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102 分队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三男一女躺在了炕上,头上皆是画着复杂难懂的符咒,身上有被大大小小咬痕,伤口呈现出紫红色,就好像是肿了一样,泛着阴森薄凉的白气,时不时还有一些白色的蛆虫还有些不知名的虫子争先恐后的爬出来,尽管如此,他们的伤口却是没有任何的腐烂,紫红色的伤口仿若是那些虫子的一个逃窜的出口。

    四人仿若是陷入了深度的昏迷之中,上下起伏的胸口证明着他们还活着。

    两队男人的脸都变了,女人更别提了,直接捂着嘴巴就冲出去吐了。

    这几个人明显的是阴毒之气入体了,只是那些虫子能够在如此阴邪之地存活,很显然已经是异变了。

    第五念早先已经摆出了一个聚阳阵,将他们四人放在了一起,就是为了能够聚拢他们体内的阳气,将那些阴邪之虫逼迫出来。

    之间阴毒之虫出来了以后,在聚阳阵里到处打转,拼命的想要找到一个出口,离开这个令人热气膨胀的阵法,许是阵法中没有出口,他们没折腾几下就自燃了。

    杨严不由得瞪圆了眸子,震惊的看了看阵法,研究其中的奥妙,连连称奇。

    第五念此时从外面走了进来,“暂时让他们清除了体内的毒虫再走,至于五脏六腑伤的有多么的严重,必须到了医院才能知道。”

    杨严见第五念进来,连忙拱手,在两个小徒弟惊诧的目光之下,作揖道,“姑娘的阵法玄妙,我真是佩服至极。”

    第五念微微撤开了身子,避过了他的礼数,毕竟她比这位师父小了很多岁,怎么能承了他如此大礼,看向了杨严,个头矮小,目光如炬,炯炯有神,眉宇之间存着几分坦荡皓正之气,再见他身边的两个小徒弟,不难猜出这人的身份,“杨严杨大师?”

    “对,对,我就是。”杨严显得很激动,“姑娘认识我?”道家之术自然有很多人认识杨严,绝对是大师级别,如今被第五念认出来,他却觉得倍感荣幸。

    这份激动的态度,所有人就没见过,别说那些人了,就连杨严的两个小徒弟都没见过杨严对谁这么敬佩过。

    第五念淡漠的回了一句,“我与你的师弟交过手。”

    落月一听,瞬间变了脸色,指着第五念恶狠狠的说道,“是你这个女人将我师叔送进了警局?”

    闵御尘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新坡城的杨先,没有想到杨严如此稳重的大师,竟然有杨先这样贪财敛命的师弟。

    杨严一巴掌打掉了小徒弟的手指,“你师叔本来就犯错了,进警察局与这位姑娘有什么关联,如果他好好做人,谁能把他送进去。”

    第五念挑了挑眉,杨严这做人的气魄还是挺令人敬佩的。

    “可是师父,师叔……”

    第五念冷冷的对着落月说道,“你该庆幸我没有散了他一生的修为,修道之人利用自身所学,枉顾他人性命,畜生不如。”

    “你……你强词夺理。”

    第五念懒得再搭理落月,这孩子明显一看就是情感占据理智的人,只要这个人对他好,就是全世界最好的人,与他说的再多都是白费。

    随后看了一眼闵御尘,“你们两队之中正好有四个女同志,让他们送去医院,然后留在车子所停的位置,就不要进来了。”

    “凭什么?”

    “你以为你是什么人,我们为什么要听你的?”

    最先叫嚣的人是飞龙队的女队员,他们从做上特种兵开始,就被无数人鄙视,总觉得他们是女人,做什么都不如男人,一路走到如今的地位,有多么的不容易,他们出过大大小小的任务,却是从来没有半途就放弃的时候。

    宋雨霏和万晴天却是奇迹般的闭紧了嘴巴,什么也没说,通过这些事情,他们绝对相信第五念不是一个在性别上歧视他们的人,因为身为女人,他们还真就没见过有比她还自大的女人,那么肯定就是有别的原因。

    韩之寒算是一个比较有理智的人,“请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第五念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没有。”

    “你……”

    杨严立刻站了出来,“韩队长,听这位姑娘的话,让女人撤出去,绝对不是歧视,女性体质偏阴,最容易招惹阴邪之物,这里阴气绕,绝非是你们所以为的雾气,如果阴气肉眼所看,可想而知这里的鬼有多么的凶悍。”

    “那她自己不也是个女人吗?”

    杨严淡淡的回应道,“她会法术,或许在我之上,在这里光使用武力是没用的。”

    杨严的话令所有人沉默了,落月轻哼了一声,“师父,你不妄自菲薄,你修道几十年,她年纪轻轻怎么能与你相提并论呢?”

    杨严摇摇头,“落月,你年纪尚小,可是慧根比朝阳要好,假以时日,你或许是我们杨氏最出色的道士,慧根是先天的,别人后天如何练习都无法赶超的。”

    落月还想反驳,但是看见了师兄朝着自己摇头,只能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闵御尘和韩之寒立刻下了命令,让他们四个女人将人抬去医院,把暂时的情况上报,调动援兵在外守候,原地待命。

    自家老大都放话了,他们哪里敢违抗命令,只能一人抬着一个人,在朝阳的护送下,直接越过了山头,来到了车子所停的地方。

    第五念见人走了,开始收拾包裹,准备再次朝着云家村的方向前进。

    闵御尘上前,“我们一起吧!”

    第五念埋首咕哝了一声,“没兴趣。”如果没有四个探险的大学生,她恐怕现在已经去云家村观察地形了。

    韩之寒站在不远处,随手勾出了一根烟,放在嘴里吸的眼前烟雾缭绕,不由得轻哼了两声,“说句真话能死人啊!这种个性真是让人喜欢不起来。”眼瞅着闵御尘的手又拉住了对方的小手,他不由得抽出那只烟,直接丢在了地上,狠踩了几下,瞬间熄灭了火光,啐了两口,他看着闵御尘幸福,就浑身难受。

    “闵御尘,你拉着我的手干什么?”

    他不答反问,“云家村真的凶险万分吗?”

    “是的,连我都没有把握。”

    “此去云家村是我最新的任务,身为一个军人,在我的字典里没有临阵退缩。”

    “所以呢,你想对我说什么?”

    闵御尘抿了抿唇,无耻的说道,“非去不可,可是那么凶险,你说我有个三长两短,你找谁要休书?”

    第五念瞬间就被激怒了,这个贱男人竟然在威胁她,丢下了手中的东西朝着闵御尘扑了过去,许是没有想到了她会这么生猛,在她面前又不用做任何的防备,所以闵御尘被扑倒在地上的那一刻,眼底闪过了一丝惊愕,随即勾起了唇角,直接将她揽入了怀中,心情大好的问道,“你这算是投怀送抱吗?”

    “闵御尘,老娘今天非弄死你。”

    他却像是没听懂第五念的威胁,反而苦恼的说道,“怎么办?我已经越来越喜欢你的主动了!”

    第五念此刻就像是疯了一样,双手钳住了他的脖子,狠狠的收紧,那凶狠的模样吓得在一旁看热闹的猎豹中队集体出动了,他们的老大可不能就这么死了,死在一个女人的手里,简直就是太憋屈了。

    闵御尘生怕这些大老粗手忙脚乱的弄伤了第五念,甚至是碰到不该碰的地方,所以他抱着第五念,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直接换了一个方向,一手托着她的脑袋,离开冰凉的地面几公分,整个人呈现的姿势是男上女下的状态,他另一手一扣,顺利的解救了自己的脖子,声音醇厚迷人,“念念,我比较喜欢这个姿势。”

    第五念眨了眨眼睛,用力推开闵御尘,随后双脚一勾,横踢他的下盘,在半空中翻转了一圈,双手撑地,直接站起了身子,想到自己的憋屈劲儿,她不由得用力的跺着小脚,内心发出近似狂吼一般的咆哮,她这辈子太倒霉了,怎么就栽倒了闵御尘的手里,她已经不止n+1次的后悔曾经救下他的这件事情了。

    高声喊了一句,“白渣渣,东西收拾好了吗?你怎么那么墨迹,是不是老的动不得了?”

    每当这个时候,白昭昭就特别的感慨第五念的情绪化,而他悲催的总是被人当成炮灰。

    第五念气冲冲的拿起了背包,然后顿住了脚步,回眸狠瞪着闵御尘,“你还傻不愣登的杵在那里做什么?”

    闵御尘一怔,眼眸之中划过一丝笑意,随即快速的收回了自己的得意,以免在关键的时刻惹恼了她,“所有人立刻收拾东西,我们马上启程。”

    有了第五念的相助,杨严很自然的与她开始讨论起了云家村的事情。

    第五念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云家村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我们必须去了才能知道,仅仅只是周遭的村庄就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云家村的情况我不敢妄加猜测。”

    杨严沉重的点了点头,“我们再往前面的村子前进,看看情况再决定。”

    闵御尘同意了,然后说道,“我们一共是十五人,我要重新打乱你们的队形,从现在开始没有猎豹中队,飞龙队,我要你们把战友的生命看的比自己还要重要,你们听清楚了吗?”

    所有人站直了身子,朝着闵御尘敬礼,高声喊道,“是的,长官,听清楚了。”

    高喊的声音形成了阵阵的涌动的气流,一直飘出去好远的地方。

    第五念凝眉,以他们为圆点,从声音飘散开的地方渐渐渗出了一丝的暖意,杨严感慨,“这可能就是军魂的力量,毕竟他们是象征着刚正不阿,正气浩然的一面,是我们国家的阳气所在。”

    第五念没说话,脑子里却是千回百转。

    闵御尘将分配的任务交给杨严和第五念,“你们对这方面颇有研究,至于怎么分队伍,就交给你们了。”

    “杨大师决定吧!”

    杨严拱手,也不谦让,他看得出第五念和自己一样,并不在乎这些虚的名号,吩咐小徒弟拿出白纸,交给他们每个人,“将你们自己擅长的,不擅长的全部写在纸上,希望你们不要对我有任何的隐瞒,因为关乎着我们每个人的生命,我要根据你们自身的优势,劣势来分组。”

    分组之前,杨严和第五念剔除,“把白昭昭也剔出去。”

    杨严看了一眼白昭昭,他果真是才疏学浅了,竟然看不穿眼前的这个男人的原身是个什么,只觉得他周遭带着一缕仙气,自是不凡,一会儿的功夫,就分配好了组。

    闵御尘和韩之寒各自带队一组,共两组,组员彻底打乱了。

    闵御尘带队的人是,落月,沈谦然,梁飞,王子涛,洛河。

    韩之寒带队的人是,朝阳,乔挚亚,宋阳,毛峰,霍震扬。

    他们朝着云家村的方向前进,许是几十年没有走过这里,所以山上的树木浓密,草都快要长得比人高了,好在之前他们穿的都是登山服,裤腿也扎紧了,并不害怕那些在地上来回窜悠的小虫子,有的虫身子已经发白了,冒着阴森森的寒气,淡淡是靠近这一点,就足以让你冷的打一个激灵。

    他们都是军中好手,所以对于登山这样的事情,显然已经习惯了。

    第五念小的时候,经常跟着霍姨东奔西走,所以也习惯了凹凸不平的大山,她也不喊累,只是偶尔放慢速度,全当是休息了,观察着周遭的环境,眉头却是皱的高高。

    落月是个闲不住的孩子,遇见不懂的就问,“师父,这里的雾气怎么那么大,还特别的凉,我们这是到了云家村吗?”

    “这不是雾气,是阴气,而且这里并不是云家村,阴气浓烈的散不开,已经蔓延到了邻村,云家村这一趟恐怕是大凶之兆!”

    第五念的眉头并没有松开,众人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杨严问道,“姑娘,你在想什么?”

    “到底有多么大的怨恨,足以让一个十岁的小女孩变成了如此凶悍之鬼?”第五念的神情略显低落,不过没有给他们思考的时间,第五念又道,“今晚就在这里暂住一夜,明日入云家村。”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