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155 于小曼的死因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五念在网上查了一些关于最近人字路口出车祸的新闻,最近的一个十六七岁的初中生特别温和,孩子当场死亡。

    抬眼看了一眼时间,距离意墨独自一个人洗澡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

    敲了敲浴室的门,惹来小家伙立刻紧张兮兮的问道,“干嘛?”

    “你说你一个小屁孩洗个澡怎么那么长时间都没洗好?”

    “马上就好了。”

    “还有哪里没洗好,要不然我进去帮帮你得了。”

    第五意墨吓得立刻大喊道,“不要,妈妈,你先不要进来,我马上就洗好了。”

    “胡说,你洗了一个小时还没有洗好,是不是后背碰不到,妈妈进去帮你洗洗。”

    “别进。”只听见浴室里小家伙不停的拍着水花,急忙的喊道,“妈妈,你不许进来,我马上就洗好了,你知不知道男女有别啊!”

    “什么男女有别啊,你是我儿子,那么小的时候,你哪里我没看过啊,当时我还给你洗了你的鸟呢?”

    听到妈妈竟然把这样的话说的如此**裸的,第五意墨差点就要急的光着身子奔出来了,“妈妈,你别再说了,我真的要生气了。”

    果然是儿大不由娘,第五念轻哼了一声,“你这个不知好歹的臭小子,尿了我一身的时候是不是都忘记了,怎么现在就嫌弃上我了?”

    第五意墨穿着卡通版的睡衣走了出来,无精打采的说道,“妈妈,我错了,你能不能别回忆当初了?”

    “过来,我给你擦干头发才能睡觉。”

    意墨老老实实的坐在了床上,任由妈妈擦这头发,眼睛不经意间瞄到了她白皙的脖颈,“妈妈,你的脖子怎么了?”

    第五念**着脖子,一时间没想起来这两天闵御尘极力的在她身上留下了痕迹,“没怎么,也不疼。”

    “怎么不会疼呢?你的脖子都红了,是不是被蚊子给咬的?”

    蓦地,就想到了闵御尘霸气的吻,怎么可能会不红不肿,顿时脸红的好像能滴水一样,眼神有些闪躲,不敢去看儿子单纯的大眼睛,生怕被他瞧出了什么端倪。

    “嗯,是被蚊子给咬的。”第五念顺坡就下了,生怕被小家伙纠缠,怎么被蚊子咬的。

    “可是,妈妈,这个季节怎么会有蚊子?”

    “谁说没有的,就是没咬到你而已。”

    第五意墨抓起了妈妈的胳膊看了看,很是疑惑的说道,“这个蚊子怎么钻盯着你的脖子咬?”

    “睡,睡觉,蚊子的事情我怎么会知道?”

    他乖巧的搂着第五念的脖子,“放心,今天晚上有意墨保护你,绝对不会让蚊子咬你的脖子的。”

    第五念干笑了两声,真是被闵御尘害的,尴尬癌都要犯了。

    “妈妈。”

    “嗯?”

    “妈妈,你以后会和爸爸生弟弟妹妹吗?”

    第五念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面对儿子的提问,她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的解释。摸了摸意墨的小脑袋,“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好,我们快睡觉吧!”面对意墨纯净的眼睛,她撒不出谎来。

    “好。”

    翌日,第五念就投入到了工作之中,回到了缘起。

    见到自家的老大,袁起异常的激动,“boss,你总算是回来了,你不知道我和晓婷都吓坏了,还以为董宁儿的事情已经深深的刺激到你了,我俩再也不敢给你随意乱接单子了。”

    单晓婷忙不迭的点点头,“boss,你是不是生我们的气了,大半个月都没来了。”

    第五念娇笑的问道,“怎么?你们两个人怕我不给你们两个发工资啊?”

    “boss,你若是月底还不来,我可能就真的要担心了。”

    第五念没好气的翻着白眼,“得了,你果然是个白眼狼。”

    “别介,我也是真心关心你的。”

    “既然如此,你去给我调查在我家附近人字路口发生的一起交通事故的死者,大概是近期的事情,大约十六七岁,是个女孩子。”

    “怎么,我们又有生意了?”

    第五念耸耸肩,“我免费送上门的算不算?”

    “什么意思?”

    好不客气的拍了他的后脑勺,“你说什么意思,就是没钱拿。”

    袁起甚是委屈,没钱拿还不是你自己主动的,为啥火气这么大?

    单晓婷抿唇而笑,“活该。”

    两天不到的时间,袁起将自己调查的资料就整理出来了,死者,于小曼,十六岁,是附近二十一中的学生,今年高一。出事之前和妈妈吵过架,然后留书离家出走了,后来她妈妈在找她的途中出现了车祸,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危险期还没有过呢?然后这个时候她就出了车祸,还是家中亲戚帮她妈妈办的葬礼。

    第五念很认真的听着,“那于小曼的爸爸呢?”这母女俩也太惨了,都出了车祸,孩子丧命,母亲却是昏迷不醒。

    “这个我打听过,于小曼他爸好像和小三跑了,然后就剩下她妈妈和她相依为命了。”

    “她妈妈现在还在医院的icu病房,并未脱离危险期。”

    第五念点了点头,“病房号多少?”

    “你不会是真的打算去看看吧?”

    “怎么?不行吗?”

    “boss,我可不记得你是一个这么富有爱心的女人?”

    第五念冷冷的扫过一抹狠厉的小眼神,“袁起,你说说看,我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能说实话吗……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必须说实话,我们boss,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自然是我见过最善解人意,富有爱心的女人。”

    对于赞美的话,即使对方不是真心的,第五念也愿意听,笑着满意的点了点头,“嗯,非常好,以后见到我一回,你就要对我说一回。”

    袁起嘴角一抽,“boss,你不怕听恶心了?”

    “不怕,我很享受。”

    第五念拿起了车钥匙,直接去了医院,打听一下就知道icu病房在哪里了?

    于小曼的妈妈于静此时静静的躺在了病床上,紧闭着双眼,全程靠呼吸机,拔了氧气罩随时都有断气的可能。

    “妈,今天别怪我说话太难听,小曼都死了,我们这些做舅舅姨妈的已经够可以了,后事是我们办理的,现如今小静半死不活的躺在这里,你们知道一天的医药费有多少吗?妈,你也体谅体谅我和大哥好不好,我们都是辛辛苦苦赚钱的本分人,哪里有那么多钱打水漂?”于静的姐姐于萍激动的说着,这些日子以来她和大哥付出的不少了,毕竟他们也有家要照顾,也有孩子要养,这些年攒的辛苦钱也不能让自己的妹妹败光了。

    于静的老妈妈已经七十岁的高龄,这些日子尝过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如今还要面对女儿的昏迷不醒,老天给她的打击实在是太重了,“老大,你说,你告诉妈,你是怎么想的?”

    于峰只是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不发一语,神情固然哀痛,可是这医院里的医药费每天都是吓死人的贵,“妈,明年小欢就要上大学了,我真的是拿不出……”

    老太太还不等听完这番话,立刻就哭了起来,“小峰,小萍啊,那里头躺的可是你们的妹妹,小时候你们一起闯祸,你们三个人我都打了,你们两个人怎么做的?把她护在了怀里,最后三儿一点事儿都没有,你们两个却是遍体鳞伤,小曼爸爸出轨的时候,是你们两个人拎着菜刀和木棍就冲了出去,我和三儿吓坏了,死命的抱着你们两个人,她是你们两个人最疼的妹妹,你们怎么就在这个时候犯浑了呢?我知道我一个老婆子没有钱,能不能就当妈求你们了,救救你妹妹。”

    于萍别过头去偷偷的抹眼泪,于峰更是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于家老太太却是哭的揪心一样的痛,第五念一直在看大屏幕,透过镜头反应过来,并没有看见于静的魂魄,大概是出了车祸以后,她的灵魂就被撞了出去,若是还不能灵魂归位,她恐怕也要坚持不了多久了。

    此时第五念只能装作自己是记者,但是很显然于家好像并不待见记者,面色都不是太好,唯有老太太还算是一个明事理的人,拉着第五念安慰道,“你别介意,记者来了一堆,该采访的也采访了,可是对方来头挺大,然后就被压了下来,没让发出去。”

    第五念点点头,面色有些尴尬,毕竟她也不是记者,到时候一样没有报道,岂不是令人很失望?

    不过这个时候,她也不敢解释了,怕于家兄妹直接给自己赶走了,问一些于静的出车祸的前因后果。

    十六岁的于小曼和别的正在青春期的孩子一样,会叛逆,会早恋,她以为爸爸的离开,肯定是因为妈妈太唠叨了,太神经质了,所以有事儿没事儿总是和妈妈对着干,直到后来遇见了自己喜欢的男生,无意之中被妈妈偷看了日记,她怒吼妈妈窥视了自己的**,怪不得爸爸会离家出走,不要你了。

    于静却是怎么也想不到,她千般维护的孩子竟然能顾说出戳自己心窝的话,一气之下就打了于小曼一巴掌,最后气冲冲的去上班了。

    于小曼联系了自己的男朋友,决定要和他私奔,两人约定好了要在火车站见面,他们的第一站就是邻市,因为爸爸就在隔壁的城市买了房子,安了家,还生了一个弟弟,她以为只要去了爸爸家,就从妈妈这里解脱了。

    临走之前,于小曼给妈妈写了一封离家出走的留言。

    妈妈,我真的是受够你了,我再也不会回来了,我要离开这个让人窒息的家,你也不要找我了,就当从来没有生过我这个女儿吧!

    于静回家没有看见女儿,心情可想而知有多么的恐慌,尤其是看见了女儿的留书出走,她非常肯定女儿是去邻市找了那个负心汉,当下又气又急,冲到了火车站,问了许多人,又问了乘务员有没有见过自己的女儿,火车站的客流量那么大,谁又会在意小曼这样的女孩子呢?

    于静又没有前夫的电话,一个人坐了火车到了邻市,在车站堵了小曼三天,最终失望而归,刚刚回到了a市,却因为近日来没有好好的休息,精神压力过大,有些晃神,在深夜里被车子撞了,当场昏迷不醒。

    肇事司机逃逸,又那么恰好,监控器又怀了,所以根本就抓不到人。

    于小曼的确是带着自己的小男友去了爸爸那里,本以为迎接自己的是美好的明天,却是没有想到,刚刚敲开了爸爸家的房门,还不等给他一个热情的拥抱,就被爸爸的冷脸呵斥了,“小曼,你怎么跑到这里来?”

    “爸爸,我不想再和妈妈一起生活了,我来这里陪你好不好?”

    于父脸色大变,“你别胡说了,你和你妈妈生活的好好的,跑我这里来干什么?还有你后面的男生是谁?”

    “给你介绍一下,我的男朋友。”

    “叔叔好。”

    于父根本不想认识他们,对女儿冷声的说道,“你妈是怎么管教你的,小小年纪就不学好,还处上了男朋友?”

    于小曼甚是委屈,“爸爸……”

    “老公,谁呀?”屋内传来于父曾经出轨的小三的声音。

    于小曼眼底闪过一丝厌恶,但是随即很好的隐藏了起来,“爸爸,我和阿强在这里无依无靠的,只能来投奔你了。”

    “哦,没谁,就是来收水费的。”于父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了几百块,随即全部都塞给了于小曼,“你赶快拿着钱回去找你妈,爸爸这里不方便。”说罢还不等给于小曼任何的机会,直接关上了房门,独留于小曼和阿强站在走廊里,死瞪着那扇紧闭的大门。

    于小曼气不过,还想再次狠拍大门,却是被阿强直接拉扯了过来,冷声的说道,“于小曼,你是不是还嫌不够丢人的,你不是说你爸爸最疼你了吗?现在我们被关在了门外是怎样?这是疼你的方式?”

    “我哪里知道他这副样子,原来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态度,不行,我得好好问问他。”

    阿强直接从于小曼的手里拿走了所有的钱,“要丢人,你自己一个人丢人去,我告诉你,我得回a市了,懒得陪你疯了。”

    于小曼直接冲了过去,两个人为了几百块好一顿的打,上了火车上也没消停。

    当天夜里于小曼就回家了,发现家里没有妈妈,想着不用听她的唠叨顿时安静了不少,过了有史以来最舒坦的一个晚上,第二日她又去上学了,主要是想把阿强抢走自己的四百元给抢回来,后来却被阿强拐着去开房了,两个人在外**快活了一夜,又逃了一天的学,晚上两人各回各的家。

    于小曼推门就喊了声,妈,我饿了。

    发现屋子里和自己走的时候一样,就像妈妈没有回来过似的,不由得顿时慌了,脑海里不由得窜出了一个念头,妈妈该不会是和爸爸一样,都不想要她了吧!

    意识到这个可能,于小曼惊慌的拿出自己之前就关机的手机,颤抖的按着开机,然后拨通妈妈的电话,却发现无人接听,过了好久,电话终于接通了,她的心刚要松一口气,却没有想到,舅舅的话让她又坠入了地狱。

    “小曼,你这孩子跑哪里去了,你妈妈一直找了你三天,刚才被车子撞了,现在昏迷不醒了,在你家附近的医院,你快来啊!”

    于小曼只觉得脑海中有什么东西逆流,还泛着冰凉的寒意,瞬间四肢百骸都要冻伤了,双手无力再去握住电话,一路哭着跑着下楼了,连电梯都来不及等,就这么一路跑下楼。

    满脑子都是妈妈,从来不知道妈妈竟是对她无比的重要,她只能祈求老天爷,保佑妈妈平平安安的,一定不要死,从此以后小曼听话,也会照着她希望的样子或者,绝对不会再让妈妈操心的。

    许是夜太深了,路上没有多少人,车子疾驰而过,却是丝毫不减速,她哭的泪眼朦胧,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马路上的车子,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闪了,被车子重重的撞出几米开外的地方,她竟是丝毫不觉得疼,满脑子想的都是妈妈,求你别死,我马上就到了。

    于小曼当场断气,没有等到120的车,倒是等来了殡仪馆的车。

    于家老太太摸着眼泪,“我们小曼才十六岁,太可怜了,如果小静醒过来以后,我该怎么告诉她,小曼没了?我更怕小静也不行了,我已经白发人送了黑发人一次,我再也承受不了再多一次的打击了。”

    第五念轻拍着老夫人的手,从口袋里拿出纸巾来,“老太太,擦一擦眼泪。”

    “谢谢你,姑娘,谢谢你能够听我唠叨这些,我家老大和老二已经不愿意听我说了,我这心里憋屈的晃。”

    想到自己最后未必能够帮助他们,心情不免有些沉重,“当时撞你女儿的车子找到了吗?”

    老太太听到这里,神情不由得黯淡了下去,“找到了是找到了,可人家家大业大,哪里是我们这些平头小老百姓能够比得,警察就说这事儿找不到人了,可是有目击者说,就是他们干的,我们闹也闹过了,我家老大甚至还被抓了,这事儿就不了了之了,再闹下去说不定还要危及到我们于欢的前途。”说罢又是眼泪哗哗掉,这段时间,她的眼睛都快要哭肿了。

    活在当下,作为一个平民百姓的无奈与挣扎,“我们小胳膊永远拧不过人家的大腿,可是他们连医药费都不想赔给我们,我们家这两个哥哥姐姐还想着要拔了她妹妹的氧气罩……”

    于峰和于萍的脸色都不怎么太好,“妈,你和一个外人说这么多做什么?”

    两兄妹面色都有些尴尬,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第五念拍拍老夫人的手,“如果我有一个办法可以救你的女儿,你们是否愿意?”她的话音一落,惹来了于家三人震惊的看着她,毕竟医生都不敢打包票的事情,她就这么张口说出来了,未免太有点匪夷所思了,心中都盘旋了一个问题,她不会是什么骗子,过来推荐什么神药的吧?

    于萍蹙眉,“你不是记者吗?”

    第五念耸耸肩,“不说是记者,你们能信我吗?能和我说这么多吗?”

    于老太太是被自己的女儿吓坏了,此时也是六神无主,直接抓着第五念的手问道,“闺女,你怎么才能救救我闺女?”

    “我接下来的话你们信也好,不信也好,我都希望你们仔细的考虑一下,因为我不会收你们一分钱,所以自然也就没有损失。”

    “只要你能救我闺女,我就算是把命给你我都愿意。”

    “昨天夜里,我儿子在我家附近的人字路口看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孩一边哭一边跑,最后被车子撞了,这个小女孩当场死亡,只不过这孩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中的执念太深,好像无法走出自己死去的阴影,一遍一遍的重复着死前的那一幕,那个孩子就是于小曼。”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