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149 看新闻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对于第五念是怎么出现的,他们并不好奇,反正他们已经习惯了第五念的神出鬼没,所有人还是打从心里感激她,若不是她的出现,闵御尘真的有可能会死。

    因为这件案子还需要上报,闵御闻匆匆赶回京城,这事儿最难办在,查尔斯跑了,对于他们来说,绝对算不上好事儿。

    闵御尘隐隐有自己的担忧,“我了解查尔斯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等到后怕的劲儿过去了,他很有可能就会打你的主意,甚至是你的那条龙的主意。”

    第五念说道,“我第五家的法术不允许杀平凡人,所以青龙并没有杀了他们,仅仅只是打伤了,被青龙打伤的人通常都记不得自己曾经看见过什么。”

    “放心吧,查尔斯现在已经被列入全世界恐怖分子的通缉网,我绝对不会让他成为你的危险。”

    虽然他不会说甜言蜜语,只是做这种外人看起来都只能呵呵的保证,但是第五念却相信他的每一个保证,因为闵御尘绝对不是一个会随意许下诺言的人,“嗯,我相信你。”

    对于第五念突然来报道的乖巧,闵御尘有些无法适应,怔怔的看着她。

    “你怎么这么看着我?”

    “念念,我怎么觉得就像是做梦一样,你答应了和我交往,还变得这么乖巧,顺从我,你是不是哪儿疼啊?”

    平常挺严肃的一个人,怎么这个时候就这么唠叨,还患得患失的,直接朝着他飞去一个大白眼,“算了,那你就当做梦一样。”

    “什么?”他错愕的看着第五念,大脑有些短路,“你敢?”到手的媳妇儿,还能像是做梦一样弄丢了?门都没有。他低下头就吻住了第五念骄傲不驯的小嘴,第五念愣住了,这个家伙这三天已经吻上瘾了是吗?

    企图用手去推开他,一不小心带动着胸口的痛意,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吓得闵御尘连忙放弃,“你别乱动。”

    第五念**着胸口,难以言喻的痛,她都不知道该揉哪里好?“还不是你耍流氓?”

    “你都答应和我交往了,我吻自己的媳妇儿有什么不对?”

    “平常挺严肃的一个军人,你怎么耍起流氓来这么振振有词。”

    闵御尘看她还在揉胸口,也不敢再与她顶嘴了,要不然一会儿准保能气坏了,大手直接覆盖在她的胸口上,轻柔的为她揉着,第五念错愕的看着揉着她胸口的那只大手,顿时黑了脸,他是不是以为自己只是在揉伤口这么简单?

    还没来得及拍开闵御尘的大手,病房大门就被打开了,所有人的眼睛盯着第五念胸口的那只大手,顺着胳膊直接看见了闵御尘的脸,众人不禁心生感慨,他们老大就是强悍,人家都受伤了,还能如此无耻的占着便宜。

    闵御尘真心只是想揉伤口来着,要不然心中也不会连多余的杂念都没有,可是面对战友不怀好意的眼神,他就知道自己被人想歪了。

    第五念直接拍掉他的手,“还嫌不够丢人。”

    走在最后的万晴天脸色白的如同一张纸,悄悄的退了出来,她想让自己好好的冷静冷静。

    对于这样的变故,闵御尘自觉的闭上了嘴巴,越描越黑。

    所以只能摆正脸色,询问他们,“医生怎么说?”

    “明天就可以出院,你和沈谦然的伤并无大碍,至于大嫂的伤是内伤,没有伤口,只能精心养着。要定期做个ct,才能了解最新的状况。”

    听到自己可以回家了,第五念甚是开心,医院每天鬼哭狼嚎的声音吵得她耳朵不得闲,根本无法安然入睡,多半都是到了天亮的时候才能眯一觉。

    闵御尘观察了三天,念念在医院睡不安稳,所以他才会着急想要出院,回家养伤才是最好的选择。

    而且,他已经打算好了,“念念,去我那里养伤。”

    “为什么?我自己也有家好吗?”

    “回去了你怎么和意墨,还有你的朋友说,你受了枪伤。”

    第五念抿唇,“我根本就不打算告诉他们。”

    “你的伤势只能卧床休养,你回去干躺着也会令人怀疑,还不如以出差的借口,到我那里去修养十天半个月的,等你好了,我肯定放你走。”

    第五念的表情再次凝重了起来,虽然不想去闵御尘那里养伤,可是不得不说,他的提议对她来说是最好的。总不能跑回去让以萝和意墨担心,姑姑见了,必然还要问她怎么了?

    和闵御尘交往的事情,她暂时还不想告诉姑姑,两个人感情初期,必定有太多的磨难,而她不想让这样的事情打扰了她和他之间。

    闵御尘也不逼着她,等她慢慢的考虑。

    最终,第五念还是去了闵御尘的公寓养伤。

    赶回a市,已经是当天夜里了。

    宋雨霏和万晴天将她扶上了床,嘱咐她好好的休息。

    万晴天自认自己的心胸没那么宽广,她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滴血,那么深爱的男人竟然会喜欢第五念这样的女人,要输也只能输给祝心妍那样的人,输给第五念,她着实有些不甘心。

    沉着脸一句话都没说,就离开了房间,独留宋雨霏一人陪着第五念。

    “你别介意,晴天是喜欢我们老大,可是这么多年,你是老大唯一动心的女孩子。”

    第五念耸耸肩,不甚在意,“我没事儿,至少还挺真实的,没和我当面一套,背地一套,我还是挺喜欢她这么真性情的。”

    “快来和我说说,你真的是g?”明明衣服是她帮忙穿的,那罩杯应该比自己大不了哪里去才对,可是她就是有心结,必须得弄清楚。

    第五念朝着她不雅的翻了一个白眼,“宋雨霏,你真无聊。”

    “你就当是满足我的小愿望吧,快来告诉我,我洗耳恭听。”

    “我觉得你应该关心关心白昭昭喜欢什么样的才对?”

    宋雨霏立刻精神了,眨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连忙讨好的撒娇,“大嫂,嫂子,你快告诉我,他喜欢什么样子的?”

    第五念神秘一笑,决定坑一把白昭昭,“他的喜好比较特殊。”

    “什么?”

    “喜欢旺仔小馒头。”

    “什么?”低头看向自己自己傲人的胸部,简直堪称波霸好吗,那个男人竟然会有这么奇怪的爱好?

    至此,宋雨霏愁坏了。

    临走的时候,还是那副死活都不相信的表情,第五念不由得好心的提醒她,“你觉得他对咱们两个有半点对待女人的态度吗?”

    宋雨霏悲剧的摇了摇头。

    “但凡一个雄的,看见女人都会有点那种心思,你明白吧!”

    宋雨霏忙不迭的点点头,“对对对,你别看我们老大那么正经的一个人,最后一世英名都折在你身上了。”

    第五念蓦地红了脸,狠瞪了这丫头一眼,准保又是想到了出院前一天的事儿,“我说你的事儿呢,你干嘛扯到我的身上?”

    自知此时不能惹恼了她,宋雨霏快速的对着自己催眠,“摸胸的事儿我忘了,摸胸的事儿我忘了,摸胸的事儿我忘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这丫头,真的好想把她抓到自己的面前,好好的狂扁一番。

    还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岂不是更加的加深印象吗?

    宋雨霏催眠以后,一本正经的说道,“大嫂,我全忘了,你可以说说白昭昭的事情了。”

    第五念再次不雅的翻着白眼,对于宋雨霏这样淳朴的妹子已经无力吐槽了。“所以由此可见,白昭昭肯定是喜欢与我们两个截然相反的人。”

    她不由得惊呼了一声,“男人?”

    男人?

    亏她想得出来,第五念已经是彻底被宋雨霏打败了,若不是最后被闵御尘无情的赶走了,恐怕这丫头都能赖在这里不走了。

    闵御尘问她,“你想吃点什么,冰箱里有现成的食材,我做给你吃。”

    看了一眼他受伤的腿,“还是算了吧,你还是点外卖吧!”

    闵御尘笑了笑,“那你好好休息,等一会儿可以吃饭的时候,我再来唤你.”

    “嗯,好。”迷迷糊糊之中,她又睡了过去。

    等到再次睁开眼睛,闵御尘已经准备好了饭才,一荤一素,外加一个汤。细闻空气之中还有油烟味,“你没点外卖?”

    “正是养伤的时候,不能吃外卖。”

    “可是你的腿。”

    “我又不是弱不禁风,这几天好的差不多了。”

    “哦,那你什么时候回部队?”

    闵御尘放下手中的碗筷,好笑的看着第五念,“你想赶我走?”

    “没有,别耽误你工作。”她干笑了两声,有点小别扭,这算是交往后的单独相处,她总是有些惶恐不安。

    “那么多年都没有休息过,我全当放假了。”

    一听这事儿基本上就是没戏了,不由得撇了撇小嘴,狡猾的男人。

    “吃饭吧!”

    吃过晚餐以后,第五念睡得太多了,也睡不着了,闵御尘陪着她说,“我们两个人看电视吧!”

    第五念点点头,“好。”

    打开电视,第五念刚坐好,闵御尘就坐到了她的身边,将她直接拦过怀中。

    此时电视播报的是新闻,第五念轻咳了一声,将他推开一点,“别靠着我太近了,看新闻不严肃。”

    新闻对于军人来说,就像是每天必备的功课,上课这么严肃的时候,怎么能做别的呢?

    对于第五念的说法,他相当的同意。

    第五念天真了,本以为闵御尘会坐离自己远一点,却不想他一本正经的握着遥控器说道,“那我们就换一个台。”

    闻言,第五念满脸的黑线了,对他无言以对。

    镜头切换,竟是偶像剧男女主角接吻的镜头,第五念惊诧的看向了闵御尘,只听他说了一句,“这个适合我们看。”身体下意识的要逃,却是被他一把就拦过了纤细的腰肢,随之而来的是他霸道的狂吻。

    他的吻起初很霸道,其实他怕第五念还想推开自己,所以就想用热情将她攻占,直到把她吻的面红耳赤,眼含羞涩,他的吻才换成了细雨般的轻点,仿若是爱怜的印在她的心头,吻的她忘了胸口的疼,忘的她浑身瘫软,甚至失去了自己仅有的理智。

    闵御尘眼底掀起了满天的浓烈炽热的火焰,几乎就要灼伤了第五念。

    他不由得狠吸了一口气,照着她白皙的脖颈就咬,咬的她疼的嗷嗷叫,一把推开了闵御尘,“我去,你属狗的。”

    闵御尘咽了咽口水,有些口干舌燥的,最后极为淡定的拿出了遥控器说道,“我们还是看新闻吧!”

    第五念的眼睛触及到了他的某一处,脸又红了起来,不由得轻咳了两声,“我觉得你该去洗个澡!”

    闵御尘深深的看了一眼第五念,在她白皙的额头上印下一抹轻吻,“等我。”

    “等你什么?”

    “回来继续看新闻。”

    第五念嘴角不由得一抽,这男人脑袋有病。

    望着闵御尘淡定的走向了浴室,那背影略有几分轻颤,第五念不由得勾起了唇角,这男人闷骚的时候还挺可爱的。

    如果有人洗了一个小时的冷水澡还没有出来的话,就怪不得第五年不能陪他一起看新闻了,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极度容易疲惫,自然要先去约会周公比较容易。

    闵御尘洗的浑身瑟瑟发抖,眼见她睡着了,不由得轻叹了一声,**着她柔软的发丝,“念念,我想把我们的第一次留在新婚夜。”他不想委屈了自己喜欢的女孩子。

    第五念是趴在沙发上睡着的,闵御尘怕她压到胸口,直接将她翻过来,抱着她回自己的房间睡觉了。

    半夜的时候,闵御尘就后悔自己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决定,第五念睡姿不雅,胸口的衣领大敞,雪白的脖颈几乎一眼能够看见不该看见的东西,他痛恨自己在黑夜里也能将一切看得一清二楚,如果她那条诱人的白腿不夸在自己的腰上,或许还能忍到天亮。

    妖精,她才是妖精。

    整天忙着抓妖精,她为什么不把自己给抓了呢?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