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116 吵架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从第五绝有了记忆之后,姐姐一直扮演着神棍的这个角色,他无法忍受,别人看姐姐时的异样眼神,那是他的姐姐,他唯一的亲人,那些人什么都不懂,不懂作为一个孩子养另一个孩子需要多么大困难。

    所以,他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赚好多的钱,以后由他来养姐姐。

    “姐姐,你能不能答应我,正正经经的找份工作,不要再出去靠骗人赚钱了好不好?你若是不喜欢那些工作,我们就不要做了,我每个月赚的钱全部给你,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望着第五绝期待的眼神,第五念说不出拒绝的话,然后埋头说道,“我们吃饭。”

    说不感动是假的,小绝今年十八岁,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照顾自己,这是她一手养大的弟弟,她能不感动吗?

    还记得当时为了他一再休学,就是为了不假他人之手照顾小绝,他的成长的每一个印记都是她第五念做过最骄傲的事情。

    第五绝为她倒了一杯红酒,“姐姐,生日快乐,愿你一百岁岁了还像现在一样的漂亮。”

    第五念怔了怔,听到这话,她的心好像被什么扯痛了似的,好想一百岁了也能陪在小绝的身边,看着他子孙绕膝,很幸福很幸福的样子。

    她的眼眶微红,忍不住哽咽了,桌子下的小手微微收紧了,面对她的生命正在倒计时,她除了深深的无奈,更多了几分不甘。

    明明在说着话,姐姐却哭了,第五绝连忙站起身子,用修长白皙的手指逝去她眼角的眼泪,声音轻柔的问道,“你怎么还哭了?”

    第五念抱着第五绝,深吸了一口气,闻着他身上干净清爽的味道,“姐姐想一百岁也能这样一直看着我们小绝。”

    第五绝抿唇而笑,眼眸深处尽是温柔,“那有什么困难,到你一百岁的时候,我就缠着你,让你看个够。”

    面对唯一的弟弟,她发现自己长了一颗玻璃心,怎么放都怕碎了,而她能陪伴小绝的身边也就只有这两年了,想到了时间流逝的速度,她开始莫名的恐慌,“小绝,等我27岁了,姐姐就去找你,天天缠着你,天天看着你好不好?你就不用a市和京城两头来回跑了。”

    “好啊!”

    工作的手机响完,换成了私人电话,第五念快速的擦了擦她眼角的泪水,“我去接个电话,可能是朋友送来的祝福。”

    第五绝颔首,他反感的是姐姐的工作,却不会限制她交友的权利。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她还真是有点不太想接电话,刚好这时对方挂断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谁知他好像很执着,电话再次打了过来。“喂,干嘛?”因为之前哭过,所以此时嗓子略显嘶哑。

    电话那头的闵御尘轻易的捕捉到了她声音里的沙哑,敏锐的询问,“你哭了?”

    “该你什么事儿啊,你没什么事儿,我就挂了,我的饭还没吃完呢?”

    闵御尘知道第五念的个性,不说重点,准保挂断电话,“付蕾蕾应该给你打过电话吧,你没接,她说沈骏失踪了!”

    付蕾蕾是她的委托人,可是闵御尘是如何知道他们两个人之间有着某种的交易?“你怎么知道付蕾蕾?”

    “付蕾蕾打来电话时和我说了,只说联系不上那位她找过的大师,我询问了一下样貌,年龄,就猜到了是你。我们怀疑沈骏去了上源市,可是沈骏妻儿葬身的位置,我们还真的找不出来,所以就想找你帮帮忙。”

    第五念偷偷侧目,看了一眼小绝,小声的问道,“十万火急吗?”

    “十万火急,付蕾蕾说,沈骏这几日精神状况不好,有时候还一直在哭,怕他可能想不开。”

    要命,她都收了付蕾蕾的钱了,还真不好在这个时候拒绝。

    默默的挂了电话,与闵御尘约定了二十分钟以后楼下见。

    她像是一条毛毛蹭到了第五绝的面前,“小绝,我有点事情必须要处理……”眼见第五绝精致绝伦的面容立刻拉了下来,变得异常难看,第五念这颗小心脏因为恐惧,硬生生的漏跳了好几拍呢?

    “你说,什么事情?”

    “我,就是有个‘朋友’找不到了,我就……”

    在第五绝的印象里,姐姐为了能够给他最好的生活,很拼命努力的赚钱,以至于现在明明不缺钱了,还是习惯张口闭口就是钱,所以没有钱找她姐办事真的很难。

    “姐姐看着我的眼睛和我说实话,你收人家钱了吗?”

    要命,为什么要问这么尖锐的问题?

    在小绝的面前,她绝对是一个不会说谎的乖宝宝,所以她连看都不敢看,只能低着头用力的点了点。

    第五绝搞不懂,现在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白痴,拿钱上赶子被她姐姐骗?

    小的时候无力改变他们的生活,任由那些人骂姐姐是个小骗子,可是现在他能够赚钱了,姐姐为什么还要拿鬼神招摇撞骗呢?“你若是走了,我就再也不回来了。”说罢,他低下了头,不去看姐姐渴望的眼神,食不知味的吃着牛排,这顿饭吃的还真是糟心。

    第五念抿了抿唇,“小绝,你别这样好不好?我好不容易见你一次面,我们能不能别为了这点小事儿吵嘴?”

    “这不是小事儿,姐姐,我说了,你就算是不想出去找工作,我也可以养你,你为什么要去骗人?”

    “小绝,你现在还不懂,可是有一天你会明白的,这个世界上鬼与人是可以共存……”

    第五绝无情的打断了第五念的论点,从小到大他听得已经够多了,“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连你所谓的牛眼泪对于我来说都不好用,姐姐,你觉得你的观点能够说服我吗?”

    第五念也觉得甚是奇怪,小绝走到哪里,哪里就没有鬼,即使喷了牛眼泪,依旧看不见半只鬼,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件事情了。“小绝,我……”

    第五绝握紧了双手,再次打断第五念的话,“够了,姐姐,若是你今天走了,我会和爸爸一样,不会再回来了,等你有一天想通了,我会回来的。”

    第五念浑身一颤,震惊的看向了第五绝,他以为爸爸不回家是因为她的职业吗?

    虽然不是因为她的职业,却也是因为她这个人,都差不多了。可是这话从小绝的嘴里说出来,竟是这般的伤人!

    眼见自己说错了话,第五绝脸上也是笼罩了一层层厚厚的冰霜,冷的化不开,动了动唇瓣,“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第五念说不清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儿,她可以不在乎别人怎么想,却是不能不在乎第五绝的想法,掉头朝着大门口而去,抓起了衣架上的衣服和包包,她闷着头冲了出去,“你若是想走,我也拦不住。”说罢,推开门就走了。

    第五绝的心情一阵烦躁,用力的扒了扒头发,那动作和第五念如出一辙。

    他绕着餐桌,来回踱步了两圈也无法忽略掉心中的那股憋屈,甚至是烦闷,一股火将餐桌上的盘盘碟碟全部扫到了地板上,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吓得对面开门丢垃圾的方以萝心头一颤,生怕第五念出了什么事情,朝着敞开的大门一眼看去,竟是第五绝将盘子大手一挥扫到了地上。

    第五绝对念念的工作一向不满,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所以方以萝生怕他们姐弟又怼上了。

    “小绝,你是不是和你姐姐又吵架了?”面对第五绝,方以萝和好友一样,都存着几分惧怕的心里。

    第五绝抬起了阴骘狠厉的双眸,直射方以萝的内心深处,她浑身一颤,下意识就想要逃,可是她还没有确定念念是不是好好的,所以绝对不能走。

    第五绝对女人的厌恶感就是从方以萝身上产生的,高中毕业的那个晚上,他喝的伶仃大醉,她却是无耻的爬上了自己的床,明明就是个下贱的女人,每每撞见了他,却还要摆出一副羞怯的表情,那个样子看着令人作呕。

    “滚。”

    方以萝纠结着手指头,说句老实话,她很想掉头就跑,可是为了念念,她觉得自己有些话必须要说出口,“小绝,有些东西你看不见并不代表这个世界上没有。”说罢,她无法控制自己心底的害怕,狠打了一个冷颤,“其实你姐姐她真的很伟大,我……”

    “我让你滚,你听不见吗?你知不知道你有多么令我作恶,方以萝,你是我见过最恶心的女人,你怎么还能装作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跑到我的面前对我说教。”他的眼底丝毫不掩藏自己的厌恶。

    “我知道你讨厌我。”每次面对第五绝,方以萝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被他一个阴冷的眸子扫过,就化成了灰烬,为了念念,她还是会有自己的坚持,“第五绝,你现在并不是小孩子了,有些事情可以靠着你自己去判断了,我看得出来,你觉得你爸爸不会来是因为念念的关系,可是你自己试图去找过你们的爸爸吗?”

    第五绝的幽深的目光之中,放佛噙着阴冷的毒气,令她打从心底升起了一抹寒意,那双无情冰冷的眸子甚是熟悉,熟悉到令她克制不住自己身体下意识的轻颤,一连深吸了好几口气,声音故作平稳的说道,“不论如何,你能不能试着理解你姐姐,她真的很不容易。”

    “这是我的家事,你算是什么东西?”此刻的第五绝褪去了在姐姐面前的温润,却是多了几分狂狷嗜血。

    方以萝很显然已经习惯了第五绝这样蛮横的态度,“我去帮你把屋子收拾了,别让你姐姐回来看见了伤心。”

    第五绝一把扣住了他的手腕儿,眼光触及到了两个人亲密的接触,打从心里最深处映出了阵阵厌恶。“方以萝,我劝你别再挑战我的忍耐限度,立刻马上从我家滚出去。”话落,他直接甩开了方以萝,她因为触及不妨,一头栽在了走廊的瓷砖地上,这一幕正好被推开门的第五意墨看见了,连忙上前将方以萝扶了起来。

    小小的脸上布满的关切之情,“以萝妈妈,你怎么样?”

    方以萝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拍拍儿子的小肩膀,“我没事儿,就是脚滑。”

    “以萝妈妈说谎,我明明看见是他将你推倒的,你是个坏人,我讨厌你。”妈妈多好的人,可是为什么她的弟弟却是这么霸道不讲理,让人喜欢不起来。

    对于方以萝没有好感,第五绝自然对第五意墨也同样没有好感,只是他还没有失去理智到和一个小鬼吵嘴,狠瞪了方以萝一眼,“我不管你打的什么主意,让我姐心甘情愿陪你一起养孩子,但是我必须要告诉你,方以萝你最好放聪明点,若是再胆敢招惹我,咱们就走着瞧。”

    方以萝的脸上划过了一丝狼狈,眸光里甚是无奈。

    “大叔,你很没教养,将我妈妈推倒了,为什么不道歉?”小小的意墨用自己的双手阻挡了第五绝的去路。

    教养?

    这个词深深刺痛了第五绝的心,从小被人说的最多的就是没有教养,如今连这样一个小鬼都胆敢在他的面前大放阙词,“臭小鬼,你再说一遍,说谁没有教养呢?我命令你现在立刻就收回刚才的话,否则我一定会让你好看的!”

    第五意墨高傲的抬起了下巴,冷哼了一声,道,“你向我妈妈道歉,我就收回我说过的话,还会向你道歉!”

    第五绝怒极反笑,狭长阴森的目光里闪过了一丝不屑,“要论没教养,你这个臭小鬼比我好不到哪里去,连自己的爸爸是谁都不知道,和我谈什么教养?”

    第五意墨光彩熠熠的眸子瞬间黯淡了下去,纯净嫩白的小脸上划过了一丝落寞,如果说教养是第五绝的痛点,那么爸爸就绝对是第五意墨的痛点。

    方以萝脸色一白,温柔轻腻的嗓音突然尖锐了几分,“第五绝,你是个大人,他毕竟是个孩子,你觉得你说这样的话合适吗?”

    第五绝说完这番话就后悔了,毕竟对方只是一个三四岁的孩子,作为一个大人和一个孩子较什么劲儿?可是话都说出口了,他真是落不下面子去向一个小鬼道歉。

    至少这一次,他没有反驳方以萝的话,而是默默的回到了房间,将大门关上。

    他高瘦的身躯倚在了门上,能够清楚的听见第五意墨抽泣的哭声,好不伤心,心情莫名的更加烦躁了,更是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愧疚感。

    第五意墨搂着方以萝的脖子,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见儿子哭的如此上心,方以萝心里更加的难受,轻抚着他抽泣的后背,温柔的安慰他,“乖,意墨,我们不要哭了好不好,你这么一哭,我的心都快要被你哭碎了。”

    “呜呜……以萝妈妈,我讨厌他,讨厌他……”

    方以萝是又心疼又难过,“意墨,你听我说,第五绝是你妈妈唯一的弟弟,我们试着去喜欢他好不好?算起来,他也算是个孩子,只是不知道和你这么大的小朋友相处而已。”

    “不要,我不要喜欢他,他说我没有爸爸,我马上就有爸爸了,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第五绝倚着门,顺势坐在了地上,轻揉了自己的太阳***心充满了自责,他也搞不懂自己和一个孩子吵什么?

    为什么他每次回来,都要把事情搞得这么糟糕?

    伤了姐姐的心,和一个孩子吵架,还惹哭了对方,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第五念抱着衣服,一路冲下了楼,茫然的站在车水马龙的街口,她大口的喘着粗气,却还是忍不住想要哭。

    实在是太难过了,难过到她的脑子一片空白,只有小绝的那句话回荡在自己的耳朵里,原来在小绝的心里,因为她爸爸才不想回家的!

    在第五念的世界里,小绝是她的全部,高于自己的生命,如果连他都开始嫌弃自己这个姐姐,她该怎么办?

    抱着衣服,用力的收紧,企图想要抱住自己,她哭了,嚎啕大哭,哭的像一个被抛弃的孩子。

    “第五念,不可以哭,你要坚强……爸爸有一天会回来的,一定会……小绝,不要这么想好不好?”她哭的泪眼朦胧,整个世界都变成了晕花的模糊状,耳边汽车鸣笛声在她听来,都像是另一个世界的声音。

    她茫然的看着四周,却发现泪水太多,已经遮住了她全部的视线。

    直到她落入了一个温暖的胸膛,闻着他身上干净清新的味道,竟是如此的熟悉,她可以在第一时间就能够喊出他的名字,“闵御尘。”

    “嗯,是我!”

    他坐在车里,眼睁睁的看着第五念一边跑一边哭,甚至是直接越过了自己的车子,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的乱跑。

    他愣了愣,随即冲下了车子,然后一路尾随跟踪,亲眼看见她不顾及自己的形象,嘶声裂肺的哭吼着,那架势放佛要哭出所有的不甘,不知怎么了,他竟然会心疼的直皱眉。

    在他的眼里,第五念很坚强,坚强到令他心疼,有的时候,宁愿希望她哭一哭,释放自己,不必那么压抑。

    可是真的看见她哭了,哭成这个德行,他倒是宁愿她继续伪装自己的坚强。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一个女人的哭可以揉碎了他的心,他不知道该如何的安慰她,只能将她抱在怀里,不停地拍着她的后背,却未有只字片言的安慰话,或许这个时候第五念也不需要他的安慰,只需要一个拥抱,让她可以放纵。

    第五念紧抓着他熨的很平的衣襟,埋在他的怀里哭的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闵御尘抱着她哭的颤抖不已的娇躯,任由她哭。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她才收回了眼泪,趴在他怀里改为轻轻的啜泣。

    一双通红的眼睛哭的像是一直小兔子似的,“不哭了?”

    第五念有些尴尬的别过头去,默默的点了点头,“我,我们走吧!”

    “去哪里?”

    “你不是说要去找沈骏吗?”

    闵御尘扳过她的肩膀,“念念,告诉我,你为什么哭?”

    第五念抿了抿唇,“没什么,就是女孩子都有那么几天的不舒服,所以就哭了呗。”

    闵御尘发现,自己的强大自制力放到了第五念的面前,很容易就破功了,她的答案差点没给他气笑了。

    “你确定?”其实跟在身后,他有听到第五念的自言自语,有什么爸爸,还有一个人名,他听得不是很清楚。

    第五念撇了撇小嘴,声音略显沙哑,“闵御尘,别问了好吗?”

    见状,他发现自己的心又以一种无法言喻的痛楚开始颤抖,甚至大有蔓延的姿势,揉了揉她的头发,“好,我不问你,可是你想哭的时候,必须趴在我怀里哭。”

    第五念微怔,“为什么?”

    闵御尘牵着她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我不想你哭的时候,身边连个陪你的人都没有。”

    闻言,她的心控制不住的漏跳了几拍,眼眶又红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