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158 不能是骗子吧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顿饭差不多快要吃完了,闵御闻打来电话,询问他们在哪里,准备要接孩子走。

    陈轩奇见他挂断了电话,怯生生的问道,“小叔,你的哥哥真的会做我的爸爸吗?”在来的路上,小家伙已经把小叔和刚才的那位闵叔叔的血缘关系弄清楚了。

    “会,只不过他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好,所以你需要耐心的等一下。”依照堂哥的性情,是绝对不会让陈尤嘉和孩子受委屈的,离婚必须是首要大事儿。就是不知道陈尤嘉会怎么想,怎么做?毕竟多年以前堂哥还是单身,就算是再艰难,她也会坚持,可是多年以后,堂哥是已婚身份,有些坚持是很难的。

    陈轩奇闻言,立刻扬起了一抹灿烂的笑容,他都等了那么久了,不在乎再多等一点时间,只要有爸爸就好。

    “轩奇,真的是太好了,我有爸爸,你也有爸爸了,而且我们又是兄弟了!”第五意墨一副小大人的模样,直接将第五念和闵御尘逗笑了。

    差不多二十分钟以后,闵御闻和陈尤嘉来将孩子接走了,第五念打量了他们两个一眼,神情都有些古怪,依照这段时间的了解,陈尤嘉不可能那么轻易的妥协,大概是没有谈拢。

    陈轩奇不像意墨,想唤什么就唤什么,反而是怯生生的看着闵御闻,眼眸伸出充满了期待,那声‘爸爸’却是始终叫不出口。陈尤嘉摸了摸轩奇的小脑袋,淡淡的说道,“轩奇,回家后,妈妈会和你慢慢说,走吧,外婆该等急了。”

    “嗯。”

    闵御闻轻声说了一句,“我送你们回家。”

    陈尤嘉没拒绝,心不在焉的点点头,将儿子抱起来,与他们打了个招呼就匆匆离开了。

    吃完饭后也就是六点钟左右,时间尚早,三人去看了电影,小家伙被夹在了中间。

    小孩子对于动画片大部分都没有什么抵抗力,第五念却是看的昏昏欲睡,闵御尘和第五意墨一会爆米花,一会儿汽水的,看的很是起劲,闵御尘来这里倒好像是真心来看电影的。

    直至一场电影结束了,第五念是彻底的睡了过去,大部分人缓缓的退出了电影厅,倒是有几个不着急,等别人先走了,再离开。

    暖暖的灯光投射下,还能看见她偏着脖子上的小草莓,有些年纪轻的小姑娘瞥到了一眼,连脸都红了,顺便再找找这家的男主人,他们发现自己会被闵御尘的俊朗阳刚的面容给煞到,我去,这么帅的人来看动画片,意识到他身边的小男孩,心里不由得哀叹,为什么好男人都结婚了?还这么快有了孩子?

    第五意墨拉着闵御尘,在他耳边小声的说道,“爸爸,你知道妈妈告诉我她脖子上红红的那个是什么吗?”

    闵御尘神情微僵,面色略显几分的潮红,看着第五念脖子上的吻痕,有些心不在焉的问道,“她说那个是什么?”

    “蚊子咬的!”

    蚊子?

    闵御尘差点没忍住轻哼了一声,他什么时候变成了蚊子,他自己怎么不知道?

    小家伙拉着他的胳膊,在他耳边继续小声的说道,“爸爸,其实我知道是你……”故意拖了一个长音,换来闵御尘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到,“是你掐的对不对?”

    闵御尘错愕的看着意墨殷切的小脸,一时之间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的回答一个孩子,如此天真的问题。

    想了好半天才想出一个问题来,“你是怎么知道的?”在这个时候,他也只能顺坡下,总不能对一个孩子说不是掐的,是吻的吧!

    “幼稚园的小朋友都这么说,他们总说昨天晚上爸爸又把妈妈掐了,以前我还挺羡慕的,现在我比较好奇,爸爸们为什么总是掐着妈妈,这样很好玩吗?”

    面瘫如闵御尘彻底的僵化了,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意墨这样的问题。

    望着意墨一双殷殷期盼的大眼睛,闵御尘第一次破天荒的有了想要逃走的想法,“他们,我是说,幼稚园的小朋友还说了什么?”

    意墨仔细回想了一番,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甚是开心,差点都鼓起掌来,“他们说,爸爸掐了妈妈以后,就会生小弟弟小妹妹了。”

    “意墨喜欢弟弟还是妹妹?”

    意墨耸耸肩,“我都好啊,只要是爸爸和妈妈生的,我都喜欢,最好来两个,呃,不,来四三个最好。”

    第五念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被第五念当成了母猪,最后**个也不嫌多的话都说出来了。惹来闵御尘会心一笑,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我努力!”

    “爸爸,我觉得你和妈妈连小宝宝都想生了,我必须要给告诉你一个我和妈妈的小秘密。”

    “秘密?”

    “嗯!”小家伙重重的点点头,挺直了身子,然后附在了闵御尘的耳边说道,“其实我不是妈妈的亲生儿子,以萝妈妈才是我的亲生妈妈,但是他们两个人不让我告诉别人,爸爸,我只告诉你好不好?”

    闵御尘微微一怔,曾经有感觉第五念的反应太青涩了,却从来没有往别的地方想,毕竟哪有未婚的女子将别人的孩子往自己身下养的,其中肯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原因,抬眼看向了小家伙认真澄清的双眸,心头蓦地一紧,他担心自己的存在会成为他们的阻碍。

    “意墨,既然你妈妈他们不让说,以后就不要再告诉任何人了。”

    “嗯,我知道了。”

    “意墨,你的存在于我而言只会更加的幸福,所以,不要多想,就算是日后我和你妈妈真的生了小弟弟小妹妹,你的存在都是无法替代的。”

    意墨说不上来心里是什么滋味儿,只想在这一刻紧紧的抱住爸爸,就算是日后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亲,爸爸在他的心里永远都是无法取代的。“我也是,爸爸,我发现我可能比妈妈还要爱你了。”

    闵御尘浑身一震,胸腔之间溢满了感动,将儿子抱紧了。

    许是因为来来回回走动的声音太大了,终于吵醒了第五念,揉着惺忪的眼睛,顺便打了一个懒洋洋的哈气,瞧着他们父子俩还在电影厅里亲热上了,顿时脸一抽,“你俩这是上演动画片的番外吗?”

    “妈妈,你都没有好好的看电影,一来这里就呼呼大睡。”

    第五念轻咳了两声,“妈妈,昨天晚上工作太晚了。所以就……妈妈就是不怎么爱看动画片。”在儿子纯真的小眼神下,主动承认自己的错误。

    “妈妈,真诚实,我们老师说,撒谎不是一个好孩子,我还以为你会对我撒谎呢?”

    “妈妈像是撒谎的人吗?”

    闵御尘淡淡的瞥了第五念一眼,决定不发表个人意见。

    自那日之后,闵御尘果然是忙碌了起来,平常只要一得闲功夫了,他的电话就会打过来,现如今过去了三天都没有任何的电话,想来该是忙了吧!

    虽有思念,但是第五念却不会给他打电话,她了解闵御尘和自己一样,工作期间不喜欢接到私人电话。

    这三天期间,她曾经试图拦过于小曼的一次次被车撞,她的执念太深了,什么也没有听见,只是陷入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之中。

    渡魂这事儿,还得有家属帮忙,她一个人不能强制性的拉魂离开,这也是为什么鬼差看见过于小曼这样道边自虐的鬼,却不会去帮忙,毕竟她的意识里自己根本没有死,别人说再多也只是枉然。

    她试图在这里蹲点了几天,期间几次与于小曼对视过,想来这孩子再多撞个几回应该就能看出端倪了。

    就在这个时候,第五念接通了于家老太太的电话,医院把病危通知单下了,让他们随时准备好身后事,老太太不相信自己的女儿会死,所以不顾儿女的阻拦,将电话打给了第五念。

    第五念急匆匆的赶往了医院,icu病房外,老太太悲戚的大哭了,看见第五念来了,立刻一窝蜂的涌到了第五念的面前,“姑娘,你能不能救救我闺女?”

    “我看过了,你闺女阳寿未尽,如今灵魂没有回体,所以身体的各项器官才会衰竭,我只想问问老太太,你敢不敢信我的?最差的结果也就是医生给的结果,但是我做事情一定要把变数加进去。”毕竟出了事情,谁也无法去承担一条生命。

    “我信你的,我相信你,大不了还是一死,我还有什么可怕的?”

    “妈,你可得考虑清楚了。”于家兄妹二人对第五念还是不大相信。

    “我想清楚了,你们也没有能力治你妹妹了,医院也判了死刑,我这个老婆子还有什么豁不出去的。”

    “那好,你们现在立刻给于静办理出院手续,带着氧气瓶,立刻回家。”因为她要布阵,在医院大搞封建迷信,别不等将魂魄渡回来,直接被医院的人给毁了阵法,一切都是前功尽弃。

    说到出院,于家三人面色有些为难,各个都难以启齿。

    第五念也看出了不对劲,问道,“老太太可是有什么困难?”

    “我们还欠着医院一大笔钱,不交清拖欠的钱,医院是不会让我们走的。”

    第五念点点头,从怀中拿出了一张卡,“里面有八万够吗?”

    于家母子三人怔怔的看着第五念,这还有主动拿钱的?

    刚才他们还在想她万一是个骗子怎么办?

    可是哪有骗子自掏腰包的,八万对于他们平民阶级的老百姓来说,也不算是一笔小数目,这些日子为了给妹妹治病,他们也花了不少积蓄了,让他们再拿出这些钱来,多半是不太可能了。

    “我们怎么能拿你的钱?”于家老太太在最后一刻也没有失去了分寸,不能随意拿别人的钱。

    “拿着吧,以后也可以慢慢的还我。”

    于家老太太咬了咬牙,最终决定拿下这笔钱,“老大,老二,你们快去办理出院手续。”

    “好,我们快去快回。”

    “老太太给我个地址,我还得叫个人去帮忙。”得到了地址以后,第五念给袁起打了电话,把自己需要用的东西,让他全部准备好,“你若是先到了,就在楼下等我们。”

    “好的,boss。”

    办理出院的手续虽然并不是那么的快,毕竟将死之人拉回家也活不了,家属需要签一大堆的责任状,出现了任何的后果,只能自己承担。

    他们是用救护车又把人抬了回来,在楼下看见了袁起和阿南,“boss,我找了阿南来帮忙。”

    第五念一怔,好家伙,赚钱那是帮忙,不赚钱就让人苦恼了。没钱的买卖都把人找过来了,这一趟又是不少赔。

    该死的袁起,真是一点也不知道给她省钱吗?

    不过这个时候多一个人帮忙,总算是件好事儿。

    好在是电梯房,又有了袁起和阿南的帮忙,要不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把人抬到四楼。

    将于静放在了床上,要了她的生辰八字,在她的八字里找出生机的方向,第五念让他们小心一点,“将床头移向南方,阿南和袁起开始布下聚阳阵。”

    这种活计于家人帮不上忙,只能看着他们又是贴纸又是画符的,每个人心中惴惴不安。

    于萍小声的问道,“哥,他们不能是骗子吧?”

    于家老太太是绝对的信服,“你见哪家骗子先拿八万给你垫医药费的?”

    于家三兄妹闭上了嘴巴,站在外面安静的等着他们。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