的媳妇儿,我看谁敢笑你?”即使不身穿军装,他说出口的话也会让人有种无条件的信服,或许这就是军人的魅力。

    第五念不雅的翻着白眼,“闵御尘,我可是未婚生子,咱俩之间不可能的。”

    “意墨需要爸爸。”

    “需要的是亲生的爸爸,你不是,所以你别妄想了。”想到意墨的亲生父亲,第五念就百思不得其解,那个王八蛋怎么会舍得丢下这么可爱的孩子,若是被她知道那个贱男人是谁,她一定要抽筋扒皮,外加挫骨扬灰才能以解心头之恨。

    即使说了如此难听的话,闵御尘也不生气,反而打开了车门,“走吧,我们去接意墨放学。”

    顺道说了他们今天还要多接一个孩子,是意墨的小伙伴。

    两人之间沉默了好久,他突然冒出了一句,“我做的会比亲生爸爸还要好。”

    第五念狠瞪着他的后脑勺,他思考了半天,就是为了说这句没用的话。“闵御尘,咱俩之间真的就像是个闹剧一样,那天晚上我就不该心软的救了你。”

    闵御尘目视前方,车子稳稳的行驶起来了,眼底忽闪而过一抹精光,面不改色的说起谎来,“你说的事情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不论我走到哪里,你都会‘尾随跟踪’,如此深情不可辜负。”

    第五念觉得自己牙都开始疼起来了,这个男人睁着眼睛说瞎话。

    “你放心吧,不会再有下一次了。”她总不会一直这么点背吧?

    “若是还有下一次,你是不是就同意与我交往?”

    第五念干咳了几声,“闵御尘,你玩儿的有点大了。”

    “我全当你同意了。”

    “等,等等,你别……”下一秒,闵御尘来了一个紧急拐弯,第五念触及不妨,因为力度的问题,导致她直接扑到了闵御尘的怀里。只见这厮没有任何的羞愧感,反而是温柔的拍拍第五念的小脑袋,装了一把深沉,“别怕,有我在。”

    第五念抿了抿唇,这个该死的闷葫芦是故意的!

    她好想放声尖叫,甚至是在他脸上划出几道血淋子来。

    因为第五念的意外小插曲,他们来的有点晚了,第五意墨和陈轩奇两个人牵着小手,站的规规矩矩的,就像是装深沉的小大人一样,陈轩奇问道,“那个想做你爸爸的男人是不是退缩了?”

    第五意墨身子轻颤,“不会的,我感觉得到,他挺喜欢我妈妈的。”

    “意墨,他会成为你的爸爸吗?”

    “我不知道。”

    “那么你希望他成为你的爸爸吗?”

    第五意墨有一瞬间的沉默了,不知在想着什么,久久的不回应。久到陈轩奇以为他不会再说话了,“我,我只希望他是真心喜欢我妈妈。”

    两个小家伙的窃窃私语充满了童趣,却不想被匆匆赶来的第五念和闵御尘听到了。

    意墨虽然不是她亲生的,却是她和以萝一手养大的,她没做过妈妈,每一件事情都会上网学习,头两年她真是累的连生意都没做几件,也是意墨上了幼儿园,她才缓了过来。

    她是真心把意墨当成自己亲生的看待,她的遗嘱最后的继承人就是意墨,她从来没有想过,小家伙会说出这样令人暖心的话,不由得红了眼眶。

    闵御尘顿住了脚步,望着前面两个小人儿的背影,内心不知怎么就升起了一抹酸楚,在稚幼的年龄,想着却是不符合年龄的事情,其实是一件令人很心疼的事情。

    “意墨,轩奇?”

    听到妈妈的声音,第五意墨惊喜的回过头来,看见她身边的闵御尘,可谓是喜出望外,激动的直接扑到了闵御尘的怀里,“闵叔叔,你果然来了,太好了,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直到这一刻见到了闵御尘,他才真正的松了口气。

    闵御尘抱起了小家伙,揉了揉他的小脑袋,“我们在路上出了点事情,叔叔向你道歉。”

    第五意墨连连点头,搂着他的脖子撒娇,“你来就好!”

    陈轩奇分外的羡慕,甚至是期许那位闵叔叔能够看看他,或许也能像抱着意墨一样的抱抱自己,对于爸爸的渴望,陈轩奇不比第五意墨的少。

    许是看出了好友热切渴望的心情,第五意墨挣脱了闵御尘的怀抱,“闵叔叔,你能不能抱抱轩奇?”

    听到意墨提到了轩奇,闵御尘看向了陈轩奇,漂亮粉嫩的小脸蛋,炯炯淳亮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着期翼的光彩,闵御尘只觉得眼前这个孩子竟是有着说不出的熟悉,他伸出了双手,直接抱起了陈轩奇,第五念抱着意墨,与老师打了招呼,就带着孩子离开了。

    不远的距离,还能隐隐约约的听见老师疑惑的咕哝着,“真奇怪,陈轩奇和那个男人真像!”

    第五念也听到了,不由得下意识的朝着闵御尘看去,对比怀中的陈轩奇,别说,还真有点像。

    陈轩奇该不会是这个男人在外面的闯下的祸吧?

    许是察觉到了第五念那不怀好意的一瞥,闵御尘凑到她的耳边,小声的说道,“不许瞎想,我可以保证绝对不是!”

    感受到他温热的气息就停留在耳边,第五念蓦地脸一红,直接推开闵御尘,“有孩子在呢?”

    两个小家伙捂着自己的眼睛,笑嘻嘻的说道,“我们看不见。”

    “对呀,我们也听不见。”

    陈轩奇和第五意墨从未有这样的感受,爸爸妈妈来接他们放学,然后说着避讳他们的小秘密,这样的画面,一直是他们看着别人的。如今放到自己的身上,多少有些不可思议,甚至是有一点小幸福的感觉。

    两个小家伙的话令第五念的脸又红了一遍,“你们两个晚上想吃什么?”

    第五意墨看向了闵御尘,“闵叔叔,我们吃完饭还能去看场电影吗?”

    第五念觉得自己的牙都疼了,“你这个臭小子,为什么要问他,你怎么就那么肯定我会去?”

    陈轩奇立刻紧张的看向第五念,“阿姨,你不会去吗?”

    被一个孩子如此憧憬的看着,第五念还真是说不出拒绝的话,尴尬的笑了两声,“怎么会,轩奇想去,阿姨肯定带你去。”

    闵御尘蓦地心情大好,利用空闲的大手,很随意的搂着第五念,换来两个小家伙心照不宣的笑容,趁着第五念不注意的时候,纷纷竖起了大拇指,给他点赞。

    他们找了一家有名的私房菜馆,点了一些适合小孩子吃的清淡食物,两个小家伙吃的不亦乐乎,闵御尘给两个小家伙又是扒虾,又是剔鱼刺的,第五念却是擦这个小嘴儿,又擦擦另一个,顺便还得夹青菜给他们两个人,“不可以挑食,一定要多吃蔬菜。”

    第五意墨吃的小嘴巴鼓鼓的,“妈妈,我和轩奇想看昨天上映的动画片,你和闵叔叔带我们一起去吧!”

    “好。”

    闵御尘修长的大手不仅适合拿枪,更适合扒虾,他擦了擦自己的手,然后拿出手机,点开了淘票票,上映的只有一部动画片,动手点击购买了四张票。

    “好了,我买了一个半小时的电影票,就在对面商场的楼上,所以你们可以不用吃得太急。”

    两个小家伙开心的手舞足蹈的,“你们快点给我好好吃饭。”第五念在心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本以为吃顿饭就能忘记看电影这件事情,却是没有想到,这两个小家伙的记忆力,竟然到现在还记得。谁知闵御尘更积极,连电影票都买了。

    “是,妈妈。”

    “遵命,阿姨。”

    闵御尘会心一笑,“你们也不可以浪费粮食。”

    “看见了没,那桌的一家四口,各自带着孩子重新组建家庭都过的这么幸福,真是让人羡慕!”

    听着服务员的感慨,第五念嘴角一抽,今天的误会可比星星还要繁多。

    “过几日我有个任务,可能会有一段时间不在,我若是回来,一定会第一时间联系你。”

    第五念眨眨眼,笑的异常甜美,“不用联系我也成。”

    “等我电话。”

    电影看了一半,两个小家伙就困的直点头,第五念和闵御尘纷纷抱着睡着孩子离开了电影院,“我叫宋阳来接我们。”话落,宋阳已经开着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闵御尘的面前。

    推开车门一看,老大抱一个,第五念抱一个,扶着发昏的脑袋,“哎呦,第五小姐,你还有一个儿子?”想想就好心疼,他们家老大要给两个孩子当后爹。

    第五念朝着他不雅的翻着白眼,“这是我们意墨最好的朋友。”

    宋阳松了口气,“原来如此。”

    放下孩子以后,第五念就赶人,连杯水都没倒给这两个人。

    途中接了陈尤嘉的电话,今天晚上暂时不能来接轩奇了,询问她妈妈的手术怎么样了,宽慰了几句,让她不用着急,不行自己再带两天,等星期一一起送去幼儿园。

    “意墨妈妈,对你真的是太抱歉了。”

    “没关系,谁家没有个难事儿,你放心吧!”

    “放心,我放心,就是怕给你添麻烦。”挂断了电话,不经意的看见正坐在沙发上看韩剧的姑姑,那副少女怀春的样子看着男主角,恨不能舔屏的节奏,第五念没来由的恶寒了一把,“姑姑,今晚意墨睡在我这里。你能不能别总现身,万一吓到孩子怎么办?”

    “今天来的那个人是不是闵御尘?”

    闵御尘从姑姑的口中说出来,她还真有点心虚。“呃?啊,我有点累了,要去睡觉了。”

    “第五念,你别给我装糊涂。”

    “对,对,对,他就是,你想怎么样?”

    第五姗姗摸着下巴,很认真的说了一句,“那孩子长得还真帅。”第五念差点闪了腰,很鄙视的看了一眼姑姑,这个没节操的女鬼。

    “姑姑,你喜新厌旧的程度未免也太快了,我记得你之前喜欢孔侑来着,还说你自己是最适合最鬼怪的新娘,后来又喜欢那个什么小绵羊张艺兴,昨天我还听说你对那个王牌特工塔伦·埃哲顿超有好感,你今天又觉得闵御尘长得帅,麻烦你能不能有个稳定的喜欢对象。”

    “别声东击西,我问问你休书什么时候拿回来。”

    被姑姑一眼看穿了,第五念深感无奈,“他不肯给我,我能有什么办法?你就不能打听打听有没有的别的办法?就是别再让我要什么休书,实在太傻逼了。”

    第五姗姗轻叹一口气,“若不是这该死的宿命,其实姑姑还真的希望你与闵御尘可以结为真正的夫妻。”

    “姑姑,别说那些不可能的事情,我早就认命了。”

    “算了,休书的事情也急不来。”

    骤然,第五念打了一个颤栗,惊恐的小眼神上下打量着姑姑,“第五姗姗,你是不是又想坑我?”依照姑姑胡搅蛮缠的架势,对于休书的事情,能够如此轻易的放弃了,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第五姗姗笑的极为不自然,“念念,我觉得这事儿你肯定能感兴趣。”

    “狗屎,第五姗姗,我告诉你,你别想陷害老娘,老娘宁死不屈。”第五念太激动了,喊得脸红脖子粗的,只要这个死女人对自己好一点,她现在都产生了恐惧心理了。

    “要死了,你这个丫头还把不把我当成你的长辈了,张口一句老娘,闭口一句老娘,你说,你说是谁的老娘?”抡起耍泼,谁也比不上第五姗姗,这才是泼妇的鼻祖。

    第五念委屈的吸了吸鼻子,“我是第五意墨的老娘。”

    第五姗姗直接被侄女逗笑了,“你这孩子,让我说你点什么好?”

    “姑姑,你什么都别说,让我冷静一会儿。”说罢,掉头就要跑。

    第五姗姗手指翻飞,念了一句咒语,将第五念定在了原地,她拼了老命冲破咒语,却发现自己竟然未动半分,来来回回折腾了十多分钟,依旧纹丝不动,第五念不由得气的涨红了脸。

    “姑姑,快放了我。”

    “让你学艺不精,就这点本领还想冲破我的咒语?平常让你好好学习,你就是不听,关键时刻你倒是跑啊!”

    第五念心中默念法术,却始终纹丝不动,最后急的额头都在冒汗了。

    “得了,我也不想批评你了,咱们第五家世代以除掉旱魃为己任,可是几千年了,她就像是消融在这个世界上了,但是我相信,她肯定还活着,甚至是笑话我们第五家女人的执着。”

    “姑姑,她想笑话就笑话呗,我们又不少块肉。”

    第五姗姗轻叹了口气,“你这丫头,我该说你什么好?算了,今天我要与你说的是,关于我们第五家的宝贝,净世神珠。我的姑姑,第五贞,当年因为寻到了旱魃的踪迹,途中因为同道中人的嫉妒,遭了暗算,晕倒在云家村,九岁的云娃救了你姑奶奶,你姑姑给她起了一个名字,云想容。她算到云想容十岁时有一大劫,就把净世神珠送给她,希望在关键时刻,能够救她一命。如今这枚珠子被阴邪之气一点点的侵蚀,若是变成了纯黑,那么以云家村为圆点,方圆百里都会遭殃。”

    第五念哼了哼,“我怎么觉得咱们家的祖宗就会惹是生非?”闯了祸,就把难题留给后人,简直就是太卑鄙了。“还有,那净世神珠可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就这么随随便便的送人了,也不嫌肉疼?”

    第五姗姗绝对是被第五念气到了,“不许你没大没小的,既然你姑奶奶这么做,肯定有她的道理。”

    “哦,那就劳烦姑姑亲自去找回来了。”

    “臭丫头,你就故意气我的,你尽快取回来,带上四方手链。”

    带上四方手链?岂不是意味着,危险重重吗?

    “等,等等,姑姑,你肯定还有别的事情没讲清楚……”眼见她化作一团烟雾消失不见,第五念气恼到恨不得跺脚,“第五姗姗,你又暗算我!”

    半个小时以后,第五意墨迷迷糊糊的走出来,看见了妈妈正摆出一个奇怪的姿势,疑惑的看了两眼,“妈妈,你在做什么?”

    第五念能说实话吗?

    答案当然是不能,所以只能编瞎话,“我,我看网上说,这样维持半个小时能减肥。”

    第五意墨‘哦’了一声,然后去了卫生间嘘嘘。

    “意墨,别忘了洗手。”真怕小家伙睡意惺忪,忘记洗手了。

    “哦!”洗完手,意墨看着第五念的造型,软腻的说道,“妈妈,其实你怎么样都好看!”

    第五念感动的想要亲亲儿子,可是怎么都动不得,只望着肉嘟嘟的小肉团回房间了。

    鱼肚泛白之际,第五念总算是冲破了咒语,一下子腿软的跪在了地上,在心里大骂着姑姑不近人情,竟然下了这么久的时间。

    好歹撑起两只颤抖的小腿,走路都在打晃,好歹是爬回了自己的房间,看了一眼梳妆台上的透明容器,里面的血液已经被吸食干净了,她摸了摸红色的宝石,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朱雀,也不知道你怎么样了?”

    应该是伤的很重,要不然这么多的血也不会在两天就吸收的干干净净了。

    “算了,我再放点血给你,你可要快点好起来。”

    话落,青色的宝石闪了闪,正散发着兴奋的光芒。

    第五念弹了弹青色的宝石,“这是给朱雀养伤的,你一滴都不许喝。”

    空气中飘荡了一声轻哼,随即青色的宝石隐去了光彩,变得黯淡无光。

    第五念爬上了床,困意正浓,现在年轻人都有一个习惯,那就是睡前玩儿会手机。

    打开了微信,闵御尘的消息在最上方,头像是一头正在奔跑中的豹子,就和他本人一样,带有侵略性。

    你睡了吗?

    我很喜欢意墨,意墨也很喜欢我。

    第五念挑挑眉,他莫名其妙发来这两条留言是想怎样,向自己炫耀的吗?

    她回了一句,那又怎么样?

    本以为他应该睡了,毕竟天都快要亮了,却没有想到,她刚回完,闵御尘那边就响起了信息的声音。

    我想做意墨的爸爸。

    第五念看到这句话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你一直没睡?

    嗯,等你回话呢!

    你有病吧!

    ……我得了什么病?

    妄想症,得治疗,而且刻不容缓。

    看着她的回信,闵御尘第一次不由自主的从喉头蹦出了几许低沉迷人的笑声。

    我的妄想症只有你能治疗。

    第五念看过之后,直接把手机塞到了枕头下,本来睡意缱绻,可是与闵御尘聊过以后,她发现自己怎么有点失眠了呢?

    下一秒手机突兀的响了起来,吓得第五念差点从床上弹跳了起来,闵御尘竟然将电话打了过来,她没好气的接通了电话,“你不睡觉想做什么?”

    他的声音犹如悦耳迷人大提琴声,带着某种醉人的魔力,令她莫名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

    神经病,还病的不轻了。

    “那我给你唱一首摇篮曲怎么样?”

    闵御尘无耻的说了一个字,“好!”

    他还真敢答应?

    “你唱吧,我听着。”

    第五念算是骑虎难下了,清了清喉咙,“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她的声音就像是轻柔的羽毛拂过一颗平稳的心脏,随即而来的是不规律的跳动。

    “妈妈爱你,妈妈爱着你……”

    闵御尘蠕动了红润的唇瓣,他从来不知道,听一个女人的声音,也可以令他血脉膨胀,内心骚动不安。

    声音略显嘶哑,“念念……”

    第五念唱的正兴头上,很不满自己被打扰了,“别吵,没听见妈妈唱歌吗?”

    “……”妈妈?这丫头好想抓过来,将她吻个七荤八素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