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134 引她而来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来到了m市,四处打听一下干旱的地方就知道在哪里了,因为第五念死活都不用白昭昭带着她飞来飞去的,所以两个人坐上了拖拉机,前往干旱的地点。

    许是道路太过颠簸,这一路走下来,第五念脸色惨白,这下子又晕车了,还能不能行了?

    第五念捂着小嘴,干呕了几声,这种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前面开着拖拉机的大叔憨厚的笑了,“小伙子,是不是你媳妇儿有了?”

    白昭昭错愕的看着开拖拉机大叔的后脑勺,媳妇儿?

    谁啊?

    他僵硬的转过了脑袋,看着第五念捂着嘴巴,呕的脸色煞白,眼神都出现了一丝的涣散,迷离,要死不活的模样哪里像个女人?他们狐族不知道有多少美丽的女子,随便挑出一个都比她好看,他的眼睛瞎了才会娶这样的女人吧!

    第五念捂着小嘴,刚想张嘴反驳那个眼睛长到后脑勺的大叔,你是用脚趾头看出我们两个人般配的吗?

    拖拉机一颠簸,她呕的都吐了,也就是几十秒钟的功夫,又蔫了,趴在了拖拉机的稻草上,难受的模样就像是受伤的小狗一样,可怜巴巴的望着白昭昭,“我好难受,白渣渣,我感觉连吐的力气都没有了。”

    白昭昭也不知道自己的手怎么了?

    竟然会不受控制的**着她的后背,轻拍着她,“还难受吗?”

    “没有坐过拖拉机,我竟然不知道自己还会晕车?”

    白昭昭的面容如天上明亮皎洁的月亮,迎着夕阳的余晖,竟是如此的明艳动人,泛着桃花的眼眸灿若星辰,搭配着他精致的面容,第五念第一次觉得他还是一个好看的男人。

    “等一会儿就到了。”

    “嗯!”

    拖拉机缓慢的走在了m市边郊的小路上,少了市中心高楼大厦的壮观,倒是多了几分古道西风瘦马的意境,第五念拿起了手机一顿拍,最后竟然发现自己的手机没有信号了。

    唉,这还没通知以萝和意墨呢,也不知道这两个人会不会在等自己吃饭,想到自己这一天都没有吃饭,顿时就觉得好心酸。

    看见她撇着小嘴巴,白昭昭问,“你怎么了?”

    “我肚子饿了,从早上就没吃饭,中途吐了七八次,现在浑身虚脱。”

    “一会儿就到了,坚持点,我们若是单独行动,你恐怕今天晚上就要住在荒山野岭了,恐怕连口热乎的都吃不上了。”

    一听这话,第五念不由得连连点头,本来还想混个地方睡,混口吃的,若是连这点小愿望都要被抹杀掉了,她现在还活着有什么意思?

    许是之前塞给大叔很多钱,所以对待第五念和白昭昭的态度特别好。

    大叔的家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所以第五念和白昭昭只需要向大叔一家解释,他们是来这里调查取证,好好的一片庄稼为什么会突然就旱死了?

    大叔对于他们为什么而来的并不是很感兴趣,毕竟他们农村人只为了糊口,一点也不想管那些这个家那个家的研究,对于他们来说不会有任何的帮助,倒不如给钱来的实在。

    “等你婶子给你们做些热乎的饭菜,吃完饭明天早上起早再去看。”

    第五念笑了笑,“我们比较急,我先去看看,等会儿再回来吃饭。”

    “成,你们自己安排。”

    此时天空之上还残留着一抹夕阳的余晖,整个大地尽数要被黑暗侵吞了,满是干旱的庄稼,一望无际的苍凉,第五念抬眼望去,远远一处山头尽是黑气弥漫,“渣渣,你瞧见了没,那个地方有点不对劲。”

    白昭昭看了一眼,“我们过去看一看。”说罢,就要拦起第五念的腰,吓得对方脸色都变了,很是惊恐的看着他,连忙打了一个停止的手势,“这次不会难受了。”

    “为什么?难不成之前你是为了报复我?”她一下子就捕捉到了关键。

    白昭昭的脸色微僵,之前的确是存着几分报复的心里,后来是不得不演下去,如今是真的不想让她难受了,只是这话说出口,第五念准保炸锅,“距离短,应该不至于。”

    第五念抿唇,一脸的防备,“真的是这样吗?”

    “难不成你打算自己走过去?”

    她很果断的摇摇头,像一只毛毛虫一样蹭到了白昭昭的身旁,只见他拦过第五念纤细的腰肢,手微微一顿,怎么会这么细,难不成真的是刚刚吐瘦了?

    想到被空间与气压的挤压,她吓得连忙抱住了白渣渣,一副赴死的架势。

    白渣渣微微一怔,低头看着她闭着眼睛,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令他不由得莞尔。

    他纵身而起,感受怀中的温软,第一次有种自己原来抱着是个女人的感觉,意识到这个想法,突然对第五念有点抱歉,其实她除了无限利用自己以外,再无其他的坏毛病。

    感觉到风吹拂过脸颊,第五念不由得睁开了眼睛,目光定格在那处黑雾弥漫的地方。

    没有妖气,只有一些普通人肉眼看不见的死气。

    这个地方的土地已经旱成了土地都有了分裂的感觉,第五念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八卦镜,只见那只指针不停的晃动,那种晃动是想要定格在某个点,却是因为一阵风吹过,又干扰了指针所指的方向。

    第五念抬起头与白渣渣对视,皆是从对方的眼睛里看见了一丝的不可思议,感受不到妖气,隐藏在一片死气里,竟是分不清这些雾气,还是这里面有什么在作乱。

    只见雾气汇聚,慢慢朝着一处聚拢,第五念不由得眯起了眼睛,看着慢慢幻化成人影的黑雾,“谁?”

    只听对方娇柔的笑了,带着些许的嘲讽,“第五家的女人吗?”

    “还认识我?”第五念不由得奇了,“你该不会就是为了要引我而来吧?”

    对方微怔,没有想到她会识破,“第五家的女人,你很聪明!”

    第五念也没兴趣猜对方是谁了,直接收起了自己的道具,“如果这种程度,在你这里都被称之为聪明,那么我可能真的很聪明,说不定就要去统领你的世界了。”

    “想统领我们的世界,别给脸不要脸。”

    “旱魃呢?”

    “追了几千年还不是没找到我们的主人,我看你也不过如此。”那团黑影娇笑着说道,“后人无知,第五家的女人不该如此,我们主人有一个好听的名字,韩魅。”

    被藐视了?

    第五念不由得发出阵阵的冷笑,不过由此证明一件事情,这里的事情的确与旱魃有关系。“你留在这里,不会是想要会会我吧?”

    “你还不算太笨。”

    “我怎么记得你刚刚还夸奖我?既然你留在这里,那就别让我失望了。”说罢第五念直接甩出了九阳神鞭,在她触及不妨之下,很是用力的抽了过去,将那一团黑影打散,方才还是个人形,如今却变成了飘散在空中的黑色雾气。

    白昭昭的弹跳起来,避开那些变成了有毒的雾气,“第五念,小心一点。”

    “找到那个贱女人!连面都不敢露,就敢和我嚣张,也不看看老娘是谁?”第五念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符咒,将符咒结印在手心里,随着咒语念出,符咒金光一闪,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开始四处的寻找那团黑影,只听空气之中的还残留着痛呼的喊叫声,直到那把无形的匕首没入在空气之中停下,第五念找到了对房准确藏匿的所在地。

    甩开了九阳神鞭,只见那团黑雾遇见了至阳之物就四处的闪躲,丝毫不敢聚拢过来。

    对方很害怕第五念的鞭子,本以为将自己元丹隐藏起来,却是没有想到,一下子就被人揭穿了。

    她企图拔掉嵌引在身体里的匕首,在碰触的那一瞬间,被阳气蛰的异常疼痛。

    “千万别碰,我怕你会被阳气融化。”

    “你,贱人!”

    “别把我骂过你的话骂回来,没新意,说罢,那个什么韩,算了,还是旱魃吧,我觉得亲切一点,旱魃死哪里去了?还想玩儿什么把戏?别说我瞧不起你,就你这点能力,她若是真的想要派个人来试探我,肯定不会派你来,平白侮辱了我的智商。”

    “你……我要杀了你。”

    第五念默念着咒语,只见符咒所幻化成的无形匕首就像是被人又推送进去几分,疼的那些聚散开的黑雾又聚拢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满地打滚的黑团。

    白昭昭利用自己的法力,在第五念的头上方打出了一个结界,以免被黑色雾气所侵扰。他的唇瓣拂过她的耳边,小声的说道,“暗中还有一个。”

    第五念冷哼一声,“那么喜欢躲着,那我就先送了这个永不超生,再来解决下一个。”说罢,开始催动符咒,只见那只匕首顿时金光四闪,大有要破碎的趋势。

    “啊!第五念,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只见一道极速的光闪过,只见眼前晃过一个女子曼妙的身影,那根匕首的被甩了出来,落在空气之中消散不见了。

    黑影幻化成一团烟雾,没入了女子的手心之中。随即一股气浪朝着第五念排山倒海奔来,由于距离太短,第五念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却见白昭昭带着她腾空而起,一下子逃离到了很远的地方。

    第五念没有想过对方竟会有这么厉害的本事儿,面色凝重的看着他们消失的方向。

    有些搞不懂旱魃的目的,故意现行踪,却不正面迎敌。

    白昭昭问道,“你有看出他们两个人是什么东西吗?”

    “只有很浓的死气,没有魂,也没有魄,那团黑雾即使有元丹,也看不出原型是什么,依着他们的道行并不高,能为他们隐去的人恐怕只有旱魃了。”

    “没有想到,旱魃的手下也有如此高深功力。”

    “我不相信所有的事情都有巧合,更加不相信,旱魃会无缘无故的来这里,我想这里肯定有她想要的东西。”

    “你觉得是什么?”

    “我上哪里知道,我要是知道的话,早就将旱魃杀掉了,哪还至于现在这样苦哈哈的过日子,成天被我姑姑唠叨了。”想到这次回去,她又没有半点的收获,第五念不禁要头疼起来了。

    *

    艳丽的女子名唤素颜,跟随旱魃女君已经说不清多少个年头,从那日逐鹿之战,死伤无数,她本以为自己也死了,却是没有想到旱魃女君利用了死气让她赖以存活下去,这一活就漫长到令她偶尔会想,死到底是个什么滋味儿?

    她随即摊开了手掌,那团黑气幻化成人性,变成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伤了元丹,面色惨白,看见素颜的那一刻,不免有些心虚,“素颜姐姐,我,我就是气不过想要教训她一下。”

    素颜冷眸扫过,“女君会有自己的安排,不许你再坏她的计划。”

    “可是我就是不甘心,几千年前,若不是她,女君怎么会被关押在不周山,那个与天神最近的地方,企图利用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来镇压我们的女君,我恨不能将她挫骨扬灰。”

    “多事儿,女君自有自己的安排。”

    “难道就是伪装成一个普通人,陪着她一起做朋友吗?”眼见素颜姐姐真的动怒了,黑曼顿时闭紧了嘴巴,“素颜姐姐你别气,我知道自己错了。”

    素颜叹了口气,“不可再鲁莽,当年第五念图谋不轨,一边与女君做朋友,一边又集合了一群的能人异士集体镇压女君,如今不咽下这口恶气,女君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你若是再像今天一样任意妄为,别说日后我护不得你。”

    “我知道了。”黑曼虽有不甘心,却是万万不敢坏了女君的大事。

    “立刻与我回去,没有女君的命令,不得再踏入人世间。”

    “可是那个地方……”

    “女君会处理的,与我们无关。”

    黑曼想到那底下所埋的东西,不由得为女君担心了,如此大费周章的引她而来,难道就是为了让第五念找到封印当年旱魃女君的水晶棺吗?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