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150 魏玄熙的生日(二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她翻了个身,半睁开惺忪的双眸,看见近在咫尺的闵御尘,不由得痴痴地笑了,白皙的柔荑**着他的脸,小嘴咕哝着,“真讨厌,怎么每回做梦都能梦见你。”

    闵御尘的眼睛微乎其微的闪了闪,他一直以为,这场爱情里,只有他一个人努力,经过她为自己挡子弹之后,他好像有点不太认识面前这个女孩子了,什么事儿都能忍着不做,不想,不要,但是他却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的声音低沉迷人,“你经常梦见我?”

    第五念抿唇而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既然那么想我,为什么躲着我,不给我打电话?”

    “姑姑是不会同意我们两个人在一起的。”说罢,慢慢的阖上了眼睛,眼角还挂着晶莹的水珠。

    闵御尘却是错愕的说不出话来,难道是念念的姑姑不同意他们两个人交往?

    他虽算不上最佳女婿的人选,好歹也是有份稳定的工作,相貌尚且能够得到长辈的喜欢,不抽烟不喝酒,也没有任何不良的嗜好,他有些不明白念念的姑姑为什么会不同意?

    原来这些日子,她竟是苦恼这些问题,只是为什么她不和自己说呢?

    闵御尘叹息,将她搂进自己的怀中,“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直到天色渐亮,闵御尘才睡着。

    第五念睁着眼睛看了一眼陌生的房间,不由得眨眨眼,很确定自己是真的醒了,只是她为什么会睡在闵御尘的房间?

    昨天晚上,她好想看看新闻就睡着了,后来还做了梦,梦见了闵御尘,想到自己说过的话,第五念血液都开始倒流,竟是无比的透心凉,直到他的大手揽过了自己的腰,才唤醒了惊愕之中的第五念,回眸看向已经醒过来的闵御尘,“我昨天晚上有没有什么……”

    闵御尘尚未睡醒,所以眸子里是少有的迷惘,连头发都有些凌乱,这样的闵御尘很萌,“没有,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

    第五念咬了咬唇,她想问的根本不是这个好吗?

    他直接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欲求不满?”

    欲求不满?

    听到这个词,第五念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我没有,我就是……唔……”他的吻越来越肆无忌惮了,第五念有些招架不住了,想推开他,浑身却是瘫软的使不出任何力气来。

    闵御尘废了好大的力气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她诱人的小嘴,目光幽森且绵长,“念念,我会忍着的。”

    “什么?”她的思绪都乱了,根本没有听清他话中的意思。

    他深吸了一口气,将脸埋在她的脖颈里,“我想要和你结婚。”

    结婚?

    这两个字,第五念是完完全全听清楚了,就像是一根闷棍将她彻底的敲醒,浑身僵硬的一动不动,他轻咬着她雪白的耳垂,轻声的说道,“到时候,我就让你一个月都下不来床。”说罢,仿若是带着泄愤似的情绪,轻轻啃咬她的脖子,换来她的轻颤,似是愉悦,似是压抑。

    第五念却是被他的尊重珍惜而感动,不禁热泪盈眶。

    “我昨天有没有说过什么奇怪的话?”那个梦太过真实了,真实的令她以为不像是个梦。

    “没有,就是你的腿不安分,总想挑战我的底线。”他指了指自己的腰说道,“你搭在我的腰上,睡觉舒服吗?”

    第五念莫名的红了脸,“记不得了,说不定我根本就没搭,是你自己胡扯也说不定。”

    “可是我都看见了你黑色小内……”话没有说完,就被某人踹了一脚伤腿,他忍不住痛的轻哼了一声,面色都白了许多。

    第五念立刻紧张的问道,“是不是踹到伤口了?快给我看看。”

    闵御尘眼底闪过一丝精光,装疼的功夫也是一流的,还真的把第五念给骗了过去。

    眼见他捂着腿也不说话,第五念急的直接拽下了他的睡裤,看着包扎的伤口身处一丝血红,心蓦地瑟缩了一下。掉头就下床去翻找医药箱。

    闵御尘不由得脸都红了,这丫头就这么豪放的把他裤子扒了,然后将他晾在了这里,难道都不顾及一下自己的感受吗?

    其实伤口没那么疼了,他能说自己会因为害臊而脸红吗?

    第五念拿着医药箱奔了回来,对于包扎伤口这样的小事,她一向很是熟练。

    三下五除二的就包扎好了,连枪口的伤都可以坦然面对,调转个视线,向上移开了几分,第五念还真是第一次知道什么叫羞涩,别开自己的眼睛,脸红的嘟囔着,“你说一天的精力怎么就那么旺盛。”

    闵御尘故作面无表情的说道,“只有面对你才这样。”

    “别耍嘴皮子,还不快去洗脸。”

    “我可能要洗个凉水澡了。”

    第五念麻溜的下床了,一路小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拿了一套休闲的运动服换上,想着他一时半会儿出不来,第五念决定给他做个早餐。

    打开了冰箱,苦恼了好半天,除了下面,她什么也不会做。

    最终拿起食材,等别人做好端上桌吃饭的人,是没有资格挑食的。

    闵御尘冲的浑身发抖,又缓了好一会儿才出来,看见她连饭都做好了,不由得蹙眉,“你伤口还没好,以后等我来做。”

    “没事儿,不做剧烈运动就好。”

    “等一会儿我有点事情要出去一趟,会晚一点回来。”

    “嗯,好。”

    “不许乱跑,好好静养。”

    第五念叹了一口气,“你还没老,怎么就这么唠叨。”

    “若是不养好,等你老了,病根全会找回来的。”

    第五念握着筷子的手微微一顿,与闵御尘在一起,很容易就忘记自己的实际情况,眼见气氛冷淡了下来,闵御尘询问,“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第五念笑了笑,“没有,我就是还没有想过那么永远的事情。”

    闵御尘走了,是穿着军装走的,第五念从客厅里找出一个干净的玻璃容器,然后拿出大小毕竟合适的大碗,然后用医药箱里的吸血的针管开始抽血,差不多400毫升,将四方手链放了进去,只见血液以肉眼能够看得见的速度在消失。

    “朱雀,不知道你修养的怎么样了?”

    想到朱雀,她不由得轻叹口气,“爱情这个东西果然是毒药,碰不得。”

    蓦地,传来很清脆的男声,“念念,这是思春了?”

    第五念狠瞪了一眼青色的宝石,“喝你的血,哪儿来的那么多废话。”

    “要我说,你们第五家的女人就像是后娘养的,每一代的女人都会动心,却最终还是忍痛分手,到时候躲在被窝里哭的人还是你们,你姑姑最吓人了,坐在机场里哭了三天三夜,最后哭抽了,直接被120拖走了。”

    “姑姑?”第五念眉头一跳,那个死鸭子嘴硬的女人还会为男人这么疯狂?“她喜欢谁啊?那个男人真的和她分手了吗?姑姑临死之前见过他吗?”

    自知自己透露了不该透露的秘密,青龙立刻闭上了嘴巴。任凭第五念再如何的召唤,死活就是不冒头了,气的第五念直接拎着青色宝石离开大碗里的血液远一点,让他看得见,喝不着。

    青龙哼了一声,“小奇怪,不喝就不喝。”

    曾经听过姑姑喜欢过一个人,但是她不知道姑姑还做过这么疯狂的事情。

    见青龙不说话,她也拿它没辙,直接将手链又重新丢到碗中了,“不理你了。”

    所谓静养就是躺着,第五念根本就是一个闲不住的孩子,翻着手机,一不小心点开了手机日历,发现今天竟然是十月十日,魏玄熙的生日,她告诉自己,今天就去最后一次,全当是给自己的青春画上一个完整的句号。

    特意多拿了一件衣服,然后去了经常去的蛋糕店,二十多年的老店,里面的水果蛋糕是她,悠悠,还有魏玄熙最喜欢的口味。

    眼见老板要给她拿二十八根蜡烛,第五念连忙伸手阻拦,“别,今年最后一次给他过生日了,来一根蜡烛吧,每年都是我一个人吹。”

    “那个小男孩还没有回来?”

    第五念颔首,“可能是忘记了我和他之间的约定了。”

    “我相信他今年一定会来的。”

    “托你的吉言。”

    第五念拎着蛋糕,来到了那个小公园,抬头仰望星空,月明星稀,偶尔还能听见不远处的车子飞驰而过的声音,这里的变化很大很大,高楼叠起,车水马龙,唯独这个小公园被保留了下来,甚至还加以翻修,虽然变化很大,却是依旧能够看出原貌。

    当初这个小公园也是要被拆除的,第五念怕魏玄熙回来,找不到自己该怎么办?

    那个时候刚巧接了开发商的一单生意,她唯一的要求,就是保留这个小公园。

    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魏玄熙始终没有回来。

    第五念打开蛋糕,插上蜡烛,点燃小小的火光,轻声的说道,“魏玄熙,这是我最后一次陪你过生日了,你若是再不回来,你可就真的找不到我了。”

    倏然,身后响起了稳健的脚步声,第五念的心都快要跳了出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