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108 云娃没死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面对倒下的庞然大物,第五念的心里其实并不好受,她自认为这一趟算是辜负了姑奶奶的期望。

    当年姑奶奶将净世神珠留给云娃,或许就是想给她一个机会。

    可是谁愿意去十八层地狱永生永世不得超生呢?

    当白蛇身体升起了一颗通体白色的珠子,发出闪耀的亮光,鲜血的右手接住内丹,递给了白昭昭,“这东西对于你来说也算是大补,好歹下次渡劫的时候,还能帮你挡上一挡。”

    白昭昭看了看那颗珠子,久久未动半分。

    第五念急了,“你别告诉我你还想让我替你挡。”

    “有那个想法!”

    “你去死比较快一点,不要拉倒,拿到鬼市我还能卖一个好价钱。”就没见过这么难伺候的奴隶,摆的谱比她这个主人还要大,看的她相当不爽。

    这两个人是不是有点太不在乎别人的想法了,宋阳抖了抖浑身的鸡皮疙瘩,没看见他们的老大已经眼冒怒火,大有一怒为红颜拼个你死我活的感觉吗?

    白昭昭就像是怕她反悔似的,大手扫过了那颗珠子,瞬间就消失不见了,堪比魔术还要神奇,惹来飞龙队每个人都像是下巴快要掉到了地上,对于白昭昭突然变成了非人类,他们到现在还是有些接受不了,毕竟刚刚还变成了一只九尾狐,在半空中与白蛇互斗,现在又变成了一个人类的面容,怎么看心里都有点别扭。

    危机解除了,所有人的心情都跟着轻松了下来,此时他们总算是想到还在角落窝着的王子涛,立刻有人去将他扶了出来。

    宋阳是那种和谁都能开的起玩笑的人,自来熟的搭在了白昭昭的肩膀上,嬉皮笑脸的问道,“兄弟,在天上飞好玩儿吗?”

    白昭昭淡淡的说道,“你想尝试一下?”

    宋阳立刻欣喜若狂的指着自己,问道,“我可以骑在你身上试试吗?”

    ‘骑’?

    他倒是想的美。

    提着宋阳的衣领就像是提着小鸡似的,腾空而起,忽上忽下的飞来飞去,吓得宋阳脸色惨白,两条腿紧捣鼓,闵御尘抬眸看了一眼,活该!

    生怕白昭昭就这么把自己给扔了,眼看地面上的人都缩成了小影,宋阳再也不敢用话去撩拨白昭昭的的狐狸底线了。

    “白,白大哥,你可千万抓紧我,为……啊……”他感觉自己的衣领一松,整个身体都开始下沉坠落,这一刻心都提到嗓子眼里去了。

    完了,他这次是真的死定了。

    就在宋阳吓得两眼快要翻白的时候,白昭昭直接将他用法术托举了起来,然后是慢慢悠悠,安全的着陆了。

    到了这一刻,宋阳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摸了摸身下的厚土,第一次大哭了起来,太他娘的惊险刺激了,这可比跳伞还要吓人,他连安全措施都没有,刚刚万一真的摔死了,他绝对是死的最憋屈的猎豹中队。

    宋阳的狼狈,惹来其他猎豹中队的人很没良心的大笑。

    白昭昭挑挑眉,“还要不要再试试?”

    宋阳很没骨气的躲到了乔挚亚身后,死命的摇着头,不,打死他都不敢了。

    原来狐狸不是这么轻易撩。

    闵御尘,韩之寒与杨严三人商讨接下来的事情,而五念却是被朝阳和落月缠着要签名,“我又不是明星,和我要什么签名?”

    “你在我的心中就是偶像,签个名字吧!”

    “不要!”

    第五念拒绝的很干脆,决定四处转转,从白蛇死掉,她这个心里就有点不对劲,隐隐泛着一丝丝的不安。

    来到云家村,她本来就是为了净世神珠,至于后续的问题,还是由闵御尘他们自己商量吧!

    因为云娃已死,蛇妖的幻境消失了,所以四周利用法术搭建的村庄全部消失了,只剩下这里原本的样貌,空气带着一种木头腐烂的味道,原本被黑色血雾一般的雾气笼罩的山林也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虽然血雾散去,浓浓的怨气却没有散干净,想来这里必须做一场法事,才能超度那些枉死的怨灵。

    照理来说,白蛇已死,她应该能够看见很多鬼魂才对,可是到了现在为止,竟然一个都没见到。

    第五念心事重重的走在了已经遍地黑焦的云家村,脑海中不知道想着什么,不经意间抬头,却是发现一座破败的房子,她顿住了脚步,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独门大院,她很清楚的记得,这里不是云娃的家,至于其他村民的家已经被烧成了灰,为什么这间房子能够在大火中不受牵连?

    这又是谁的房子?

    第五念上前一步,在门口的墙壁上看见了阴沉一片,许是因为年经久远,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但是一大片的深沉令她蓦地有些触目惊心,污迹的旁边还有些刮痕,像是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常年剐蹭的,在当时的水泥墙壁上留下了永久的印记,抚摸过的墙壁上凝聚着浓烈的怨念,此时她竟是无法克制住自己内心的恐慌,莫名的生出了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楚。

    她踏前一步,脚步轻晃,莫名的感觉到了一丝的压迫,她还是第一次有了想要逃走的**。

    第五念推开了紧闭的木门,经历过了几十年的风吹雨打,早已经是脆弱不堪了,随便一碰,大门就断开了半扇门,留下另一半摇摇晃晃。

    院子很大,有一辆生锈的自行车,很大,最老的那种款式,在当时那个年代能够买得起自行车就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家,第五念大约能够想到这里到底是谁家了,云家村的村长。

    外面墙壁的那块深沉,应该就是云娃娘撞死后留下了一滩血污。

    她不懂,云娃被火烧死了,最后却变成了蛇妖,就算是做了一个恶鬼,也比不得白蛇的道行,只能说那枚内丹是白蛇自愿给她的。

    第五念总觉得自己该想起什么,可是卡在一个关节里,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就在她想的格外关注的时候,身后的落月找来了,看着面前的伫立的房子,还喃喃自语,“这里还有一座房子没被烧掉……偶像?原来你在这里!”

    被打断了思路,第五念对于方才即将理清的思路又没有了头绪,回眸看向了落月,那个一直与自己不对付的少年,此时正露出一种几乎近似谄媚的笑容,瞬间被一阵恶寒袭击,“你找我?”

    “偶像,我师父请你去帮忙,今晚师父要做法,超度云家村所有的村民,希望他们能够轮回。”

    第五念颔首,“走吧!”

    今天他们暂时留在了云家村过夜,第五念与杨严带着朝阳和落叶布了一个轮回大阵,阵法玄妙在于能够容纳百八十号人,所以这是一场极为费精力耗心神的阵法。

    杨严负责踏步罡,摆阵,第五念最擅长的是画符,从小每天练习画符的时间几乎占据了她全部的生活,姑姑说,想要保命,第一个是真功夫,第二个是真本事,所以对于这些东西要求的极为严格。

    一行四人格外忙碌,反倒是他们这些精英队伍只能看眼,却是什么也帮不了。

    王子涛被人送了出去,所以飞龙队这边就只剩下韩之寒,毛峰,霍震扬了,他们是第一次见到第五念画符,笔尖下的金光随着第五念手腕的游走而动,面对这样的画面,他们不得不承认,这绝对是他们今年迄今为止最震撼的场面。

    第五念今日所画的灵符极为耗费灵力,不过一半的时间,她就已经是满头大汗,连手腕都开始颤抖。

    落月布置阵法太过专注了,崴了脚差点叫出了声音,还是闵御尘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他,眼神示意他别在这个时候打扰了第五念。落月点点头,捂着脚踝,疼的他直皱眉头,却是大气不敢出一声。

    直至最后一笔落下,金光一闪,随即隐没在了黑夜之中。

    第五念松了一口气,浑身虚脱的坐在了地上,决定小歇一会儿。

    闵御尘从怀中掏出了一块精致的手帕,轻轻的擦拭着她额头上的薄细的汗珠。

    第五念下意识的后缩了一下,接过他手中的手帕,“我,我自己来吧!”接过了手帕,她一边擦拭额头,一边嘱咐着他们,“此阵最少需要三个童男咏诵往生咒,若是有五个就更好了,阵法会更加的牢固。”

    朝阳和落月肯定是童男,因为修行道法之人,最忌讳这方面了,只是没有想到,连五十几岁的杨严也是童男。

    第五念将打量的眼神移向了其他人,除了闵御尘,其他人很有默契的后退了一步,独留闵御尘一个人尴尬的站在第五念的面前。

    他眼神微微眯了起来,扫了一眼身旁,果然连个人都没有,这种感觉绝对可以算得上尴尬到了极点。

    第五念抿了抿唇,直接别过头去,眼底闪过了一丝极浅的笑意,“你是处男?”

    闵御尘依旧是一幅面瘫的表情,身板笔直,第一次眼睛里多了一种腼腆的情绪,他轻咳了几声,掩饰掉自己的尴尬,目光炯炯有神的看着第五念,振振有词的说道,“我可以很快就不是了!”

    这话无疑是对第五念说的,她不是傻子自然是听懂了,蓦地脸儿一红,“既然你是处男,加上你一共是四个人。”被他盯的没来由的心慌了起来,“既然,有,有四个人,还少一个人。”

    宋阳连忙举手说道,“我的第一次给了我的初恋,别怀疑我的男性魅力。”

    韩之寒冷哼了一声,“你的初恋肯定是瞎了眼睛,才会把她交给你这个没有魅力的男人。”

    其他人纷纷保证自己肯定不是处男,咏诵往生咒这样的事情,他们肯定是做不来的。

    四个人无法构成一个咏诵队伍,所以闵御尘这个多出来的处男就显得有点尴尬了。宋阳很不给面子的扑哧一笑,其他人也不由自主的跟着笑了起来。

    面对自己喜欢的女孩子,闵御尘还真怕第五念会以为他经验不够丰富,所以此时他也顾不得会不会丢人,狠瞪了一眼身后那群没良心的队友,瞧见韩之寒笑的最得意,最猖狂,闵御尘不由得哼了哼。

    “既然五人阵法无法形成,那还是落月,朝阳,杨大师吧!”毕竟他们三个人的修为要比闵御尘这个普通人好太多了。

    韩之寒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冷颤,抬眸看向了闵御尘正对着自己,露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他内心立刻有了不好的感觉,想收回自己的笑容却已经是来不及了。

    “其实有一个人没有说实话!”

    韩之寒顿时激动的喊了一嗓子,认知到自己竟然大意了,犯下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蠢事。众人几乎是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那架势好似在说,你竟然为了这事儿撒谎?有意思吗?

    第五念淡淡的看了一眼韩之寒,很明显的是不相信这厮会是处男!

    “是谁?”

    闵御尘微微的勾起了唇角,“是韩之寒!”

    “你别胡说。”韩之寒的反应绝对是下意识的反应。

    就连毛峰和霍震扬皆是一副难以接受的表情,“老大,你真的是处男?”

    “不能吧,你讲起荤段子可是比我们还污啊!”

    韩之寒脸色巨黑无比,狠厉的呵斥,“该你们什么事儿?”今天绝对是被闵御尘那个小子故意的,这个时候他是死都不会承认自己是处男的,“别听闵御尘胡说,我怎么可能还是处男!”最后两个字说出口,他都觉得自己满面的燥热。

    “闵御尘,这种事情关乎今天的轮回阵法是否能够顺利进行,所以你必须说实话。”

    “韩之寒与我曾做了三年的死党,他不仅有洁癖,更怕被别人传染什么不知名的疾病,依我对他的了解,他这种人是绝对不可能与别人发生关系的,由此我完全可以判断韩之寒是个处男。”闵御尘即使说起这样的话,依旧能够说的一本正经。

    韩之寒的心事放佛被人解刨开,暴露在最刺眼的阳光之下。

    毛峰和霍震扬听着听着,就觉得闵御尘口中说的那个人,分明就是他们的老大。

    冷着脸说道,“闵御尘,你对我什么都不了解,你的判断连个屁都不如,我有必要为了这样的事情……”

    第五念打断了韩之寒的话,“韩之寒,事关一百多名村民的轮回,你给我个准话,你到底是不是?”

    韩之寒只觉得有什么哽在了喉咙眼里,难受的要命。望着她清澄明亮的双眼,他事关一百多名村民的生死,竟然无法说谎。

    他的沉默……

    所有人错愕到了极点,韩之寒和闵御尘这两个黄金极品单身汉竟然是处男?

    还真是跌破所有人的眼球,两只队伍此时已经是无语到了极点。

    不承认自己是处男,有意思吗?

    第五念将经文递给了他们,“阵法启动,摒弃杂念的去咏诵,一会儿我会为你们护阵。”将其他引路的符咒送给了其他人,分别挂在以阵法为圆点朝着四个方向贴上引路符,“剩下的交给你们了,时间一到我就会启动阵法。”

    其余所有人开始忙碌了起来,第五念看了一眼黑夜上空盘旋的怨气,经久不散,那种无力与不安又开始了,扰的她心神不宁。

    大概半个小时以后,所有人回来了,第五念掐了一下时间,“我启动阵法,以最虔诚的心情诵读往生咒,这样轮回阵法才会启动,我们才能有可能送他们离开这个地方。”

    阵法启动,从阵法上升至空中,形成了一个天然的保护罩,然后以肉眼能够看到的速度开始扩散,直至将整个云家村包围,整个金光大阵才算是彻底的落入地下,隐没在空气之中。

    犹如梵音吟唱,“妙法莲华经者,统诸佛降灵之本致也……”他们虔诚的闭着眼睛,专注的念着妙法莲华经,为曾经无辜枉死的死者而超度,他们嘴里迸发出的经文符号随风飘散到很远很远的地方,通过这些经文可以释放无限的慈悲,企图老天怜悯天下受苦难的众生。

    阵法起,天空之中的云开始有所变化,卷起的云层透着一丝阴邪之气,狂风在吼,鬼在叫,远处白色的影影绰绰,可是他们等了很久,却始终没有一个冤魂来这里轮回,一场阵法持续了大概一个小时,别说是鬼影了,就连人影都没有了。

    第五念收起阵法,面色凝重。

    杨严几人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面面相觑,皆是搞不懂,为什么没有一个鬼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鬼全部都去轮回了?”

    杨严摇头,“一个鬼都没有。”

    “死了那么多人,怎么可能一个鬼都没有?”

    “不是被别人超度了吧?”

    第五念拧眉,“不可能,怨气深的足以结冰,证明他们还在。”明明阵法启动的时候,能够感受到四面八方而来的灵魂,急迫的想要轮回,可是最终却没有一个肯来。“我感觉他们在害怕着什么?”

    “可是云娃都已经死了,他们害怕的白蛇都没有了,为什么还不敢来?”

    第五念眼睛顿时扫过了说话的霍震扬,“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霍震扬被第五念如狼似虎的眼睛吓到了,结结巴巴的又说了一遍。

    第五念不由得浑身颤栗了起来,闵御尘几人都看出了一丝的不对劲,急忙的问道,“怎么了?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她微微颔首,声音带着几分轻颤,“云娃还在,那些冤魂惧怕的云娃还在,所以他们不敢来这里!”

    集体下意识的搓了搓胳膊,不禁有些后怕,“云娃不是死了吗?她怎么可能还在?”

    “我一直没想明白一件事情,云娃为什么做了蛇妖?你们说过,档案记载云娃的确是被火烧死了,所以她肯定变成了鬼,可是我们再见她的时候,她已经变成了一个有形体的蛇妖,可是蛇神已亡,那么剩下的鬼魂呢?”

    “这真是我遇见过最棘手的,魂魄吃了内丹,成了蛇妖,蛇身死了,魂魄还可以继续支撑着怨念而存在。”杨严也对这世间万物的存在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第五念抿唇,看了一眼时间,“云娃不敢出来,必定是元气大伤,明夜十二点过后,天狗食日,阴气大盛,所以我们必须在明天晚上十二点以前找到云娃。”

    “如此,我们只有兵分两路。”

    他们寻了一夜,却是一无所获,村长家,云娃家,没有她任何的踪迹。

    所有人的精疲力尽,毕竟大战蛇妖之后就没有休息过,然后又开始忙着超度的事情,还不等停歇,他们又得知了云娃还没死,开始了一晚上地毯式的搜寻。

    他们只能暂时睡一会儿,天色形成了鱼肚泛白,所有人都疲惫的靠在了一起,在云娃家睡着了。

    他们做了一个梦,是一个明知道自己在做梦,却发现醒来的梦。

    第五念扮演着云娃娘的角色,然后闵御尘扮演着云娃爹的角色,最倒霉的是宋阳,扮演着云弟。即使明知道自己是谁,却不可避免的扮演着梦中的角色。

    很快,杨严扮演的村长带着一群保卫兵,还有村子里的相亲们出现了。

    拉扯着哭的梨花带雨的云娃就走,村民集体高喊着,“烧死她,烧死这个妖怪!”

    明知道是一场梦,第五念还是牵着闵御尘的手追了出去,感受梦中云娃爹娘的无助,甚至是恐惧,宋阳极力控制自己不要被梦中的云弟所控制的情绪,却依旧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他们感觉自己像是一个演员,放佛演着别人的戏码,伤心却是真实的。

    一群人的撕扯之下,他们看见了韩之寒带领着一群老少爷们围观,明明挣扎不被控制,却还是忍不住的挥着手臂,烧死她,烧死她。

    然后谁的铁锹痛击了闵御尘的头,紧接着下一秒鲜血顺着他的脸颊流淌,第五念不知怎么,心开始撕裂般的疼痛,凄厉的喊了一声,“云娃他爹……”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