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104 进云家村(三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五念拍拍他的肩膀,轻声的问了句,“那你娘呢?村子里的人呢?”整座村子安静的不像话,连个人都没有。

    “我也不知道,娘今天早上走的时候,说了一句什么村口,我到现在也没有找到她!”

    “那我去看看,你赶快回家,别再外面玩儿的太久了。”说罢,第五念走到了无人的路口,打出一个手决,“土神行孙借法,带我去找闵御尘。”

    只见凭空多出了一只纸鹤,扑闪着翅膀在第五念头上空飞了一圈,第五念跟着它一起追了过去。

    当纸鹤飞起的时候,第五念再次施法,将它所路过的地方全部记录下来,这对于他们日后进入了云家村是非常有帮助的。

    走过了一条长长的乡村小路,拐过了一片土坯小房,纸鹤在瞬间消失不见了。

    第五念拐过了墙角,正好看见一对拉拉扯扯的男女,分明就是闵御尘!

    “翔哥,连保卫兵的人都来了,你就不要跟着过去了。”

    闵御尘甩开了她的手,“小小,那云娃不过是一个**岁的孩子,你们的心肠未必太狠了?”

    那个名唤小小的女子不由得哭了起来,“她什么都知道,却是什么也不说,你爹我爹都死了,他们是为了给我们存婚礼的费用才下矿的。”

    “就算是她有错,可是你们也不该烧死她!”

    第五念蹙眉,那个名唤小小的女子有那么一丁点的眼熟,很确定自己见过她,可是却又想不起来,自己到底在哪里见过,什么时候见过那个女子。

    云家村的事情已经过去六七十年了,她怎么可能会见过这里的人呢?

    脑海中放佛有什么瞬间炸裂开了,她的手都止不住的哆嗦了一下,站在墙角处,她差点连走过去的勇气都没有了。只能放声喊道,“闵御尘?”

    许是第五念的声音过大,尾音还带着一丝的不稳定,惹来争执的那对男女朝着她望了过来,女子眼底划过一丝的恨意,陡然映入了第五念的眼睛里,使得她浑身冰凉,带着一丝的凉意。

    第五念从来没有想过,她会再次遇见那只喜丧鬼?

    还是在云家村这样棘手的地方,一个云娃她都没有把握,现在又多了一只喜丧鬼,自从遇见了闵御尘以后,她就变成了一个命运多舛的小女孩。

    第五念故作镇定,假装想不起她的半张脸曾经腐肉翻滚,还冒着白色的蛆虫,就当做她是真的小小,一个只存在云家村里的小小。

    闵御尘看向了第五念,只觉得眼前这个女人熟悉到令他心慌,抬脚就想朝第五念走过去,却是被小小拉住了手腕儿,“翔哥,我们马上就要成亲了,她是谁?”

    “她是……”记忆之中有一个明确的答案,即将呼之欲出了,可是答案到了嘴边,他却又什么都想不起来。

    第五念的声音轻柔,带着一丝的安抚之力,“觉得我熟悉,却又想不起来我是吗?”

    闵御尘点点头,专注的看着第五念素净柔美的小脸,内心却是一片的柔软,他想这个女人再自己的生命中肯定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要不然他看见她,内心是雀跃不已,甚至是带着一丝丝的激动。

    小小拉着他的手,“翔哥,我才是你即将过门的妻子,你忘了你爹和我爹为了我们的婚礼,坚持下矿,他们死了,死在矿下了。”

    因为小小嘶声裂肺的呐喊,闵御尘逐渐清明的眸子又暗了暗,转眸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小小,心中很是悲戚,这才是他未过门的妻子,他怎么能如此对待小小,他常年在镇上工作,都是小小照顾两家老人,他怎么能辜负小小呢?

    第五念见状,立刻上前一步,惹来小小深深的怨恨,随手一挥,爆发出极大的吼声,“滚开,不要靠近我的翔哥。”

    眼见阴气横生的气浪扫来,第五念堪堪的躲了过去,快速的变换了步伐,欺身上前,在她惊诧的目光之下,一把拉过了闵御尘,捧着他的脸,印上了自己的轻轻一吻,随即将嘴里的刚刚咬破的舌尖血渡到了闵御尘的嘴里。

    第五家女人的血,天生带着驱魔辟邪的作用,所以闵御尘感受到了舌尖血的那一刻,就瞬间清醒了过来,虽然有点意犹未尽,但是这个时候还是保命要紧,拉着第五念的手就跑,“快跑。”

    第五念打了一个响指,凭空出现了一个纸鹤,“跟着它跑。”

    小小眼底掀起了滔天的怒意,挥动手臂的瞬间,梦境之中的空间仿若是洗衣机里的滚筒,开始以不规则的形状转动起来,直接冲开了闵御尘和第五念交握的手。

    周围的瓦片纷纷被卷了起来,有意识的朝着第五念砸去,就连空中的引路纸鹤也消失不见了。

    第五念感受到后背的钝痛,第五念喉头一甜,现实中盘腿打坐的第五念不由得呕出一口鲜血,即使如此却依旧并未睁开眼睛。吓的其他人脸色一白,纷纷询问杨严,“她不会有事吧?”

    白昭昭打了一个手势,示意他们不要说话,随即开始施展法力,为他们做引路。

    闵御尘从地上狼狈的爬了起来,他感觉到了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强忍着被空间挤压的难受,一路跌跌撞撞的冲到了第五念的面前,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怀中,用自己的身子为她遮挡,却没有预料之中的痛感,再抬头时,能够看见一只雪白的纸盒扑闪着翅膀,惹来喜丧鬼更加愤怒的嘶吼,“你们所有人都要和我抢他?”

    闵御尘抱起了虚弱的第五念,追着前方的纸鹤玩命的奔跑了起来,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他只觉得脚下一空,然后是永无止境的坠落。

    闵御尘蹭的一下睁开了眼睛,看见了所有人焦急的面容,意识到自己已经回到了现实的世界,立刻推开了挡在眼前的韩之寒,看见了离自己只有半米远的第五念,见她已经睁开了眼睛,不由得松了口气。

    第五念又呕出了一口血来,吓得闵御尘失态到从地上跳了起来,“你怎么样了?”

    “没事儿,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闵御尘直接从自己的背包里抽出了一张白纸,然后开始将自己梦中所看到的地图描绘了一遍,生怕自己忘记了什么。

    白昭昭也在此时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向第五念,神情颇为严肃,“没想到这里还有一只喜丧鬼?”

    “喜丧鬼?”杨严顿失颜色,众人面面相觑,他们发现就连朝阳,落月两个小徒弟都是脸色一白。

    宋阳咽了咽口水,“什么是喜丧鬼?”

    杨严幽幽说道,“不论是横死还是阳寿已尽,在大喜之时死亡的鬼统称为喜丧鬼。”

    “这种鬼是不是很厉害?”

    杨严摇摇头,大家集体松了一口气,“既然不厉害,你们都怕他做什么?”

    第五念看了一眼问话的王子涛,“你可听说过一句话,自作孽不可活,天作孽犹可活。”

    他点点头,依照这两天对这位小姐的了解,王子涛相信,她绝对不是随便说出这样话的人,“你的意思是,喜丧鬼是天作孽产生的?”

    白昭昭接着说下去,“喜丧鬼在大喜之日死亡,本就不甘,这是老天爷的孽,所以这样的鬼不能强行超度,更加不能收,只能感化,若是强行收了他或者超度他,轻者散去一些修为,重者折寿。”

    空气瞬间凝固了,大家集体沉默了。

    第五念抿唇,“那只喜丧鬼是跟着闵御尘来的,并不是云家村的人。”

    白昭昭挑眉,“是我引你入闵御尘梦境所遇见的鬼?”

    “嗯。”

    韩之寒猛地抬起了头,看向第五念,“她长什么样子?”

    第五念见他如此紧张,蓦地想到了闵御尘曾经说过,他之前有一个准备要结婚的妻子,在结婚当天,失足坠海,如此条件之下,很有可能就会变成喜丧鬼。

    闵御尘收起了画板,冷声道,“你不用问了,的确是韩潇媛。”

    韩之寒眸光微闪,嘴里呢喃道,“真的是媛媛?”

    作为飞龙队的每一个人都清楚的知道韩潇媛在他们队长的心里占据着什么样的位置,如今听到自己的妹妹成为了喜丧鬼,很有可能会成为他们要对付的对象,队长的心里肯定是无比的难受。

    他别过头去,眨了眨泛红的眼眶,随即目光坚定的看向第五念,“你想怎么对付她?”

    “我能怎么对付她,她已经成为了喜丧鬼,我肯定不会为了灭她散修为,折寿的。”

    杨严叹了一口气,“喜丧鬼我从未遇见过,所以我们必须研究出一个好的计谋。”

    韩之寒颤颤抖抖的拿出了一包烟,“你们商量吧,我出去待一会儿。”作为一个军人,他必须服从上级的命令,可是总不能和别人一起研究怎么算计着自己的妹妹吧?

    飞龙队的队友看向老大孤零落寞的背影,心里都不是个滋味儿。

    十几个人先是安静沉默了片刻,谁也没有说话,想来想去都没有一个好的办法,第五念也生气了,直接跺了跺有些麻木的脚,“睡觉,不想了,大不了我们躲着她。”

    听到她的这个提议,令站在外面抽烟,却还是竖起耳朵偷听的韩之寒逗笑了。

    白昭昭开口说道,“我有一个提议,不知可行不可行?”

    韩之寒的心瞬间提高到了嗓子眼,甚至已经开始把闹到偏向了门口,企图想要尽快得知他们打算如何处理妹妹。

    “既然不能收,不能超度,那就把她关禁闭。”

    这个提议,众人绝倒,就连韩之寒都差点闪了腰。

    第五念呲了呲牙,“往哪里关?”她真想一巴掌拍死白昭昭,她手中的五彩石根本困不住喜丧鬼这样怨念强大的鬼。

    白昭昭摸了摸下巴,紧皱的眉头松开了,“那我们就走一步看一步吧!”

    若不是闵御尘拦着第五念,白昭昭很有可能就要挨揍了。

    偷听到他们没有解决的方案,韩之寒的心更加不安了,是死是活没有个答案,就这么悬着他,这心里能不难受吗?

    闵御尘将自己画好的地图交给了比较擅长画图的沈谦然,“这是我记忆中云家村的一角,明天我们进村子,需要你跟进。”

    沈谦然是画图设计师,他画出的图纸当然是符合军用标准的。

    “好。”

    闵御尘看了一眼第五念,“你好好休息。”

    这里到了晚上,阴冷到令人心慌的地步,他走出了教室,没意外的看见了韩之寒坐在一根类似旗杆的下面。

    韩之寒冷哼了一声,别过头去,继续大口大口的吸着烟,企图将自己憋在胸腔的那股气吐出来,可是吐出的烟圈却没有一个是那口闷浊之气。

    闵御尘来到他的身边坐下,周遭的空气很是薄凉,没有乡下蝈蝈的叫声,山林间树木吹过树叶发出的沙沙摩擦声,有的只是死一般的寂静。

    “如果你是怨恨我不爱你妹妹,却还要娶她,那么我只能对你说声抱歉,我常年不在家,我爸妈很喜欢你妹妹,所以我觉得我们结婚没有什么不对。”那个时候,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喜欢一个人,甚至是去爱,也并不觉得这样的婚姻有什么不对。

    韩之寒啐了一口,“我知道感情的事情强求不来,她努力的想要嫁给你,没有错,你不喜欢她也没有错,可是你他妈的怎么能在她失足坠海的时候去出任务?”

    闵御尘回眸,双眼镇定的看着他,“如果换做是你呢?”

    韩之寒怔然,憋在胸腔的那口气要上不上,要下不下。

    “你会和我一样,这是我们的使命,使命驱使我们必须服从上级命令。”说罢,他站起了身子,回到了教师,独留韩之寒一个人站在操场上气的直踩烟头。

    是的,他会和那个王八蛋一样没良心的去出任务,可是他为什么就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呢?

    翌日,他们分为两组,闵御尘在梦境停留的时间过长,所以对于地形的判断,可帮助沈谦然绘图。

    早上七点进山,若是没有意外的话,他们大概能在中午十一点钟左右到达云家村,然后只能停留两个小时,下午最迟不超过两点半,必须反回,若是在那里停留的太久,很有可能这辈子都无法走出云家村了。

    至于韩之寒留在了学校继续坐镇,他们怎么也有人留在这里联系外界。

    白昭昭因为昨日施法,又化身成引路的纸鹤,所以失了一些灵气,今日暂时就先留在学校。

    一行八人,背起了背包,然后朝着云家村的方向前进,走了大概二十公里的路,他们就看见了近在咫尺的云家村,被一团黑色的气体所萦绕,不同于至于的阴气,这一回连肉眼都能够清楚的看见黑色气体,落月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气,“好多的怨气。”

    以云家村为界限,能够清楚的看见黑气只停留在云家村以内的地方。

    梁飞长得很是高大,心思不够细腻,但是胆量却是十足的大,他上前了一步,一声愤怒的叫骂传来,“不想死的就给我滚……”说罢还伴随着一丝风声呼啸,还有蛇发出嘶嘶的叫声。

    这声音不仅把梁飞吓到了,就连其他人的脸色都不是太好。

    杨严轻咳了两声,“从现在开始,我们不要单独行动。”

    第五念上前一步,“我来打头阵,杨大师垫后吧。”

    “也好。”得到了众人的同意,第五念先伸出了手指,轻轻碰触到黑色缭绕的怨气,她顿时就感受到了很负面的情绪。

    想到了自己的出生就是不被祝福的,从小到大,她见到爸爸的次数屈指可数,她知道爸爸恨她,恨她的出生夺走了妈妈的生命,可是她也不想啊,为什么没有人问她,愿不愿意做第五家的第87代传人?

    她不愿意,她不愿意捉鬼,不愿意去杀旱魃,天下苍生该她什么事情,她只想做一个普通的女孩子。

    每天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不是每天不停的练功,修灵力,把杀旱魃和后卿的事情刻印在脑海里。

    她希望在该享受爱情的年龄,去好好的爱一个人,在该结婚的年龄,嫁给自己心爱的男人,然后做一个好妈妈,就像平常的女孩子一样,做一个普通的女孩子。

    可是作为第五家的女人,这些她只能靠想象,根本都不会实现,因为她就要死了,太不甘心了,实在是太不甘心了,为什么会是她,为什么?

    心中正在疯狂咆哮的呐喊,从内心升起的怨恨瞬间将她激动的情绪顶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想到这一切,她不禁掩面哭泣,闵御尘一把将她拉离了黑色怨气所包围的地方,杨严上前一步,在手掌心画了一道符,直接拍在了第五念的额头,只见精光一闪,没入了第五念的眉心里,她的哭声戛然而止。

    第五念看向了那团怨气,瞬间明了,“是我大意了,竟然被这些怨气所摆布。”

    闵御尘嘴唇微动,最终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她哭的像是被全世界都抛弃了似的。

    第五念擦干两颊的泪水,“我给你们每个人都画一道净灵符,这道符咒只能维持一个小时,我们停留在云家村的时间只有一个小时,沈谦然,你必须好好利用这一个小时的时间。”

    沈谦然深感责任重大,重重的点了点头。

    这一次,当他们真的踏入了云家村的那一刻,处处能够感受到当年的这座村子几乎是被烧的面目全非,这里的感觉很是怪异,第五念说不上来,直到看见一劫残木,上面还冒着滋滋啪啪的火星,所有人的脸色顿时一沉。

    这里的景象太过清晰了,就像是才被烧过似的,明明已经过去了六十年,这里不应该是这样的景象才对,很多户人家被烧的房屋只剩下一个框架了,与那日他们在梦中的景象完全不一样,给沈谦然的绘图带来了极大的困难。

    闵御尘凭着感觉指了指左边,“朝左边走。”

    这里的被烧的痕迹太大了,根本无法判断哪里是哪里?

    所以,采取了闵御尘的建议。

    直到他们走过了一个小山坡,朝着下面看去,竟然发现烧光的村子里还有一间平房,只见房子的四周同样被烧的面目全非,唯独它屹立不倒,就像是没有被火宅吞噬过。

    洛河震惊的自言自语,“怎么可能?周围被烧了个精光,怎么可能它还能完好无损?”

    此时,就连他们这些久经沙场的老爷们都忍不住后怕了,汗毛孔都竖了起来。第五念捉过无数的鬼,从来没有见过云娃这样可怕的鬼,她摒弃杂念,凝聚心神,竟然没有感觉到净世神珠的存在。

    闵御尘大胆的猜测,“我想,那有可能就是云娃家。”

    杨严接着说道,“不论如何,我们都要下去看看。”

    王子涛缩在了高大挺拔的梁飞身后,声音轻颤的说道,“兄弟,我能说我有点害怕吗?”

    梁飞白眼一翻,“我能告诉你,我也害怕吗?”

    众人不由得会心一笑,总觉得他们两个人在搞笑卖萌。

    第五念扣住背包的肩带,“走吧,我们去看看!”虽然确定云娃不在里面,可是她的内心还是充满了不安。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所以加快脚步。”

    踏着被烧焦夷为平地的房屋,很快的就来到了那座平房,大铁门是虚掩的,并没有锁上,所以他们轻轻一推,就推开了。

    推开门的刹那,他们又被颠覆了三观,院子里有颗大大的柳树,树下有两把小凳子,院子里角落晒着咸菜干,能够清楚可见咸菜干的原貌,好像是萝卜,这个院子很干净,就像是经常被打扫过似的。

    这样的地方,经常被打扫?

    意识到这一点,众人集体打了一个冷颤。

    正准备抬起脚步朝着屋子里前进,却发现有嬉笑的声音传来,明明是充满了童趣,充满了天真,可还是会令人的心忍不住的瑟缩了一下,就像是天外传来的声音,无意识的进入了他们的大脑里,下一刻连脑补的画面都冒出来。

    一个**岁的小女孩,扎着麻花辫,因为一蹦一跳使得两个小辫子一晃一晃的,高大的男子抱着一个小男孩,“云娃,你小心点,别摔倒了。”

    “知道了爹。”

    “云娃他爸,咱们家的日子越来越好了,明年咱们买几只小**,等长大了,下蛋给咱们云娃和云弟补一补。”

    “成啊,今年下矿赚了不少,能过一个好年。”

    洛河决定狠狠的扭一下自己的胳膊,一点也不疼,所以这算是做梦吗?

    “哎呀!”

    这一声惨叫,吓得其他人集体愤恨的怒瞪着落月,“你叫那么大声干什么?”

    “你不知道我们正在撞鬼吗?万一惊扰了他们怎么办?”

    落月指了指洛河,甚是委屈的说道,“他抢了我的胳膊,太疼了。”疼的他眼泪都要冒出来了。

    洛河瞬间哭丧着脸,“我说我怎么掐自己不疼呢?”

    第五念再次看向那个被称为云娃的孩子,干净漂亮的小脸蛋上洋溢着幸福,此刻他们就像是没有看见院子里的一行人,一家四口相伴而行的进入了屋子。

    杨严凝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可能这只是云娃的一部分回忆,所以我们算是无意中撞见了。”

    闵御尘此时开口,“现在马上快要到一个小时了,我们必须马上撤离这个地方?”

    他们今日来此,却是半点收获都没有。

    按照原路返回,通过了黑色怨气缭绕的山林,他们朝着山脚下前进,走了没多久,却是悲催的发现了一个悲剧,他们走了不同的路,和来时的那条路截然不同。

    一条陌生的路,对于他们来说太过危险了,说不定还会有其他的变数。“我们不能再原路返回了,暂时只能绕着云家村周围的路返回邻村,如果在云家村耽搁到了天黑,我们可能就真的全部都交代在这里了。”

    闵御尘拿出了六十年前的老地图,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了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然后顺着标记的路线,决定从南往北走。周围的气氛很静谧,山林没有一只鸟,虽然是中午,阳光却像是永远都透不进来似的,因为是夏天,他们走着走着就热了起来,山林间连一丝风都没有,着实的诡异。

    直到他们来到了一处山坳,感受到了一阵阴凉,落月随口说了一句,“真风凉。”

    第五念,闵御尘,杨严三人几乎同一时间感受到了某一处的注视,下意识的看去,充满了死气,却又夹着丝丝的阴凉的邪气,其他几人跟着望去,最激动的该属王子涛,一个蹿跳直接投进了梁飞的怀里,“我靠,这才是他妈的白素贞。”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