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123 爱错了人,要懂得放手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五念指着挖掘的路面,说道,“这些的确是需要一些有关部门的审批,可是谁愿意拿出这么大的一笔费用?出钱只为了找你的妻儿的尸骨?”

    沈骏低着头不语,任何事情开展之下,都是需要财力所支持,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个世界的现实。

    何琪朝着第五念含笑的点点头,“让我和他单独的聊聊吧!”

    “老公?”

    沈骏猛然回过神来,看向了何琪,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一度失了声,根本什么也说不出口。

    “老公,你不用说,让我说,我和儿子的时间不多了,让我把我的心里话说给你听听。”

    两眼相对,明明近在咫尺,却是天人永隔,沈骏的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

    “付蕾蕾真的很好,很好。”见他想要反驳,何其伸出手指放在了他的唇上,‘嘘’了一声,沈骏只觉得一阵冰凉,却是并没有碰触感,从心底蔓延的无力感令他浑身都在打颤,“你听我说,我不是将你推开,我这辈子都是你的妻子,可是你必须得知道,我已经死了,我和儿子都死在了那场地震中,这个世界都不会再有我们母子俩了,可是沈骏你不同,你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你还要活下去,也不是让你非付蕾蕾不可,可是通过我对她的了解,再也不会有任何一个女孩子能对你如此掏心掏肺,在我看来,你喜欢上她只是早晚的事情。”何琪抱着儿子,已是泣不成声。

    沈骏想将他们纳入自己的怀中,却是穿透了何琪的身子,扑了一个空。

    他无法接受这样的变故,抱头痛哭,“老婆,我不想让你和儿子走,我真的很爱很爱你,你说我为什么当初没有陪着你回娘家,是不是我就可以永远的陪着你们了!”

    何琪别过头去,眼泪好似下雨了一样,声音略显几分轻颤,“老公,这就是人和鬼的区别,我们连给彼此一个拥抱都不能,我怎么能害了你一辈子呢?”

    “我不在乎,不在乎,我只在乎你和儿子!”他四十多岁的男人,嚎啕大哭起来就像个孩子。

    “可是我在乎,如果我还活着,我一定不会对你说这样的话,我会牢牢抓紧你的手,你是我的男人,我凭什么要让出来,可是我死了,不存在这个世间,一切有违天道人伦的事情都会得到惩罚,我不怕我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可是我怕我们的儿子,他来到这个世界只有一岁多一点,他还没有认真体会人生的美好,就死在了地震中,我想他有一个好的来世,想他下辈子能够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长大,老公,你不希望我们的儿子好吗?”

    沈骏闻言,心里泛着莫名的痛楚,如果违抗天命的赌注是他的妻儿,他宁愿不要,放任他们去轮回。

    “何琪,沈宝然,你们的时间到了!和我去阴曹地府报道吧!”陌生的男声响起,沈骏慌张的寻找来人,却只能看见一团黑影,连他的容貌都看不真切。

    何琪苦涩一笑,“老公,我和宝宝该走了,你要好好的保重,我相信你可以的。”

    沈宝然奶声奶气的说道,“爸爸,再见!”

    沈骏狠狠的闭上了眼睛,只觉得耳边的声音都不真切了,他的声音带着一丝的轻颤,“老婆,宝宝,一路走好,我爱你们!快走,我怕再多一秒我都会舍不得放你们走。”

    “老公,我也爱你。”

    “爸爸,我也爱你!”

    一声声的道别就像是很久远的世界传来,他虚脱的只能靠着墙壁支撑起高大的身躯,直到汽笛的声音响起,已经隐去了何琪和儿子的声音,他不安的唤了一声,“老婆,宝宝?”

    他紧闭着双眼,泪水从眼角争先恐后的滚落,他跌坐在地上,放声的哭了起来,他们走了,是真的走了,或许在某一日他死了,都未必能在地府相见了。

    “挖到了,沈骏,挖到了,你过来确认一下!”

    他听到闵御尘高喊的声音,唰的一下睁开了眼睛,一股脑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扑向了正在施工的地方,挖的很深很深,深到他看不清底部,只能随着升降机下降,站在只能容纳一人的位置上,他双手紧握着缰绳,竟是一阵难忍的酸痛,揪扯着他喘不上气来,直到降落在底部,他能够清楚的看见那堆早已经成为白骨的何琪和宝宝,与他之前在阵法所遇见的姿势一模一样,她呈现了跪地状,用自己的身躯支撑着宝宝的一方天地,这里是上高架桥的必经之路,每天有成千上万台子驶过,她说她坚持不住了……

    想到这里,沈骏的眼泪又开始哗啦哗啦的掉落,这一天他感觉自己变得异常敏感,随便一幕就是泪流满面。

    闵御尘将准备好的红布摊开,“我和你一起处理这些尸骨,骨灰盒装不下怎么也要去火葬场再次火化一下,至于下葬的事情,念念说,付蕾蕾已经给他们娘俩找好了位置,她去见过了,是个依山傍水的好地方,一切你都不用担心。”

    沈骏点点头,“嗯,我自己来吧,当年我没有将他们亲手挖出来,如今我想亲自给他们娘俩收敛。”

    “也好,你动作快一点,我们等一下必须将道路回复正常,马上就要天亮了,耽误不得。”

    “好!”

    闵御尘坐着简易的升降机回到了地面,第五念正收拾着东西,不知道在给谁打电话,却是一直没有接通的样子,很是苦恼的神情,他上前了一步,问道,“怎么了?”

    她抿了抿唇,“付蕾蕾一直不接电话,她该不能赖我钱吧?”

    闵御尘闻言,顿时无语,“我不是才给了你520万吗?”

    “那是你孝敬我的,和付蕾蕾同我做生意给的钱是两回事好吗?”

    孝敬?

    她还真敢说,“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

    第五念有些不放心的问道,“真不是你贪污来的?”

    “我在你的眼里就像那么不正直的人吗?”

    “有些人面兽心长得都很是一本正经的,我这人从小到大都是一副模范生,靠自己本事吃饭,如果有一天拿了你的赃款,我这辈子就被你坑惨了。”说不定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污点,以后在地府办事都没有什么信誉才是最糟糕的。

    “算了吧,你还是还给我,我送你别的。”

    “什么?”

    “还没有想到。”

    第五念道,“你这人太不地道了,送给我的,怎么还能厚颜无耻的要回去。”说到这里,第五念的电话响了起来,指着闵御尘恶狠狠的说道,“等我接完电话,咱们俩再好好的畅谈一番,我可事先告诉你,别想动我的钱。”

    闵御尘闻言,不由得勾起唇角,轻漾出一抹极浅的弧度。

    第五念接了电话以后,神情很是凝重。

    然后又匆匆的挂断了电话,闵御尘询问,“怎么了?”

    “闵御尘,沈骏太惨了,又没一个孩子。”

    闵御尘一怔,立刻会意了,“付蕾蕾流产了,她,算了,这事儿先别告诉沈骏,我再斟酌斟酌,看看怎么和他说。”

    第五念两手一滩,小嘴巴撅了撅,“恐怕他已经知道了。”

    回眸,沈骏捧着尸骨的大手一直在轻颤,仿若是极力的克制着什么?

    “沈骏?”

    沈骏快速的回过神来,“我想先回a市,看看她,这里的事情你先处理吧,他们娘俩的尸骨先暂时交给第五小姐处理,等我回来了再说!”

    闵御尘第五念没意见,跟着沈骏的小兵早已经准备好了车子,两人坐上车子,很快的消失在夜色之中了。

    第五念皱眉,“他这算是解除了和付蕾蕾的误会吗?”

    闵御尘没吱声,心里却是知道,沈骏会做出什么决定。

    *

    付蕾蕾从病床上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早晨了,耳边有着机器滴滴答答的声音,还伴随着交头接耳的谈论,有莫无闻,有不认识的大夫,甚至还有爸爸和莫无闻的妈妈。

    她太累了,实在是不想睁开眼睛。

    但是却依旧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她无助的躺在手术台上,抓着大夫的手,哭着求他,“你能不能救救我的孩子,你想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只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得到的却是大夫的无情告知,胎停了,必须刮宫,否则连带着她也会有生命的危险。

    那一刻,她能宁愿自己和孩子一起死了。

    终于还是什么也留不住。

    直到整间病房都安静了下来,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着四周墙壁的雪白,内心竟是生出了一丝寒栗。

    从来不知道,医院会是这么的令人恐惧,几乎能够夺走她所有的希望。

    门外传来了吵闹的声音,有爸爸和莫无闻的威胁,还有……他沉稳的声音,“我只想见见她。”

    她的心蓦地就疼了起来,他来了,在这么关键的时刻来到自己的身边,她不知道自己会看见他松了一口气的表情,还是依旧冷漠无情的告诫自己,别再痴心妄想了,不论是哪一个,她都无法承受。

    想到这里,她侧了侧身子,然后闭上了眼睛,假装自己从未清醒过。

    门外,爸爸妥协了,求他无论如何在这个时候,不要说任何刺激她的话。

    门开了,他的步伐有些沉重,付蕾蕾心都要跳到了嗓子眼儿里了。

    他将被子拉了上来,为她盖好。

    那么温柔,令她恍若置身美好的梦境之中。

    沈骏在病床一侧的椅子上坐下,先是轻叹了一口气,然后是很长很长的沉默,足以击垮她所有理智的那瞬间,他终于说话了,“付蕾蕾,为我之前对你的误会,我真心的向你道歉。”

    她浑身一颤,忍不住大把大把的掉着眼泪。

    “也为我们逝去的孩子,我向你道歉,莫无闻和我说了,孩子是怎么没的,我很感谢你在那么危险的时候,还想着怎么帮助琪琪和宝宝。”

    付蕾蕾从来不知道自己如此的脆弱,因为他几句暖心的话,就恨不能忘记一切悲伤的往事,可是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她不能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我对你除了歉意,并无其他,很抱歉,我是真的不爱你,哪怕我说的这些话很残忍,也好过有一天我们结婚了,变成了一对怨偶要好,你别怪我心狠,孩子没了,虽然我也会难过,却是松了一口气,于你而言,对你不公平。”

    付蕾蕾很想问他,于你而言呢?

    只是,她没有那个勇气去问。

    “如果我什么都不知道,或许我会想着和你结婚,可是当我知道你曾经那么鼓励琪琪的时候,我就做不出这样的决定,付蕾蕾,你值得更好的男人。”

    付蕾蕾肩膀轻颤,沈骏也知道她清醒过来了。

    叹了一口气,“感谢你帮我找回琪琪和宝宝的尸骨,先下你身子虚弱,我先去处理他们母子的尸骨,等我回来再看你,你要好好的养身体!”

    他从未用如此温柔的语气对自己说过话,付蕾蕾会想,她宁愿他一直对自己恨怼,最起码证明他们两个人之间还会有纠葛,可是现在她却是再也留不住他了。

    直到听见了他离去的脚步声,紧接着病房的门轻轻的关上了,付蕾蕾才痛哭出声音来。

    她记不得在哪里看过一句话,如今才懂希望不会太迟。

    走错了路,要记得回头,爱错了人,要懂得放下。

    沈骏回上源市将妻儿的尸骨下葬了,然后又回来寻找付蕾蕾,却从她家人的口中得知,付蕾蕾凭空消失了,连她唯一的亲人都不知道她去哪里了?

    回到a市的第三天,一笔天价数字打入了第五念的账户。

    随后她的微信里有一条付蕾蕾最新的留言:谢谢你让沈骏的妻儿能够得以安生,希望你再帮我做一场超度的法事,让我那可怜的孩子下辈子可以投生到一个有爸爸妈妈幸福的家庭。

    第五念没有问她去哪里了,她一向将自己的生活与顾客的感情分的很清楚,用情太深,就做不得第五家的继承人。

    回了一句,“好!”

    之后,她就再也没有付蕾蕾的任何讯息了。

    付蕾蕾的案件结束以后,第五念决定一定要好好的休息一阵子,这段时间超负荷已经令她的身体频频吃不消了。

    而闵御尘好像又忙碌了起来,十天半个月也没个动静,第五念莫名的松了口气,要不然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明明长了一副生人勿近的面瘫冰块脸,却偏偏做出一些纠缠颠覆她的三观。

    许是日子过得太清水了,连袁起都觉得自己的身上长毛了,硬逼着她开始挂牌做买卖,搞得她好像是什么怡红院的头牌似的。

    单晓婷倒是非常看好一单生意,“boss,咱们这一单大买卖,是一个童星出道的小影后的董宁儿的委托,她说她最近看见了不干净的东西,偶尔还能听见有人在她家走动,还有人在骂她。”

    第五念兴致缺缺,“哦,小单子,让袁起去看看吧,我没兴趣。”

    “boss,拜托你能不能活的像个女人样?”

    第五念一怔,“我哪里不像女人了?”说罢,还挺了挺自己傲人的胸脯,“我每天都为了它能够傲视群雄而做努力,你看看你有我的大吗?”

    单晓婷很想对她翻个白眼,而她也的确是这么做了。

    “boss,我的意思是追星,你不知道董宁儿作为童星出道,演技在线,颜值在线,学历在线,全国观众都在等着她长大,小小年纪就是影后级别,她首次出演电视剧的男主角你知道是谁吗?”说到男主角,单晓婷的表情很是激动。

    第五念懒懒的打了一个哈气,“我看你比较关注男主角吧!”

    “boss,你能不能正经一点,听人家把话说完。”

    “好,好,你说。”

    “国际影帝,参演过好莱坞大片,虽然不是作为男一,但也是男二这样主要的人物,拯救地球的时候你不知道有多帅!”

    第五念趴在桌子上,换了一个姿势,“然后呢?和这个案子有什么关系?”

    “董宁儿和安沛奕合作,你肯定有机会见到我的男神,所以你还等什么?麻溜收拾起你的道具,立刻联系对方的经纪人,马上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哦,既然如此,那你和袁起去吧,我就算了。”

    单晓婷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拿起了注明的重点,“只能你亲自来处理,像是袁起那个级别的,别开玩笑了好吗?”

    袁起立刻不乐意的嚷嚷着,“我这级别怎么了?单晓婷,你个死丫头给我说清楚。”

    单晓婷凉凉的回应,“没有,你很好,就是上不得台面!”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