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 和他分手吧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见毛集真的解开了裤腰带,还穿了一条超级卡通的内裤,第五念是真的紧张到心脏都跳到嗓子眼的地方,可是看见那条铁臂阿童木的内裤,立刻捧腹大笑,这个人太好笑了,这么大个人了竟然还穿着卡通内裤,哎呀妈呀,太好笑了。

    笑的她都快要开始抹眼泪了,明知道姑姑听见不见,却还是想问一句,“这人是过来搞笑的吗?”说完此话,不由得愣住了,姑姑竟然和她同步说出了这番话,第五念发现姑姑笑的比她还过分,就差没在地上打滚了,那些企图想要按住姑姑的小混混都有些肩膀抖动,虽然毛集是他们的老大,但是这条内裤未免有些太搞笑了,别说第五姗姗笑了,就连他们这些人都有点控制不住。

    面对自家小弟的很明显克制,外加第五姗姗那么明晃晃的嘲笑,毛集愤怒了,操起了身旁的椅子,朝着第五姗姗就砸了下去。

    安豫心一紧,下一秒的动作完全是出自下意识的行为。

    他抱住了早已经准备好的战斗的第五姗姗,承受了椅子被砸的痛觉,疼的他浑身一颤,身体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炸开似的,疼,实在是疼了。

    第五念企图想要阻止,却是根本做不到,在这个世界,她好似只是个旁观者,只能默默的看着,无法帮助姑姑。

    第五姗姗抱着安豫的手不由的收紧了,“安豫?安豫?”

    那椅子太过用力,甚至还砸破了安豫的头,有鲜血从他的头上流下来,顺着眉毛,睫毛,鼻子流下来,“姗姗,你没事儿就好!”

    第五姗姗抓紧了他的衣服,“该死的,你这个笨蛋,你冲过来做什么?”还这么狼狈的让自己受了伤,他就不知道她会心疼吗?

    他一怔,笑了,“你是我的女朋友,我当然要出来保护你。”

    虽然他的能力有限,但是对于第五姗姗来说,没有能力做到却还要拼劲全力更加令她心动,她流着眼泪被气笑了,娇嗔道,“笨蛋!”眼见他晕了过去,心下更加的着急难过,捻起手决,念着谁也听不懂的咒语。

    毛集招呼着一群小弟,“给我上,老子非得弄死他们两个人。”

    一群小弟再也不敢笑了,蓄势以待,集体摩拳擦掌,决定好好的收拾收拾这两个不识好歹的狗男女,只是还不等靠近他们两个人,从四周平地起了绿油油的一片,仔细一看有的肚子破裂了,肠子挂在了脖子上,露出一抹惨兮兮的笑容,朝着他们招手,“来呀,小朋友,陪我们玩玩儿啊!”

    还有的伸出好几米长的大舌头,两眼白,没有黑眼仁,在这么漆黑的仓库里显得格外渗人。

    那头还有一个红衣女鬼,一身大红,穿着古时的红衣服,一边梳着头发,一边阴森森的说道,“一下,两下,等我输到十下,我看见谁,我就要谁陪我喔!”

    “我去,那是什么?”

    “鬼啊,有鬼啊!”

    一伙人集体后缩了,将毛集送到了最前方,“老大,你,你你可得救救我们啊!”

    “原来你是他们的老大啊!”

    “那就太好了,好久没有人陪着我们玩儿了。”

    第五姗姗眼睛略带冷峭,“把他们给我陪好了,今天不尽兴,我就让你们尽兴。”

    某个惨兮兮的小孩张着血盆大口,嗷呜了一声,“姗姗,你这个小屁孩总喜欢威胁我们!”

    “哼,我先走一步,你们陪他们练练胆量,人别给我吓疯了,我还想着他们下一次见到我能够老实一点。”说罢,背着安豫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眨眼消失不见了。

    第五姗姗的这个举动无疑是刺激着他们这群老爷们,这个世界真的有鬼,可能连第五姗姗也是只鬼,妈呀,太可怕了,一群男生捧着脑袋,嘶声裂肺的叫了起来。

    一群老鬼小鬼拉着他们开始玩儿起了你追我逐的小游戏,这个晚上简直就是精彩无比。

    第五念摇头叹息,如果不是安豫受了伤,姑姑恐怕很喜欢和他们玩玩儿别的游戏,现在恐怕已经去了医院。

    眼前一片浓雾,最先听见的是各种仪器滴滴答答的声音,外加一些,游魂野鬼的鬼哭狼嚎,她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就是自己不喜欢来到医院的原因。

    浓雾散去,她看见姑姑握着安豫的手,满眼的担忧,小声的说道,“安豫,你会没事儿的。”

    耳边众鬼又吵又叫的声音越来越大了,第五姗姗眼神一凛,“滚,再吵我,就全部收了你们。”

    有鬼起刺,还不等张嘴说话,第五姗姗连看都不看一眼,一挥手荡出了一圈只有鬼能够看见热浪,卷着那只老鬼不知道甩到哪里去了,其余的鬼见状,跑的比兔子还快。

    耳边总算是清净了,第五姗姗担忧的吻了吻安豫的唇,“你这个笨蛋,该让我拿你怎么办才好呢?”

    第五念抿了抿唇,面色一红,在爱情的面前,姑姑倒是挺能放得开的。

    只不过,她拦着自己,不让自己随意爱上别人挺有精神头,怎么轮到自己就这么轻易的沦陷了呢?

    第五姗姗一步不离的守着安豫,第五念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因为后背和头部的痛楚令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第五姗姗喜极而泣,“安豫,你总算是醒了!”

    “姗姗,我们?你没受伤吧?”

    “你别管那些,快告诉我,你的头晕不晕?”

    说到头,他才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情,也许是想的太多了,导致他的头更痛了。他强忍着痛意说道,“我没事儿。”

    “还说没事儿,你流了那么多的血。等一下,我去叫医生来再给你看看。”

    他来不及抓住第五姗姗的手,眼见她焦急的离开的背影,心头却是泛起了甜蜜。

    能够看见她这么关心自己,安豫说不出的高兴。

    第五念摇头叹息,“原来姑姑喜欢这么纯情的小男生啊!”

    医生进来检查一番,又问了许多的问题,让他住院几天观察,暂时看来是没有什么问题,第五姗姗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将医

    生送走,然后询问安豫,“把你爸妈的电话号码给我,毕竟是住院这么大的事儿,不通知他们也不好。”

    提到自己的家庭,安豫眼底闪过一丝苦涩,“算了,还是别通知他们了。”

    “为什么?”他欲言又止,第五姗姗也不想他为难,“算了,你若是不想说,我也不逼问你。”

    他拉着第五姗姗的手,面色有些恐慌,“姗姗,你是不是生气了?”

    “没有,我只是觉得每个人都有秘密,那是你的**,你不想说,我也不想勉强你。”虽然有点小失落,但是并算不得什么大事儿,毕竟他们确定恋爱关系也就两个多月而已。

    安豫摇头,“我不是不想告诉你,是怕你瞧不起我。”

    “什么意思?”

    “我是个孤儿,到底是被父母粗心弄丢的,还是被他们丢弃的,我已经记不清了,直到现在的养父养母收养了我,本以为我会过上有爸爸妈妈的生活,却没有想到,养父母的亲生儿子有很严重的地中海贫血,而我恰好只是与他的血型一样,rh阴性血,这种血型不常见,就变成了熊猫血,这是他们领养我的目的。所以他们并不关心我会怎么样,他们只关心我会不会顺利给他们的儿子输血。”

    第五姗姗握紧了粉拳,“他们的儿子就是儿子,别人的就不是吗?简直就是太过分了。”

    安豫怔怔的看着第五姗姗,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如此关心他?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安豫摇摇头,傻笑的说道,“我觉得姗姗生气的样子很漂亮。”

    第五姗姗恨铁不成钢的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脑袋,“你是笨蛋……”眼见他头疼的缩成了一团,吓得满面焦急,“你,你怎么了?都怪我手贱,明知道你的头受伤了,还要去戳你的头。”

    安豫抓着她的小手,埋在她的怀中,搂着她纤细的腰肢,“姗姗,让我抱抱你好吗?”

    第五姗姗圈着他,两个人就这么抱着,许久他才开口说道,“姗姗,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的好过,你是第一个人,仅仅只是因为我安豫而担心。”

    “安豫……”内心因为他的话而充满了苦涩,也不知道该如何的安慰他。

    “姗姗,什么都别说,认识你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事情。”

    “安豫,我也是,认识你我真的很开心,既然你不想回家,那我们过两天出院,找个房子暂且住下,我好好的照顾你,将你养的白白胖胖的。”

    听到她的话,安豫不由得笑了,“你这是决定和我同居吗?”

    意识到这一点,第五姗姗眨眨眼,“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同居啊!”说完还痴痴的笑了起来,“不过,感觉好奇怪,对了,你的养父养母不会生气吧?”

    安豫冷笑了一声,“只要每月输血的日子回家,他们一般不会管我去哪里,恰好我刚刚输完血了,大约有将近一个月不会来找我了。”

    听到安豫如此形容他和养父母之间的关系,她就心痛不已,“以后我会陪着你的。”

    “我要你一辈子都不能离开我。”

    “好啊,我们一起变成老公公老婆婆!”

    第五念眉头深锁,姑姑这个时候好像并不知道自己快要死了。

    望着他们幸福的表情,第五念的心里说不出的酸涩,难过,十年后,姑姑会死,那么安豫呢?

    早已经注定的事实,她却是难受的直掉眼泪。

    第五家女人的命太苦了,明知道苦,却还是要继续。

    素白的小手捧着脸,她看不了他们太幸福的样子,现在越幸福,以后的分开就越残忍。

    因为捂住了眼睛,却不知身旁的场景已经转换了。

    “第五姗姗,你给我当着列祖列宗的面跪下!”

    多么熟悉的呵斥声,就在前不久,姑姑也是这么对她说的。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姑姑已经跪在地上,小脸透着坚毅,身旁伫立着一抹飘忽的白色影子,隐隐约约能够看见姑奶奶的样子,脸上浮现出了愤怒的表情,整个鬼影散发着薄薄的白色雾气,可见姑奶奶是气的不轻。

    “第五姗姗,说,那个和你发生关系的臭小子是谁?”

    第五姗姗跪在地上,腰板挺的笔直,“当然是和我喜欢的人。”

    只见第五贞的手一甩,第五姗姗的脸都偏了几分,她抿着唇,跪的笔直,“姑姑,我喜欢一个人,想把我自己交给她有什么不对?”

    第五念的心都快要揪扯在了一起,没有想到姑姑也是这么嘴硬。

    “有什么不对?”第五贞发出阵阵的冷笑,“你不知羞耻,年纪轻轻与别人发生了关系,如今因为你的保护层消失,在杀旱魃的过程中因为流血过多,昏迷了,导致旱魃溜走了,你说你有什么不对的?第五家女人的处女血是保护我们在这场战斗唯一不死的资本,你却把这点本钱都丢了,你还想让我赞扬你吗?”

    第五姗姗咬着下唇,对于这样的事实不置可否。

    “姑姑,我日后一定会杀了旱魃,哪怕是一年,十年,一辈子,我一定会亲手手刃旱魃。”

    第五贞苦涩一笑,“姗姗,你的时间不多了,我们第五家女人的生命终止在二十八岁,你如今还有十年的生命,若是找不到旱魃,不能将她杀了,我们第五家女人的诅咒世世代代都繁衍下去。”

    第五姗姗傻眼了,“什么二十八岁?”

    “我们第五家祖先有一个痴情的人,为了心爱之人,明知改命是违背天意,最终却还是违背天意,然后我们遭遇了诅咒,代代继承人皆是活不过二十八岁,姑姑迫切的希望你杀掉旱魃,就是以此功德与天换取我们第五家女人可以活过二十八岁,你懂不懂?”

    第五姗姗怔怔的自言自语,“也就是说,我只能活到二十八岁?”那些曾经和安豫的海誓山盟算什么?

    “姗姗,和他分手吧!”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