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181 上交工资卡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素颜狼狈的跑了,第五念收起了桃木剑,与白昭昭决定自行离去。

    对于乔挚亚等人,选择视而不见。

    在这种地方能够倒霉的碰见他们玩儿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把戏,可见就不是什么好事儿,所以她还是选择明则保身来的比较重要。

    第五念装作不相识的模样,令他们不由得心中松了一口气。

    只是王老却好像并不想放过第五念,“慢着!”猎豹中队在场所有人的心不由得为之一紧,要命,这可是他们老大的女人,万万不能出任何的状况。

    第五念挑眉,淡淡的看向了那个五十岁出头的老头,浅浅一笑,“老爷爷,你有事儿?”

    王老脸色微变,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松弛的肥肉,他真的有这么老吗?“这位小姐,请问你如何走到这里来的?”他好像对那只壮硕庞大的蜘蛛并不好奇。

    第五念眨眨眼,一派天真的说道,“老爷爷,你看不见刚才的那只蜘蛛精吗?我看见她一吐丝,然后就倒了一片,我自然是一路追着它过来的,今天也算是你们的运气好,遇见了我,才得以保住一条性命。”说罢,还不忘把自己好一顿夸夸。

    想到方才亲眼所见,王老总算是有些后怕,抿了抿唇询问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妖精吗?”

    “你不是看见了吗?”

    他目光隐晦,的确很震撼。依照她方才所见,以往是肯定不会再留住她了,可是想到她身边的那只能变身的狐狸,王老又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第五念笑笑,“不必苦恼,你们有你们的事情,我有我的工作,我们互不打扰。”她绝对是真心诚意的,但是他相不相信那就另说了。

    闵御尘放下望远镜,下达下一个指令,“拦住她,协助你们将王老护送回去。”

    乔挚亚等人心中一片错愕,他们老大到底打的是什么算盘?

    可是此时指令已经摆在了眼前,身为军人的他们,不得不从。

    祝心妍侧目看向了闵御尘,此时此刻有点看不透身旁这个男人到底在想着什么?有种不受控制的感觉,令她心头有些烦闷,轻晃了晃小脑袋,抿着唇哑然失笑。

    “既然今天的任务失败,我先带着我的人撤了,回去部署。”

    闵御尘并未放下望远镜,朝着祝心妍挥挥手。“也好。”

    乔挚亚轻咳了两声,“等一下,这位小姐。”

    第五念顿住脚步,回眸看向了乔挚亚,“有事吗?帅哥?”

    “这位小姐,真的很抱歉,我们不知道那只妖精还会不会再回来,所以能否请你送我们一程?”乔挚亚的提议说到了王老的心坎里去了,本来已起的杀心,在自己的生命面前,两两相比,还是保命比较重要。

    第五念挑眉,“我出场可是要钱的?”

    她的话音落下,猎豹中队所有的人都忍不住的哀嚎了一声,他们总算是明白老大要他们拦住第五念究竟想要做什么了?

    这护妻也不是这么护的?

    乔挚亚略有几分为难,“我们身上的钱已经全部交给了王老,你看你是否行个方便,这钱等我们回去了以后,必定双倍奉上。”

    第五念耸耸肩,两手一摊,“白扯,没有钱我也爱莫能助了。”

    在王老的眼里看来,一个女人贪得无厌总比什么都不求要来的踏实,至少证明还是有东西能够摆平她的,所以她贪钱是一件好事儿,王老笑了,“这位小姐,不知道这些钱你可满意?”说罢,他的身后的属下将之前赚来的钱拿了出来,开箱让她验货,第五念喜上眉梢。

    本来还以为这趟白跑一趟,没有想到这还有意外惊喜啊!

    虽然闵御尘不在这里,但是她猜得出来,这事儿多半和他脱不了关系。

    她喜滋滋的应下了,“白昭昭,给我收好!”

    只见他素白修长的大手一挥,对方手上一箱子钱就消失不见了。

    王老觉得他们果然是有点本事儿,便多了几分信服,至少几秒钟的时间,他已经改变了想法,结交一位这样强大的朋友总比多一个如此强大的敌人要好的多。

    有心巴结,态度自然不一样。一路上问了许多问题,第五念虽然热情回答,但仔细一品,这些回答不免有些不痛不痒,多半是没有什么作用的。

    因为计划有变,乔挚亚等人将他们彻底送到了边境线,“王老,您老多保重,虽然到了皖南的边境,但是你们那里也有边境巡逻,还是不要招惹麻烦比较好。”

    “古先生今日拼死相救,我王某人铭记于心,日后你前途不可限量啊!”说罢神秘一笑,扬长而去。

    乔挚亚不敢掉以轻心,朝着第五念伸出了一个‘请’的手势,“多谢这位小姐相助,麻烦你再送我们回去?”

    一路上,他们装作不相熟,各走各的。

    宋雨霏低着头,时不时偶尔打量着白昭昭的背影,今日终于见到他的真身,不得不相信之前哥哥与自己所说的话,人妖殊途。在心中不由得叹了口气,她八百年不对一个男人动过真心,怎么第一次喜欢一个人,就是一只狐狸呢?

    一行人不言不笑,一路上也算是相安无事,直到回到他们自己的警戒区,乔挚亚才算是蓦地松了一大口气,“嫂子,你怎么捉鬼还跑到m市了。”

    第五念抿了抿唇,“你们都跑到m市抓捕坏蛋了,我为什么不能来这里捉妖?”

    听闻此话,众人不免恍然大悟,集体‘喔’了一声,看着第五念的小眼神都带着几分调侃之意。

    原来是奔着他们老大来的。

    宋阳轻叹了口气,“英雄果然是难过美人关,想我们老大多么死板的人,在爱情面前,嘴巴也这么不严。”

    第五念毫不客气的朝着他翻了一个大白眼,“在你的心里他就是这么容易泄露机密的人?”此话不免有为闵御尘抱屈的意思,洛河和宋阳二人闹的最凶。

    “宋哥看见没,嫂子为老大生气了,难怪老大这么喜欢嫂子。”

    其实闵御尘是个什么样的人,在场的人比任何人都清楚,把话题往这里一放,就是想逗弄第五念。

    某人见不得自己的媳妇儿受委屈,前后脚不过十分钟就来了。

    闵御尘推门而入,冷眸一扫,“不想活的给我继续笑。”掷地有声,场面迅速的安静了下来。

    第五念的眼眸触及到他那双温融的眸子,轻瞪了他一眼。

    “回去我帮你治治他们的嘴贱。”一直维持冷肃的面容,最后吐出这么一句话来,惹来其余所有人的抗议与不满。

    “老大,你这么维护自己的媳妇可不好。”

    “老大,其实我们只是为了帮你试探嫂子的心。”

    闵御尘将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打量在了她的身上,“试探的如何?”

    宋雨霏立刻举手回报,“自然是爱你爱到不行了,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大老远的地方又追着你来了。”

    第五念有种崩溃的感觉,这些都是什么人,随意就把自己来这里的动机扭曲了,说的她好像没了闵御尘就活不下去的样子。轻咳了两声,“我的确不知道你们老大的行踪,我真的是来这里捉妖的。”随即捅了捅身后的白昭昭,“白昭昭,你说是不是呀?”

    被突然点名的白昭昭尚有一连的茫然,“我们是来这里捉妖的。”

    闵御尘挑挑眉,没再说话。倒是朝着第五念伸出了大手,“把钱拿来吧!”

    什么?

    “为什么?”只要与钱有关的东西,第五念通常很重视的,刚刚才大赚了一笔钱,现在要让她上交,这不是剜心之痛吗?第五念异常戒备的盯着闵御尘,“这钱可是我赚的。”

    “我知道。”

    “那你还想空手套白狼。”说起这话,大家很有默契的看着第五念,那眼神分明在说,空手套白狼的人是你吧!

    见她那副爱财的模样,闵御尘真是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钱还是你的,不过我要和你换一下,这些的编号都被做了手脚,你只要拿去银行,甚至是商家,就会被人盯住,就怕你到时候一分都花不出去,还惹来一身的骚。”

    第五念点点头,“你说的非常有道理。换的……”眼见他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张卡,第五念一把抽走了那张卡,然后将箱子物归原主。

    “这是我的工资卡,密码已经改成了你的生日。”

    第五念顿时黑了脸,“我要你工资卡做什么?”恐怕这里连零头都不够吧!

    宋阳叹了口气说道,“大嫂真没良心,你看不出我们老大这是另类的表白吗?”

    某人干笑了两声,“想必你们肯定还有别的事情要谈,我就先回a市了,不打扰你们了。”

    闵御尘对自己的兵一本正经的说道,“她脸皮薄,别逗她了,去隔壁等我,不许你先走。”

    这话一出,白昭昭先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惹来第五念一阵拳打脚踢,“死狐狸,你这是什么表情,我脸皮薄碍着你什么事儿了?”

    好吧,第五念的脸皮已经不是一般厚了。

    闵御尘召开了一场紧急会议,“此王老非彼王老,所以短时间内,真正的王老肯定会找到我们,企图想要看看我们的市场版图,所以祝心妍带着她的人手回去准备了,我们必须整装待发,立刻返回a市,将真正的王老捉拿归案。由于谦然还受伤,所以我们能够调配的人手特别少,但是上级派来了与他们同样谈过生意的祝心妍协助我们,大家全力配合,宋阳,等一会儿将m市的警察戒备给撤了,回a市,还需要你去联系当地部门的经常,这事儿一定要办妥当了。”

    “是,长官。”

    “解散,收拾好东西,分头回a市,明天上午十点钟,会议室开会,部署接下来的坐镇计划。”

    打开房门,正好看见白昭昭从隔壁出来,两个男人打了个照面,狭长冷血的眼眸对上了白昭昭泛着桃花的双眼,对视间,火化四溅,能够从彼此的眼睛里看见狭路相逢后的冷然。

    宋雨霏轻咳了一声,打断这种尴尬的气愤,“白昭昭,你来,我有话想和你说。”

    白昭昭淡淡的收回了自己的视线,看向了宋雨霏的背影,眉头下意识的皱了皱。在他眼里看来,这个女人比第五念还麻烦。

    闵御尘上前,淡淡的说道,“让让。”

    白昭昭侧开了身子,让出一条路来,然后不疾不徐的跟在宋雨霏的身后。

    为了避免以后的麻烦,有些话还是要说清楚的。

    闵御尘推开了房门,只见第五念正在用针管抽血,“你在做什么?”

    第五念抬眸,“你回来了。”

    将血液抽进了血袋里,她利落的拔出了枕头,闵御尘拿过一旁的棉棒,快速的压在她的针眼上。

    “我第五家的神兽都是用我们第五家女人的血温养的。”她新收了一只幼崽白虎,小家伙伤的不轻,所以她能够想到最好的办法就是用自己的血先养着。

    闵御尘问道,“你怎么来这里了?”

    “我说是捉妖,你信吗?”

    “我情愿相信你是追着我来的。”

    第五念将四方手链放到了血袋之中,肉眼可见的速度,血液正在减少。

    看来白虎伤的很重!

    第五念觉得异常的糟心,她这命也太不好了,来了一只朱雀,陷入了深度睡眠,又来了一只白虎,根本就没清醒过来,现在唯一能用的就是青龙,看来日后该对他好一点,别总是用分神来糊弄自己,剩下了玄武,她都害怕对方年迈到走不动路了,就这种老弱伤残的组合,怎么杀旱魃女君,她自己还不如先上吊自杀来的比较快。

    “真抱歉,让你失望了。”

    “没关系,能够意外的遇见你,总归是一件好事儿。”他伸手将第五念纳入怀中,长长的叹了口气,“你说你怎么总是徘徊在危险的边缘?”

    “工作需要,你不是也这样吗?”

    “可以理解,可是你不必如此拼命,毕竟你以后迟早要嫁给我。”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