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117 诅咒没有结束(二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确定你这个状态去上源市?”

    第五念朝着他不雅的翻了一个白眼,“对于对呀,到手的钱不赚,我是傻子吗?”

    “你的……”

    “闵御尘,你很烦,来这里接我不就是为了让我和你一起去上源市吗?怎么我都来了,你又在那里磨磨唧唧的?”现在她还真的不太想回家,无法去面对弟弟质疑的眼睛,暂时当个缩头乌龟吧!

    “你不是不舒服吗?”

    第五念气结,他竟然拿自己说过的话来堵她的嘴?

    接下来的时间,闵御尘和第五念都没有说话,第五念别着头睡着了,闵御尘关注的开着,时不时还会偷瞄她一眼,将空调开的小一点。

    闵御尘来到了上源市,也不知道沈骏亡妻娘家的具体位置,但是大概的位置他多少知道一点,有付蕾蕾给他的信息,还有之前从沈骏的口中所听到的,多多少少能够统计出一个大概的方位。

    车子一直沿着新建路段饶了三圈,他们终于找到了沈骏,他一个人坐在了干净的街边,看着车子来回的穿梭,目光没有焦距的盯着前方看去,那里除了空旷的马路,再无其他的。

    闵御尘松了一口气,慢慢的走到了他的身边,在那长椅的另一边坐下。

    “嫂子很担心你。”

    “御尘,我这几天一直在做一个梦,梦里我回到了以前,她还活着,孩子趴在地上玩儿,那个时候幸福的我只想掉眼泪!”说着,他还真的掉下了眼泪。

    闵御尘抿了抿唇,今天看见别人掉眼泪已经是第二次了,都是坚强到不屈不挠的人,哭起来还真的有点不管不顾的了。

    他一向不是个善于安慰别人的人,却是给人莫名的心安。

    第五念眼见沈骏挺大的老爷们哭了,自然没凑热闹,而是到周边转了转。

    “许是因为你再婚了,所以心里对她和孩子产生了愧疚。”这是闵御尘给他的分析。

    沈骏双手捧着脸,“我最近总是梦见她,我以为我快要结婚了,所以她怨我这么快就把她给忘了,可是最近做的梦越来越频繁了,在梦里,她告诉我她浑身都疼,就快要撑不住了,求我救救她,也救救我们的孩子,我这心里难受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他指着自己的胸口窝,大把大把的掉着眼泪,“当年,咱们部队支援的是南区,可是她在北区,明明中间就隔了二十公里,我却无法去救她,有的时候我宁愿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命令,没有上级,我可以亲手将他们娘俩挖出来,也不至于让他们长眠于不知道那块地方?”

    闵御尘静静的坐在他的身边,却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

    “还记得上次钓鱼时遇见的那个女孩吗?”

    “那个让你有结婚冲动的女孩子?”

    他点点头,“我想她可能会帮助你找到他们母子的尸体,你要不要试试?”

    沈骏不复第一次那么坚定了,语气之中多了几许期盼,“她真的能做到吗?”

    “试试看看吧,总比我们现在什么都不做要强。”

    第五念走到了一处,不由得顿住了脚步,看着房屋四周的建筑,与不远处的高架桥形成了一个聚煞阵,第五念对于捉鬼是很在行,可是却唯独对风水这方面参透的还是不精妙,但还是能够看出这个地方的不对劲。

    彼时,闵御尘与沈骏一同找到了她,“看什么呢?”

    第五念指了指四周的环境,“这个地方有点不对劲,当初建造小区,修桥铺路的时候没有找风水先生看过吗?”

    “不可能,这个地方重新改建的时候,找过了风水师。”这里的一切,沈骏是最了解不过的人。

    “对于风水,我了解的不甚太多,但是也能够看出此处是聚阴聚煞之地。”

    “聚阴聚煞之地?”

    “是的,但是这个聚阴聚煞之地对活着的人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若是对死人的话……”说到这里,第五念又觉得有些矛盾,“条条马路,川流不息的人气,这个地方也不可能是……”瞧见沈骏的脸色大变,她自然的闭上了嘴巴,“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她小声的询问闵御尘。

    闵御尘摇头,“没有,你继续说下去。”眼角触及到沈骏竟是控制不住双手在颤抖,可见他极力隐藏自己外泄的激动情绪,“如果此处有人被埋在地下,会怎么样?”

    “这聚阴聚煞之阵像是一个锁,将鬼魂锁了起来,不容许他们离开这里。鬼魂长期不能到地府报道,必定会心生怨恨,时日一久,恐怕怨气都会连带着自己的亲人,所以我才问你们这个地方是否找过风水先生看过?”

    何止找过?

    那个人还是付蕾蕾举荐给当时公路局的,甚至是付家自掏腰包,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的心肠会这么的歹毒,他们母子都死了,她还不想放过他们,她的心肠到底是不是肉长的,怎么会这么的狠毒?

    沈骏掉头就走,闵御尘伸手拦住了他的去路,“如果你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那就坐我的车回去。”

    他用力握紧了双拳,狠狠的闭上了双眼,极力克制自己轻颤的肩膀,不愿意自己的脆弱轻易示人。

    第五念觉得此时的气氛真的是太尴尬了,小心的踱步到闵御尘的身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闵御尘揉了揉她的头发,“没有,是他发现了一些秘密而已,我们等他将事情处理完后,再来处理上源市这边的事情。”

    “哦!”

    回程的路上,气氛不仅仅是尴尬那么简单,甚至还有点僵凝。回程的路上,三人都没有说话,他们将沈骏送到了一动别墅,看见他走进去,才驱车离开了。

    沈骏一路狂奔,来到了付蕾蕾的房间,她最近因为怀孕,比较容易嗜睡,这些日子虽然忙碌,可是在饮食上从来不马虎。他死死的盯着付蕾蕾的肚子,面对自己的孩子,她可以费心费力的保护,可换做别人的孩子,她的心肠竟是如此的歹毒,一个一岁的孩子都不想放过,这个女人的心到底有多么的狠毒。

    付蕾蕾许是感受到强烈的不安,不由得睁开了双眼,看见沈骏的那一刻,竟是无比的欣喜,“沈骏,你终于回来了!”她从床上爬了起来,奔到他的面前,上下检查了一遍,确定他没有外伤才放下心来。

    她仿若也察觉到今日沈骏的不同,浑身笼罩在一层寒气里,一双愤恨嗜血的眸子死死的瞪着自己,尤其是当他的目光游移在自己的肚子上时,那双眼睛更像是没了温度似的,恨不能她死,也恨不得孩子死。

    意识到这一点,她惊骇的后退了几小步,“沈骏,你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她的小手有意识的护着自己的肚子,生怕这个时候情绪不稳定的沈骏做出什么冲动的举动。

    沈骏冲动的拉起了她的胳膊,将她拉近自己,冰冷的眸子几乎企图要看透她的灵魂深处,“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付蕾蕾拧眉,“沈骏,我做什么了,我没听懂你说的。”

    “付蕾蕾,到了今天你还想与我装糊涂,你这个女人的心思简直就是太可怕了,他是个孩子,才不过一岁多一点,你有什么气冲着我来,为什么要针对我老婆和儿子?”他疯狂的摇晃着她,力度大到付蕾蕾几乎以为自己就要散架了。

    她攀附着沈骏的胳膊,好歹稳定了自己的身形,“够了,沈骏,就算是你不顾及我,也要顾及我们的孩子,我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沈骏仰头一笑,“付蕾蕾,你现在还装做不知道有意思吗?那个风水先生做的聚阴聚煞阵特别好,困住了他们母子,你是不是特别满意?”

    “什么聚煞阵?我根本听不懂你说了什么?”付蕾蕾强忍着阵阵作呕的感觉,极力保持平静。

    “付蕾蕾,说再多都无意,我们的婚礼取消了。”

    付蕾蕾浑身一震,大喊了一声,“你说什么?为什么要取消?你想让我们的孩子一出生就父不详吗?”意识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都挽留不住他,付蕾蕾不由得惊慌了起来,拉着他的手哭了,“沈骏,你不能把我没做过的事情来冤枉我,我是真的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在孩子的份上,给我一点时间去调查这件事情,求你别取消婚礼好不好?”在沈骏的面前,她愿意承认她付蕾蕾就是掉价,愿意跪着求他回头。

    沈骏丝毫不怜惜的甩开了她的手,“付蕾蕾,别和我提孩子,如果他一出生就有你这样的妈妈,我宁愿他不要出生。”

    “啊……”付蕾蕾挥起了手臂,狠甩了沈骏一巴掌,情绪异常的激动,“沈骏,你给我收回刚才的话,他是你的孩子,流着你的骨血,你怎么会这么残忍?”她捧着脸放声大哭,为自己爱上这样残忍的人而痛心。

    沈骏冷笑,“那不是我的孩子,是你的孩子。”说罢扭头就走。

    付蕾蕾眼见他大步离开,丝毫没有留恋的背影深深的刻印在她的脑海里,留下了一道永远无法磨灭的伤痕,她不由得浑身虚脱瘫软在了地毯上,哭的不能自已。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她从最初的激动之中回过神来,想到这件事情的不同寻常,她连忙打电话给第五念,询问了他们去上源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自始至终,算是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弄明白了。

    心头一凛,她摸了摸脸上的泪水,开始回忆当年那个风水先生到底是谁推荐给自己的?

    这冥冥之中全部都是陷阱,有人不希望她过的幸福,而她能够想到的人,就是那对狼子野心的母子。

    翻找到自己要拨打的电话,“给我查清楚刘青青死不是莫无闻的人?”当年就是她向自己推荐的这位阴阳先生,如果阴阳先生出了问题,那么推荐人肯定也是另有所图。

    这一趟快折腾到天亮,第五念疲惫的回家了。

    并没有看见第五绝,心中失落不已,虽然明知道他真的会生气的离开,可他真的走了,内心还会有些难过,她敲了敲小绝的房门,没有人应声,轻轻的推开房门,床铺整理的很干净,他却已经离开了。

    “念念,你太过保护小绝,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儿,总有一天,他会明白自己的使命。”身后传来姑姑语重心长的声音。

    第五念不甘心的说道,“姑姑,小绝是一个人,不是传宗接代给第五家生下继承人的种马,他是我的弟弟,他该活出自己。”

    第五姗姗随叹了一口气,“小绝是我们第五家的孩子,我岂会不心疼,可是你呢?姑姑更心疼你。”

    “姑姑,我第一次见到他就那么小的一团,你们看到的是我一手养大的小绝,却不知道,是他填补了我没有爸爸妈妈的日子,是他让我有了家的感觉,他是我的弟弟,年幼时,我宠着他,他长大了,却像是一个父亲在为我操心,说句老实话,我其实挺享受他对我说教的。”

    “你受虐啊!”说完这话,第五姗姗先扑哧的笑了起来。

    “姑姑,你不知道,回家时,我说‘我回来了’,有人回应我,‘回来了,你今天累不累?’让我有着很幸福的感觉,我宁愿他一辈子误会我,也不想让变成第二个爸爸。”

    “你想让我们第五家在这一代结束吗?”

    第五念沉默了。

    “可是我们第五家的诅咒并没有结束?”

    第五念将落寞的小脸埋在了抱枕里,发出闷闷的声音,“是呀,我们的诅咒并没有结束,我会死,小绝的女儿会死,小绝的孙女也会死!”她感觉到滚烫的眼泪浸湿了抱枕。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