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112 黑白无常(三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娃根本没有给他们过多的思考,伸出五爪的勾手狠狠插向闵御尘的心脏,这些胆敢坏她好事儿的愚蠢人类,今天她一定要让他们每一个人都付出死的代价。

    眼见她乘胜而击,闵御尘一连抱着她又滚了好几圈,随即拉着第五念弹跳了起来。

    眼见净世神珠碎裂了,第五念的神情略显激动,飞龙队与猎豹中队的人都动了起来,可是凡人的力量毕竟有限,根本无法控制住云娃,杨严丢过了一条墨斗线,甩开给令他们几个人,高声喊了一句,“如此,我们只能硬开地府的大门,将这个恶鬼亲自送入十八层地狱了。”

    第五念的心微疼,可是除了送她去十八层地狱,他们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云娃满心想的只有报仇,十八层地狱绝对不能去,充满愤恨怒意的眸子死死的瞪着他们每个人,第五念手中的墨斗线松了松,这个眼神令她想起了那日,她就是如此盯着那些畜生,发现了毒誓,要让他们所有的人不得好死。

    “不,你们谁也别想把我送到十八层地狱……我要报仇……”她凄厉的叫声响彻了整个云家村,盘旋在上空萦绕,震得那些死去的村民即使死掉了,依旧会害怕。

    云娃知道,他们想要布下阵法,想要送她离开。

    可是她不能如他们所愿,当身上被勒住了浸满狗血的墨斗线,她疼的浑身都疼,发出滋滋啪啪的声音,冒着浓浓的黑烟,她顺着墨斗线抓到了离自己最近霍震扬,张开了锋利的牙齿朝着他的胳膊撕咬下去,疼的霍震扬差点就像个娘们一样的叫了起来,尽管如此,他却始终不曾松开自己的手。

    他的职责就是为了保卫老百姓,若是自己把这样的妖怪放了出去,他都对不起祖国对自己的栽培。

    韩之寒抓紧了墨斗线,“放手,霍震扬你个傻逼……”

    若是霍震扬再不松手,那么他这只手也就彻底的费了。

    第五念眼眶微红,其实还有一个更好的办法,只是她不想用在云娃的身上,可是比起十八层地狱,换做是她,她宁愿魂飞魄散,也不愿意下地狱,尝尽永生永世不得超生的滋味,因为那里不知是拔舌,还是下油锅,或者是上刀山在等着她。

    村民眼见云娃的周身都开始变黑了,可见她的怒气与怨气已经到达了一个顶点,“云娃,别再犯错了。”

    “要错也是我们的错,别再执着报仇了,云娃,放下屠刀吧!”

    “大不了我们陪着你一起下地狱。”

    顿时间,耳边一阵吵闹,这个时候却是不能错一步。

    韩之寒顿时火了,愤怒的大喊,“霍震扬,你个傻逼,老子让你他妈的放手,你听没听见?”

    霍震扬觉得自己的神志都不清醒了,两眼发黑,握着墨斗线就好似是保命符似的,胳膊被云娃咬的血肉模糊了,他虚弱的笑了,“队长,咱是一个兵,我得保护祖国人民不是,这个妖怪必须得死。”

    大美和小美哭的泣不成声,闵御尘别过头去,不愿再看见眼前的一幕。

    第五念抓紧墨斗线的手不由得一松,大阵破了,立刻没有了束缚,云娃立刻将霍震扬甩了出去,白昭昭腾空而起,一把拦住了他的腰,将他抱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

    眼前阵法破灭,最激动的就是韩之寒,“你他妈的傻逼女人,你竟然松手了?你知……”

    “退下!”第五念也不知道自己的为什么要呐喊,许是想要把难过全部吼出来。

    她挥动了手上的四方手链,以鲜血开启了封印,迅速结起手结,眼眶泛红,每一个手势的变换灌注了自己的灵力,“临、兵、斗、者、皆、数、组、前、行,青龙出列!”当她的话落下,一条泛着金黑色光的五爪龙从她的后面腾空而出,朝着云娃而去。

    众人震惊的揉了揉眼睛,这里除了闵御尘,恐怕谁都不曾见过第五念动用过这样的法术。

    第五念狠狠的闭上了眼睛,感受到耳边龙的咆哮,眼角滑出了一滴眼泪,她本来是想要送她轮回的,许她一个好的来世,可是净世神珠碎了,唯一可以净化灵魂的神珠也打破了,她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送她永远的离开这个世界。

    众人感受到头顶盘旋的金黑色的巨龙,在漆黑的夜空中游走,这个场面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震撼了。

    现在恐怕连下巴都合不拢了,十二生肖里的龙啊,唯一一个存在于神话世界里动物,现实根本看不见的。

    云娃惊恐的面对着直扑自己而来的巨龙,想要掉头就跑,却是怎么也动弹不得,她想到自己满腹的仇恨与委屈在这一刻将化为乌有,她不禁悲愤的吼叫了起来,直到那条金龙与自己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她慢慢的合上了惊恐的双眸,等待魂飞魄散的到来。

    “青龙,归位!”

    第五念蓦地睁开了眼睛,望着眼前那个身穿朴素对襟衣衫,下身穿了一条过膝裙子的女人,她连呼吸都漏跳了几拍。

    张了张嘴,却始终不敢喊出那个称呼来。

    青龙即将冲破云娃的灵魂,最终被人戛然喊停,关键是这个人能够轻易的支配它所有的行动,顿时回眸气哼哼的看去,这一看不要紧,吓得差点没从空中跌落了下来。

    云娃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孔,心头微动,满面的狰狞淡化而去,换上了曾经那张稚嫩的面容,就像是多年前,与爹娘归家的云娃,蹦蹦跳跳之间尽显十岁孩童的纯真与童趣,甚是可爱。

    众人本来还震惊在金龙的威力之下,却没有想到被一个女人叫停了,不由得朝着她望去。

    她素面朝天,穿着旧时的碎花对襟衣衫,下身过膝的湛蓝色长裙本来土到了极点,可是搭配在她的身上,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吐气,却是多了几分妙龄少女的柔媚,她的长相有五六分第五念的影子,谁都不知道突然冒出来的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只见那女子微微挑了挑的清秀的眉头,娇嗔道,“青龙,我的命令也不想听了?”

    金黑色的五爪龙嗷呜的叫了一声,随即又退回到了第五念的四方手链之中。

    “姑奶奶?你,你怎么……”此时就连第五念都是一连懵逼的状态,按理说,姑奶奶差不多应该投胎了,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

    姑奶奶?

    众人看了看第五念,再看看了那位所谓的姑奶奶,真的是好年轻。

    第五贞满眸柔光的看向了第五念,“我的念念长大了!”

    仅是这一句,第五念的眼泪就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姑奶奶,我都二十六了,马上就……”意识到自己的负面情绪,她连忙收起下一句话,“能不长大吗?可是你……”

    第五贞朝着云娃招招手,她就像是那年,在野外救了贞姐姐,满含胆怯的望着她,却是不敢前进,直到她朝着自己招了招手,她才敢小心翼翼的走到贞姐姐的面前,“当年我算到云娃有此一劫,可是我的心思全部都在旱魃身上了,所以根本无法等到那个时候,只能将我的净世神珠留给她,本来希望她能够保命,却没有想到,她会心地善良的拿着那颗珠子救了一只蛇精,我也有另外的想法,那就是利用净世神珠的纯净来净化云娃的执念,过去了这么多年却没有半分结果,如果第五家后人前来收回神珠,那么我确信我第五家后人必定会救云娃,用净世神珠洗涤你罪恶的灵魂,为你开启一条轮回之路,而我只是残留在净世神珠之中一缕精魂而已。念念的咒语已经启动了,神珠破碎,净化已经正式开始了。”

    第五念点点头,她还以为净世神珠被打碎了,就失去了功效。

    第五贞牵起了云娃的手,“她的事情交由我来处理吧,至于其他的村民,就需要念念你来做了。”

    云娃怔怔的看着贞姐姐,一直冰冷的灵魂都趟过了一丝的暖流,一种清明的感觉流向了四肢百骸,舒服的她只想闭上眼睛,许是因为身边的人是第五贞,所以她格外安心的闭上眼睛。

    所以,她一点也不害怕。

    甚至是格外的安心,耳边传来第五贞姐姐轻柔的安抚,“想容,不要怕,跟着贞姐姐走,我会带你去一个干净纯粹的世界。”

    只见,云娃忽闪,在第五贞的手里瞬间消失不见,缓步而至,来到第五念的面前,想要摸摸她的头发,却发现自己的手穿过了她的头发,眼底染上了一层落寞,这就是第五家的女人悲哀,每一代女人都必须要承受,她企图想要打破,却因为时间太过有限,所以只能寄托在后人身上。

    千言万语化作一缕叹息,“念念,姑奶奶希望你是不一样的。”

    第五念懂她话中的意思,不由得眨了眨眼睛,将泪水直接逼回了眼睛里,“姑奶奶,我……”

    “嘘,念念,有些时候,我们不要气馁,要相信自己的能力,我走了,告诉你姑姑,我很想念她。”说罢,她形成了一道极光,最后消失不见。

    送走了姑奶奶,第五念的情绪不高,这个时候也没有人敢去打扰她,因为谁都知道她是一个精神病,也就只有闵御尘愿意留在她的身边。

    轮回大阵已经被云娃毁了,此时此刻,他们只能打开了地府大门。

    杨大师受了伤,这事儿也就只能第五念来了。

    她念着咒语,将符咒打在阵法之上,“地府之门,开启!”话落,大地微微摇晃了起来,山体上的石子滚落。

    宋雨霏吓得立刻拱到了狐狸的怀里,“等一下不会地震吧,我好怕啊!”

    猎豹中队的人不禁一阵恶寒,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太无耻了,竟然说出这么恶心的话,当年她顶着6。2级大地震赶赴灾区救人的时候,也没见她害怕过,就这么一丁点的小波动,就把她给吓到了?

    此时就连宋阳都觉得妹妹太丢人,告诉她别靠近那只臭狐狸,她为什么就是不听自己,那只臭狐狸除了长得好看一点,还有哪点好,也不知道妹妹到底看中她哪一点了?

    白昭昭硬生生的把宋雨霏的小手从自己的身上扒扯下来,若不是他拽着自己的衣服,很有可能他现在就要光着了,可见这个女人的力气到底有多么大了。

    宋雨霏也不知道害臊,“那个地府大门什么的,我真的好害怕。”

    呕……

    他们好像吐,一个铁骨铮铮的女汉子装柔弱,真的是太令人反胃了。

    白昭昭却是彻底的黑了脸,幽怨的看向了第五念,那个眼神放佛再说,你都认识些什么人,怎么一个个比你还可怕?

    第五念见状,直接别过头去了。

    那头地府大门破土而出,摇摇晃晃的在地面上伫立,两门两旁的石狮子泛着阴森的阴气,大门中央的铁圈凝聚着厚重古朴的质感,村民欢呼,他们终于要去投胎了,太好了,终于不用被困在这里了。

    滚滚浓烟而过,厚重的大门缓缓的打开,里面尽是一片漆黑,不知是谁喊了一句,“究竟是谁企图打开地府大门,可曾报备过?”

    第五念听这声音,并不是相熟的几位的鬼差,也不知道上来查看的人是谁?好不好说话?

    众人心脏提到了嗓子眼里,这还是第一次见过如此惊险的场面,有点太刺激了,不知道等一下从那个大门里走出来的会是谁?

    大美问小美,“你说会是黑白无常二人吗?”

    第五念浑身一颤,要命,可千万别是那两个麻烦的家伙,黑白无常与w可不是一个等级的,绝对阎王殿中的一品大员,而w充其量也不过就是一个七品小芝麻官,所以根本没有可比性。

    碰到黑白无常,她还真不知道自己为了一百多个鬼打开鬼门关值不值当。

    只是当大门映出了一黑一白的两道身影,第五念连死的心都有了。

    闵御尘一直站在她身后,眼见她的腿蓦地的软了,一下子扶住了她,小声且担忧的问道,“你怎么了?”

    “有点麻烦了,黑白无常不近人情,为了一百条孤魂野鬼打开鬼门,他们必定要不依不饶了。”

    闵御尘握紧了她薄凉的小手,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你就用你的胡搅蛮缠镇住他们。”

    第五念语窒,直接甩掉了闵御尘的大手,心中憋了一口恶气。

    这个该死的男人,永远能把这样的话说的面不改色,就像是一件正经事儿似的。

    只见大门的那头,黑白色的身影已经无比的清晰了,长相可谓是各有千秋,丝毫不寻常现如今的大明星,这样的男色就算是在地府也不常有。

    黑无常的眼睛一下子就定格在了杨严的身上,因为只有他穿了一身破破烂烂的道服,没有什么名气,一看就是个无名小卒,像是这样的人,肯定是没有资格向地府报备,所以口气也不佳,“是你擅自打开了地府的大门吗?”

    杨严一怔,连忙点头,“黑无常君,现如今云家村有……”

    白无常冷哼了一声,“这云家村已经被怨念聚集,这里所有的人都没有资格进入地府,我量你有一身的道行,心思纯净,今日就不与你计较了,老黑,关门!”说罢,就要挥手关上大铁门,根本不给任何人解释的机会。

    顿时间,云家村的村民哀声怒吼,“为什么不让我们投胎,我们是枉死的,灵魂被人禁锢并非我们所愿……”

    “我们要去投胎!”

    “我们不要留在这里,云娃都走了,我们为什么不能投胎!”

    眼瞅着一百多号的鬼在咆哮,黑白无常冷眸扫过,“想灰飞烟灭的站出来。”

    迎面扑来的死气立刻将他们吼的蔫了,谁也不敢在大吼大叫了,生怕逃过了云娃的魔掌,又被地狱的黑白无常玩儿死了。

    眼见那扇大门就要关了起来,他们也跟着绝望了起来。

    第五念憋着一股气,喊了一声,“慢着!”

    只是,对方好像并不想搭理她,或者说是,他们装着听不见,懒得搭理他们这些小喽啰。

    第五念这回被闵御尘刺激到了,又被黑白无常无视了,这火气更是火冒三丈,“我让你们慢着,你们是听不懂,还是耳朵聋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